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超凡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新序列的条件

第一百四十四章 新序列的条件

        “哦?说说看。”伯爵明显有些意外,随即微微一笑,又变成了略带期待的样子。

        他知道马丁不是那种喜欢大放厥词的人,既然都这么说了,肯定是有不错的建议,于是示意马丁坐下再说。

        “目前的钱庄提供的服务主要是针对商人,为大额交易提供便利,对吧?”马丁在沙发上坐好之后,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

        伯爵点头应道:“不错,成千上万的金币实在太过沉重,交割起来不仅不方便,还可能会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马丁听阿尔德提起过,早些年,在法拉利做贸易生意的商人,到码头交货时,除了保镖之外,还得专门带上一辆四轮马车拉钱。

        半路遇到眼红抢劫的事,也时常发生。

        因为数额实在不小,甚至连超凡者都经常参与其中。

        “那伯爵你有没有想过,将服务对象扩大一些呢?”马丁说道。

        “扩大对象?”

        伯爵微微沉吟了一下,“你是指那些中产家庭?可他们并没有进行大宗交易的需求啊……”

        马丁摇了摇头:“不仅仅是人,而是钱庄的业务!”

        有着远超时代见解的马丁,自然知道伯爵的钱庄该如何发展。

        扩大规模,对民众吸储,对商人放贷,然后做成法拉林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银。

        然后逐步扩展,汇通天下!

        作为一座贸易繁荣的港口城市,法拉林不缺金币。

        这里的民众也比其他地方要富有得多。

        商人也难免会遇到需要急用钱的情况。

        而这个群体无疑是最需要贷款服务的人群。

        “如果你是指放高利贷的话……那还是算了。”伯爵皱眉说道。

        高利贷这种东西,在银行出现之前,就早已存在于人类社会了。

        法拉林堡当然也不例外。

        而且因为商业发达,已然有些猖獗。

        不过,高利贷是被官方明令禁止的。

        一旦被发现,不仅放的贷不受保护,而且放贷的人也会受到惩罚。

        可即使这样,还是有一些地下组织,在悄悄放高利贷赚钱,而且规模不小。

        没办法,这东西来钱实在是太快了,一本万利。

        “当然不是!”

        马丁立即解释道:“我指的是利息在合理范围内的正常借贷!而且,必须有等值的抵押品或者担保人!想必您也知道,这种借贷对贸易是有极大促进作用……”

        马丁干脆将银行的模式介绍给了伯爵。

        操作原则十分简单,非常容易付诸实践。

        尤其是对于伯爵眼下的钱庄业务而言,所带来的好处不言而喻。

        伯爵对于马丁的建议显然动了心。

        不过知易行难,想要真正将这些理论上的东西付诸实践,却不是说几句话就能搞定的,还有很多实际问题需要解决。

        比如规章制度的制定以及相关人员的配置,就是必须要面临的首要问题。

        ……

        当马丁从伯爵家离开时,天已经快黑了。

        马车停在金兰花街,马丁撩开马车的窗帘恰好看到自己家门口已经有另一辆马车在等候了。

        车窗中,能看到卡西娅正在冲他点头示意。

        马丁也没回家,刚下车就直接上了她的马车。

        车厢里亮着一盏精致的油灯,光线不明不暗,恰到好处。

        “材料都准备好了?”马丁没有任何的废话,直接开口问道。

        卡西娅点头。

        虽然仪式属于生命领域,那是即将与伽弗开战的敌对势力,但仪式本身没什么问题。

        这个仪式从需求来看,等级并不算高,也不像是需要神明介入的样子,所以不用担心会引来大地母神的注意。

        而且,自暮冬纪元开始,最近这一千多年以来,神祇就几乎没有露过面……

        问了这个问题之后,马丁就陷入了闭目养神的状态。

        上课是一件十分费神的事,在传授知识的时候,还需要注意来自学生的反馈,同时还要面对四人稀奇古怪的问题。

        不过毫无疑问,这些付出都是非常值得的。

        因为就在今天下课的时候,马丁接到了系统提示。

        经验值,满了!

