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超凡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熵

第二百一十七章 熵

        周四,一月初四,天气晴朗。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马丁没有回家,转身就来到了时序神殿的大厅中。

        今天他要出一趟远门。

        前一段时间占卜过的宝钻戒指,虽然知道了线索之一在查理二世的陵墓中,但占卜到的画面中,其实还有一条隐藏的线索……

        最先出现在画面中的,是安努要塞中的那个雕像。

        那是一座还在雕刻中的作品。

        虽然已经接近完成,只差上色。

        不出意外的话,马丁认为作者应该还在安努要塞。

        雕刻非常生动传神,虽然还差了最后一个上色的环节,但马丁也能看出来,它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这样的东西自然应该是出自大师之手,而作者足以称得上是一位艺术家了。

        而且,能够准确雕刻出一个千年前的人物,并延伸到细节,马丁怀疑,对方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最为关键的是,雕像中的查理二世,手中捧着的那枚戒指,就是宝钻戒指!

        这位艺术家,很有可能知道宝钻戒指相关的信息!

        所以,马丁打算去安努要塞,找到这位不知名的艺术家,请教一下有关宝钻戒指的问题。

        但是,安努要塞毕竟离法拉林有好几百公里。

        如果骑马的话,少说也得在路上花四五天时间。

        加上还有潜在的威胁,造梦师、马洛尼、不死教团……

        所以,马丁不能在法拉林堡以外逗留太长时间。

        不过,马丁有更好的交通工具。

        缇雅……的能力。

        只要有缇雅帮忙,他可以直接飞到安努要塞!

        虽然因为空气阻力,以及推力全靠人来提供,很难达到真正飞机的速度,但也远远快过在陆地上骑马。

        马丁计算了一下,推动器全力运行,他们可以只用几个小时就能抵达安努要塞。

        空旷的大厅里十分安静,离约好的六点钟还有几分钟的时间。

        马丁在这些教宗的雕像下面浏览了起来,上面记载有教宗们的简单介绍。

        一共十四位,每一任教宗的在任时间都超过了一百年。

        正当马丁看到第四任教宗时,钟声响了起来。

        钟楼顶端的钟声传到大厅里之后带着缕缕回音,显得格外空灵。

        马丁的内心也在这钟声中平静下来。

        “正如我们降生,正如我们死亡,永恒也要追随我的脚步。”

        “这是第四任教宗,时光之握提洛斯的墓志铭。”

        阿斯兰主教平缓的声音在身侧响起。

        马丁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扭头看了看,不知道这位老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的。

        马丁点头打了个招呼后,就听阿斯兰主教继续问道:“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这句话是你想出来的?”

        呃……这句话是马丁前世看到过的,具体是谁说的他还真是不记得了。

        当然就算是记得也没用,总不可能把真正的答案告诉对方吧!

        没办法,他只能在这个世界上不断的当窃贼了。

        缇雅作为自己的学生,也时不时会问一些问题,主要都和时间相关。

        在和缇雅讨论时,马丁曾经拿这句话来解释过她提出的问题。

        “勉强算是吧!”马丁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道。

        反正对于这种事情他都已经习惯了。

        “你觉得时间是什么?”阿斯兰主教看着马丁,神色平静如常,再次开口问道。

        马丁愣了愣,眼中闪过一抹迟疑。

        这种问题,不管是从哲学层面还是从物理层面上来说,都很难回答啊!

        马丁正在脑海中快速的构思、组织语言呢,就听见阿斯兰主教再次开口:“准确一些,你觉得为什么时间一直向前?”

        马丁再次抬起头来看了看老人。

        此刻,他眼中的光芒深邃,焦点似乎在眼前的第四任教宗的雕像上,又似乎在某个时空之外。

        沉默了片刻之后,马丁这才开口解释道:“这和熵有关系。”

        “熵?”老人咀嚼着这个词汇,等待马丁的解释。

        “简单的说,熵,就是一个系统的混乱程度。越混乱熵越大。”马丁尽可能将概念解释清楚,给出一个概念性的定义之后,随即又继续说道:

        “比如眼前这些石雕,把它单独地看作一个系统,如果没有外力管理、修缮,再过几百年或者几千年,它们的表层会逐渐松散,剥落。”

        “这种变化持续向内,直到整座雕像都变成一粒粒微尘,可能会用上几万年,但这就是石雕的熵增过程。”

        “再说一个更加明显的例子,将一把盐放进一锅水里,即使不烧水,盐分也会溶解,让锅里的水全都变咸。”

