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超凡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血脉传承

第二百三十四章 血脉传承

        阳光出现之后,月光被压制,那股引人失控的力量也几乎完全感觉不到了。

        不过,身为光明领域的卡兰却是知道,那波动并没有消失,

        同样,马丁也在望远镜旁边观察着并记录着。

        【早上6:30,月亮从肉眼可视的范围中消失,望远镜仍能观察,波动减弱至几乎无法感知到。】

        【从观测到结果来看,可以初步推断,波动与月光共存,在室内、墙角等无法被月光直射的阴影中,可以大幅规避失控影响。】

        【只有超凡者会受到月光影响,普通人被月光照射后,暂未发现任何异常。】

        【成因:怀疑与梦境序列有关,可能是某种仪式的结果。】

        【作用方式:暂时只知道与月光有关,需要深入研究。】

        【需要证实的问题:一、是否只有法拉林受到影响。二、月光异常造成的损失。三、如果这种月光常态化或者恶化,应该如何应对……】

        看着马丁在纸上写下十分详尽的记录,卡兰叹了一口气。

        这或许就是这个年轻人能如此洞彻事理的原因。

        科瑞塔。

        卡加得林背对着朝阳,看着地平线上缓缓下沉的月亮,神色严肃,眼中深邃的光芒在流动着。

        “情况如何?”他沉声问道。

        站在他身后的主角赶紧回答说:“目前已经收到各地的回报,一共出现了一百二十多例失控的情况,其中演化成噩梦的超过半数……”

        卡加德林闻言,眉头皱的更紧,随即又询问道:“法拉林呢?”

        主教思索了一下,回答说:“根据阿斯兰主教回报,法拉林的神殿人员没有伤亡,有三个失控的超凡者,都及时处理掉了。”

        卡加得林点了点头,紧锁的眉头总算是舒展开来。

        然后,他说出了让身后主教震惊的话。

        “从今天开始,通知黑纳泽河以北的所有神殿人员,不管是教堂还是分区神殿,全都组织民众,向南撤离,由各个教区协调接收人手。”

        听到卡加德林教宗的话,戴着白色帽子的主教愣了许久,脸上的神色更是惊讶无比:“是……可是,教宗大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肉眼已经看不见的月亮,缓缓落下了地平线。

        卡加得林没有解释,看着远处起伏不一的地平线,以一种极为悠远的声音说道:

        “没想到第五纪的终结,竟然是以这种方式开幕……”

        ……

        席瓦山脉深处,冰雪飘飞,白茫茫一片,刺骨的寒风席卷一切。

        乔瑞斯同样背对着阳光,不过他目光注视的方向却是脚下的大地。

        良久之后,寒风呼啸的山谷之中传来了一声重重的叹息,一对巨大的暗红色翅膀带起沉积的雪花,卷着一阵风暴以极快的速度飞向了远方。

        ……

        安努要塞北方,更靠近近席瓦雪山的地方,有一个废弃多年的小山村。

        老旧到已经垮塌大半的石质教堂里,一个穿着祭袍的牧师从摇摇欲坠的大门中走了出来。

        看着东边升起的朝阳,他活动了一下身体,身上发出一阵骨骼的爆鸣。

        原本佝偻的身躯,竟然在一瞬之间挺直了不少,而苍老的面容看起来也至少年轻了二十岁。

        然后,他迈动步伐,朝着西南方向快速走去。

        他每一步都像是跨越了空间的障碍,只是眨眼工夫便已经没有了踪影。

        ……

        “目前法拉林只发现三个超凡者失控,都被主教及时处理掉了。”

        周日中午,缇雅出现在马丁住处。

        经过两天两夜的观察,他们已经确认,月亮上突然出现的灰雾暂时没有变化。

        担惊受怕地观察了两个晚上之后,今天上午马丁抽空休息了一会。

        当然,后续一直会有神殿的人监控,为此格莱斯还去钟楼顶端改造了一番,在那留下了一座天文望远镜。

        异变后的月光对普通人没有影响,只是让部分超凡者行动不那么方便而已。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还是好事。

        法拉林没有出现太大的伤亡,这也让马丁松了一口气。

        说起来还要感谢宵禁,让晚上出门的人少了很多。

        仅有的三个失控超凡者,也都是自身力量不够稳固,本身就在失控边缘。

        而且,他们的运气也不怎么好,事发时都在月光的照射之下,连钟声都没能将他们抢救回来。

        缇雅也带来了科瑞塔的消息——

        这次异变的月光波及到了整个北大陆,不单单是针对法拉林。

        目前,这受到灰雾影响的月光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不过,如果它造成的破坏仅此而已,那也不会对法拉林造成太大影响了。

        至少,今天马丁的课还是得继续上。

        马丁简单做了点南瓜粥,准备就着鳕鱼饼当午饭。

        吃饭时,缇雅提到了另一个话题。

        巨龙!

