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成了王爷在线阅读 - 第160章 世外宗门的城下之约与虚空渡

第160章 世外宗门的城下之约与虚空渡

        当日,诸位老祖在浮屠山下,气势逼人,世外宗门为了平息众怒,不得不签下了一个城下约定:

        大离皇都方圆千里范围内,上三境的世外修士,胆敢私自踏足的,杀无赦!

        也就是说,没有大离皇族的允许,第七境以上的世外修士,一旦出现在大离皇都千里范围内,大离皇朝可以直接出手将其灭杀。

        这个约定一经签订,不少有心人明显感觉到大离皇都一下子风平浪静了许多,想来是不少原本潜藏在暗处世外宗门的上三境强者,纷纷撤离的缘故。

        不过所有人都明白,这只是世外宗门的权宜之计,不会真的放弃入主世俗的打算,一旦等他们准备充足了,必然会撕毁约定,卷土重来。

        不过短时间内,这个约定就是世外宗门的紧箍咒,不会再敢肆意乱来。

        所以姜异在这大离皇都千里范围内,很安全。

        虽然第七境不在这个约定范围内,但姜异已经是武道第六镜,能不能硬撼世外第七境他不知道,因为没有验证过。

        但全力套盾之下,世外第七境的修士,留不住他,因为除了从董成阳给的《渡水诀》外,他还有从上虚宗秘传弟子姬侯那里得到传送秘术。

        姜异对当初姬侯施展这门逃遁秘术时的场景依旧记忆犹新,直接破除空间限制,虚空传送,要不是他从《金乌刀经》中领悟出了【刀域囚笼】,恐怕真的会让对方逃脱。

        依靠金色小人的推演能力,姜异硬生生将这部原本只适合世外修士修行的秘术,变成了自己的一门逃命底牌。

        这门逃遁秘术简单直接,催动之下,便会将自己传送至提前设定好的地点。

        就相当于前世游戏中的回城符,不过也有反作用,一月只能使用一次,而且使用一次后身体会虚弱十几天,实力十不存一。

        不过作为保命底牌,临时够用了。

        因为目前只推演出来一点皮毛,目前只能用专属的符箓设置一个传送点。有点局限性,比如说姜异身处一个到了一个奇遇之地,一旦遇到危机使用了此秘术,便会被传送离开奇遇之地,等于与奇遇彻底绝缘。

        但姜异有种直觉,以后随着推演的深入,传送点应该会增加。而且有可能除了固定点的传送外,应该还可以近距离随意传送。

        真要能推演到这一步,那就厉害了。

        《虚空渡》,是姜异为这门逃命秘术起得名字,水陆空通用,比《渡水诀》强大许多。

        不过《渡水诀》对他也非常重要,除了逃命外,等于是一门水中搏杀的秘术,绝对是一门稀缺的功法,对他来说,是不可或缺的一门功法。

        前世《西游记》中,孙猴子就是因为没有一门擅长水下打斗的法门,诸多水下打斗只能依仗二师兄

        两门逃遁法门在身,姜异对不久之后的阴山秘境之行更加期待了。

        心中想着心事,不知不觉中,已经到达了大村农庄。

        已经提前得到消息的丁任,早已经领人等候在门口,见到姜异到来,连忙上前行礼道:“见过王爷。”

        其身后的众人也都是跟着行礼。

        “起来吧。”姜异摆了摆手,看了一眼丁任身后的某道身影。

        宋义跟在丁任身后,有些紧张。

        之前,关于这大村农庄,附近村子里便有传言说是某位王爷的产业,但相信的人不多,包括他的老丈人。

        毕竟这个农庄太小了,而且环境也不怎么样,只有一株徒有其表的万朵红莲。

        但几日前,那一场大战,让附近的村民都相信了这个传言。

        毕竟当时眼前这个毅郡王就身在农庄内,这才遭到了大规模剿杀。

        那一战,他没目睹,只是隔那么远在他们村子里都能听到喊杀声,据说杀得尸山血海。

        然后前两日,有个认识不长时间的朋友,告诉他大村农庄正在找管事,劝说他去试一试。

        放在之前,没有得到“小舅子”送来的那些奇遇大礼包,他连试都不会试,毕竟太遥不可及了,他一个无依无靠的普通小人物,怎么可能会当上一个皇庄的管事,哪怕这个皇庄很小。

        但得到奇遇大礼包后他的想法转变了,毕竟他平时从事的养家活计起早贪黑,根本没有时间修炼武道。

        如果这能应聘上皇庄的管事,空闲时间可就太多了。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来了,结果真从一种应聘者中脱颖而出,只带眼前这位丁管事调离后,他便会接任管事一职。

        如今更是亲眼见到了传说中的毅郡王,其心中激动的同时,也有些忐忑,甚至有些后怕。

        他那老丈人可是那场大战之前,跑来讨了两枚红莲子,如果知道这是一个皇庄,恐怕就没胆子来了。

        这不,他应聘管事成功后,一向喜欢显摆的老丈人,第一次没有到场显摆宣扬,甚至变得心神不宁。

        被岳母随口打趣嘲笑时,还梗着脖子直言是为了不牵连丁管事这个老朋友,他们都认为是丁管事私下里送了他两颗红莲子。

        当然,也不枉强调一下,自己应聘管事成功,都是丁管事看在他的面子上。

        不论岳母和妻子对此多么不相信,但宋义却隐隐有些相信。毕竟在一众面试者中,自己太平白无奇了。

        不过虽然只是匆匆一瞥看的不真切,但宋义总感觉这位毅郡王看上有点面善,隐约有种熟悉的感觉。

        “宋义,还不过来重新见过王爷。”

        正当其心中乱想时,耳边想起了丁任的声音,连忙上前就要重新大礼参拜姜异,但被姜异随口一句“免了”制止了。

        “宋义是吧,听丁管事说,你是一个注重孝道之人,好好替本王看顾这农庄。”姜异开口说了一句,便转身进了皇庄。

        原本按照他的想法,是想让刘广秋来当这个管事的,但是太招摇了,便选择了宋义。

        而宋义这才敢抬头,细细看了眼这位主子的背影,心里很是兴奋。同时也更加相信了自己老丈人的言语自己之所以能够应试成功,很可能是丁管事看在老丈人的面子上故意照顾的。

        “母莲枯死后,可有异常之处?”姜异站在连廊的抱厦内,看着水面一片干枯荷叶是池塘,问道。

        “回王爷,奴才曾下去探查过,感觉母莲根茎的地方有些异常波动,因为没有王爷的指令,不猜不敢深入探查,所以才请王爷做主。”

        “嗯,你做的不错。”姜异点了点头表示肯定,很满意丁任的恪守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