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在线阅读 - 第170章 端倪

第170章 端倪

        西区,威廉姆斯街。

        因为这里已经距离贵族们聚居的皇后区很近,所以哪怕模拟了隐身的能力,艾布纳也没敢直接飞行过去,而是在其附近的街道缓缓降下。

        在休的指引下,二人很快来到了门牌为8号的房屋前。

        艾布纳盯着这个门牌号看了好一会儿,脸上的表情很是微妙。

        这让休感到有些不明所以,她四下里看了看,警惕而又疑惑地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闻言,艾布纳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就是这房子地下可能有个第四纪的遗迹。

        深吸口气,抛掉脑海中杂乱的念头,艾布纳模拟出学徒“开门”的能力,带着休再次进入了这座前有草坪侧有花园的豪宅。

        房屋共两层,内里各种家具摆放得相当凌乱,应该很久没有人打理过了。整栋房屋只有左侧的仆人房里有着烛光闪亮,那应该是看守房子的人睡觉的地方。

        两人穿过杂乱的客厅,沿着往下的阶梯,进入了一个相当宽敞的地下室。

        这里没有煤气管道,但墙上镶嵌有四个金属烛台。因为害怕被发现,休之前并没有点燃它们,所以此时地下室里一片漆黑。

        不过这难不倒艾布纳,他稍一激发手指上佩戴的“光之环”戒指,周围便彻底明亮起来。

        至于这光亮会不会被那位看守的仆人发现?那更不是问题,在刚一进门时,那个仆人就已经被迫进入了“梦境”里。

        艾布纳没有先去查看躺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刺客,而是用“纯白之眼”环顾了一下地下室,确认角落墙壁上的灰白色密门没有被打开过的痕迹,也没有其他气息沾染,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这时候,休走到那个刺客身前,蹲下身再次检查了一番。本来她已经不抱什么希望,将艾布纳找来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让自己问心无愧而已。

        不过待仔细查看后,她的脸上很快露出惊讶之色。

        “艾布纳,他还活着。”

        听到休的话,艾布纳也是一愣,然后快步走了过来。

        和休之前的判断差不多,艾布纳也觉得这个刺客应该早就没救了,要知道从他中毒到现在已经超过了半个小时,按理说这些时间都够他毒发身亡四五次了。

        “咦?这不是那个在维恩督察葬礼上大闹过的肖科警员吗?

        “原来成为了‘刺客’……难怪我之前‘回溯’卡斯帕斯经历的场景时,会看到他去勇敢者酒吧打听非凡聚会的消息……

        “不过,他身上的毒竟然一直维持在一个范围内,没有扩散?”

        在“光之环”的照耀下,艾布纳看清了那位“刺客”的面孔,也看出了他目前的情况:他左臂伤口处泛起的绿光在剧烈升腾,却又似乎被什么力量压制回了原处,彼此正陷入僵持。

        艾布纳回头看了一眼休,后者立刻会意,说道:“他刚受伤时就是这个样子了,那毒素没有扩散,但也没衰减。”

        听到这话,艾布纳若有所思,然后在肖科的身上仔细检查起来,并很快就被他脖子上佩戴的一条由五颗不同颜色宝石串联而成的项链吸引住了目光。

        “应该就是这条项链在起作用了,所以他才保住了命……”艾布纳点了点头,他刚才用“纯白之眼”稍稍解析了一下,发现那条项链在用“血肉魔法”不断恢复着肖科被毒素侵蚀的身体,这才和那毒素形成了僵持。

        这样一来,治疗就简单多了。

        “狼人”的毒素本身并不难祛除,甚至戴着那条项链的肖科都能硬顶过去,麻烦的只是毒素上附着的邪异力量而已。

        而对付邪异,自然是“太阳”领域最为专业。

        想到这里,艾布纳当场制造出“太阳圣水”洒在了肖科的伤口上,接着又抬起左手,将“光之环”戒指对准了他。

        戒指上镶嵌的宝石顿时绽放出了灿烂的金色,阳光般的金色!

