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超凡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理由

第一百三十三章 理由

        有人在冒领这些房产!

        提供的证据也和安东尼的案件如出一辙……

        稍作统计之后,得到的数字让马丁都忍不住心惊肉跳!

        休息室内,气氛异常的紧张。

        除了第五小队的成员之外,一身素裙的缇雅也坐在马丁旁边,美丽的面容上神情冷峻。

        “红发达德利背后应该还有人在推动,弥拉什俱乐部应该也和这件事有关系。”

        “目前调查到的参与其中的贵族,除了四位子爵之外,还有罗杰·斐特。”

        “另外,俱乐部所在的别墅,属于托雷斯家族……”

        马丁平静地叙述着。

        “斐特”、“托雷斯”,这是法拉林四位掌权者之二。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马丁的姑父博森伯爵,以及不怎么露面的赫拉家族。

        马丁说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怀疑两位伯爵也有可能牵涉其中。

        此刻他的心态已经调整过来了,伽弗帝国虽然已经走出了奴隶制,但仍然是一个封建国家,这点黑料根本不算什么。

        事实上,法拉林堡的状况比地球上中世纪的欧洲要好得多。

        至少民众能够吃饱穿暖,哪怕受灾之后,生活也能够得到一定的保障,不至于那么冷酷。

        “不过也不一定就和两位伯爵有关,至少还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这一点!这案件还需要深入调查。而且两位伯爵……比你想象得要可靠。”

        缇雅十分平静地开口。

        她没有为谁开脱的意思,而是真的那样认为。

        看来在几位伯爵身上,还有自己不了解的东西,马丁缓缓点头。

        不过,他不惮以最坏的想法去揣度他人。

        因为现实的离奇程度,经常超出常人想象。

        马丁接着说道:“幕后黑手收拢这么一大笔钱财,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目的。”

        “钱能干什么呢?只能用来买东西咯!”阿尔德也少见地主动讨论起来。

        这家伙平时聊天的时候喋喋不休,但是聊正事的时候往往就惜字如金了。

        显然他也是知道自己的情况。

        唯恐说出一些不合时宜的话,索性选择闭口不言,少说少错。

        马丁思索着说道:“如果这么多钱投入到市场上,肯定会留下一些痕迹。最近有没有什么东西价格暴涨,或者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

        房间里的人都摇了摇头。

        大家都是超凡者,家里又没有做生意的,所以不了解具体的情况也很正常。

        马丁觉得自己或许应该找克罗斯伯爵好好问一问。

        法拉林堡的钱庄都是伯爵的产业,想必他能找到点蛛丝马迹。

        马丁没有直接说出来,毕竟自己名义上只是博森伯爵家的家庭教师。

        “你们保持暗中调查红发达德利,马丁和卡珊继续在弥拉什俱乐部查探。最好能找到钱款的去向。”

        “我会向主教直接汇报这件事,让他去确认两位伯爵。”

        缇雅最后代替麦克队长做出安排,大家对此当然都没有异议。

        吃过午饭,大家都陆续离开了时匠大厅,马丁也独自一人上路。

        卡珊则是去找昨天他们在俱乐部见到的协作者了解情况。

        今天他们不打算再去伯明翰街。

        马丁准备先找伯爵问问情况,然后再去找德维克。

        日冕在法拉林堡活动有些年头了,他也有着自己的消息渠道。

        上次追查邪教徒,送来地址的就是德维克。

        马丁觉得可以借助一下他们的力量。

        而且,还有另外一件事,顺便确认生命领域的仪式内容有没有问题。

        马丁坐上马车,右手拇指下意识的在中指指腹上摩擦。

        这是种下心理暗示之后,多出来的小动作。

        一旦马丁陷入思考或者走神,就会出现这个下意识的动作。

        指纹摩擦的触感,让他的潜意识能够知道自己是清醒着的……还是在做梦?

        超凡者需要资金,这很正常,马丁购买材料花费的金币都是以百为单位计算。

        不仅是对于普通人而言无法承受,就算是那些家里殷实的商人和贵族,也是值得重视的数额。

        但像这样,在短时间内大量敛财,肯定是出于某种非常着急的理由。

        可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马车抵达了庄园。

        出来迎接他的是克琳。

        马丁却从克琳那得知伯爵不在家,可能要晚上才会回来。

        顺手将昨晚给缇雅讲解的内容凝聚成的几个问题,扔给克琳当做课外思考,马丁在小姑娘既好奇又有些哀怨的目光之中离开了庄园……

        码头上,船只装货卸货,工人正在忙碌着。

        “巴克大叔,这是第多少船了?”

