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超凡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白骨巨剑

第一百九十六章 白骨巨剑

        确认了【镜像之眸】没有问题后,马丁没有着急离开灵界。

        进阶序列7之后,他发现自己已经能在这里呆很久,只要不进行什么特殊实验。

        马丁抬头看向四周。

        现在小岛再次回到了自己第一次进入灵界时,所见到的空中河流区域。

        不同颜色的河水呈现半透明的胶质状,看上去就像果冻一样。

        或蓝或黄的河水中,有些形状千奇百怪的小鱼在游动着。

        马丁观察了一会儿,猜测灵界的运行是不是也遵循某种规律,有着自己的周期。

        看着七彩的环境,马丁思绪自然发散,看起来就像在发愣。

        处于灵体状态时,他的思绪更为清晰,在思考某些问题时,能注意到更多细节。

        灵界小岛在灵界中并不存在,或者说,并不是以小岛的形式漂浮在灵界中。

        这座被巨大书籍托起的岛屿,是静止存在于某个点上,它不主动与灵界的转动同频,是不会现身的。

        这也就意味着从外界是无法看到它的。

        其中用到的技术应该涉及到了空间领域。

        忽然,马丁的视线中捕捉到了一些奇异的光点。

        在最偏远的一条淡紫色河流边上,一只有着艳丽羽毛的鸟儿快速扇动着翅膀,正朝着自己这边飞过来。

        它外形和鸽子差不多大,但是尾巴上有着橙、红、绿三种不同颜色的羽毛,均匀变化,像是彩虹一样,非常符合灵界生物的特点。

        它的翅膀每扇动一次,就会有发白的光点从翅膀边缘飘荡出去。

        不过最让马丁感兴趣的是,它的爪子上抓着一封信件!

        这是一只信使,能够在灵界穿梭的信使!

        它的主人身份肯定不简单。

        马丁下意识的想到。

        彩色的鸟儿很快就飞过了马丁所在的小岛边上。

        不过马丁也看到了信封上的一行文字。

        【格朗西斯主教亲启!】

        飞了没多远,鸟儿翅膀一振,一头扎进了虚幻的空间波动中,彩色的身影消失在灵界。

        马丁盯着那块逐渐变得平稳的空间,心底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跟上去,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

        羽毛笔是能够追踪这种空间坐标的。

        不过转眼间马丁就打消了这种想法。

        “格朗西斯主教”。

        马丁对这个名字没有印象。

        伽弗一共分为九个教区,两座神殿一共十八位主教,虽然他不是每个名字都记得,但大多数名字马丁都有印象。

        格朗西斯这个名字应该不属于伽弗的哪座神殿。

        还能用灵界生物充当信使,马丁确实没想到这一点。

        不过培养或者驯服这样一只灵界生物,应该要花费不少的功夫……

        在灵界停留了一会儿,马丁又抄写了一些《灵界游记》。

        虽然能够直接阅读,但多写多描摹能够增强记忆,而且这也是学习一门语言的必须过程。

        第二天早上,马丁是被缇雅叫醒的。

        他睁开眼就看见缇雅站在桌边,正在专心致志看着桌上的水彩画。

        她脸上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马丁脸微微一红。

        那是他闲来无事时,描绘的灵界图画。

        他的绘画技巧实在有些上不得台面,显得非常稚嫩,更缺乏表现力。

        别说构图,甚至连色彩方面都用的不够准。

        “有什么事吗?”

        马丁穿着睡衣起身,赶紧将桌上的水彩画收了起来。

        “兰斯人发动进攻,先头部队已经越过了布里斯河谷,正在朝着安努要塞进发。”

        缇雅虽然在说着有关战争的消息,但眼神却是看着马丁手上的水彩画。

        那样子,好像前线的情报还不如马丁手中的画重要。

        果然,前面刚刚说完了战事,她随即就问了一句:

        “这些是你画的?”

        该来的还是来了!

        马丁微微叹了一口气。

        马丁有些无语的看了缇雅一眼:“战争已经迫在眉睫,咱们眼下的关注点不应该在这个上面吗?”