        紧接着,道道金芒越来越纯粹,最终在肖科伤口处的圣水中衍化成了一个印章般的投影。

        “我宣布,对邪异有效!”

        随着艾布纳庄严的声音回荡,圣水中同样爆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瞬间将伤口处的诡异绿光吞噬。

        几乎同时,肖科左臂上的伤口开始蠕动,肌肉组织不断地重组生长,缓慢但坚定地愈合着。

        “可以了,他估计明天就能彻底康复了。”艾布纳看到这一幕,笑着对身旁的休说道。

        休微微点头,接着她犹豫了几秒,有些迟疑地问道:“艾布纳,我们要不要再去查看一下那边?”

        她指的自然是那座养着“狼人”猛兽的别墅。

        艾布纳捏着下巴思索了一阵,心道:肖科警员的身体并不强壮,而他身上似乎也没有增加力量的非凡物品……可即便如此,他竟然可以将那只疑似“狼人”的野兽撞出去五六米……

        这说明那只野兽也许不是真正的狼人……

        马里奇的体能我是见过的,别说肖科,就是一辆马车撞到他,也别想讨到便宜!

        而狼人在体能上虽然不如活尸,但想来也不该差那么多……

        我记得原著里马里奇曾和克莱恩说过,狼人可以使用黑暗法术控制被其毒性浸入身体一段时间的目标,并将对方转化为下属,变成类似狼人的怪物,而那种怪物的生命往往很短暂……

        这么看来,对方很可能只是序列7,而且还是不方便亲自出手,只能用法术制造怪物来对敌……

        只是去探查一番,应该没有太大危险。

        想到这里,艾布纳点点头道:“我去那座别墅看看,你带着这位肖科警员先回去侦探事务所等我。”

        “肖科警员?”休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原来你认得他。”

        “之前见过一面。”艾布纳先是回应了休一句,转而又郑重地叮嘱道:“最好尽快离开这座房屋,以后别再靠近它。”

        休之前就从艾布纳的态度里看出了这里的不对劲,心里早有准备,听到这话后反而松了口气,点头道:“明白。”

        她也不提跟着艾布纳一起,因为她深知以自己的实力,去了也只是拖后腿而已,反而可能连累到艾布纳。

        两人商量完毕,艾布纳便独自离开威廉姆斯街8号的花园别墅,向街道深处的一处更大的宅院而去。

        在隐身状态下,刚一靠近那处房屋的花园,艾布纳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他心中一凛,不敢走正门,只在侧面的一处围墙上画了个门,穿行了过去。

        他顺着那股味道一直走到了房屋后身的一个角落里,接着,血腥味道陡然浓郁起来。

        借助穿透云层的微弱月光,艾布纳凝目一瞧,却险些直接吐了出来。

        这里的地上凌乱地摆放着断裂的腿骨、盆骨、穿高跟鞋的脚、一根根的肋骨和头发等人体“部件”,墙上则挂着一具内里完全被掏空的,狮子大小的猛兽的尸体!

        而大片大片的鲜红正顺着墙壁、屋后的小径向四方缓缓流了开去,里面还夹杂着点点乳白色的痕迹。

        看到这一幕,艾布纳脸色极为难看,他强忍着不适,提取了周围杂乱的气息,并进行了“场景回溯”。

        很快,一幅幅画面在他的眼前展现了开来:

        血月刚刚消失,一位约莫五十来岁,黑发中夹杂着不少银白的绅士从外面回到别墅,他没有让男仆陪伴,而是自己在花园里散着步,似乎有什么心事。

        忽然,花园的草丛里有了些许动静,那位绅士诧异地望了过去,就看到一个脏兮兮的木偶突兀地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画面到此却突然中断,似乎被什么力量强行干扰了一般。

        艾布纳揉了揉因为能力中断而有些许疼痛的额角,心中顿时生起了一个猜测:

        “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