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废柴从今天开始反攻在线阅读 - 096 顶端

096 顶端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凌姿点了点头,仔细的看着她外公留下来的那个黄铜手环空间其,按照之前简水肃教她的办法,摁了一下这个黄铜手环上不起眼的一个小凹点,在弹出来的虚空透明屏幕上,输入了她外婆的出生年月日......

        好吧,没有任何意外的,凌姿就这样打开了这个黄铜手环空间器,她嘴里“哇”了一声,双眸看着虚空的某个点,放出了惊艳的目光来。

        只听凌姿对简水肃说道:

        “真没想到,我外公是一个画符的高手,他这个空间器里面,有许多正版的符纸。”

        比起凌姿用白纸做的那一些符纸,收藏在黄铜手环内的符纸,都是用一些特殊材料做成的,而这些东西凌姿现在还用不上,因为她的能力还没有达到。

        她的异能等级没达到,就完全驾驭不了高级的符纸,换句话说,要想使用她外公的空间器里的这些符纸,凌姿还有很长的一段,需要提升异能等级的路要走。

        又见凌姿拿出了红丝绒盒子里的那一瓶红色液体,她拧开了盖子,用鼻子嗅了嗅里面红色液体的气味,然后一脸诧异的对简水肃说道:

        “怎么感觉好像是血的味道?”

        简水肃也是个门外汉,他接过凌姿手里那一瓶红色的液体,放在鼻子下也嗅了一嗅,然后肯定的点头,对凌姿说道:

        “没错,就是血。”

        又见凌姿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原先我用的红墨水,红色的颜料,画出来的不过就只是山寨版的符咒,但血也是红色的呀,也可以画符,比起红墨水红颜料,在材料上高级多了,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

        她说着,将自己的毛笔从空间戒指里拿出来,然后将黄铜手环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又拿出几张裁剪好了的白色a4纸,用毛笔的笔尖粘了粘他外公留下来的血,画了一个很简单的傀儡符。

        旁边的简水肃内心有些异样感,看着凌姿手里的那一瓶血,说道:

        “姿姿,我怎么觉得挺邪气的,画符用血?而且这一瓶,好像是人血。”

        尽管简水肃在地面上颇见多识广,可也没见过凌姿的这种异能,随便在纸上一画,那张纸就有了特殊的能力,既能治疗,还能给别人增加力量,甚至还能眩晕别人,操纵别人。

        凌姿撇了简水肃一眼,问道:

        “你觉得我也邪气吗?”

        “不,我觉得你可爱。”

        简水肃看着凌姿笑,恨不得抬起手来摸摸凌姿的头,但他怕被大姐大剁手,只能按捺住自己的爪子,对凌姿说道:

        “反正咱们当心点儿,我看着你,会保护你的。”

        凌姿的脸颊突然有点儿热热的,她横了简水肃一眼,低声犟道:

        “谁要你保护了?你自身都难保了,哪儿还能保护我啊?”

        又听凌姿故意转移了话题,对身旁看着她的简水肃说道:

        “哎呀,真没想到,一点材料的区别,就能够改变符咒的效力,这张傀儡符时效有一个星期呢。”

        说着,凌姿将手中写了人血的符咒傀儡符双指夹起,做了一个符势,那个傀儡符便飞了起来,绕着简水肃打转转,跟只蚊子一样。

        简水肃转头看着脑袋边活蹦乱跳的小纸人傀儡,又看向凌姿,她正拿着笔,重新沾了点玻璃密封瓶中红色的血,看样子还想要再做符咒。

        于是简水肃便说道:

        “现在也没有什么紧急的情况,蒋多都已经死了,要不还是不要浪费这些材料了吧。”

        他想着,既然凌姿的外公特意的留下了这么一瓶人血,是不是因为这瓶人血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比如说,是从某些特定的人身上取的,具有特别功效的血液,或者有什么特殊意义的血液,所以要省着点用之类。

        结果凌姿摇了摇头,对简水肃说道:

        “没有什么特别的,我能感觉得出来,就是普通的血液,应该是我外公画普通符咒的时候,随身放在外面的,这一些血液如果是有特别功效的话,应该不会被这么很随意的对待,早就收到了黄铜手环内了。”

        简水肃听凌姿说了这话,点点头,看着凌姿又随手画了出来一个小纸人,很真心的对凌姿说道:

        “姿姿,你现在画符的技能越来越高了。”

        他想也许是自己多虑了,不就是一瓶人血吗?哪儿有什么邪门的?要真邪门,丁仆研究了这三样东西这么多年,怎么就没遭遇到什么邪门儿的事?

