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在线阅读 - 第171章 原委和邀请

第171章 原委和邀请

        “1-025”曾经出现在这里?

        这里的主人得到了那件封印物,被负面效应扭曲,所以才会为非作歹?

        嗯……也有可能是被“1-025”完全操控了!

        思绪电转间,艾布纳没有犹豫,直接模拟出“飞行”的能力冲天而起。对他来说,本就没有义务来查探事情的究竟,之所以会过来,一是因为敌人的实力一般,二则是出于对被掳少女的同情,如果能解救,他也就顺手救下了。

        但“1”级封印物可能出现在这里,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此时不走,他一个序列7难道还要留下来和一个疑似“诅咒之物”一起吃夜宵吗?

        艾布纳全速飞出了很远,直到快要进入希尔斯顿区,这才放慢了速度,也同时长舒了口气。

        回到艾辛格侦探事务所后,艾布纳发现自己比休回来的还早了些……他不由得失笑出声,觉得自己还真是胆子小的可以,一遇到可能应付不了的情况,第一个念头就是逃之夭夭。

        刚刚若不是没发现什么异常,他可能都不会在希尔斯顿区停下,指定一路飞去丰收教堂了。

        站在老师家房屋的门口,艾布纳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等待着休的到来。

        此时,万籁俱寂,夜色浓重,绝大多数人都已经入睡,附近只有他在呼吸着混杂香味的微凉空气,制造出滋滋滋的些微动静。

        一切都是那样的安宁和悠然。

        大约十几分钟后,一辆马车的到来打破了这份宁静。

        休刚一跳下马车,就看到等在门口的艾布纳,不由得惊讶地道:“这么快?”

        “出了点意外……”因为马车夫还在,艾布纳没有多谈,转而好奇地问道,“你这么晚还能雇佣到出租马车?”

        “布乔莱姆是我的朋友,他平时为一位商人服务,也住在威廉姆斯街附近……刚刚肖科还没有醒过来,我不得不去麻烦了他。”休随口解释了一句,接着又将那位名为布乔莱姆的车夫介绍给了艾布纳。

        “很荣幸见到您,我们的‘英雄侦探’。”布乔莱姆笑着和艾布纳打了个招呼,又接着道,“能帮到休小姐的忙我很高兴。”

        就在艾布纳和车夫寒暄的时候,体内毒素还没完全清除的肖科也艰难地下了车,他看到艾布纳后,脸上满是感激,不断地向他道谢。

        艾布纳因为还有话想问他,所以在和车夫道别后,将他扶到了自己的房间内,而休也一起跟了过来。

        拧开瓦斯壁灯,又将从谢韦尔餐厅打包回来的弗萨克美食热了热,放到房间里的小桌子上,让两人围坐在桌边吃点东西。

        艾布纳这才一边给自己斟了一杯“苏尼亚血酒”,一边向肖科问道:“能和我说一说你是怎么发现威廉姆斯街的那家人在掳掠少女的吗?”

        休瞄了眼放在自己面前的一块涂抹着奶油的蛋糕,也没和艾布纳客气,抬手就抓了起来。

        而肖科比较矜持,虽然也已经很饿,但还是先仔细斟酌了一下,反问道:“布雷恩侦探,您知不知道丽娜女士?”

        “‘女巫’丽娜?她还在贝克兰德?你的‘刺客’魔药是从她那里得来的?”艾布纳皱了皱眉,他得到的消息里,丽娜应该因为父兄被杀的事和王子殿下反目,所以远走他乡了。

        那个消息是从埃德萨克王子那里传给了“荒芜者”的……这么看来,丽娜和王子殿下未必真的反目了。

        艾布纳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就听到肖科很是感慨地夸赞道:

        “不愧是‘英雄侦探’,只听到只言片语就推测出了我的情况……”

        但凡对“魔女”途径有些了解的人都能猜到的吧?这个马屁水平不太够啊。

        心里吐槽了一句,艾布纳表面上则是若有所思地问道:“你在帮她做事……那么说,这件事还是丽娜吩咐你做的?”

