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超凡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一群疯子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一群疯子

        “明天,我亲自到前线督战!”

        塞菲洛特淡淡的瞥了一眼阿尔贝隆,开口说道。

        她没有解释所谓的秘密任务,而是直接宣布了自己的行程。

        此时,阿尔贝隆又恢复了雕塑的状态。

        国王手中的酒杯晃了晃,酒液散发香气,然后被一饮而尽,随即站起身来朗声说道:

        “那就提前为教宗送行,祝你能够早日破敌!”

        ……

        钟楼,安静的大厅内。

        马丁打着哈欠,强制打起精神,端坐在风格简易的扶手椅子上。

        刚睡了没几个小时,就被缇雅叫醒,来参加这次核心层的会议,整个人都还是迷迷糊糊的,有些不在状态。

        房间里十分安静。

        除了两位主教之外,还有缇雅、格莱斯、克罗斯伯爵和赫拉伯爵。

        格莱斯能坐到这里,并非他自己的身份使然,实际上是沾了马丁的光。

        他现在是军备管理员,负责调校并制定各种武器的标准。

        当然,主要是火炮和弹药……

        这在战场上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甚至在某些时候足以改变战局,因此被极为看重。

        “……目前已经确定的消息,阿斯兰主教除掉了两位主教,都是生命领域的高阶超凡者。”克罗斯伯爵说道。

        大家都看向了阿斯兰主教。

        没人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突袭对方前线军营,而且成功击杀了两位主教之后还能全身而退。

        虽然法拉林也差点被邪神肆虐,不过最终还是有惊无险。

        因此相对来说,这一次阿斯兰主教的冒险实在是战果辉煌,让人极为振奋。

        “另外,兰斯的指挥官,即战争领域的艾兹麦,也大概率已经死亡。”克罗斯伯爵随即又补充道。

        同时,他毫不避讳的将目光看向了马丁。

        在他的带领之下,其他人也是有样学样,纷纷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马丁身上。

        在场的都清楚,如果不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可能血肉主宰已经成功被成功的召唤出来了。

        一旦如此,对于整个法拉林而言绝对是一场空前的灾难。

        格兰德面带笑容,和蔼地说道:“马丁,你的徽记又可以换了,你比瑞贝卡还要出色!”

        “咳咳!这是所有人的功劳。”马丁轻轻的咳嗽两声,谦虚道。

        此刻的他根本没睡醒,感觉还有些疲倦。

        见他还在咳嗽,缇雅双眸之中闪过一抹掩饰不住的担忧之事,连忙将热茶递了过来。

        整个动作自然流畅,看得阿斯兰眉毛止不住地跳动。

        就连克罗斯伯爵的目光之中也闪动着异样的光芒。

        阿斯兰主教轻轻的咳嗽两声,干脆转移了话题,说道:“兰斯方面应该会有一些动作,他们的教宗,新生之母塞菲洛特很有可能会直接到前线来。”

        毕竟,阿斯兰已经是序列1,只有教宗级别的高手能够抵挡他,所以新生之母不得不来。

        至于其他人,来了也等于是送菜,自然也就没有那个必要了。

        “为什么不是战神殿的教宗呢?”马丁忍不住问道。

        战神的领域是战争。

        虽然他们超凡者看起来五大三粗的,但其实一个个都是精通战术的指挥官。

        阿斯兰摇摇头解释道:“冥渊使者阿尔贝隆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不能离开安赫尔。”

        “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不一定能一直待在法拉林,偶尔也会出现在安努要塞。”

        马丁了然的点了点头。

        生命与战争领域的教宗都是序列1,必须要同等序列的强者才能对抗。

        至于阿斯兰主教的具体行踪,之后应该越来越低调,这样能起到迷惑敌人的作用。

        而且,法拉林还有格兰德主教,以及即将进阶的卡兰先生。

        对于阿斯兰的安排,几人都没意见。

        那么,接下来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格莱斯站起身,手在半空中一挥。

        金属支架搭建的天花板左右裂开,露出了已经漆黑的夜色。

        会议室的尾端楼上,有一个更高的房间。

        直径达到三米的金属长筒,直直向着天上伸出去。

        乌黑色的金属外壳反射着点点星光,格莱斯制作这台望远镜时,甚至还顺便给外壳抛了光。

        相比之下,格莱斯院子里那台初代望远镜就有些土里土气了。

        圆筒带着棱角,正三十六边形的设计不仅实用,让这台精密仪器还有不同于这个时代的科幻感。

        不得不说,格莱斯的审美已经受到了马丁潜移默化的影响,不断的朝他靠近了。

        而这种审美自然也给了众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马丁提供的各种设计图虽然十分粗糙,但毕竟是受到后世审美熏陶的产品,而且工匠本身就和艺术沾边。

