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成了王爷在线阅读 - 第2章 大婚之夜谋划之始

第2章 大婚之夜谋划之始

        刚才涌入姜异脑海的是另一股记忆,足以让姜异彻底翻身的记忆。

        之前那股没有别的,全是未来七十年暗无天日的绝望记忆,而刚刚接收的这股则是未来七十年无尽的奇遇、机缘。

        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一直作为那名王爷的影子存在,知晓许多事情,自然也包括也包括对方的各种奇遇、机缘。

        “那人莫非是气运之子?”接受完记忆后,姜异不禁发出感叹。

        在短短七十年的时间里,竟然会遇到这么多奇遇、机缘,收割了无数秘藏,身上的气运真的非常强大。

        而对方也正是凭借着这些奇遇、机缘,一飞冲天,成为武道绝世强者,麾下强者如云,天材地宝数不胜数,成为大离皇朝权柄最重的一位王爷。

        “必须好好谋划一下!”

        “替身?只要谋划得当,为什么就不能变成真的王爷?”

        姜异明白这些记忆就是自己的金手指,也是在这个世界最大的仰仗,必须将这些都夺过来变成自己的。

        而这也是原主人潜伏下来报仇的最大底气,鸠占鹊巢、假的变成真的,的确是最爽的复仇方式。

        “化血飞刀!”

        姜异也知道了那抹璀璨流光的名字,弧光如月,形如弯刀。

        并不是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一直以为的“剑丸”。

        不过剑丸、飞刀的对姜异来说没有什么区别,只需知道这是一件无上重宝就好。

        在这个世界,像剑丸这种能够引入体内的异宝,数量非常稀少,特别是在世俗界,九成九的武者都是随身背着各种各样的武器。

        就是这称霸一方、疆域亿万里的大离皇朝,也就区区几个人拥有。

        前世那个王爷,接近四十岁时,才好不容易搞到一枚剑丸,尽管是最普通的,依然视若珍宝,凌驾在了绝大多数武者之上。

        之后又经过十数年谋划,损失了十名绝世强者,才夺来了这枚超脱凡品的“化血飞刀”。

        这类超品的重宝,自带灵性,想要激活非常困难,就像前世那个王爷,得到十年了都没能激活。

        但现在却莫名其妙的被姜异激活了,难道跟这个女人有关?

        姜异试着催动眉心的化血飞刀,但无论如何都毫无反应,根本不受其控制。

        “看来必须要觉醒武脉,修炼武道才能催动。”

        姜异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化尸水,处理了现场,而后便坐在那里沉思起来。

        他必须要好好谋划一下,以假乱真说起来很简单,但必须毫无破绽。

        “我现在最大的破绽有两个,一个是不修武道,而正主已经是武道第三境。”

        “另一个是不能彰显自己拥有大离皇族血脉。”

        前一个好解决,难的是后面这个,如果不能证明自己拥有皇族血脉,以假乱真的谋划就不能成功。

        “貌似也不难,只需要将那个宝藏占为己有就行了。”

        其实这一切原主人都暗中谋划好了,只需要一步一步推进就行,但是对方最终还是不够冷血,割舍不下亲情。

        如果对方足够冷血,不为了挽救家人设局对付美妇,也就不会被杀。但这也是姜异最认可的地方。

        生而为人,不尽孝道,枉为人子。

        “放心吧,等时机成熟我会替你侍奉双亲,供养姊妹……”

        既然接收了这具身体,那就应该担负起对方的所有。

        “看来这张人皮面具很长时间都用不上了……”

        姜异看着手里的人皮面具,这个面具是那个小王爷给他的,平时就用这个伪装成一个名叫小异子的小太监,需要时再扯下来成为“小王爷”。

        今日是端亲王府小王爷姜钟宝大婚的日子,作为大离皇朝最显赫的府邸,自然是迎来客往,热闹非凡,满朝权贵基本全都到场。

        但明眼人一看就能发现这场大婚的诡异之处。

        堂堂端亲王府的未来继承人大婚,大离皇主、皇后没有到场还说得过去,毕竟是自己孙子,赐下道贺旨就是无上恩宠。

        但是端亲王为什么没回来?姜钟宝可是对方最喜欢的儿子,又是王府未来继承人,就算北疆军务再忙,按理说也要回来主持这场大婚。

        端亲王没回来,端王妃竟然也没有露面,只一句“身体偶感风寒,不宜露面。”就了事了,躲在后院一面不露。

        主人没到场主持大婚也没事,有皇主贺旨在,把贺旨供奉在主案上,端王府其他家眷招待下,大家吃吃喝喝、热闹一场就完事了。

        但现在忠亲王姜瑟,却是以主人身份自居,主持婚礼、招待宾客,看对方那意气风发的模样,比自己儿子大婚都兴奋。

        “哈哈,皇侄,赶紧入洞房吧,这前院就交给皇叔了。”忠亲王长了一张笑面脸,一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那就有劳皇叔了。”

        姜异早就想离开了,毕竟他现在身上破绽太多,能掩盖一时,但终究不是长法。而且按照计划,今夜必须要去办一件事。

        “范总管,你在这陪皇叔好好招待贵客,后院交给蓝拂打理就行了。”

        “小王爷放心,老奴一定招待好贵客。”

        姜异点了点头,便牵着红丝绸一头向后院走去。

        端王府总管范木丘看着浩浩荡荡向后院走去的一行人,心里还算满意,小王爷这个替身表现的不错,没有露出破绽。

        “唉,我这皇侄倒是好艳福,娶了一个仙女啊。”忠亲王眯着一双眼睛,直到姜异一行没了踪影才回过头:

        “范总管,听说这蓝拂姑娘可是一个妙人啊?”

        范木丘陪笑两声,道:“王爷可是问错人了,蓝拂姑娘平时从不出后院,只跟小王爷亲近,老奴却是没见过几面。”

        心里也是有些无奈,小王爷闭关前明明交代她今天去办一件事,对方却借故监视替身没去。

        他却是没有任何不满,对方是小王爷的房里人,武道修为又比自己高,最重要的是平时从不在王府抛头露面,也就不会分了自己手中的权势。

        至于监视替身这件事,小王爷全权交给她了,用不着自己操这个心,还是赶紧把自己的伤势治好才是正事。

        姜异去后院的路上,也不得不感叹原主人计划的缜密,一环扣一环,将未来七十年的记忆用到了极致。

        今晚,就是其谋划的开始,也是最重要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