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成了王爷在线阅读 - 第132章 从大势初成到大势已成

第132章 从大势初成到大势已成

        姬侯从小一直在世外宗门修行,这是他第一次进入世俗。

        虽然才短短几日,但深深地被世俗界吸引了,深深为之着迷

        比起世外宗门的人员稀少,世俗界就是一个煌煌大世,太精彩了,精彩到让他有一种永留世俗的念头。

        尤其被五万名武者恭维、敬若天人的感觉,比起宗门内那些师弟、师妹的恭维,又感觉多了。

        还有那种视人为蝼蚁,掌控他人生死的感觉,让其深深着迷。

        煌煌大世,不应该掌握在世俗皇朝手中,而应该以我世外仙门为尊,只有他们世外仙门才配做世俗界的主人。

        “不错,本王正是姜异。”

        “你是何人?”

        姜异打马向前走了一步,这人身上的气息,除了让他讨厌外,还有一种隐隐的压迫感。

        世外修士,他接触了不少,像上官冰,蓝拂、叶子辰、叶峰、甚至包括法门大会上的白玉堂等世外宗门的长老,都没有这种感觉。

        所以说,这种压迫感,不是源自实力上的,而是内心自然而然发出的一种示警,昭示着这个人很危险。

        “呵呵,我是何人?”姬侯心中也是杀意萌动。

        大离毅郡王之名,早就传遍了世外宗门,被无数弟子嫉恨。而他这个级别的弟子,则都是不屑一顾,毕竟在逆天,跟他们不在一个层面上。

        但就在刚才,看到姜异的第一眼,姬侯的不屑一顾没有了,变得杀意萌动。

        为败亡在对方手中的世外修士报仇?为世外宗门的脸面正名?都不是,而是一种源自骨子里的杀意,似乎他们天生就是生死敌对关系。

        “上虚宗,姬侯!”

        上虚宗?姜异搜刮了一些脑海中的记忆,没有丝毫印象,显然不是七宗八派之一。到时这个“姬”姓有些耳熟能详。

        “王爷,上虚宗乃是世外宗门中极为普通的一个小宗门。”身后自始至终一直如同影子一样的福隆上前低语了一声。

        普通的小宗门?为何会然他内心生出一种警示感?

        福隆的话,令东来等几人也听到了,尤其是令东来,不由开始重新审视姜异的这名随身影子般的存在。

        原先他一直以为对方只是单纯的保镖,但现在看来,显然有些来头。

        上虚宗,他也是偶然从一本关于世外宗门的闲谈杂记中看到过这个名字,而对方竟然也知道,看样子知道的还不少。

        接着其将目光转向了另外三名麻衣老者身上,这可是修为丝毫不弱于他的存在,加上福隆,姜异身边足足有四位。

        而且从他们言语形态上就能看出来,上下有度,显然都是将姜异当成效忠的对象来对待。

        也直到这时,令东来才猛然惊觉,毅郡王姜异,如今大势已成!

        “这才多长时间?”如果不是这次近距离接触,并目睹了这一战,令东来恐怕还会一直停留在法门大会后,对方大势初成的印象中。

        但经过这铁血一战,麾下十万日月骁骑,部将数百员、而且囊括了直系皇族、旁系皇族、大离勋贵、武道宗门、武道散修等一系列派别,身边还有福隆等四位顶级武道强者拱卫……

        放眼整个大离皇朝,手中拥有如此权势、地位的人,当真是屈指可数。

        最重要的是姜异自己,年仅二十岁,已经踏足武道第六镜,初步有了在上三境手下自保的能力。

        而这一切,都昭示着对方,大势已成!

        自此之后,在大离军方,将另立山头、独成一系!

        令东来强行将心中这些念头压下,因为对面那名上虚宗的姬侯回话了,而且一出口就是一个让他惊爆的消息。

        “在下乃上虚宗秘传弟子!”说出这句话,姬侯身上涌出一股傲气,对视的目光中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

        因为秘传弟子才是世外宗门的真正底蕴,像叶子辰、叶峰之流,虽然顶着宗门传人或真传弟子的身份,但比起他们秘传弟子,只能算是普通弟子。

        哪怕是叶昕嵋,单纯宗门地位出身,也远不如他们秘传弟子高贵。

        但是因为秘传弟子基本从步入世俗,一直在阴山秘境中搏杀,知道的人很少。

        “呵呵,看来堂堂毅郡王并不知道秘传弟子……”姬侯语气有些嘲讽,似乎在暗示“燕雀焉知鸿鹄之志”。

        姜异的确不知道,毕竟他有关世外宗门的记忆,都是继承来的。虽然已经穿越了四年,但还是缺乏相关方面的底蕴。

        不止是姜异,就是翊亲王姜莫、睿亲王姜礼也都是一头雾水,显然都是一头茫然。

        令东来却是暗吸一口气,竟然是秘传弟子,而且还入世了,难道世外宗门真的已经这么急不可耐了?

        “可惜我必须要走了,我可是对你很感兴趣,尤其你的项上人头……”姬侯看了下天色,脸上杀意一闪而逝,然后就是无尽的惋惜。

        似乎有什么底牌,丝毫不在意十万大军的围堵。

        “哦?既然那么想杀本王,又何必着急离开?你我大战一场,你或许就能如愿了呢?”姜异压下心中的疑惑,出声道。

        何止是对方感兴趣,他同样感兴趣。

        “我倒是想这么办,但是逗留世俗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我可不想因为延误回宗时间而受到责罚……”姬侯说道。

        如果是一般的责罚,他不介意多逗留一下了却心中执念,但事关阴山秘境,他不想有任何意外。

        “可惜你走不了了!”姜异突然翻身下了斗牛兽,缓缓向前走去。

        他这一举动,立刻惊住了令东来,瞬间浑身冷汗,急声道:“毅郡王不可鲁莽,这事需从长计议。”

        对方可是秘传弟子,远不是叶峰能比的,这毅郡王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他如何向大离皇主、还有无数对姜异抱以厚望的人交代?

        归根结底,对于传说中的秘传弟子,其骨子里始终存在一丝忌惮。

        “你们还冷干什么!还不拦住你们王爷!”令东来等了福隆几人一眼,也包括其他军中诸将。

        福隆却只是摇了摇头,没有任何动作,因为他已经看出了自家王爷的决心,其他十万骁骑也是一动不动,只是目光紧紧跟随在那道缓缓走向营门的身影上。

        “宁老,他是本王的心结!”

        姜异眉头停步,也没有回头,自从从对方身上隐隐感觉到一股压迫感时,姜异就知道,他必须亲手杀了对方。

        “呵呵,你竟然想杀我?”姬侯感觉到了姜异的意思,讥笑的同时,心中的杀念更甚。

        “是。”姜异一边向前走,一边说道。

        “因为本王说过,今日崆峒,鸡犬不留!”

        “所以,你今天走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