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超凡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禁令

第一百三十四章 禁令

        ,超凡之主

        这是典型的通货膨胀!

        马丁虽然对经济学不怎么了解,但来自于知识大爆炸时代的地球,基础知识还是有的。

        一路询问下来,马丁发现最先上涨的,是粮食。

        小麦、土豆等等粗粮的价格因为和普通大众的生活休戚相关,消耗量特别巨大,因此在两个月前就有了一定的浮动。

        然后才是其他价格稍微高,需求量较低的一些物品。

        “大人,我们都不是船长,只是干搬运的。”

        马丁看了一眼旁边的工人,比较了一下此人身上的装束以及手中的鞭子,立即知晓了对方的身份。

        原来是工头。

        马丁立即询问道:“这船上装的什么东西?”

        “小麦,都是小麦。”工头忙不迭的回答道。

        马丁又问:“最近这样全装粮食的船多不多?”

        工头想了想,然后回答说:“很多……这两个月比平常多很多。”

        听到这个回答,马丁心里有了数。

        “这些船都是运往兰斯的吧?”他又问。

        “这个……我们只是些下苦力的,也不太清楚,不过啊,这船出不了远海。”工头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同时悄悄将手里的皮鞭扔到了脚下。

        马丁捕捉到了这个动作,但却并不在意,继续问道:“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启程吗?”

        工头说道:“应该就是这两天,这些运粮的船都挺着急的。”

        工头有问必答,不敢有丝毫的保留。

        实在是马丁这身制服太有威慑力了。

        “这支船队的船长你们认识吗?”马丁又问道。

        工头看了一眼负责包工的老板,后者顿时一个激灵,赶紧摇头:“我也是从别人手里接的活……”

        【兰斯王国攻占卡彻盆地,蒂斯文撤兵至锡兰一带】

        【布索伦大公受伤,生死未卜】

        ……

        马丁看着帝国公报上的新闻,心情有些复杂。

        原本以为这场战争会很焦灼,但现在似乎已经分出了胜负。

        除此之外,马丁还看到了奥里奇族长的名字,也就是他这副身体原主人的曾祖父。

        不过,现在马丁更加关心的是,这场战争明明远在万里之外,何以对法拉林堡造成了如此直接的影响。

        通过对码头的工人进行走访,马丁得知,从八月份开始,法拉林堡就有大量的粮食流向了兰斯国内。

        这也和商人案件出现的时间正好对上,背后的关联不言而喻。

        好在今年没什么天灾,伽弗帝国粮食丰收,法拉林堡又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贸易枢纽,经济发达,各种商品极为丰富。

        因此,这些被大量收购的粮食才没引起过多的通货膨胀,以至于若非查案,恐怕他都要再过一阵才能够意识到市面上商品价格的变化。

        毫无疑问,这些案件与兰斯王国有关。

        法拉林堡被间谍渗透了!

        红发达德利或者他背后的势力很有可能就是大地母神或者战神的信徒。

        直觉告诉马丁,镜中人很有可能就与这事有关!

        马丁在码头上走访一番之后,收集了想要的情报,然后便改换路径,直接回到了时匠大厅。

        他找到缇雅,汇报了自己的发现……

        下午,几个商业码头纷纷张贴出了海事局的通知。

        【近日发现有一批邪教徒企图通过船队逃离,故暂停出海审批,所有港口只进不出,任何船只不得入海!待逐一排查后方可恢复通航。】

        ……

        码头边上,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在路边,马丁和缇雅坐在马车中。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沉稳的克罗斯伯爵。

        他正在查看一份刚被送到手上的账目。

        马丁和缇雅是在前往码头的路上遇见的伯爵。

        告知了案件经过后,伯爵也快速做出了决断。

        也就是前面经由海事局发出的这个临时通知的由来。

        “最近两个月,不记名存根突然出现了很多起大额支取的情况,频率比以往要高很多。”伯爵说道。

        那应该就是间谍在活动。

        “能追查到具体是谁吗?”马丁虽然猜到当然也并没点破。

        相信以伯爵的判断力,肯定也意识到了什么。

        伯爵微微摇头,沉声说道:“我上午就是去调查此事的。每次到钱庄支取金币的并不是同一个人,而且每次都会换地方。看来咱们的对手非常狡猾!”