        大约二十出头,蓄着短发的年轻人光着膀子,汗流浃背,拿起水桶里浮着的木瓢,咕嘟咕嘟的灌了一通,用满是汗水的手背擦了擦嘴角问道。

        身边的中年男人用肩上的抹布胡乱的擦了擦汗,然后看了看头顶毒辣的阳光,将湿透的抹布挤干,接过年轻人手上的水瓢也狠狠的灌了一口。

        把水瓢扔回给年轻人,他这才回答道:“第二十五船?还是第二十六船来着,管那么多呢,有活干就好。趁着行情多赚点钱,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娶个老婆儿了!”

        年轻人似乎对赚钱娶老婆儿这种事情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好奇的问道:“这些船也是送到南大陆去?他们那边不自己种粮食吗?”

        中年男人回答说:“这些船可不是去南大陆的,这是往东边走的船。看见那吃水线没有,这船要是敢往深海里开,浪一大,别说船上的粮食了,连人都得沉海里喂鱼。”

        “那这些粮食是运去哪的?”年轻人连忙又追问道。

        中年男人微微耸了耸肩:“谁知道呢?听说隔壁兰斯和蒂斯文正在打仗呢,兴许是他们那缺粮食吧!”

        “哼哼!不然如此远距离的运输,价格不高的话,这些黑心的奸商肯定不会这样趋之若鹜的。”

        年轻人这下更加好奇了,皱起眉头:“打仗为什么会缺粮食?”

        中年男人笑了笑,耐心的解释道:“一打仗就要征兵。像你这样的,都得拿着长矛入伍,家里就没人种地了。而且那些当兵的打累了,还会抢你家里的吃的。打来打去,就没吃的了。”

        年轻人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又满脸期待的问道:“巴克大叔,你打过仗吗?”

        “我?”

        中年男人指了指自己,随即苦笑一下,摇摇头说道,“没有,我爷爷倒是上过战场……”

        码头上,阴凉处站着不少的工人,等着满载货物的船离开,换成空船。

        不过,这次工头出现,站在船头下面大喝了一声。

        “发工钱了!”

        周围的工人本来还都因为毒辣的日头懒羊羊的样子,已经这个仿佛打了鸡血一般,呼啦啦涌到船头边上。

        精壮的汉子摩肩接踵,都在用一种热切的目光看着工头身边的大老板、以及他身边装满了银币的袋子。

        “该死的,别挤,都给我排好队,一个个来!”

        工头扬了扬手里的鞭子,啪的一声,狠狠抽打在了某个工人的背上。

        “啊——”

        伴随着一声吃痛的惨叫,所有工人都猛然回过神来,眼中闪过一抹畏惧之色。

        当然也有愤恨。

        只是后者被很好的掩饰起来。

        工头手中的鞭子在这里就代表着权力。

        为了讨生活,只能忍气吞声。

        很快,拍成长列的搬运工挨个领到了工资,一个个手里拿着沉甸甸的银币,一时之间忘却了仇恨,喜笑颜开。

        就连吃了鞭子那位在成功拿到银币之后,也仿佛忘记了肩头火辣辣的伤口,露出欣慰的笑容。

        巴克大叔与年轻人排在队伍最末端。

        就快要轮到他们时,年轻人突然注意到,码头边上多了一个穿着灰色风衣的男人。

        离他们不远,似乎正在打量着满载的船。

        “巴克大叔,你看那个……”

        年轻人拉了拉前面中年男人的衣角,指了指那个男人。

        巴克大叔见到那风衣上的徽记之后,一把将年轻人的手给掰了回来,压低声音警告道:“可别指指点点!”

        年轻人根本忍不住好奇心,连忙压低声音问道:“那是什么人?他身上的衣服和戍卫队的好像啊!”

        巴克挪开目光,同时用身体将年轻人好奇的目光挡住,沉声呵斥道:“别盯着看!别说是我们,那是就连工头和船主都绝对得罪不起的人!”

        ……

        就在两人低声说话时,他们看见穿着风衣的男人走到了老板和工头的面前。

        果然,刚刚神气的工头,在男人面前低着头,变得畏畏缩缩的,俨然一只温顺的小绵羊。

        不仅是他,就连向来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老板也露出了谄媚的笑容。

        “你们谁是船长?”

        男子指了指旁边的船。

        穿着风衣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往码头进行调查的马丁。

        从庄园离开,前往金狮酒馆的路上,马丁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最近的物价似乎一直在上涨。

        从面包到海鲜,全都如此,不过幅度不大,如果不关注的话,根本就没什么感觉。

        马丁也是因为前身常常以黑面包为食,过惯了艰苦日子,再加上因为调查案件,心中有了这个念头之后,才察觉到这一点。

        于是,他特意下车一路打听,发现不仅仅是食物,吃穿用度的开支竟然都在上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