        “从大的时间尺度上来看,事物总是从有序走向无序的。”

        阿斯兰正准备开口提问,马丁已经预知到他要问什么了,抢先一步继续说道:

        “我知道您想提出我们人类这个反例,但其实我们人类也符合熵增定律的。”

        阿斯兰主教的目光之中,顿时充满了好奇,已然不再像之前一般平静了。

        只听马丁继续说道:“最简单的例子,我们吃掉食物,排出粪便,这就是一个熵增的过程。”

        “虽然我们人类从中获取了能量,让自身呈现了短时间内的熵减,但对食物来说,熵增的过程被极大的加速了。总的来说熵还是增加了。”

        “又比如我们生火做饭,饭虽然熟了,但木头却化为了灰烬……”

        马丁不断举例解释着,阿斯兰主教快速的吸收着这些内容,微微蹙起眉头,若有所思。

        “所以普遍来看,在大的系统中,熵始终是在增加的,所以时间一直向前。”马丁也觉得阿斯兰主教差不多能够理解了,这才做出最后的总结。

        阿斯兰微微低头,沉吟着说道:“所以要想时间倒退的话,就要使得熵减,消耗的能量就得由我们来提供?”

        马丁咂了咂嘴,一时之间到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好。

        时间倒流这个话题在前世基本没多少讨论空间,但在这里,这个具有超凡能力的世界,就完全不一样了。

        要知道,眼前的阿斯兰主教可是能够将一个人从这条时间线上抹去的强悍存在。

        “理论上是这样的。”马丁微微点了点头,回答道。

        老人双手负于身后,站立在雕像前。

        大厅之中,安静的气氛更加浓郁了。

        从门口射进来的光线似乎受到了什么影响,变得格外微弱。

        过了很久之后,阿斯兰主教再次开口:“你觉得未来是已经被确定了吗?”

        这次阿斯兰主教的声音变得十分平缓,仿佛不带任何感情。

        马丁也感知到了,整个钟楼都被一种独特的波动包裹着。

        那是来源于阿斯兰主教的力量。

        他似乎要……进阶了?!

        马丁虽然希望自己能帮到对方,但对于这种问题,也不能随意回答。

        他微微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我不敢肯定,但个人认为,未来是没办法确定的。从小的视角来看,未来有无数种可能,但对人类这个整体来说,也遵循着某种规律。”

        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从老人身上传来。

        他那穿着浅白色祭袍的身影,逐渐变得十分虚幻。

        时间的波动也更加明显了。

        大厅里的事物也跟着变得不真实。

        马丁感受着这股力量,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幕幕画面。

        还没等他仔细分辨,一股轻柔而又无法抗拒力量转眼之间就将他送到了大厅之外。

        叮、叮、叮、叮……

        被缇雅扶住了肩膀的马丁还没回过神,持续不断的钟声就传入了耳中。

        不同于紧急情况的钟声,现在这一声声钟响间隔很长,听上去非常平缓,让人心情安定。

        广场上,正在翻修的建筑工人们纷纷站起了身形,带着无法言说的敬意,注视着钟楼顶端。

        缇雅没说话,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大厅之内。

        马丁看了看面板,经验值正在以一种缓慢地速度持续不断地增加着。

        一点……

        两点……

        一点……

        五点……

        ……

        十多分钟之后,钟声停了下来,整个世界仿佛也一下子变得静谧。

        仿佛在这一刻整个世界都停滞下来。

        而法拉林,也从这一刻开始多了一位序列1!

        马丁不知道序列1究竟达到了怎么样的高度,但是这天下午,法拉林的时间被搅乱了一些。

        城内的钟表有的快有的慢,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误差。

        还有一些超凡者,短暂的看到了一些画面。

        虽然十分模糊,但让他们在接下来的几分钟或者几个小时内的产生了极强的即视感。

        不过收获最大的,除了阿斯兰主教之外,应该就是马丁了。

        看着面板上一长串的经验值增加的提示,马丁有些麻木了。

        【序列7:智者经验值626/1000】

        帮助阿斯兰主教进阶,一次性获得了六百多点经验值!

        看着突然增加到接近三分之一的经验值,满足感充斥着马丁的四肢百骸。

        “多谢你了,马丁。”

        阿斯兰主教出现在神殿大门口,原本苍老的声音变得十分有活力。

        外貌没怎么变化,仍然是一个严肃的老头,但整个人看上去也多了一点无法言述的味道。

        在他的周围仿佛萦绕着一股无形的气场,整个人都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