        再说“邪”这个字,就要怎么看了,杀人放火邪门不邪门?不管是在地面上,还是废弃坑里,杀人放火的事情多的,丈夫把妻女送入酒吧一条街的事情,也多的事。

        这些极其残忍与凶恶的事情,虽然不邪门,可比画几张符更伤天害理。

        凌姿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她的异能有点儿邪,但她可爱就够了。

        真是可爱无敌啊。

        又听蒋多对凌姿说道:

        “看这个样子,你的异能应该是遗传了你的外公,但是你妈妈没有遗传到这样的异能。”

        所以凌姿的妈妈才会被白爱云和凌旭联手害死。

        这当然跟周若水心灵脆弱也脱离不了关系,但是如果周若水遗传到了凌姿外公的异能,她就会一早对凌姿外公留下的那一张符咒有反应。

        今天凌姿会的,周若水如果也会,她的能力强大了,面对命运的不公,就不会这样的被动。

        当白爱云逼迫周若水去酒吧一条街上班的时候,周若水也会拥有足够的战斗力,来反抗白爱云的压迫。

        坐在帐篷中的凌姿,悠悠的叹了口气,她对于自己的母亲,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印象,所以感情并不深。

        但这并不代表凌姿就不渴望从小就能有母亲的爱护,如果人能够有所选择的话,谁又愿意从小失去母亲,这样孤苦伶仃的生活着呢?

        因为有了外公这瓶人血的提示,凌姿画了好多个时长可以达到一周的小纸人,然后让这些小纸人在她的四合院废墟附近巡逻了一圈。

        这个四合院废墟,就已经完全做成了废墟的样子,冷冻库的被被薛大寿加固了,凌阿大、凌小三几个人,如果不从冷冻库里出来,别人是很难轻易发现,并打开冷冻库的门的。

        等凌姿画的那几个小纸人绕着第三层四合院废墟转了个圈,确定周围没有任何闲杂人等,以及可疑的机器在附近逗留后。

        凌姿带着简水肃,跟着薛大寿的勘察团队去了废墟坑顶端的位置,准备在那边找适合建造新的四合院的地方。

        车子越往上去,洞顶那黑乎乎不见天日的黑暗,似乎越来越接近天亮的感觉,差不多走到了有些微微能见度的地方,前面行驶的牛角巷的那辆车子就停了下来。

        于是简水肃也将车子停了下来,凌姿本来将副驾驶座放平了,躺在副驾驶座椅睡觉,察觉到车子停了下来,她睁开了眼睛,偏头看了一眼正开着车简水肃,又看向前面停了下来的牛角巷的车子。

        薛大寿从前面的车子里跳下来,走到了凌姿的窗前,敲了敲车窗本,凌姿打开了车窗后,薛大寿说道:

        “不能再往前面去了,我们检测辐射的仪器已经在报警了。”

        凌姿这才看了看自己四周的环境,此时天色蒙蒙亮,她和牛角巷的车子所在的地方,就贴在悬崖边一条非常狭窄的路上。

        于是她打开了车门往路边望,车门外几步路远的地方就是悬崖,悬崖下面便是黑乎乎的,深不见底的废弃坑。

        而抬头再往上看,斜角方向便是一个碗口大的洞口,看起来很亮,就像是在朦胧的天色中,亮着一个圆盘形状的圆月一般。

        薛大寿站在凌姿的身边,指着远处的一个地方说道:

        “房子就建在这片地方吧,这算得上是一个比较安全的区域了,找个合适的地方就行,再往上走,太阳的辐射就太重了,会对人体造成伤害的。”