        城内有十多个钱庄分店,主要是为了方便大额的交易。

        提着数以千计的金币做生意,对商人的体力也是一种考验。

        把这些现金兑换成金币存根就很有必要了。

        哪怕为此花费一些手续费,大家也是心甘情愿。

        伯爵的钱庄业务因此风生水起,赚取了大量利润。

        “那还是只能从达德利身上下手。”马丁拖着下巴,沉吟着说道。

        麦克队长他们正在动用几乎全部的力量,紧锣密鼓的寻找达德利的踪迹。

        至于弥拉什俱乐部,缇雅告诉马丁,阿斯兰主教已经从阿尔伯特托雷斯伯爵那里得到证实,伯爵本人对发生在伯明翰街12号的事情并不知情。

        那栋别墅是租出去的,租下它的人,正是卡尔子爵。

        另外,那几位曾经为人担保过的子爵,也已经在上报之后的第一时间被神殿纳入了监控范围中。

        三人透过车窗,查看着码头上闹哄哄的情形。

        吵吵嚷嚷的工人和水手们,让马丁有些担心。

        “这样的禁令会不会有些太过了?”

        这些搬运工的工作会受到一定影响。

        伯爵摇了摇头,挥了挥手里的账目说道:“除了粮食之外,他们还在悄悄收购一些战备物资。”

        “比如可以锻造武器的稀有金属,以及部分灵性材料。至于禁令,等抓住幕后凶手之后,很快就能恢复正常。”

        马丁也恍然大悟。

        既然都做到这个份上了,那间谍怎么会只收购粮食?

        对战争有用的东西肯定都会被他一样不落的买下。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现金/点币等你拿!

        只是所有的行为必然都尽可能的隐蔽,短时间之内不容易被察觉而已。

        生命序列的能力中,有一项比较独特。

        他们可以将灵性材料调配成一些具备特殊能力的药剂。

        比如能治疗外伤的愈合药剂、能强化力量的爆发药剂等等。

        对于超凡者来说,这些药剂的效果十分微弱。

        但是在战场上,它们就能够起到改变局势的作用!

        这就不能不重视了。

        何况,这些战备物资属于违禁物品之列,不管什么时候都禁止出口。

        那些运走的粮食是已经追不回来了,但现在必须要尽快抓住幕后主使。

        禁止出海也能阻断间谍从海上出逃的路线。

        ……

        回到时匠大厅之后,马丁见到了队友们。

        阿尔德有些丧气:“这个达德利很狡猾啊!我们找了一天也没找到他本人。会不会是他察觉到不对,已经逃掉了?”

        马丁摇摇头:“应该不会,我们目前唯一明面上的调查就是阻拦了芬奇继承财产,其他行动都是暗中进行的。”

        “就连伯爵让海事局发布禁止出海的通知,也是找了邪教徒当借口。”

        “不过兰斯那边的战争看起来已经告一段落了,他们会潜伏下来也说不定。”

        马丁说着又看向了多里亚尼……以及她面前的月亮。

        “你也占卜不到他的位置吗?”他问道。

        多里亚尼掏出了几张素描,皱着眉头说道:“可能是线索太少了,我看到的画面有限,没办法确定具体方位。”

        马丁看了看素描,里面的画面确实太过普通了,根本就找不到特点,

        他又不动声色的揉了揉桌上趴着的月亮,没有得到什么回应。

        教堂钟楼上的钟声响起,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或许……可以利用芬奇?”马丁突然说道。

        芬奇的任务是继承遗产,然后在经他之手将财产卖掉。

        中途或许能够接触到红发达德利,或者其他人物。

        不过,现在他已经被马丁他们抓住了,再回去演戏不知道会不会露馅。

        麦克队长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还是明天再说吧!”

        ……

        昏暗的房间内,一道身影站在墙边,人影面前有着一面高大的镜子,镜面内的房间同样昏暗阴沉。

        不过,房间里明明只有一个人,而镜面之中,却是有两道身影!

        “港口那边的船队是什么情况?”沙哑的声音响起,显得有些诡异。

        “好像是神殿在追捕邪教徒,暂时不能出海。”镜面中传来声音。

        “邪教徒?……多久能恢复?”

        “暂时还不知道。”

        “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让船队先启程离开伽弗,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好。”

        “还有没有找到合适的目标。”

        “没有,上一个还没处理好。”

        “那就抓紧一点。”

        ……

        周五,多云。

        马丁喝掉最后一口温热的虾仁粥,将桌上的古书仔细的收好。

        实在是书页经过岁月的洗礼太过脆弱,稍有不慎就会对它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昨晚的破译工作进展缓慢,因为他在复习仪式学方面的内容,希望为接下来的翻译做更多充足的准备。

        今天晚上,就要去赴约为那位托雷斯家的女士举行仪式了。

        德维克也如约送来了简短的信:“我已经和老师确认过,仪式内容、咒语都没有问题。”

        有了卡兰先生的确认,马丁暗暗舒了一口气,心里突然踏实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