        前几天,在安努要塞见过乔瑞斯之后,马丁就拜托缇雅,去神殿的内部资料中寻找有关的信息。

        当然也不仅仅是巨龙,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信息。

        缇雅拿出了一份用羊皮纸和岚佩密文记载的文献。

        其实,这份资料是阿斯兰主教帮忙找到的。

        因为缇雅并不懂岚佩密文。

        马丁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阅读这份看上去有些年代的记录。

        【……乌尔尼多背上的鳞片是世间最坚固的物体。哪怕是最锋利的武器装备也不能在它身上留下半点痕迹。】

        【乔瑞斯喜欢收集宝物,并且十分信守承诺。凡是答应别人的事,就一定会办到。他也同样要求别人如此。】

        【夏乌拉常常以女性的术士形象出现,掌控冰火两种极致的元素之力,火爆而又冷静。】

        这三条巨龙的能力让马丁有些眼熟。

        乔瑞斯似乎与契约有关,他送自己的【灵主的契约之铃】,还有《神圣之路》中,他与主角做的交易,都指向了契约这个领域。

        另外就是夏乌拉。

        冰火……

        这和查理家族的能力十分相似。

        三王子维塔的能力就表现出冰与火的特性。

        难道他们的能力来自夏乌拉?

        可夏乌拉是巨龙,怎么能和人……

        等等,乔瑞斯也是巨龙来着!

        他能够变幻成人类形态……

        马丁咂摸着嘴里的鳕鱼饼,配合着传奇生物的八卦,香酥的味道变得浓厚了不少。

        正当马丁猜测巨龙的力量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转变成家族血脉时,忽然听缇雅说道:

        “主教告诉我,你们奥里奇家族似乎跟乌尔尼多有关。”

        马丁咕嘟一声咽下嘴里的南瓜粥,咂了下嘴。

        骑士血脉的力量多表现为防御类型,而且骑士的天赋能力【骑士之心】,和记载上有关乌尔尼多的描述,有种说不出的相似感。

        难道奥里奇的血脉就是来源于乌尔尼多?

        这八卦怎么还八卦到自己身上的……

        马丁忽然想起第一次看到乌尔尼多这个名字,还是在《灵界游记》上,对这个名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现在仍然是这样。

        追溯着这种感觉,马丁思索了一会,然后突然用手在桌子上比划着什么。

        乌尔尼多这个名字,如果用岚佩密文写出来,读音就近似于“奥里奇”。

        同样,夏乌拉如果音译成通用语,也就和“查理”的读音差不多……

        这应该是实锤了吧!

        一个还能说是巧合,但两个的概率就太低了。

        而且查理家族与奥里奇同为血脉家族,都受到了类似的限制。

        “怎么,发现自己也巨龙的后裔,还不高兴了?怪不得乔瑞斯对你另眼相看,你说下次见到乔瑞斯应该怎么称呼呢,那可是和你先祖一个辈分的人物?”

        缇雅突然抬起手,张牙舞爪地比划了一下。

        这是那天马丁介绍乔瑞斯身份时做的动作。

        一贯沉稳的缇雅少见地开玩笑,动作有些反差萌。

        不过玩笑落到自己头上时,马丁感觉稍微有些窘迫,以手握拳,捂住嘴咳了咳。

        “我又没继承骑士的血脉,不关我的事。”马丁辩解道。

        不过,转眼间他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奥里奇和查理家的血脉力量来源于巨龙,纳比希家族的力量来源于独特的灵界生物,德瑞索家族的秘术应该也对应着某种强大的生物。

        这是否意味着,在最初的时代,人类的超凡力量都来源来自其他生物?!

        抑或不仅是生物……

        比如伊扎洛,被达克特瑞称为“光”的同学,传言他是最初光芒的化身。

        光明这一领域应该就是从他那流传下来的。

        战争、工匠这种概念应该是后来才有的。

        但时间、空间、灵体、生命、死亡等等,这些概念可不仅仅是对人类有意义……

        马丁想起《灵界游记》中,半点也没提到过七位正神。

        在游记的中后期,明显能感觉到达克特瑞的序列提升得很快,至少应该已经迈入了高阶序列。

        这种层次,应该对神明早就有所了解才对。

        难道这本书写成于比第一纪更早的年代……

        就在马丁思索时,缇雅指了指他手中的羊皮纸,示意他往后翻。

        “后面还有一份和灵界信使有关的东西。”

        马丁翻到羊皮纸后面,有一张稍显残破的泛黄纸张,同样是用岚佩密文书写,纸上的笔迹有些潦草。

        精通仪式学的马丁,看了两行内容之后就判断出这上面记载着一个仪式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