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超凡之主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战争

第九十一章 战争

        在略带凉意的海风吹拂下,马丁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地上如同一层薄雾般的朦胧月光。

        窗户被风吹开了?

        喵!

        这时,一声猫叫传来。

        马丁猛然一惊,手伸向枕头下面,抓住了双人舞的剑柄。

        不过看到蹲坐在门口的狸花猫后,他才稍稍舒了一口气。

        是多里亚尼的那只狸花猫。

        “月亮,你怎么到我这里来了?”

        马丁起身下床,好奇地问道。

        喵——喵!

        狸花猫叫着站起来,直起尾巴,一摇一摆的围着马丁绕了半圈,然后来到了卧室门边,似乎想要出去。

        马丁皱了皱眉头,还是将门打开。

        灰黑相间的小猫直接蹦跳着跑向了厨房,同时还不停叫唤着。

        原来是饿了!

        马丁走到橱柜边上,从里面拿出了一些蟹肉棒。

        这是前两天多里亚尼做的。

        用油炸过,现在这种天气放个一周都没问题,平时可以当零食吃。

        将金黄中带着红色的蟹肉棒装在盘子里,马丁递给了月亮。

        小家伙埋头苦吃了起来,看起来像是饿坏了一样。

        马丁不免有些疑惑,昨晚执行任务,小猫拜托给卡珊照顾,今天多里亚尼难道没将小猫接回去?

        还是说,它是自己跑出来了?

        因为上次那事留下的阴影,让马丁忍不住再次仔细端详了月亮一番,依然没有感受到任何超凡力量波动。

        好吧,或许这只狸花猫真的没什么特殊的,是自己多心了。

        马丁摇摇头,反正多里亚尼住的近,干脆让它待在这里一晚,明天早上再送回去就行了。

        但愿多里亚尼不至于太过着急就是了。

        此刻马丁感觉有些疲惫,每次进入灵界,超凡力量就会被消耗一空,整个人如同虚脱了一般,困乏无力,只想好好休息一阵。

        窗外的漆黑夜色中,似乎刮起了风,某种悉悉索索的低语声隐藏在风声中,吸引马丁去分辨。

        马丁知道,这是力量消耗完的原因。

        在此之前,他已经有不少的经验。

        集中注意力,忽略那呢喃之声,马丁回到了卧室,拿起书桌上的纸笔将刚刚记住的字符快速描摹出来。

        吃完了一盘蟹肉棒,月亮心满意足地舔着嘴,在书桌边上盘成一团,微微眯起眼睛打起盹来。

        十三本书,两百多个字符,有四分之一左右是重复的。

        呼——

        长长的舒出一口气,马丁看着跟前的草稿纸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内容,这才放下笔,打算歇口气。

        伸出手揉了揉旁边小猫的脑袋。

        喵——

        原本打盹的小猫发出一声享受的呻吟,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马丁。

        看着它浅绿色的眸子,马丁偶然之间却想起了刚刚在灵界看到的那片倒悬的海洋。

        或许可以把在灵界中看到情景描绘下来?

        正好手边有铅笔和颜料,它们是马丁之前给三个学生上课时特意准备的教学工具,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说干就干。

        马丁稍微回忆了下,又或者说是酝酿了一番,然后便拿起花笔,像是小时候画画一样,开始勾勒场景的轮廓,画好之后再上色。

        他眼下画的是自己第一次进入灵界的时候,看到的那些悬浮在空中的河流。

        十多分钟后,马丁咋了咋舌,有种撕掉画的冲动。

        马丁没学过画画,即使超凡者对力量的掌控十分到位,画出来的东西还是与真正在灵界之中看到画面有很大区别。

        纯粹以路人角度来看的话,这幅画和洛奇三年前的涂鸦实际上也没多大区别,显得非常稚拙。

        马丁稍微看了看之后就将画顺手夹在旁边书架上。

        不出意外的话,这幅原本应该很有纪念价值的画将在这个位置待上很长的时间,甚至永远不见天日了。

        或许有机会的时候可以向队长好好的请教一下绘画技巧,提升一下自己在这方面的能力。

        马丁在心底暗暗想到。

        ……

        “来一份帝国公报。”

        “好的先生。”

        马丁递出去一个银币,从报童手里接过报纸。

        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醇香润滑的奶茶,举目看了看远处的辽阔海面,他感觉十分悠然。

        “今天天气不怎么样啊!”

