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成了王爷在线阅读 - 第70章 一人战全场的法门大会

第70章 一人战全场的法门大会

        就在姜异发出洋洋自得的大笑时,门外进来一道身影,正是送信来的那位白发老妪。

        进来什么话也没说,连看都没姜异一眼,拿起桌上的信就转身离去,也不能说一眼没看,临走前狠狠瞪了姜异一眼。

        这应该就是慕惜弱心中提到的奶娘,姜异心里痒得难受,也不在意对方甩脸子,问道:

        “女儿长得像不像我?”

        对方根本就不搭理他,转眼就迈出了禳麒堂,姜异想起什么,急道:

        “等等,我给写个下奶的方子带回去,用木瓜……”

        可惜,禳麒堂外早就没了对方的影子。

        “福伯呢?”

        平静下来的姜异问了一句,似乎是对空气所说。

        “回王爷,福伯一月前外出了,说是出去给王妃取样东西,顺便处理点私事。”

        门外进来一名年轻的小太监,十七八岁,躬身道。

        “给王妃取样东西?哪个王妃?”姜异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身前的小太监低头闷在那里,似乎根本没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姜异接着反应过来,心道自己被慕惜弱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弄得有点魔怔了,还能是哪个王妃,自然莫离了。

        接着就感觉头大,家里已经有个正牌王妃了,现在也是情同意和,就差睡觉生孩子了。但现在又冒出一个慕惜弱,听对方那意思这是要争正妃之位?

        想到对方过往的端庄温婉,现在怎么感觉有点不一样了呢?唉,头疼……

        “王爷,按照祖制,亲王爵可以有两位正妃。”原本低头的小太监,突然开口说了一句。

        亲王爵?姜异这才想起来,前世姜钟宝站稳脚跟后,貌似真的重新娶了两位正妃。如果是这样的话,似乎也不是多难。

        “北疆的布局进行的怎么样了?”姜异突然问道。

        “一切都在稳步推进。”小太监回道。

        姜异沉默一会儿,开口道:“计划暂时停止,先潜伏起来吧。”

        那名小太监随后又跟姜异汇报了一会,最后刚提起最近的法门大会,似乎想说什么,但见姜异挥了挥手,便躬身退了出去。

        “法门大会……”姜异独自坐在禳麒堂内,手指敲击着桌面,摇了摇头,只是走个形式,他没什么兴趣。

        与此同时,关于大离皇主敕封姜异为实爵郡王,并重建日月台的消息飞速传了出去,就如一声平地惊雷,让整个大离皇都为之震愕。

        “日月台!”枢琉宫中,叶昕嵋面色阴戾,就如同一个一个被遗弃的蛇蝎怨妇,整个枢琉宫顿时笼罩在阴沉气息中。

        “啥?日月台?”皇郊禁军十二营之一的【苍字营】,翊亲王姜莫闻言,先是一愣,接着就是咧嘴大笑。

        “日月台啊……”大离皇都兵马司内,曹玉德捻着下巴,嘟囔着这三个字,眼神闪烁,琢磨着自己改换门庭的可行性,怎么说当年跟毅郡王也接下一段善缘。

        “日月台要重建了?督主还是毅郡王!”董成阳并没有观看法门大会,这段时间一直在琢磨心中那口气,听到这个消息后,精神就是一震。

        “日月督主……”上官冰轻轻呢喃着这四个字,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有一点她很清楚,自此以后,毅郡王姜异与他们世外宗门再无和平相处的可能。

        大离皇都,一条小巷口,一名菜贩正在给人给人称菜,听到这个消息后,愣在了那里,直到客人催促,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赔不是……

        皇郊西二十里处,一座小山矗立在荒原上,绿油油的颜色在一片荒芜中格外显眼。

        这也算是皇都周边的独有景观:一望无际的荒原上,零星点缀着小山、湖泊、树林,又或者一片草地、农田,被称为生命绿洲。

        这些绿洲零散分布,相互之间一般间隔几十里地,都被权贵人家用来建成了农庄、马场、度假山庄等。

        而这座京郊西二十里处的小山,便是法门大会举行的地方。

        此时原本就不大的山顶上,聚集着数万人,有世外宗门,有武道宗派,有富商权贵等等,将原本就不大的空间挤得满满的。

        而在山下,汇聚着更多的人,都是从大离皇朝各处闻讯赶来的,黑压压一片,气氛凝重。绝大数都是武道修炼者,所有人都扬首看着小山,神情期待的同时,都带着一种无处发泄的激愤。

        法门大会二十九天了,整整二十九天,他们曾经引以为傲的武道,被世外宗门狠狠践踏在地上,一起被践踏的除了他们属于武者的荣耀外,还有世俗界的脸面。

        “唉,又败了……”

        当小山上又有一人被抬下来时,所有人都是叹息一声,气氛凝重之外,还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悲意。

        “这是多少个了?”一名武道宗派弟子喃喃道。

        “第五百五十一个了……”一人默默回答道。

        不少人都抬头看着已经日上中天的太阳,心里涌现出一股绝望,还剩半天时间了,如果没人能力挽狂澜,不止他们武者的荣耀,整个世俗界的脸面都将彻底荡然无存……

        此时,小山山顶中央的圆台上,一名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漂亮女子站在上面,一身水蓝色广袖纱裙,头束双髻,肩披彩带,飘逸中带着一股脱尘气息。

        “可还有人上来挑战?”

        声音清脆悦耳,但传到在场的武者耳中,却是极度刺耳。

        江雪环顾四周,没有一个人上来,她有些累了。一连二十九天,一直都是她在台上,虽然赢得都很轻松,但是她有点厌倦了。

        “戚长老,这切磋大比是否可以提前结束了?”江雪看向高台上的一名长袍老者。

        台上坐在一起的几名长袍老者相互看了一眼,最后都将目光转向了对面,眼神中带着一种玩味的嘲讽。

        那里也摆着几章太师椅,不过除了一人坐在那里,其他几张太师椅都空着。那人是一名长须老者,一身一身黑色战甲,前面护心镜上是一个张嘴呲牙的蟒蛇,护心镜下方是两条飞鱼拱卫。

        宁东来心里叹息一声,本来几大军头一起坐镇的,结果最后都觉得颜面无存找借口缺席了,只剩下他一人。

        “可还有人上台挑战?”

        黑甲老者扫视一圈,回应他的是一片沉默。

        在场的所有武者都羞愧的低下了头,二十九天了,直系皇族、军中猛将、武道宗派、武道散修、皇族旁系远支,甚至闻讯从其他三大皇朝赶来的武者,接连上去了五百多人,全部都败了。

        而世外宗门出场的,自始至终只有一人,洞虚台真传弟子江雪,仙道第五境修为,一人战全场!

        武道第五境,无一人是其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