        他也看到了系统关于新序列等级的条件。

        【序列7进阶条件:推导并且证明一条尚未被发现的定理】

        一条尚未被发现的定理。

        马车轻微摇晃着,马丁也在思索着这个进阶条件的要求。

        首先,“定理”这个词可不是随便乱用的。

        在中文中,定理是指经过受逻辑限制的证明为真的陈述。

        而与之相近的“定律”,则是指科学上对某种客观规律的概括,反映事物在一定条件下发生一定变化过程必然关系,是通过事实归纳出来的结论。

        中学生经常会搞不清楚两者之间的区别。

        简而言之的概括就是,定理一定正确,而定律则不一定绝对正确,它处于不断的求证过程中。

        比如知名的牛顿三大定律,在十九世纪之前被奉为真理,但后来在高速、微观的情景中都被证伪了。

        物理学中大多数定律都处于这种状态。

        地球上的近代物理学就是从反复推翻前人观点的过程中一步一步发展出来的。

        所以,要“推导并证明”定理的话,在物理学上选取目标不太合适。

        其实,数学定理是最多的,证明起来也更加简单。

        该选哪一条呢……

        勾股定理?

        唔!

        这个简单,马丁在中学的时候就做过一样的题目。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勾股定理已经被发现了。

        在之前上数学课时,格莱斯就提到过这一点。

        很多工匠曾经都埋头钻研过数学,但因为宗教的原因,他们的发现并没有公布。

        看来,太过简单的数学定理是不行了。

        要不来个费马定理?

        不过,马丁马上就推翻了这个念头。

        因为他猛然反应过来,费马大定理是被证明了,但是证明过程是啥来着?

        他只是隐约记得,是求一个三元方程的正整数解来着……

        嗯……太难的也要坚决排除掉!

        他就是个普通人而已,这种天才数学家才能触碰的东西,绝对不是他能够胜任的。

        昏暗的车厢内,原本一男一女独处,气氛应该更加暧昧才对。

        但卡西娅一直盯着眼前的男人,他一直在皱眉沉思着什么事情,根本对自己不屑一顾。

        卡西娅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感觉作为女性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挑战。

        她就真的那么缺乏魅力,以至于眼前这个家伙如此无动于衷。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她都怀疑自己进行这个仪式有没有必要了。

        在轻微的晃动中,马车不知不觉抵达了终点,然后稳稳的停了下来。

        同时传了一阵悦耳的铃铛声。

        那是车夫在提醒目的地到了,而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临时停靠。

        马丁睁开眼,看了一眼窗外,光线昏沉。

        不过从轮廓来看,应该又是一栋别墅。

        跟随着卡西娅来到别墅内。

        这里装饰华丽,但十分冷清,大厅里连佣人都看不到一个。

        “这里可以吗?”

        卡西娅站在沙发旁边问道。

        马丁四下里观察了一番,微微点了点头。

        这里虽然空旷了一些,但非常安静,正好用来进行仪式。

        材料已经准备好了,就放在大厅正中央的长桌上。

        “那现在就开始?”卡西娅说道。

        因为仪式材料中有一样是三年以上的寒冰。

        在这个制冷完全靠天气的时代,只有少数超凡能力能随时制造出低温的环境。

        除此之外,就只能靠钞能力了。

        桌旁的地上有一个厚重的大铁盒,大概一米见方,铁壳的外面正挂着凝结的水珠,不停流到地上。

        这是一个老式的冰箱,外层填充冰块,内层存放的东西就一直处于零下的温度。

        马丁走到桌边,看了看其他材料。

        美人鱼的闪鳞……

        一片比瓶盖略大的彩色鳞片,在荧光灯的照耀下,表面流动着五颜六色的光芒。

        永不倾倒之物……

        实际上就是一个不倒翁。

        处女的鲜血5盎司……

        这就没必要解释了。

        马丁看到瓶子里面的鲜血还没凝固,不知道是刚刚取出来的,还是有什么特别的保存方法?

        比如说,这个用于存放鲜血的瓶子本身就有保鲜的功能。

        在桌边坐下,马丁点燃烛台,将桌上的几样材料先放在烛台四周。

        “需要我做什么?”卡西娅略显紧张地问道。

        马丁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脸上露出一抹微笑:“一会最好保持放松、平静的心情,不要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卡西娅点头坐下了。

        马丁也调整好情绪,快速进入了状态。

        随着一阵空气流动,整体环境变得更暗了。

        烛台上的蜡烛光芒逐渐盖过了荧光灯,照亮了桌边的一小团空间。

        橙黄色的光芒让人安心。

        马丁开始按照仪式步骤行动起来,动作沉稳,胸有成竹。

        ……

        半个小时之后。

        一层如同面膜一样的白色泥状物从卡西娅脸上脱落。

        虽然是第一次举行,但仪式很顺利。

        马丁看着卡西娅小心翼翼地将脸清理干净,感觉她的皮肤似乎变白、变光滑了一些。

        “怎么样?”卡西娅眼巴巴的看下马丁,满是期待的问道。

        在没有得到答案之前,她下意识想要抚摸脸颊的手始终悬在半空,没有着急触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