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在线阅读 - 518 破釜沉舟

518 破釜沉舟

        唐人街,中记面馆。

        投票会前。

        大基吸着面道:“白叔,我听人讲,昨天方哥被人送了一副冰棺,是用猪肉车给送回来的,唐人街里就只有和义海的人做冻肉生意。”

        张华吴穿着黑色功夫杉,夸张道:“据说生前还被开水浇过一遍头,整个人都烫脱毛了,又是烫伤又是冻疮,整的跟死猪一样。”

        球哥一掌拍在桌面:“妈的!”

        “杀兄弟当杀猪啊?”

        “真得和义海的人当上山主,到时候你,你,你,全成死猪!”

        他右手举起筷子。

        元首白满头白发,穿着白色唐装,面貌慈善的挥手道:“诶!”

        “大家都是兄弟,讲话不要这么过火,犯忌讳。”

        “阿方昨夜不小心开车坠崖,掉进山里,哪里来这么闲话。”他更个没事人样,低头挑起牛肉面:“能不能当山主,是靠选票,靠同门支持,又不是靠送棺材。”

        球哥不满道:“白叔!”

        “方哥跟你了二十几年,外界都知道是你的头马,死一个是小事情,可寒了兄弟心是大事。”

        大基、张华吴都观察着白叔的神色,心腹兄弟给人弄死还面不改色的,城府真是又够深。

        白叔拿起胡椒粉给面汤又添了点。

        球哥继续道:“早上张国宾可是坐飞机回来了,过几天开票开不过,干脆不如直接派人……”

        元首白扫了球哥一眼:“想死啊!”

        “山主的私生子都敢动,扑街,你要死别害我呀!”

        球哥面露不屑:“别说是山主的仔,就算是山主,有时候事急从权,也不一定的嘛……我听说香江马栏里有一招活儿叫作冰火两重天。”

        “你觉得方哥是不是爽到了?”

        元首白动作一顿,眼底闪过一抹凶意,谨慎的道:“别乱讲话,张国宾身边有一支着迷彩,拿ak,擅长运动的军队。”

        “上一次来北美你们都见过了?眨眼间又杀到台北去,我收到消息,这支军队又回到台北了。”

        大基开口:“他们就住在黑柴的别墅里,又没有藏着掖着,不过黑柴跟张国宾正在机场回来的路上。”

        “我的人说没有军队跟着,就三十多个保镖,现在打一个电话去铲了他们还来得及。”

        “你有我们三个支持怕乜嘢?”

        “搞定他!”

        元首白狠狠瞪他一眼:“闭嘴!”

        “你要搞你搞,我一把老骨头了,选上山主还不知道能干几年,凭什么冒着搭进全家的风险?”

        “你信不信早上铲了他们大佬,下午我们全部遭殃!”

        “而且我怀疑那支军队不是和义海的私军。”

        大基眼神惊骇:“你什么意思?”

        元首白冷笑一声:“香江一个字号有资格养兵?江湖大战都打不出一百发子弹,随便来个旗兵打的子弹比香江社团全年打的都多。”

        “那个港口城市就算再有钱,再有势,做个低调的富豪就差不多,我怀疑是别个的兵寄在张国宾手下。”

        他吃掉碗里最后一口面,叹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张国宾以前在香江混的风风光光,难免跟内地勾肩搭背,怕是有内地洪门的支持哟。”

        大基咽了咽唾沫:“把注意打到我们身上了?”

        “这一把不站稳了,接下来你我全是肥羊!”元首白抛出一个更加强大的压力,直接压得三位大佬喘不过气:“你们自己想清楚吧!”

        “老板,买单!”元首白掏出两张十美金,转身离开面馆,一出店门就被十几名保镖簇拥。

        表面看起来是挺威风,但落到江湖人眼中却是慌得很!

        球哥望着离开的人马,不可思议的讲道:“看来财务案真不是元首白做的。”

        张华吴冷笑道:“我tm第一个查的就是他!如果是他做的我早查出来了!”

        “内地那些钱、企业怎么回事?”球哥扭头问道。

        张华吴思索着道:“好像是什么条例搞的,按照他们的话讲,是捣腾捣腾,捣腾出来的公司。”

        “简而言之,靠关系白赚!”

        “fuck!”球哥骂了一声。

        “还有这么好的事?”

        “我怎么才知道!”

        张华吴扭头望他:“你有人吗你!”

        “那黑柴一直调查贪污的事……外界都盛传是白叔做的,白叔当时怎么不给人留活口呢?”

        集团贪污案的主犯,也是一位具有投票权的理事,也是白叔唯一撕票的一位。

        大基捏着一团纸巾,沉声说道:“那个人不是白叔下的手。”

        “是一个枪手杀的,枪法很准,用的还是点三八。”

        “靠!”

