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全能教父在线阅读 - 第300章 人命,再多钱也是买不回来的

第300章 人命,再多钱也是买不回来的

        第300章    人命,再多钱也是买不回来的

        狂风暴雨继续肆虐,打得游轮翻转颠覆,钢铁游轮就像是一个纸糊的小船,随时被狂风暴雨撕得粉碎。

        一座座浪山在游轮周围崩裂,甚至是把游轮托上高高的浪山又轰然抛下。

        游轮里的人和物,也翻江倒海般四下抛飞。

        在豪华宴会厅里的江宇等人,一边死死抱住固定物不让自己飞出去,一边还要防范抛物砸向自己。

        没人知道狂风暴雨要肆虐到什么时候,也不知游轮能撑到什么时候。

        却无法可想。

        在这样的天地之威面前,个人做什么都没有用了。

        只能听天由命。

        任凭狂风暴雨分分钟把游轮撕得粉碎,所有人都葬身大海。

        就在天昏地暗翻江倒海中,大副东倒西歪爬到宴会厅门口,抱住一根柱子张嘴大声喊着什么。

        众人在风浪声中,根本听不见。

        大副又指了指船舷一侧向众人示意。

        众人交换着惊骇而又迷茫的眼神,又都抱住固定物向那侧船舷窗外张望。

        随即纷纷惊叫,“那是什么?”

        在凝目搜索下,这才隐约看到,窗外滔天巨浪上,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飘摇。

        此时的窗外,已是天昏地暗,巨浪滔天,只能看到黑糊糊一团,却分辨不清究竟是什么东西。

        大副又挣扎爬向各自抱着一根柱子的江宇和叶倾城两人,大声喊话。

        江宇和叶倾城侧着耳朵倾听,才大概听明白大副的话。

        原来,是游轮接收到了求救信号,却是来自窗外那艘船。

        只是,在眼下的狂风暴雨中,游轮都自身难保,要不要施救,船长打不定主意,才派大副来向租船的金主请示。

        大副也喊出了船员们的担忧。

        首先,在这样的狂风暴雨巨浪翻覆中,打开船舱施救本身就是非常凶险的事,分分钟救不到人,自身却会因为打开一个口子导致莫测的凶险。

        其次,在这么恶劣的情况下,能成功施救的可能性非常小,说不定非但没法施救,反会被对方沉船吸力带下海底。

        再次,这条航线非常偏僻,一般正常商船都不太会走这边,观测感觉对方也不是正常商船,难保不是海盗,要是把海盗救上了船,可就麻烦大了。

        船员们争执不下,船长下不定决心,所以才来请求金主的指示。

        这也有风险分摊的意思。

        如果是船长自作主张施救,出了事就只能由船方承担了。

        如果是金主指示施救,金主就要分担责任。

        江宇和叶倾城,交换着犹豫的眼神。

        江宇两世都没出过海,叶倾城就更不用说了。

        面对这样的狂风暴雨巨浪滔天本来就已经吓得够呛了,还要救人?

        可是,要是见死不救,好像又说不过去。

        犹豫间,江宇脑海里莫名浮现出泰坦尼克号的一片浮尸。

        感觉,救不救得了是一回事,可要是救都不救,这个心坎过不去。

        再看叶倾城。

        叶倾城眼中也闪现坚毅之色。

        只一个眼神,两人便已心意相通。

        想了想,江宇便附到大副耳边喊,“救人!”

        “有什么后果,我们负责!”

        大副大喜,还给江宇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便连滚带爬去报信。

        不一这会儿,大副便带着一群船员,要从宴会厅旁的舷梯爬上甲板。

        此时的游轮,正在大幅度摇晃倾侧,根本无法站稳。

        船员们爬得十分吃力,跌跌撞撞,甚至是连滚带爬,却个个咬牙往上爬。

        爬到甲板盖口,却先不急着掀开,而是每个人都拿根缆绳把自己拦腰绑得结结实实。

        这样,就算万一被狂风暴雨扑得飞了出去,至少还有望捞得回来。

        至于捞回来的是活人还是尸体,就不能保证了。

        确认所有船员都拿缆绳把自己绑得结结实实后,前面的大副狠狠一咬牙,一把推开甲板盖。

        轰!

        狂风暴雨裹挟着巨浪,以雷霆万钧之势,铺天盖地灌下,就像万丈瀑布。

        船员们被狂暴的风雨打得东倒西歪,甚至有个被打得跌了下来,又在剧烈颠簸的船舱里四处翻滚,幸好被江宇一手抄住,才免得撞个头破血流。

        大副和般员们鼓了鼓劲,便鱼贯爬上甲板。

        个别人刚一上到甲板,便被打得惊呼抛飞了出去。

        下面的江宇和叶倾城等人,看到这样的情形,都个个面有忧色。

        江宇更是暗想,救人的决定,是不是太草率了?

        在这样风暴巨浪翻江倒海中,让船员们爬上甲板,究竟是救人还是送死?

        自己恃着有些钱,大咧咧一句“有什么后果,我们负责!”

        看似豪气,其实是根本没有考虑船员们的安危。

        人命,再多钱也是买不回来的。

        想到这里,江宇又看向叶倾城。

        叶倾城也在看顶着风暴巨浪艰难爬上甲板的船员们,又看向江宇。

        江宇和叶倾城这个冰清聪敏的红颜知己的默契,并不亚于和莫霓、尤小鱼,一个眼神,就已经心意相通。

        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便齐齐挣扎着爬向上甲板的舷梯。

        许薇等人看到江宇和叶倾城爬向舷梯,都很是惊愕,却立刻就明白了,咬咬牙就要跟着来。

        江宇坚决制止。

        这些家伙,虽然有了三年功力,但并没有在海上搏浪的经验,在这样的情况下,生存能力甚至还不定比得上只是凡人却经验丰富的船员。

        不单只江宇和叶倾城制止许薇等人跟上,上方的船员也纷纷呼喝制止他俩爬上。

        船员们并不知道两人是超凡者,以常理判断,两个没有经验的普通人在这这种时候上甲板,就是送死!

        江宇爬到船员脚下舷梯大喊,“我们练过武术,可以帮忙救人!”

        船员们看看江宇,又看看叶倾城。

        一个细胳膊细腿,一个苗条纤细,不要说救人,风一吹都铁定要飞到天边去了。

        这样子上甲板凑热闹,纯粹就是添乱!

        甚至有船员忍不住张口大骂。

        显然是以为,两个有钱人是不知死活想上去找刺激。

        江宇好一通解释。

        船员们始终半信半疑,可见两人态度坚决,救人时间又十万火急,便扔给两人各一条缆绳。

        两人也学着船员,把自己拦腰绑得结结实实。

        看上面的船员都爬上去了,江宇便跟着扒住舱口。

        往外只一张。

        轰!

        刹那间,狂暴的风雨和巨浪,打得江宇眼睛都睁不开,只知道风雨和巨浪一股脑的往口鼻里灌,根无无法呼吸。

        又无比的咸腥苦涩,令人恶心想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