        就拿自行车来说,刚在法拉林推广就受到了广大年轻人的一致好评。

        其中就有格莱斯的功劳。

        他改良后的自行车外形,看上去十分美观自然,而且非常符合人体力学。

        根本不需要马丁刻意的进行指点,格莱斯自己体验过几次之后,便有了腹按。

        而且作为行动能力极强的执行者,他直接就付诸实践,经过反复的改良之后,便得到了眼下的成果。

        格莱斯绝对算是一个技术宅。

        他对于这样的成果并不感到满足,仍然在不断摸索,力求精益求精,尽可能臻于完美。

        视线回到夜色中来,当天花板缓缓打开,月光也照到了房间内。

        月光中蕴含着的诡异波动也随之蔓延到了房间中的几人身上。

        马丁有些担忧地看了看天上。

        月亮已经变成了半圆。

        灰雾又比前几天多了一些。

        不仅如此,那让人失控的波动,也强了两分……

        “目前可以观测到,在月球的南纬38度,西经25度左右,有一个灰雾喷发点。月球的经纬度参考这个模型。”

        等到在场的人轮流观看了天文望远镜下的月球后,格莱斯手持一个直径一米的月球模型,对大家介绍着。

        “几天之前,灰雾第一次在月球上出现,从这个地方持续向外喷发。但受到阳光影响,一直没能扩散开。”

        “不过从今晚开始,月亮的轨道进入地球与太阳之间,这个灰雾喷发点将会有长达半个月的时间无法被阳光直射。”

        “所以……”赫拉伯爵微微蹙起眉头问道,“这些灰雾会逐渐累积,直到半个月之后才会再次消散?”

        格莱斯转了转月球仪,继续解释道:“按照目前的扩散速度,和月球的自转速度,用不了半个月。这些灰雾就会从月球的另一侧被阳光照射到。”

        “所以,在这期间这种让超凡失控的力量会一直加强?”不怎么了解天文的赫拉伯爵再次问道。

        格莱斯没有继续解释,直接说出了结论:“预计这种波动会一直持续加强,一直到七天之后,也就是这周日。”

        “在那一天将会出现日食,预计也是侵蚀之雾最鼎盛的时间点。”

        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接触过马丁的理论知识,对月亮是一个球以及运行轨道等等说法有一定了解。

        唯一不太了解的赫拉伯爵见其他人都没有疑问,也没有过多探寻原理。

        因此,格莱斯解释起来倒也相对轻松。

        马丁看着月球模型,心中有些疑虑。

        日食那一天正是卡兰先生的仪式举行时间。

        是单纯的巧合,还是有什么特殊的关联?

        抬头看看天上,半圆形的月亮挂在东边,静谧、安宁,看不出任何异常。

        如果不是那引动着超凡力量的波动,这夜色可谓是十分不错。

        马丁揉搓着拇指指腹,回忆着今天上午战斗时没空思考的细节。

        这次召唤血肉主宰,参与的邪教组织不少。

        肯特属于瓦尔教派,幻想家是梦境序列,大地母神殿和战神殿各来了一位主教。

        阻挡格兰德主教的格朗西斯已经逃离了,但艾兹麦多半在劫难逃。

        不知道被驱离禁令仪式吞噬了大半身体的血肉主宰,会变成什么样?

        联想到两个月前,幻想家帮助不死人教团进行召唤仪式,或许那个时候,幻想家和造梦师就盯上了不死人教团的信仰——血肉主宰。

        所以他们才能找到潜藏在灵界黑雾中的血肉主宰。

        当初造梦师要寻求完美灵体,或许就与这件事有关系。

        这次出现的格朗西斯和艾兹麦,也证实了幻想家与兰斯王国的两个神殿有所勾连。

        瓦尔教派,都是一群不折不扣的疯子!

        马丁想到了【血肉造物的精华】。

        他们寻求的很有可能就是这种来源于邪神的独特材料。

        肯特的序列似乎与艺术有关系,爱好艺术的精神都不太正常……

        马丁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自己来到这里不过两个多月,却感觉像度过了两个世纪一样漫长。

        血肉主宰的召唤、侵蚀之雾仪式、兰斯入侵、月亮异常……

        这一系列接踵而至的事件,背后都有梦境序列的影子。

        马丁从这两个月的所有事件中,看到了一个庞大计划的轮廓。

        幻想家与造梦师的目的不是什么秘密。

        无非是希望让梦境入侵现实!

        可具体要如何实现这一点,马丁也猜不到他们的安排。

        “……马丁,你觉得怎么样?”缇雅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啊?什么?不好意思,我有点走神了。”马丁听到这一声询问,才猛然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