        缇雅无所谓的摇摇头,语气淡淡的说道:“三王子把守着安努要塞,还轮不到我们来操心。”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马丁还是忍不住担心。

        毕竟,安努要塞是法拉林堡东面最后一道围墙。

        一旦有什么意外,那法拉林就得直面兰斯人的军队。

        就算眼下法拉林堡已经做足了准备,可是时间实在是太过紧迫,再加上有点孤立无援的意思,真正面对这种大规模入侵的时候,根本没有胜算。

        马丁拜托过缇雅,不管是东面、还是西北方的战争,一旦有什么信息就及时告知自己。

        这也是她为什么一大早就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原因。

        思索片刻之后,马丁发现就眼下的局面而言,自己确实做不了什么。

        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揉了揉脸开始洗漱。

        对于安努要塞,除了提供人员和武器上的帮助,马丁也想不到太多更好的办法。

        自己能想到的,两位主教以及几位伯爵肯定都能想到,索性不去费那么多的脑细胞。

        穿好衣服,简单吃了点多里亚尼做的芝士虾球之后,马丁和缇雅坐上了前往市中心的马车。

        十二月二十五日,周二,多云。

        马车上,马丁在笔记上记录下日期和天气。

        当然,更重要的是后面的记录。

        【兰斯的军队进入旅者丘陵,对安努要塞展开疯狂的攻击。】

        马丁没有记日记的习惯,但对于身边的重大事件,还是会做一些记录。

        上一条是一周以前,拉菲斯和特萨发动内战的记录。

        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他们还不知道战争已经爆发的消息,仍然像以往一样忙碌着。

        缇雅坐在马丁对面,手里拿着一沓彩色的纸张。

        “这些都是你在灵界见到的场景?”

        马车上,缇雅绕有趣味的问道。

        马丁点了点头。

        最终还是没有坳过她,那十多张水彩画,被缇雅拿在手里慢慢欣赏。

        反正这些画也没涉及到什么秘密,不知道内情的人即使看见了画,也只会以为他们是谁家孩子的涂鸦。

        而且就算去过灵界的人,也不一定能从马丁的画中分辨出对应的场景。

        再说了,缇雅跟他也不算是外人,就算是洞悉了一些秘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眼下马丁唯一要承担的压力,来自于他的绘画技巧。

        如果说仪式学知识算是及格,马丁掌握的绘画技巧就相当于刚学会握笔的小孩。

        如果有抽象这个流派,或许自己能算其中一员了……

        马丁在心里有些自嘲的想到。

        转过一个街角之后,高耸的钟楼出现在车厢前方的窗户中。

        马丁想起了昨晚见到的那只彩色小鸟以及它爪子上的信。

        “伽弗国内有没有哪位主教的名字叫格朗西斯?”马丁看是随意的向缇雅问道。

        从靛蓝色的水彩画上抬起头,缇雅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马丁提到这个名字,但还是微微蹙起眉头努力的思索了片刻,然后才摇了摇头回答道:

        “时序神殿中肯定没有,至于工匠神殿……至少我不知道有哪位主教叫这个名字。为什这样问?”

        马丁毫不避讳的解释道:“昨天,我在灵界见到了一只正在送信的信使,信封上的落款就是格朗西斯主教,故有此一问。”

        缇雅对灵界的信使没什么概念,但马丁连这些东西都告诉了自己,她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这是一种难得的信任。

        她再次皱起了眉头,仔细回忆了一下,然后才又说道:“格朗西斯这个名字,曾经在时序神殿的情报中出现过,应该是战争神殿的一位主教。”

        战争神殿吗……

        马丁微微点头。

        马车稳稳的停在了时匠大厅的门口。

        见缇雅没有要归还画作的意思,马丁推开车门,又回头叮嘱道:“咳……这些画最好不要给别人看,毕竟涉及到了灵界……”

        缇雅嘴角上扬,没有拆穿马丁。

        看着这意味深长的笑容,马丁感觉有些难堪,脸颊都有些烫。

        他心里顿时冒出了要不要跟队长学习一下绘画技巧的想法……

        跳下马车,走向大厅,马丁准备开始今天的摸鱼时间。

        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临近年末,各种案件都少了很多。

        可就在马丁迈步走上时匠大厅门前的阶梯时,一阵令人心悸的恐怖波动猛然间从广场上传来!

        咔擦、咔嚓、咔嚓……

        密集的摩擦声填满了马丁的耳朵,让他头皮发麻,有了轻微的眩晕感。

        这声音就好像是有无数的骨头被掰碎,聚集在一起用那种巨大的力量摩擦。

        那感觉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磨盘,正在磨碎这些骨骼……

        马丁回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广场的半空中,一把巨大的利剑骤然出现。

        它的表面凹凸不平,材质并非钢铁,而是由无数的白骨组成。

        那咔嚓咔嚓的声音,正是来源于组成大剑的骨头聚集时,发出的摩擦声。

        组成硕大剑身的无数白骨,从虚空中凝聚而来,一具具虚幻的骷髅,在长剑周围崩解,为它提供了材料。

        剑身眼看已经完全成型了!

        这把长剑斜立在半空中,硕大无比!

        剑尖的高度快要齐平钟楼尖顶……

        然后,马丁就看见长剑缓缓朝着广场上的一队人马劈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