        这话让凌姿想起了暖香酒吧的丁仆来,听丁仆的干儿子屠康说,丁仆就是因为年轻的时候接触了阳光,被辐射的失去了生育能力。

        这太阳的辐射,对于废弃坑人的体质,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凌姿又看了看自己身旁的能见度,虽然不至于如同坑底那样黑,但是这样如同即将天亮的天色,也挺让人压抑的。

        或许是她太急切的想要享受到太阳光的照射了,于是牙一咬,对薛大寿说道:

        “先在这里打个地基,以后等我有能力了,再一层一层的往上建,一直把房子建出去。”

        这个地方离坑口的位置的确是不远了,但真要修房子修到坑外面去,那就是一个相当庞大的工程。

        这比凌姿在第3层建的那个四合院的工程,还要庞大许多许多许多倍。

        如凌姿这样的雄心壮志,是薛大寿想都不敢想的。

        但凌姿是花钱的客户,她要怎么建,只要她守得住这样的地方,牛角巷就给她建这样的地方。

        于是薛大寿点头,叫了自己车上的那几个地形勘探技术员下车,几个人仔细的在这附近勘探了起来。

        简水肃将车子尽量的往悬崖壁上靠,免得一个不小心,连人带车子又掉下废弃坑里去,这回他就不晓得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被凌姿捡回去救了。

        于是他只能尽量的让自己小心谨慎一些。

        又见凌姿站在悬崖边,抬头往上看,她的脸上有一种让人心动的期待神情,简水肃走过去,站在凌姿的身边,也抬头往上看,问道:

        “想不想出去看一看?”

        凌姿缓缓的低下头来,看着简水肃,她的眼神中有着些许的迷茫,那是一种近乡情怯的感受,她问道:

        “要出去吗?可以出去吗?”

        简水肃看着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凌姿,竟然有些胆怯的问他这样的话,他便是笑道:

        “当然,你想出去的话我们就出去,没有人能阻拦你。”

        没有人会阻拦废弃坑里任何人出去,是废弃坑里的人,因为害怕辐射,自己不出去。

        然后,简水肃指的指坑口的位置,对凌姿说道:

        “其实也没有多远,你试试看,我陪你出去。”

        凌姿犹豫着,顺着那一条悬崖壁上的路,一直往上走,她从来没有来过这么靠近坑口位置的地方,很多人都没有来过,因为他们从小就知道,太阳对他们是有辐射的,所以他们从不往危险的地方跑。

        越是靠近坑口的位置,那稀薄的日光便越亮堂,凌姿想起薛大寿说的,太阳辐射检测仪器在这个地方会发出报警声。

        于是凌姿拿出了一张早已经画好的防护符来,双指夹着符纸,对自己用了。

        她又看向简水肃,双指间夹着另一张防护符的符纸,问道:

        “你要不要也来一张?”

        简水肃冲凌姿摇了摇头,对凌姿说道:

        “不用了,太阳对我来说是很稀疏平常的事情,我的身体里应该有抵抗太阳光辐射的抗体。”

        说着,简水肃一路往上走,越是往上,越是发现这地势越来越陡峭,他踩在一块嶙峋的石头上,回手,朝凌姿伸出了一只手,将凌姿拉上了陡坡一般的石壁,又对凌姿说道:

        “你们是进入废弃坑的时间太长了,想想看,如果在你们的祖先时代,就一直生活在废弃坑外面,没有到这地底里面去,那么你们也会拥有抵抗太阳辐射的能力,从出生的时候开始就有。”

        凌姿想了想,任由简水肃牵着她的手,连拖带拽的,将她往上拉。

        她的气息有些不匀的对简水肃说道:

        “你说的这也有一定的道理,都说磷兽磷兽的,你看我们到了这里,都还没有看到过磷兽的踪迹,但是你又说地面上到处都是怪兽,似乎生存条件比我们这里还要恶劣许多,毕竟我们生活在这个地底里,穷是穷了点,生存资源少是少了点,人跟人斗的也厉害了点,但是我们这里没有别的危险......”

        凌姿这话还没说完,简水肃突然伏在上方的一块石头上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