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成了王爷在线阅读 - 第105章 这就是威望

第105章 这就是威望

        听到大嫂的话,姜异有些茫然,我安排什么了?

        云九看着有些发愣的姜异,笑了笑,将手里的水壶交给了身边的丫鬟。

        自从龙门一战后,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丫鬟、婆子一应俱全,她也渐渐喜欢上了这种舒适生活,似乎又找回了当年在河朔城时的惬意。

        当然,天性喜武的她,也重新拾起了武道,一套十八路梨花枪法舞得虎虎生威,就是其丈夫,不靠修为压制也是一番手忙脚乱。

        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名男子所赐。

        其有时候甚至在暗自祈祷,自己那个亲王公公可万万不要再回来了,否则这舒适的生活很可能就没了,反而要回到之前那种昏暗的生活。

        她这并不是自己吓自己,就说这偌大的大离皇都,甚至整个莽荒大陆,但凡殷实一点的大户门第,都没有这般和谐家风。

        尤其像他们这种皇族豪门,哪个不是笼罩在刀光剑影中。

        比如已经传遍整个大离皇都的肃亲王府,大起大落之间,可是经历了一番腥风血雨。

        而端王府现今这一切,都源于眼前这个在王府一言九鼎的男子。

        这一言九鼎可不含任何水分,货真价实的一家之主,没见对方只是轻飘飘一句话,连他自己都忘了。

        但这阖府上下,都当成了头等大事来办,这就是威望!

        “六弟不是让他们跟着董先生读书吗?”云九提醒了一句。

        “啊?”姜异记起来了,就是昨天下午的事,不过这么高的效率吗?

        想起自己家那口子听说要去读书时的纠结表情,云九就忍不住想笑,父女同堂,一起大声跟读同一篇文章,想必场面很有趣。

        姜异对大嫂云九点了点了,便转身向新设的学堂走去。

        因为原本就没有学堂,昨天姜异便将一座还算幽静的庭院临时拨过去当做了学堂。

        等走进学堂向里一看,姜异忍不住就想笑,这画面的确有些违和,也怪不得大嫂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只见董成阳一边领读一边讲解着什么,不时用袖子擦试一下额头的冷汗。

        下面的人比姜异想象中的都全,男男女女足足赶上一个幼儿园小班了,不止姜钟山几兄弟,连那些姐姐、妹妹也都到齐了。

        甚至有几个,姜异两世都没有丝毫印象,想来是哪一房的庶出,前世透明的不能再透明,甚至凄苦无比。

        但这一世,因为姜异执掌了端王府,命运也发生了改变。

        只见小七、小彤、淼淼等几个小辈倒是跟读地津津有味,颇有古时宗学的样子。就是那些个年龄各异的姐姐、妹妹,也都聚精会神。

        不过,其他几人就不是这么自在了,一个个就像屁股生虫了一样,扭来扭去。

        特别是老大姜钟山,一个两米多高的虎背熊腰的大汉,偏偏坐在第一排,就跟个大黑熊似的,憋得满头大汗。

        老二姜钟驰,倒是一本正经地跟读,是嗓门最大的,也是一群女声里唯一能听见的男声,但明显装逼骚情的成分居多,估计也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货。

        老三姜钟舒,即使在这学堂里,依旧是万年不变地捧着他自己那本书看得津津有味,似乎在宣示什么,而这本书是对方前段时间死缠着姜异要来的。

        老五姜钟仁,是除了老大外,坐得最端正的一个,直挺挺坐在那里,眼睛直视前方,但双目明显已经放空。

        至于老四,不说也罢,直接抱着江雪儿那本修炼札记看得两耳不闻窗外事。

        “唉,看来让这几位爷跟着读点书的想法,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姜异一声轻叹,引得趴在窗户上看热闹的丫一众鬟纷纷回头,接着就是脸色大变,手忙脚乱的跪在地上:“参见王爷!”

        “起来吧。”姜异摆了摆手。

        一番动静,也引起了学堂内的注意,然后又是呼隆隆的声音,都奔了出来。

        “见过王爷!”

        “六弟!”

        “见过六叔!”

        “见过六哥!”

        “……”

        叫什么的都有,姜异一一笑着点头示意,尤其对躲在人群后的几位庶出姐妹,本想寒暄几句,突然发现有的虽然面熟,却是叫不出名字。

        暗道以后应该多关注一下这些姐姐、妹妹们,至少不能让她们再像前世那样随意被嫁出去,不管不问。

        虽然认不全,但在前世记忆里,命运都不是多好,甚至有的很凄惨。

        “有劳先生了。”姜异对董成阳拱了拱手。

        “不敢不敢!”董成阳侧身连连摆手,表示受不起这个礼,下意识地擦了擦额头。

        姜异想了想,转头看了府里几位爷一眼,道:“先生,我这几位兄长,年纪大了,俗世太多,怕是也静不下心来了,以后就不让他们来了。”

        “好好好!”董成阳一听下意识地说了三个好,接着便有些尴尬,似乎表达的太明显了。

        “哈哈,无妨,先生只管尽心教授小七他们即可。”姜异大笑道。

        老大、老四、老五闻言都是长舒一口气,这个罪他们真受不了,唯有老二姜钟驰,万分不舍道:“为何不读了?”

        这两年他可是憋坏了,眼睁睁看着老三、老五三天两头的外出,打着端亲王府的旗号,装逼、鬼混、睡花魁,威风凛凛,自己呢,只能在院子里摆上酒菜听曲子。

        趁着这次读书的机会,好不容易重新有了展示才情的机会,结果刚开始就结束了,又得回到之前的无聊生活。

        姜异看着眼前这个货真价实的二哥,有些无语。两年过去了,还被皇后吓得不敢出门,原本已经被他开导的差不多了,但中间被他老娘一吓,又蔫了。

        不过怕死到这种程度,整整两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忍耐力……不过也不是没好处,至少修为大增。

        知道他心中的骚情,姜异笑道:

        “府里这么多兄弟姐妹,二哥不妨专门设个大戏台子,能请的都请去,多热闹。”

        听到姜异一说,姜钟驰茅塞顿开,这可比在这大声跟读更有面啊!

        姜异也乐得他折腾,正好让一众兄弟姐妹增进一下感情,毕竟这些庶出姐妹,活得还是太压抑了,他没这个时间,只能让老二代劳了

        “不过话我提前说在前面,不要唱那些乱七八糟的曲儿,还有,二哥可要看好喽,莫要给我整出些上不得台面的事儿!”

        “真要出了事,家法可不认你这个二爷!”

        姜异的话,姜钟驰虽然有些二,但心里跟明镜似的,大包大揽的直拍胸脯。

        点了点头,姜异转向老大姜钟山,笑道:“大哥,随我一起去趟斗牛军大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