        阿尔德懒洋洋的声音从桌子对面传来。

        此刻二人所在的位置是海边一个高档的茶点餐厅。

        无论是装潢设计还是里面的服务以及美酒佳肴,都算是法拉林最顶级的存在,吸引了不少中产阶级甚至是贵族的光临。

        长廊一样的半开放阁楼上,摆着十多张圆几,清一色的红木质地,做工极为考究。

        马丁、多里亚尼、阿尔德以及月亮坐在靠左的位置。

        他抬头看了一眼被云层遮住的太阳,剩下一个银白色的圆盘,不禁微微眯了眯眼睛,感觉略微有些刺眼。

        随即他就埋下脑袋,随意地翻了翻报纸上的新闻。

        兰斯与蒂斯文在卡彻盆地的战争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双方虽然已经不堪重负,而且都在竭尽全力的征兵。

        看样子,这场势均力敌注定要让双方损失惨重的战争想要在短时间之内有个结果,除非有外力的介入。

        否则,最终只能是两败俱伤,谁也捞不到半点的好处。

        伽弗国内没发生什么大事,一派安宁祥和的样子。

        不过马丁能够感觉得出来,这一切其实都是假象。

        实际上可能同样是暗流汹涌,正在酝酿着一场巨大的变故。

        不说别的,即便是法拉林堡的异变事件也没有在报纸上见到只言片语的内容,只被描述成一些意外,作为混淆视听之用。

        不过对于马丁而言,也不至于诟病这种官方的喉舌。

        灾难已经清除,对普通百姓而言,稳定的生活更加重要。

        以法拉林堡高层的风格,尤其是在克罗斯伯爵的主张之下,接下来肯定会出台不少的惠民政策。

        因为纵观法拉林堡近五十年的历程,每次灾难过后,都会迎来一次更大更快的发展。

        可以说,这座繁华的港口城市之所以拥有眼前的局面,跟这些密不可分。

        上午,马丁带着月亮要去多里亚尼家时,半路遇上了前来找他的阿尔德。

        然后,三人一猫就来到了这里。

        当然,是阿尔德带的路。

        “看不出来,你还挺关心时事啊?”

        阿尔德瞥了一眼马丁手中的报纸,忍不住来了一句。

        “只是一个消遣而已。”

        马丁耸肩,随意的应付道,然后继续看报。

        “多里亚尼,你平时有什么爱好吗?”

        阿尔德明显的闲不住,扭头看向一旁的多里亚尼问道。

        此刻,她正靠在椅背上无所事事,月亮的尾巴在她手里打着圈儿。

        “啊!我吗?”听到阿尔德似乎在跟自己说话,多里亚尼这才猛然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平时喜欢做做吃的吧!”

        说这话的时候,多里亚尼不由得看了一眼旁边的马丁。

        眼前这个家伙似乎比她更擅长做吃的。

        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真正的美食家,仿佛对各种食材有着透彻的研究和极为深刻的理解。

        阿尔德当然没想那么多,微笑着点了点头:“也不错,干我们这行,得学会放松自己。”

        突然,他又问道:“你应该会用塔罗牌占卜吧?不用能力那种。”

        多里亚尼愣了下,随即微微点头,从腰包里掏出了一副厚厚的塔罗牌。

        材质很新,应该是刚入手的。

        她口里解释道:“不用能力的话,解读不一定准确,我今天还有次数……”

        阿尔德摆了摆手打断了她后面的话:“不用能力,今天休息,别搞得太累了,何况命运这事,谁又能说的准呢?”

        “要占卜什么?”多里亚尼问道。

        阿尔德挑了挑眉头:“嗯,帮我算算财运吧!”

