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长安浮妖录在线阅读 - 第45章 昭雪6

第45章 昭雪6

        上元夜本是举家出游、彻夜游玩长安的时候,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或多或少,众人手中都有灯笼来应景。

        阿渃却没有半分心思管这些,哪怕是两街上的高大灯楼,她都不曾多看一眼。

        她怀中紧紧抱着那张被油皮纸裹了又裹的纸张,她想这张纸叫昭雪,是不是就是告诉她,她阿爷的冤屈,定然能得以昭雪。

        本朝上元节前后可有三日不必闻街鼓而归家,她早早就跟妓家的娘子请求,想今晚回去自己家中看看。

        那处宅子是她阿爷以半生积蓄购买,阿渃不止一次想,如果阿爷真的欠钱,哪怕是卖了宅子,也不会卖了她。

        走到宅子外,已经是酉末戌初,天早就黑了,四周街坊不是出门游玩看灯,便是在家中与妻女共度。

        阿渃拿出钥匙将门打开,里头不过几日不住,便落了不少灰尘。

        她如今穿的是妓家给的衣裳,好看且贵重,起码对她这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小百姓来说,这衣裳着实贵重。

        挽起袖子,阿渃打了水开始打扫,如同阿爷在的时候,一边干活,一边同他说话。

        “阿渃知道阿爷是为了阿渃好,可阿渃心中困惑,阿爷说来长安是为了享福,咱们来了年余,阿爷日日上职,即便休沐,也不能同阿渃到街上逛逛。”

        她在心中说着,抹布在桌子上轻轻擦过去,这小桌子是他们来长安后买的第一件物品,就在西市一个粟特商人手里购得。

        “这些阿渃可以都不在乎,但阿爷怎么能悄无声息便与阿渃生离死别,这距离阿渃即便肝脑涂地,也断逾越不过去啊。”

        阿渃眼泪止不住掉下来,她看见梁则生的尸身时没哭,只难受的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人掏空、碾压。

        可当再回到家中时,阿渃却觉得那股一直憋在心中的悲伤如同洪水猛兽,几乎要将她吞噬。

        她丢下抹布,蹲坐在桌子一角痛哭不止,连什么时候哭累了睡过去都不知道。

        直到更鼓声响,阿渃才被惊醒,她缓缓起身,腿脚上的麻木让她难受,可都难受不过心上的。

        她想推门出去,却在起身时有东西从怀中掉出来。

        阿渃愣了一下,猛然间看见那张本是白纸的昭雪,此刻竟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她只扫了一眼,便颤抖着手将昭雪拿起仔细再读一遍。

        片刻后,阿渃仰天哭嚎一声,嘶哑着嗓子哭道:“原来是这样,原来竟是这样?!”

        从家中走出去,阿渃浑浑噩噩的穿过坊门,在没多少人的街道上如同游魂般行走。

        迎面而来的巡街使瞧见她,远远便驱赶,以便于身后的巡街军士可以顺利通过。

        可阿渃根本听不见,她所思所想都是昭雪上的内容,和苏兮临走时说的那些话。

        直到一阵眩晕袭来,阿渃最后瞧了眼天旋地转中身披铠甲骑马而来的人,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最后是在京兆府大牢里清醒的,狱卒见她醒来,当即便跑出去叫人。

        不过须臾,一个身着紫色官袍的人站在大牢外,见到她第一句便问道:“那张状纸上所述可是真事?”

        阿渃一愣,刚想张嘴说些什么,又想到苏兮所言。

        她本是不信,可那张昭雪竟真的能凭空将她阿爷的遭遇一一书写出来,由不得她不信。

        那苏兮说真正报仇只能是五年之后,那么眼下即便是京兆尹前来问讯,恐怕也只是徒劳。

        京兆尹见她不说话,想了想又道:“状纸上写你阿爷并非失踪后被人殴死,而是被人害死,可是真的?”

        阿渃奇怪的看着京兆尹,昭雪上最重要的可不是这个,他为何只问这个?

        她迟疑片刻点头,消失的声音昨夜刚刚回来,她已经不大习惯用它了。

        “状纸上写的很清楚,请京兆尹明察。”

        京兆尹听着如同破鼓敲响般的声音,不由蹙眉,挥手示意身边小吏把状纸拿来。

        阿渃第一眼便看见昭雪上少了半边字迹,心中疑惑更盛。

        难道是那个苏娘子为了保护她,所以才将昭雪上的字迹隐去了一半?

        “梁则生之死我会查,只是状纸上所写他因看了密信为人所害,实在过于笼统,也许会需要一些时间。”

        阿渃二话不说,跪在京兆尹面前,深深拜了下去,“只要能查出我阿爷之死何人为凶手,草民等得。”

        大牢中阴暗,阿渃抱着双膝蜷缩在一角,忽的不知打哪儿飘来一阵淡淡花香,那香味有些诡异,却又说不上来在哪里闻到过。

        “最多不过三日,你定然可以出去。”

        声音落下,阿渃只见光影中凭空走出一个人,那人容貌绝佳,身姿窈窕,比之倾国倾城的杨家女丝毫不逊色。

        “苏娘子?”阿渃瞪大了眼睛,心中惊疑不定。

        但很快她又缓过来,能给她昭雪那样的神奇纸张,又似乎知晓过去未来,即便她是个凡人,也必然不是一般的凡人。

        如今不过是她心中所想有了定论而已,何必大惊小怪。

        “嗯,你阿爷的冤屈非圣人不可裁决,可如今即便昭雪上的一切呈递到圣人面前,他也不会相信,所以你出去后要做的,便是等。”

        阿渃苦笑一声,一日之内,已经两人叫她等,而她确实除了等别无他法。

        “五年之后,当真可以为我阿爷申冤报仇?”昭雪上的内容事后想想过于惊骇,当朝宰相和胡将勾结,将一州之地变成自己的私地。

        这还不算,杨家仗着贵妃受宠,在蜀地肆意妄为,蜀地的百姓竟只知道杨家,而不知圣人。

        这些事情不管是哪一件,那可都是灭族的大罪。

        苏兮没回答阿渃,转而继续说道:“长安县不敢接这样的案子,所以你阿爷才会去京兆府和相府,可人并未到京兆府,就被人害死。”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阿渃,“出去后离开长安,天道轮回,昭雪自然会为你做接下来的一切,只要你活着,昭雪便会以你的意志出现在该出现的地方,长安乃是是非之地,不适合你一介孤女。”

        阿渃想拒绝,可苏兮说得对,她如今不过一介孤女,拿什么跟长安的贵族抗衡。

        “我知道了,我会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