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谍战之巅在线阅读 - 345 接货

345 接货

        对于孙阳不愿意在香港上岸通过香港的飞机与海轮去马来的行为,周云没话可说。反正送佛送到西天(不是去死),他想怎样就怎样。

        到达了澳门后,孙阳便拉着周云去了赌场。

        一老一少,在澳门很是玩了一把,孙阳赢了五十万港币。周云更离奇,赢了八十万港币。

        赢了钱,周云请孙阳去吃烧鸡公。孙夫人与**听到那名字就想吐,所以他们没去。

        吃完饭后,孙阳与周云散步,来到了一处仓库。

        孙阳对那守库人打了招呼,然后,便带着周云进了仓库。

        看到仓库内的东西,周云这才知道,原来地球是园的,起点也是终点。

        当初,自已等人为了这批货来到了澳门,结果被告知,货在海上的一条船上(也对,台湾就象一条大船)。

        再经过几番周转,周云终于看到了这批货,却发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起之澳门,回之澳门!

        孙阳将货交给了周云,嘱咐周云,让他有时间去马来看望他。然后,带着那个守库的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仿佛他交出去的不是一百万美元的货,而是一百块法币的东西。

        周云在孙阳走后,马上将仓库里的东西全部放进了储物格中,并单独存放。

        等到他再回到酒店时,发现孙阳已经离开了。

        周云赶到了码头,看到了孙阳,他的身边除了夫人与**,还有五个人。这五个人应该是在澳门守那批物资的。

        周云笔直地站在那,向着孙阳行了一个军礼!

        孙阳看到了,举举手,挥了挥,进仓了。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当孙阳所坐的客轮离开了澳门后,周云的西湖号也离开了澳门。一直行了三天后,在福建的一个小厂,同样的,周云让人将船名改了!北平号。

        船过台湾海峡的时候,北平号遭到了拦截。原来是日军检查。

        周云笑了,日本人醒过来了。

        只要一查孙阳逃离台湾的那天,有多少艘船离开台湾港就知道了。所以,日本人发现西湖号有问题是很正常的。

        搜查的日军根本就没有想到,他们搜的那个西湖号,已经被他们找到了,可惜的是不认识了。

        换了船名就是爽!

        通过了台湾海峡,北平号一路向北,经过上海时,都没有停靠,继续前行。

        过了上海后,周云便发了一封电报。

        这个波长,周云没有经常用过,只是用过一两次。那是在姚滨离开南京时,周云曾用这个号码同延安联系过。后来,就没有用。

        现在,周云不可能停靠上海去找姚滨。所以,他才在记忆库中找到了这个号码。

        用这个号码,周云开始呼叫:“我是黎明!我是黎明!听到请回答。”

        就在周云发报呼叫的时候,延安的一间窑洞内,一个人惊叫起来:“组长,黎明呼叫!”

        立即,从旁边的屋子内,冲出了两个人。其中一人年龄在四十岁的人马上接了过来。

        听了几秒钟后,这个组长便立即回复。

        “黎明!黎明!我是红箭!我是红箭。请对暗语。”

        周云那边马上发来了一份电报:“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这是新中国的开国领袖的诗。红军在夺取娄山关、占领遵义城后,中央政治局召开的遵义会议,结束了“左”倾教条主义错误在中央的统治,开始确立了毛领袖在中共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红军在遵义战役中歼敌2个师8个团,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鼓舞了红军的斗志。遵义会议后,毛领袖作了这首《忆秦娥·娄山关》。

        这首诗的知情人不多,所以,用它来作暗语最好!

        周云的电报发来后,窑洞内的三个人兴奋不已,组长马上回了一首诗,作为回复暗语。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

        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这首《清平乐·六盘山》也是毛领袖的诗。

        1935年8月,毛领袖粉碎了张国焘分裂红军的路线。9月中旬,红军攻克天险腊子口。10月7日,红军在宁夏六盘山的青石嘴,又击败了前来堵截的敌骑兵团。当天下午,一鼓作气,翻越了六盘山。此词即是作者翻越六盘山时的咏怀之作。

        这首词回顾了万里长征的行程,表达了红军战士们勇往直前的钢铁意志和抗战必胜的坚定信念。这是一首在战斗中前进的胜利曲,是一篇振奋人心,激扬斗志的宣言书。

        同样的,这首诗也是珍品,知知甚少。

        周云收到了回复的暗语,便将准备好的电报发了出去。

        这个窑洞,这三个人,已经存在有几年了。一年多,他们一封电报都没有收到,但是,他们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守在这。就是为了等黎明的电报到来!现在,他们等到了!

        七号听到专顶小组的通知,马上赶了过来。

        周云的电报一出来,七号马上命令:“给黎明回电,请他电台一直开机,随时会回复于他。”

        拿到了电报后,七号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花了十分钟,将电报译了出来。

        电报一出,七号象一个小孩似地冲出了办公室,去了周先生的办公室。

        周先生负责社会部的工作,所以七号首先向他汇报。

        进门时,七号连报告都没喊,就冲了进去。

        “干嘛?你已经三十八了,不是八岁三个月。”

        七号笑着说:“我喜糊涂了!我这马上退出去喊报告。”

        周先生笑了:“别皮了!说,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

        七号马上将译出来的电报,递给了周先生。

        周先生看完电报,人楞住了:“小李,你掐我一下,请我感觉一下,看痛不痛!”

        七号忙说:“是真的!不是梦!我都掐了自已三次,每次都痛!”

        听完七号的话,周先生也冲出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