        多里亚尼看了他一眼,目光有些复杂。

        不过她随即还是将塔罗牌递给阿尔德,开始占卜……

        就在此刻,马丁则是被报纸最后一版上的某条信息吸引住了。

        【蒂斯文北境的晶泣平原,布索伦大公已经响应埃德温十二世的号召,派出军队奔赴战场……】

        晶泣平原、布索伦……

        马丁看到这个地名和名字,感觉陌生而又熟悉。

        因为晶泣平原是奥里奇家族所在之地,也是身体原主人长大的地方。

        至于布索伦,是奥里奇家族的族长,马丁的曾祖父,也是蒂斯文北境的公爵。

        此刻马丁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那座巨大的城堡、冰冷的房间、还有冷眼相对的佣人们……

        虽然童年凄惨,但毕竟是身体原主人生活过十多年的的地方,无论是记忆还是情感都无法割舍。

        在报纸上以这种方式看到家族的消息,马丁心情有些复杂。

        “喂喂,马丁,在想什么呢,该你了。”阿尔德的声音将马丁从记忆中唤醒。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咪\咪\阅读\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他将塔罗牌递了过来,口里感叹着:“看来我今年流年不利啊!”

        马丁将报纸放下,接过塔罗牌。

        “你要占卜什么?”多里亚尼问道。

        扫了一眼旁边的报纸,马丁随口说道:“亲人的安危吧!”

        多里亚尼点点头:“那开始洗牌吧!”

        洗牌?

        “哦,好。”

        哒哒哒!

        马丁下意识就像洗扑克一样,左手拿着牌,右手反复抽出一沓交叠在上方。

        大学时,斗地主也是寝室里的娱乐项目之一,当然,赌注往往是俯卧撑或者拔毛毛。

        塔罗牌像是某种胶质的东西,撞击声很清脆。

        多里亚尼看着马丁的动作,眼神有些怪异。

        一旁的阿尔德则是两眼放光,看到他熟练的动作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马丁尴尬地挠了挠下巴,端起茶喝了口,然后把洗好的牌堆放在桌上。

        “这样洗没问题吧?”马丁看向多里亚尼,笑着问道。

        多里亚尼也笑了起来,半开玩笑的说的:“当然没问题,说不定更准呢!现在,把它摊开,然后在你心中默念问题,从里面抽出一张。”

        马丁伸手将牌堆铺开。

        心里想着奥里奇这个名字,然后随意抽出了一张。

        当卡片翻开时,马丁愣了愣。

        多里亚尼看见了牌面,眉毛微微靠拢:“恶魔,正位……看来你占卜的结果并不怎么好,你的亲人可能会陷入某种麻烦中。”

        马丁看向手边的塔罗牌,是一个面目狰狞的怪物,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阴霾从心底升起。

        战争,确实是麻烦,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但是我没用能力,这不一定准的。”多里亚尼连忙解释道。

        马丁笑着点点头:“我知道,不用在意。”

        他当然知道自家这位队友这是在安慰自己。

        事实上,在翻动牌面那一刻,他感受到了细微的波动,属于命运系列的波动!

        所以才会发愣。

        但多里亚尼没必要撒谎,她没有使用能力的话,那是怎么回事呢?

        等等……

        马丁猛然想起来,自己也刻录了【占卜】的印痕!

        马丁连忙检查自己的印痕。

        【占卜:通过占卜手段,获取某个问题的答案,二十四小时内只能使用三次。当前已使用次数:0/3】

        但是印痕并没有变化,那波动也不是来源于自己。

        难道是多里亚尼也具备某种被动的天赋?

        毕竟这里的命运序列,只有她一人。

        不过无所谓了,家族对他而言,终究只是一个符号而已……

        再说既然是命运的安排,那索性就遵循命运吧!

        月亮瞄了一眼牌面,埋头舔着属于它的茶杯。

        半个小时后,穿着淡蓝色上装,浅白色长裙的卡珊女士也来到了店里。

        休闲的搭配十分亮眼,洁白的丝巾在脖子上反而让皮肤显得更白了。

        卡珊在多里亚尼身边坐下,看向了马丁,主动开口问道:“听说你受到噩梦影响失忆了,怎么样,还好吗?”

        马丁带着几分感激地说道:“卡珊女士,麻烦你了,占用你的休息时间……”

        卡珊摆了摆手,微笑着说道:“这也是我的职责之一。”

        她是阿尔德联系,专门来为马丁治疗的。

        马丁没想到自己随便找的借口,会被队友这么重视,心里流过一丝暖流。

        “现在开始治疗吗?”卡珊跟着问道。

        “里面有包间,你们先去治疗吧,一会还有一个惊喜送给你!”阿尔德神神叨叨地说道。

        马丁有些好奇但也没有多问。

        他站起身来跟卡珊走进了店内,来到了一个单独的包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