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成了王爷在线阅读 - 第14章 我何尝不是在谋划

第14章 我何尝不是在谋划

        姜异一路向雪园赶去,原本刀兵林立、防卫森严的端王府变得空空荡荡,尤其是越靠近雪园,越加冷清。

        显然所有侍卫都被姜钟宝和范木丘调开了,肯定是有大谋划,其心中不由庆幸,幸亏靠着先知先觉收服了陆凡这个原本范木丘的心腹

        不然他自己也会被蒙在鼓里,待一切明朗后,恐怕也是大祸临头。

        这也给了他当头一棒,以后会时刻警醒自己,万万不可得意忘形,要始终以如履薄冰的心态谋划一切。

        待其感到雪园门口时,看到一道身影鬼鬼祟祟贴在房门上,很熟悉,正是端王妃心腹大丫鬟凝雪。

        此时对方的脸上没有了昔日的艳眉亮眼,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扭曲的兴奋、期待之色。

        姜异知道屋内此时所发生的的一切,应该就是解开前世端王妃那个谜团的关键。

        《寸步》,缩地成寸之意。《九九归一诀》,返璞归真之意。

        运转归一诀,施展寸步,脚下生风,身影如鬼魅般,一步踏出,身体悄无声息出现在数米之外,接连几个闪现后,已经出现了凝雪的身后。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异常,凝雪猛地回过头,脸色就像看见鬼一样。

        姜异心中暗叹一声,如此玲珑剔透之佳人,奈何……也怨不得自己辣手摧花了。

        手指一点,一股霸道雷电之力涌入对方体内,凝雪还没来得及催动的血脉之力便被这股力量摧古拉朽般毁灭,体内血脉近乎干涸。

        默默听着屋内发生的一切,姜异结合前世的零散的记忆,也弄清楚了一直困惑的谜团。

        怪不得前世端王妃会变成面首三千、心如毒蝎、几近被全天下人唾骂的女魔头,原来根子在这。

        想来前世一年后姜钟宝出关,同样谋划了这一幕,而且成功了,这才导致端王妃性情大变。

        但这一世不会了!

        “不错,是我!”姜异看着眼前这个面貌几乎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不得不感叹天地的巧夺天工,毫不相关的两人竟然一直近乎一个面貌。

        “你让我杀你取而代之毫无一丝愧疚感!”姜异道。

        姜钟宝转过身不再理会慕惜弱,一个毫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对他已经没有了任何威胁,脸上邪气依旧,表情有些玩味:

        “杀我?取而代之?看来你根本不是所谓的不修武道。”

        “范木丘似乎真是个蠢蛋,竟然被你们瞒天过海欺骗了。”

        就连脸色酡红、气喘吁吁的慕惜弱此时也是一脸错愕地看着姜异,心道:

        “怎么可能?他明明没有修炼武道,可现在……”

        姜异摇了摇头:“确切的说,是我瞒过了你们所有人,这两年你一直在谋划,我何尝不是!”

        “杀我取而代之,你似乎很有信心。”

        “但我没工夫跟你在这费口舌!可惜了,这一身好皮囊,不过等我废了你这一身经脉,你还是我的!”姜钟宝周身血脉之力涌动,一座大湖立于身后,直接祭出了武相。

        武道第四境湖水境!姜异暗自感叹一声,按照前世记忆,一年后对方出关,也不过是第三境巅峰,可现在提前一年出关已经是第四境了。

        要么对方又有了什么奇遇,要么前世对方就是在隐藏修为。

        “我没你这嗜好,只想杀你!”

        姜异也不再废话,向前踏出一步,先是滴答滴答的水滴之声,接着就是浪头翻江倒海的声音,清澈大湖浮现身后,滚滚而动。

        “武道四品!怎么可能!”慕惜弱已经错愕的无以复加。

        “好,没想到你不但能修武道,还是天资卓越,想来身上有不少秘密,我最喜欢剥夺别人的秘密!”姜钟宝邪笑着舔了舔嘴唇。

        姜异没有回应,心里却是暗道:我何尝不眼馋你身上的秘密。

        放在前世地球的网络小说中,眼前这个人绝对是气运之子,主角的命。现在才二十岁,纵然前世的诸多奇遇、机缘还没有拿到,但身上已经得到了不少机缘。

        而姜异最为眼热的便是其身上的一套印诀,前世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只隐隐见对方用过几次,手印翻转之下,当真是镇压一切,霸道蛮横,俾睨天下。

        “让本世子先试试你的斤两!”

        姜钟宝率先出手,腰间长剑出鞘,化为一道白色匹练,带着雷法之力,横空刺来。姜异手一动,背后大刀入手,凌空一刀劈下。

        两人都是没有任何花招,实打实的硬碰硬,而且都用了自身十成的力量,都存着想试一下对方斤两的打算。

        “嘭”的一声,两人各自退后几步,旗鼓相当。

        “果然是气运主角!”姜异暗叹一声,轻轻动了动有些发麻的五指。

        “好!没想到你的实力这么强!值得我出底牌了!”

        双方无论是谁,都不想多浪费时间,因为必须要在各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完成谋划,并做好善后。

        姜钟宝十指连动,打出一个又一个手印,快如闪电,身上的血脉之力急剧攀升,身后的湖泊开始急剧翻滚。

        来了!这应该就是对方最大的底牌,哪怕在前世,除非到了危急关头,否则决不轻易使用,现在使用出来就是想速战速决了。

        “正合我意!”

        姜异现在也顾不得隐藏底牌了,脚下一步迈出,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对方身边,体内《太上雷经》运转之下,一指点出,径直戳向对方眉心,直接底牌全出。

        “《太上雷经》、《寸步》、《雷空指》!”前面的太上雷经也就罢了,后两步武典是大离皇帝才能修炼的,对方怎么会,而且火候还不浅!

        姜钟宝心中惊骇,动作也不慢,手印一变,左手成掌,挡向射向眉心的雷空指。同时右手成爪,凌空抓向姜异脑门。

        虽然是出招慢了一步,速度确实凌厉无比,后发制人。

        姜异脚下一踏,出现在几米之外,躲开了攻击,其身后的圆柱子被这凌空一爪直接拦腰抓断。

        同时心中暗自庆幸,或需提前一年是好事,真要到一年后,对方这套手印肯定会更加凌厉。

        “剑宗迷阵!”

        随着姜钟宝一声轻喝,指尖甩出一粒圆珠,瞬间化为一座剑阵将姜异笼罩其中,同一时间,其脚下踏着一种诡异步法,也踏入了剑阵。

        “法阵!”姜异静静看着笼罩在手边的纵横剑气,知道对方是真的想速战速决,这“法阵”也是对方的一大底牌,如今也是使用出来。

        “逼得我底牌尽出,你足以自傲了。”姜钟宝自负一笑,不见任何动作,周边剑气已经开始合纵连横,漫天剑气直指姜异。

        “虽然有些失控,但你纵有再大的秘密,也只是我姜钟宝的踏脚石!”说完漫天剑气化作几十柄透明小剑直接袭向姜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