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成了王爷在线阅读 - 第1章 混个王爷当当

第1章 混个王爷当当

        大离皇朝,位于莽荒大陆北部,疆域亿万里,与其他三大皇朝鼎足而立,共同制霸庞大的世俗界。

        而大离皇朝的皇都,坐落于一片广袤荒原上,高达数十丈的漆黑城墙犹如一条蜿蜒磅礴的荒古巨兽,俯视整个皇朝。

        此时,大离皇都内一处占地约三百亩的府邸中,正张灯结彩,一片喜庆,无数身影正在忙碌着。

        “小异子,小异子死哪去了?”

        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一名中年太监站在大门口扯着嗓子嚷嚷着,其身边串流忙碌的人流中,一名小太监跑过来。

        “樊领事,小异子被小王爷派出去办事了。”

        中年太监闻言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急促道:“那你去吧,去望月楼催一下掌勺大师傅,都这时候了怎么还没过来准备食材,要是耽误了明日小王爷的喜宴,仔细他们的皮。”

        “哎,一个个都没长眼睛吗?没见牌匾上的红绸子挂歪了,对,往左点……”

        牌匾上书四个大字:端亲王府,这端王府是大离皇朝最显赫的王府。

        端亲王姜烈,麾下百万,镇守北疆,十几年来战功彪炳,大离皇主特下恩旨,封端王世子为毅郡王,虽然是恩爵,但也造就了一府双王的显赫门第。

        他们嘴中的小异子便是姜异,此时就在端王府内,不过却换了个身份。

        姜异是从二十一世纪的地球穿越来的,在这个世界,世俗皇朝与世外宗门并立,一个专修武道,一个专修所谓的仙家手段。

        不论哪种,修炼到最后都能翻江倒海、飞天遁地,非常精彩,让人热血沸腾。

        只是他的穿越有点复杂,被其穿越的是一个重生者,重生之前是一名替身,大离皇朝端王府小王爷的替身。

        一个彻彻底底、绝对的悲剧男。

        在重生前,这人一直作为替身存在,不能有自己的思维,不能娶妻生子,不能见光,终生作为影子活在黑暗中,那种痛苦可想而知……整整七十年暗无天日。

        但第七十年的时候,终于忍不下去了,偷了那名王爷刚刚得来的一件重宝想逃走,结果失败了,被一刀刀凌迟。

        或许上天可怜他,然后他就重生了,重生到了被选为替身的前一刻,怀揣着那件重宝。

        因为前世受了太多非人折磨,这人没有选择逃离前世替身的命运,而是主动迎上去做了替身,他要报仇,凭着重生后七十年的先知先觉。

        但事实证明,他错了,结果彻底死了,也将眼前这个烂摊子扔给了姜异。

        “尼玛,哪来的自信,才潜伏了一个月就挂了!”

        姜异心里大骂的同时,浑身被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笼罩,这是他穿越后面临的第一个危机,也是事关生死荣辱的危机。

        “咦?受了奴家一掌竟然没死?”

        “咯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小王爷的替身?奴家还知道你另一个身份是小异子呢。”

        姜异对面的床上,一名光着脚丫、衣衫半解的美妇翘腿坐在床沿上,一缕长发胡乱沾在陀红的脸上,水汪汪的眼睛中带着一丝邪魅。

        “一个不修武道的人上了老娘的床也就罢了,竟然还想杀我……不过人家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杀奴家?刚才奴家伺候的不舒服?”

        姜异也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要上人家的床,为什么这么急着杀对方,为什么最后失败了!

        谋定而后动都不知道,屁的重生者!

        可惜他继承的只有未来七十年作为替身承受的种种痛苦的记忆,其他都是一片空白。

        “唉,原本小王爷让奴家明日只送你家人上路的,现在你也去吧,一家人也好在黄泉路上团聚。”

        “小王爷说过,不听话的替身还不如没有。”

        “可别怪人家,是小王爷的吩咐。”

        听到这话姜异就感觉心口莫名一阵刺痛,也明白了这个身体原主人急着杀死对方的原因,血脉亲情终究是没有完全割舍下。

        早知如此,重生后为何不躲的远远地,或许这一切就能避免,但现在……

        “你杀了我,明日的大婚怎么办?”

        听到姜异的话,美妇“咯咯”笑起来:“怎么?你还真想当这个新郎官?即使小王爷闭关不出,入洞房也用不着你呀。”

        “况且,明天即使小王爷不露面,也没人敢说什么。”

        姜异脑子飞速转动,事到如此,貌似只有死路一条了,刚穿越就挂了,太窝囊了啊。

        突然,其右手心传来一阵滚烫感,毫无防备的姜异被烫的手一抖。

        “嗯?你手里拿着什么?”

        原本一身慵懒的美妇突然坐了起来,眼睛紧紧盯着姜异的一只手。

        糟糕!

        尼玛的,就不能先找个地方将这东西藏起来?非得随身带在身上,姜异也知道了手里攥的是什么了。

        “怎么办?”

        姜异面露惊慌之色,这个东西正是原主人重生前偷的那件重宝,这可是前世那个王爷耗费了数名绝世强者的性命才从一处秘境中夺来的。

        就连那些几近与世俗皇朝并驾齐驱的世外宗门都眼热不已、疯狂争夺的无上重宝。

        “把手伸出来。”美妇水汪汪的眼神不见了。

        “玛了个巴子的,难道真要成为这个世界的第二悲剧男?白白为别人做嫁衣?”姜异心里一阵气苦,这可是其手中唯一的底牌。

        忽然,手心的滚烫感消失了,一股暖流顺着掌心涌入了身体,随着血脉一直上涌,最后到达了额头位置。

        对面的美妇神色已经不耐烦,赤着玉足走了过来。

        姜异只觉得额头里面就想有一团火,整个脑门都要被炸开了。而那美妇已经走到了眼前,蹲下身子一只手伸了过来。

        就在这时,一抹流光从姜异眉心激射而出,如昙花般璀璨,却戾气冲天。

        美妇大惊,想躲开,但那道流光速度太快了,又这么近的距离。

        “你……”美妇身子一僵,表情停滞在惊愕状态,眉心出现一个小小的血洞,直接贯穿脑后。

        “死了?一个武道六品的强者就这么死了?”姜异看着倒在地上的美妇,将目光转向了那抹流光。

        “这就是那件重宝?被激活了?”

        击杀美妇后,那道流光黯淡了不少,绕着姜异飞了一圈,重新没入了眉心。

        全程不受姜异控制,而姜异就像是一个看客,看它出,看它杀人,看它归来。

        “头好疼……”姜异突然抱住脑袋蹲了下来,感觉一股洪流冲进脑海,整个脑袋都要被绞炸了。

        来得快,去得也快,疼痛感一闪即逝。

        “有了这些东西,貌似真可以混个王爷当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