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成了王爷在线阅读 - 第33章 形同灭门?

第33章 形同灭门?

        在姜钟山的难以置信中,姜异将斗牛军令印交到了对方手上,换来的是姜钟山深深一躬。

        姜异不是没想过自己亲自执掌这支斗牛铁骑,但是这一个月他要全力备战龙门擂,而这支端王府非常重要的铁骑又不可能真的放任不管。

        唯一合适的人选就只有姜钟山了。

        “龙门擂……”独自坐在禳麒堂内,姜异手指敲着桌面,考虑着应对之策。

        禳麒堂外突然探进来一个小脑袋,左瞅右瞧。

        “偷偷摸摸的成何体统,有事进来说。”

        姜异看着探着个小脑袋、在那鬼鬼祟祟的绿色身影,有些好笑的说了一句。

        香菱吐了吐舌头,走了进来,今日自家王爷凶威大发,着实将她吓得不轻,直到听到语气没什么变化,这才推开门进来。

        “王爷,天色不早了,可要奴婢服侍就寝?”

        “香菱这次怎么这么贴心?之前可从来没有这么嘘寒问暖过呢,平时这个点你不是早就睡了么。”

        姜异打趣道,这就是个娇憨货,这两年虽然服侍在其身旁,但只顾着吃吃玩玩,完全没有进入角色,姜异也没在意这些,但今天突然就进入了贴身丫鬟的角色

        香菱有些不好意思,低头扯着衣角,低声道:“是婉儿姐姐教我的,说贴身丫鬟不能光顾着自己玩……”

        “好了,以前怎样以后还怎样吧,我有事自然会叫你。”

        香菱小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娇憨道:“不行不行,我以后一定会伺候好王爷的。”

        姜异笑了笑没在意,挥了挥手,道:“好了,你去休息吧,不用在这服侍我。”

        香菱“哦”了一声,便转身离去了,还没走出禳麒堂就连打了几个哈欠,眼睛已经有些迷瞪。

        “对了,去听涛阁告诉王妃一声,今晚我有事,就不过去了。”姜异想起什么,又吩咐了一句。

        之后禳麒堂便再次陷入了寂静中,姜异默默盘算着龙门擂的事情,总感觉这里面呢不会这么简单。

        对于一个月后的龙门擂,他并不担心,不然也不会对上官冰说出那些话。

        既然是祖制,肯定都有成熟的规矩。

        今年姜异实际年龄只有十七岁,不过因为接受的是姜钟宝的一切,应该是十九岁。

        按照龙门擂流传下来的规定,挑战者年龄最多只能比被挑战者大一岁,一个月后,姜异的对手最大只有二十岁。

        二十岁,肃亲王姜林的世子姜海,今年刚刚二十岁,在大离皇族中是天赋最拔尖的几人之一,两年前武道修为在溪流境巅峰。

        当然这只算是官方的消息,对方真实修为大概率会有所隐瞒,又经过两年时间,很可能会是武道第四境。

        姜异现在就是第四境湖水境,他自信同介不会输给任何人。

        而且按照规矩,姜异的对手只有一人,只需要战一场。他的对手反而要经过层层对战筛选,只有最终胜利者才有资格挑战他。

        “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

        姜异总感觉这龙门擂有些太简单,难道他们就这么有把握能战胜姜钟宝?姜钟宝的天赋虽然不如姜海,但是因为自身机缘的事,修为其实并不比姜海差多少。

        而这货之前嚣张跋扈,从不知道隐藏自己的修为,到底是什么修为在皇都都是众所周知的事。

        “王爷,奴才有要事禀报。”门外又传来一道声音,是陆凡

        “进来吧。”姜异收起心思,“什么事?”

        看着眼前的第一个心腹,其心中比较满意,为人机敏圆滑,天赋也不差,二十多岁已经即将突破到第三境,就是放在大离皇族,也绝对是中上游,绝对会是他未来一大助力。

        “王爷,就在刚才,皇后娘娘正式传出旨意:一月后的龙门擂不仅限于直系皇族,不管是旁支还是远支,只要祖上是大离皇族的血脉,都可以参与争夺。胜者不但可以继承端王府世子之位,还会被授予实权军职……”

        禳麒堂陷入了静谧中,很短暂,很快就传来一声怒喝:

        “欺人太甚!”姜异压抑在心中的怒火彻底爆发,这也是他穿越以来第一次表露出这么大火气。

        立“龙门擂”一般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绝后,没有继承人。第二种是有后,但后人无才无德,不足以继承直系皇族荣耀。

        这两种龙门擂都只有皇族直系才能参与争夺,其他旁支、远支是没资格争夺的。

        端王府属于第二种,意思是端亲王后人无才无德,这已经是奇耻大辱。

        可现在,这两种龙门擂都没用,而是选择了第三种龙门擂。

        大离皇朝建朝至今,已有几千年,这第三种龙门擂只举行过一次,因为对方犯下十恶不赦之大罪,惹怒当时的皇主。

        皇主下旨设立第三种龙门擂,只要祖上身具大离皇族血脉,都可以参与争夺,而且还是车轮战,无休止的车轮战。

        面对这种龙门擂,被挑战者根本没有胜算,战胜了第一个,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第一百个……第一千个,只要有人挑战就必须应战。

        这是第一个残酷之处。

        还有更残酷的,姜异如果上了这种龙门擂,他不能杀任何一个挑战者,但任何一个挑战者却可以杀他,失败就意味着死亡。

        最后一个残酷之处,如果姜异最后死在擂台上,后面还有挑战者,那么端王剩余的子嗣就要顶上去,直指所有子嗣全都死在擂台上。

        说是龙门擂,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满门抄斩,而且还是极尽侮辱、极度残忍的满门抄斩!

        “妖妇!”

        “枉为人母!”

        姜异怒骂不止,没有任何遮掩,这是什么仇什么恨,竟然这么歹毒,这已经不仅仅是窥视家产了,这是要让端王一脉在极尽屈辱中灭门!

        “怎么说端王姜烈也是对方的亲生儿子,纵然再不得宠,可虎毒不食子啊。”

        姜异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这么歹毒,又或者这里面有什么他不知道隐秘?但是依照前世的记忆,这一切恶并没有发生。

        虽然除了姜钟宝外,端王其他子嗣都活得猪狗不如,但终究还是活了下来,不过连自己的妻女都不能保护,也许还不如死了。

        “我该怎么办?”

        姜异知道,到了必须做出抉择的时候了,是战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