        球哥骂道:“黑柴真是老奸巨猾,白叔才是最善良的那一个。”

        九点三十分。

        一支车队驶出唐人街,前往旧金山市中心,一支车队驶向唐人街,浩浩荡荡三十多辆车,两支车队在公路上插肩而过。

        张国宾坐在车内,似有所觉的回头望向窗外,隐隐在对向的平治车内,看见一副满头白发的面孔。

        对手!

        元首白回正视线,嗓音沙哑:“恢宏,fbi的电话打来了吗?”

        年轻司机摇头:“还没有,白叔。”

        元首白轻轻点头:“算了!”

        “什么?”

        恢宏大为惊讶。

        元首白道:“查不查清凶手都无关紧要,就算能指正一切都是黑柴做的,但跟张国宾也没有关系。”

        “这个人城府太深,根本抓不到马脚,干脆就等着开票。”

        “我们票数够的。”

        恢宏点点头:“是,白叔。”

        有人天真的以为用钱就可以收买整个大公堂,靠枪就可以坐上大公堂主的位置,洪门上下多得是有骨气的人。

        这些人早就团结在一起,誓死扳倒外贼,大公堂的百年基业绝不可落在外人手里。

        这种思想在大公堂内部广泛存在,既存在于西派当中,也获得老侨民支持,而且他们认为自己相当正义!

        在对付外人上面,他们甚至可以放下路线偏见,达成联手,不过六个参选者当中,三个是西派,两个是侨民思想,张国宾确实是一个异类。

        第三天。

        凌晨。

        元首白身着唐装,举着茶杯说道:“恢宏,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明天上午把安排好的人调进唐人街。”

        “唐人街里打仔上千,枪手数百,是大公堂势力最强,却是万潭渊实力最弱的地方。”

        郑恢宏抱拳道:“是!”

        “阿公!”

        元首白重重叹了口气:“一百多个哥伦比亚的枪手,突然袭击胜算有三成。”

        元首白饮尽热茶,吐出浊气:“逼宫!”

        君不密失其臣,臣不密失其身,几事不密则成害。元首白深知要想一举搞定张国宾,就得搞定万潭渊,而万潭渊执掌洪门山主大位二十多年,大公堂上上下下都是他的人,跟大基、球哥几个人合谋有死无生,有败无胜。

        古往今来,要做大事岂有跟人共谋者?调动兵马,联合下属,直接杀上山门才是王道。只因其余人都有出卖求利的可能,唯有他的利益团体,真正的同生共死!

        明日投票不管能不能赢,他都不希望去跟张国宾争,更不想带着污点坐上山主,最近外边的谣言很多,最要命的一条是万山主的态度。

        事临绝境,再纠结选票就落了下沉,对方玩盘外,那他就暴力掀桌!先前跟他们玩只是为了能看见转机,现在却是起到掩人耳目的效果。

        破釜沉舟!

        元首白静静坐在大厅的茶室里,品着热茶,望见朝阳升起,旭日东升。

        “白叔。”

        “车备好了。”早上,一位洪门兄弟穿着西装,进门抱拳说道。

        “走吧!”

        元首白起身绕出茶座,换上一双布鞋,一席白色唐装乘车前往中华酒楼。

        当轿车抵达酒楼门口时,一辆凯迪拉克正好停稳,一老一少两人在左右两扇门下车,年轻人回头望向他时还拱拱手道:“白叔!”

        “张生,早上好。”元首白露出笑容,抱拳行礼,一行人登上酒楼。

        本次理事会席位已经稍作更换,张国宾,元首白二人坐在长桌的左右上首,下面是大基、球哥、张华吴的位置,再下面才是各位表爷,汉叔各位理事。

        “张先生。”

        “斗魁跟你一起去的台岛,怎么见你回来,不见斗魁回来?”

        大基撩开长袍,刚刚坐正,口中就开始囔囔:“这可不兴杀啊!”

        “洪门三十六誓,杀害同门手足是要乱刀斩死的。”

        球哥惊讶的拍桌,大喊:“张生!”

        “你不会没把我们当同门吧?”

        张国宾身穿青色长衫,右里摇着一把纸上,举起茶杯漱了漱口,冷眼望向大基,阿球:“我做事需要跟你们汇报?”

        大基,阿球仿佛被人扼住喉咙,顿时再也不敢说不出一句话。

        万会长带着礼堂大爷,刑堂大爷,掌叔大爷迈步走进厅堂,三位大爷端坐在三把交椅前。

        万会长高居龙头椅,摆正长衫,出声说道:“开会!”

        “是,山主!”场内五十一位理事起身行礼,高声大喝。

        万潭渊面色沉着,见到着众人坐回位置上,语气冷静的说道:“上次理事会公司发了三件事发给六位理事去办,一共办成了两件,办坏了一件,台岛的事情阿宾做的好,公司的事情白叔办的不错,今年就你们两个站出来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