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成了王爷在线阅读 - 第123章 叶昕嵋的无力

第123章 叶昕嵋的无力

        毅郡王姜异今日筛选拉练十万甲士重建日月台的消息,在大离皇都已经是众人皆知的消息,所以对十万兵马在雨夜“轰隆隆”的奔腾声都是见怪不怪。

        但在姜异短暂屯兵百铸堂时,引起了一些消息灵通的人的注意,他们可是明白,百铸堂明面上属于忠亲王府,但实际上却是大离皇后的产业。

        “毅郡王这是要干什么?难不成真想与皇后彻底撕破脸皮?”

        这些暗中都有些疑惑,但很快就顾不得这件事了,因为很快就传来了另一重磅消息。

        经过在百铸堂的短暂停留后,日月台的十万甲士再次在雨夜中启程,轰隆隆地奔向了下一个目的地。

        而再次启程的十万甲士,每个人身后都背了一对翠绿的弯月半轮。

        这对翠绿半轮,他们很熟悉,正是曾经消失了好长时间的【日月双轮】!

        顿时所有人都明白了,原来毅郡王短暂屯兵百铸堂是为了装备专属的制式武器——日月双轮。

        但是百铸堂哪来这么多的日月双轮?而且对方存了这么多日月双轮有什么目的?

        一些心思敏感之人,从幕后主人叶皇后身上联想到了什么,都是心头惊惧,对方身为世外宗门之人,却暗中铸造了这么多日月双轮,绝对是在谋划什么大阴谋!

        但是,他们都没得到消息,毅郡王怎么知道的?

        “日月双轮?”八大军头之一的宁东来得到这个消息后,身上惊出一身冷汗的同时,也长舒了一口气。

        原本其对姜异今夜的行动就有些疑虑,按照他的意思,十万兵马太少了,直接触动几十万大军碾压才保险。

        但现在看来,毅郡王显然早就谋划好了,不然绝不会轻易就得到了十万套【日月双轮】。

        “如果没猜错,这两年,对方怕是一直在秘密训练这十万甲士,想来日月双轮使用起来一点不都不会生涩。”

        “不过他怎么知道百铸堂藏了这么多的日月双轮?”宁东来心中纳闷,纵然是他,这些年一直在暗中调查百铸堂,根本就没有任何日月双轮的消息。

        “不过,这毅郡王的确不一样了呢……”

        皇后叶昕嵋也得到了十万件【日月双轮】横空现世的消息,整个人瞬间陷入了暴怒状态: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知道日月双轮的存在?”

        “即使知道一点消息,也绝不可能找到藏存的地点!”

        但对方偏偏找到了,叶昕嵋想破脑袋也想不通,因为哪怕是她自己,如果不是时刻记在脑子里,光是那复杂的机关都会记凌乱。

        她实在想不明白,原本如同玩物一样被自己掌控在掌心的毅郡王,怎么就突然之间翻身崛起了?

        难道是对方一直是假装的?隐藏的这么深?

        又或者两年前的端王府大变之夜发生了什么,让其发生了改变?但改变也太大了,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

        不过她现在顾不得思考这么多了,想到自己耗费几十年才铸造的十万多件日月双轮,叶昕嵋再也不能无动于衷了。

        刚想站起来说什么,但接下来收到的一个消息让她一下子跌坐在床榻上,阴戾的面孔上多了一丝慌乱。

        毅郡王已经率领十万日月甲士兵临崆峒!

        如果说十万【日月双轮】的损失,已经肉疼的让她出离愤怒,那么这个十万大军兵围崆峒的消息,已经让其彻底乱了分寸。

        十万件日月双轮与崆峒,哪个重要?毫无疑问,是后者。

        日月双轮毕竟是身外之物,即使没了以后大不了在重新铸造,而且其实她也并不是多么看重日月双轮,只是将之当做未来彻底压垮世俗武道脊梁的最后一根稻草。

        意在羞辱世俗武道!

        即使真没了也可以用其他武器代替,但是“崆峒”不一样。

        里面的五万武者可是她从小培养起来的,都是绝对的死忠之士,而且为了将他们培养成只知道嗜血杀戮的机器,耗费了难以想象的精力,

        可以说,这五万武者就是她叶昕嵋不久之后彻底崛起的基石,甚至可以以此为骨干,慢慢布控整个大离军权。

        而且只要这五万武者成长起来了,那十万件【日月双轮】完全可以再从对方手里夺回来。

        但现在,随着【日月双轮】的丢失,崆峒也陷入了生死存亡的危机。

        “他怎么会知道崆峒的秘密?”叶昕嵋已经心乱如麻,但其知道一点,崆峒事关重大,决不允许有任何闪失!

        “来人,传令魁字营、忠字营,不惜一切代价,杀出重围,驰援崆峒!”

        “还有我们暗中掌控的御林军六部及所有军队,立刻驰援崆峒!”

        “不惜一切代价!胆敢阻拦者,杀!”

        叶昕嵋的话音刚落,从阴暗角落走出一名老态龙钟的宫女,轻轻摇了摇头,劝道:“娘娘,已经迟了,崆峒已经无法救援……”

        叶昕嵋猛地盯向对方,凤目已经通红,怒道:“来不及也得救援,你应该知道崆峒对我世外宗门的重要性,绝不容有失!”

        老宫女苦笑一声,道:“老身当然知道,但是对方都已经布好局了,正等着我们上钩呢……”

        叶昕嵋一愣,问道:“什么意思?”

        “军方八大军头中的五位已经亲自出马了,现在正率领几十万大军游弋在皇都郊外,等着我们冒头呢……”

        五位军头亲自出手了?叶昕嵋感到一阵无力感。

        军方八大军头,虽然都是半隐退状态,基本不再过问军务。

        但任何人都不敢小瞧他们的能量,包括大离皇主。

        他们每一位在军中都是一颗参天大树,曾经听命帐下的部将无数,遍布整个军界,号召力巨大,威望无双。

        “难不成眼睁睁看着崆峒沦陷?”叶昕嵋不甘心道。

        老宫女默声道:“事到如此,只能从长计议,将计划往后推迟了,但我们手中掌控的力量决不能再有闪失了……”

        叶昕嵋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接着猛地睁开,尽是刻骨的仇恨,恨声道:“本宫后悔了,当初就应该在他没成长起来之前彻底灭杀!”

        老宫女暗叹一声,将所有威胁掐灭在萌芽状态,这的确是最稳妥的做法,但谁又能料到对方成长的这么快,紧紧几年功夫,已经大势初成。

        现在再想出手灭杀,已经不太现实了。

        “他必须死!”叶昕嵋咬牙道。

        老宫女就是一惊,急声道:“娘娘万万不可鲁莽行事,风险太大了!”

        叶昕嵋没有出声,一双凤目中杀机更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