        “没错。”肖科点点头,继续道:

        “因为我最近刺杀了一些东区的败类,丽娜小姐担心我被埋伏,所以交给我一个任务,让我去威廉姆斯街16号取回一件她的东西。

        “嗯,威廉姆斯街16号原本是贝尔纳中尉的房产,但在几个星期前中尉将那处房屋抵押给了银行,并贷走了大笔钱财。

        “后来,您知道的,贝尔纳中尉的死讯传开后,银行当即将那处房产拍卖,并很快有了买主。

        “那是一位自东拜朗归来的绅士,手里有大笔现金,正好买下了那栋房屋。

        “呵呵,这些资料是我习惯性收集的,看起来非常正常……但我在打算动手的前一晚,却偶然发现这位东拜朗来的败类在雇佣黑帮成员强行掳走落单的少女……

        “而其中一个女孩我认得……她是维恩督察小儿子的未婚妻,詹妮弗小姐。”

        艾布纳看着这位敢于在维恩督察葬礼上大闹的警员,心里顿时明白了他的动机,于是问道:“所以你就直接潜行进去救人了?”

        “我打听到那个人今晚会出去应酬,他雇佣的保镖也都会随行,所以才……谁想到他的家里竟然还有那么一只凶猛的野兽存在!”说到这里,肖科脸色难看了几分,显然是情绪波动过大牵动了伤势,他缓了一阵后才又问道:“您之前去了那处别墅,有没有救回被掳走的女孩?”

        艾布纳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没在那栋别墅里发现活着的人……”这是事实,他当时虽然跑的很快,但确实没发现那里有活人的气息。

        肖科闻言一下子泄了气,道:“布鲁斯不知道会多伤心……他自小就喜欢詹妮弗的……”

        三人沉默了一阵,艾布纳安排了精神明显不济的肖科去客房休息,然后才对休说道:“你现在就去向军情九处报告,告诉他们那处别墅里可能存在‘玫瑰学派’的狼人。”

        “你之前不是说……”休先是有些疑惑,但很快反应过来,恍然道,“这么说是为了引起军情九处的重视?”

        因为提供不了任何证据,艾布纳不可能说出“1-025”的事,所以只能以“玫瑰学派”为借口向官方报案。而“玫瑰学派”之前在西北郊区的大战中可是出动过一位半神,这个分量想来不会让军方掉以轻心。

        “没错。”艾布纳微微颔首,虽然那个封印物看起来智慧不低,官方的行动可能不会有太大收获,但总得试一试。

        “好,我这就去。”休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当即起身,只是在走前又顺手拿了一块蜂蜜饼干。

        艾布纳见状笑着摇摇头,在将吃剩的东西都收拾干净后,这才洗漱一番,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艾布纳照例先来到了乔伍德区的花园别墅。

        见他推门进来,斯卡德夫人赶忙迎了上来,笑着道:“修整已经彻底结束,新家具也都安放好了……嗯,这两天您买的那些书籍也一并摆放在了书架上。”

        “很好。”艾布纳闻言露出了笑容,显然那些临时买的书籍是为了给《血之盛宴》打掩护用的,现在道具备齐,就等着演员入场了。

        心里这么想着,艾布纳拿出纸笔,写了一份名单交给了斯卡德夫人。并吩咐道:“我准备明晚在这里举办一场宴会,希望您和斯卡德先生能筹备好……另外,将请柬发到这张名单中的地址上。”

        斯卡德夫人先是点头应是,但接过名单一看,表情却变得有些怪异,因为除了最上面的麦克先生、斯坦顿先生等寥寥几位男士外,就全是:

        “休·迪尔查小姐;

        佛尔思·沃尔小姐;

        苏珊·瑞文伍德小姐;

        罗曼·布兰登小姐;

        戴莉·西蒙妮小姐。

        ……

        ”

        这真的不会出问题吗?斯卡德夫人犹豫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这……这张名单上的人真的都要发请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