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五章 盗圣二进少管所

第二百五十五章 盗圣二进少管所

        “放开我,放开我。’

        棒梗不断挣扎着,却无法挣脱。

        此时,棒梗满腔怒火,他偷偷溜进厂里,本想让秦淮茹每个月多给些钱,可秦淮茹竟敢拒绝。

        当棒梗气呼呼的要离开轧钢厂时,却被一个保卫员抓住。

        “谁家的小孩?”抓住棒梗的保卫员冷着脸。

        这个保卫员还是个小年轻,今年才初中毕业,找了些关系进了厂,因此也就不认识棒梗。虽说秦淮茹也厂里也算个‘名人’,但不认识棒梗的人可不少。

        如果是厂里工人的家属,来厂里又没什么,这保卫员也就决定口头说一下。

        不过,要是来厂里小偷小摸,可不能姑息。

        而棒梗这次来厂里找秦淮茹也顺手拿了厂里一块铁,打算出去当废铁卖。

        以前贾东旭可没少在厂里小偷小摸。

        毕竟是轧钢厂,还是上万人的大厂,厂里的各种钢铁很多,边角料也堆积不少,偷偷顺一点也能卖点钱。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厂里当然也有些人希望小偷小摸。

        也就是保卫科查的严,要不然顺厂里铁料的会更多。

        保卫员小胡一只手就控制住棒梗,任凭棒梗如何挣扎也不能脱身。

        就在小胡要把棒梗带去保卫科,棒梗身上却掉下一块铁料。

        顿时,小胡的脸色就一变。

        看着从棒梗身上掉落到地的铁料,有个三斤的样子。

        若是厂里一个工人偷这么多铁料,绝对要开除。

        棒梗眼中也有慌乱。

        捡起地上铁料,小胡拉着棒梗就去保卫科。

        当小胡刚把棒梗带到保卫科,秦淮茹也匆匆来。

        这事也惊动了保卫科的科长。

        聂科长满脸严肃,一拍桌子:“秦淮茹,你儿子来厂里偷铁料,你是怎么教育的?”棒梗既然是秦淮茹的儿子,偷东西也就是秦淮茹没教育好。

        不管怎么说,秦淮茹都有责任。

        小孩子不学好,父母就有很大问题。

        秦淮茹苦笑着,她也是无奈,以前贾张氏和贾东旭教育棒梗,她很难教育,当贾东旭嗝屁之后,主要也是贾张氏教育棒梗。

        所以,并不是秦淮茹不想好好教育,实在是没机会。

        本以为棒梗长大就懂事,没想到是越来越不行了。

        不管怎么说,棒梗来厂里偷铁料也是事实,秦淮茹苦苦求聂科长能网开一面。

        聂科长完全是公事公办,虽然秦淮茹说贾家如何如何困难,又说棒梗不懂事,但他却不为所动。

        范大强从厂里偷白面就是秦淮茹怂恿的。

        可见秦淮茹的思想就不对。

        于是,聂科长就要把棒梗送少管所。

        “少管所?”一听又要被送去少管所,棒梗就吓坏了。

        即便棒梗哭着不要去少管所,但厂里保卫员还是把他送少管所去。

        秦淮茹甚至跪下来了,可却没用。

        当棒梗被送去保卫科,眼中不仅怨恨抓住他的保卫员,也怨恨聂科长,还怨恨秦淮茹。没错,棒梗竟然还怨恨秦淮茹,也是有意思。

        林向东正坐在办公室里工作。

        忽然,有人敲门。

        “进来。”林向东放下手里的笔。

        当办公室的门一开,就是秦淮茹走了进来。

        看到秦淮茹,林向东也有点疑惑。

        “秦淮茹,有事吗?”林向东面无表情的问。

        “东子,棒梗出事了,求求你帮一下他。”秦淮茹哭着说。

        四合院也就林向东这一个干部,秦淮茹也就来找林向东帮忙。

        而一听秦淮茹所说,林向东也是疑惑。

        棒梗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接下来,林向东的脸色就怪异了

        秦淮茹避重就轻,说棒梗来厂里找她,拿了一块铁料玩,被保卫员抓到。“所以,是保卫员误会了?”林向东面色古怪的看着秦淮茹。

        “就是误会。”秦淮茹说。

        这是把林向东当傻子了。

        谁不知道棒梗是盗圣啊。

        来厂里拿铁料玩?还真敢说

        “你也别太着急。”随口安慰了下秦淮茹,林向东表示会帮忙

        当然,林向东也就说说而已。

        秦淮茹却心急如焚,棒梗已经被送去少管所了,她希望林向东能够尽全力的帮忙。然而,林向东打发走秦淮茹,就打听了下。

        得知棒梗被送去少管所,林向东觉得可以。

        棒梗上次在少管所半年,出来之后就明显好了很多,可却被贾张氏教坏了。希望棒梗这次在少管所多待一段时间。

        还没等轧钢厂下班,少管所那边已经判下来了。

        二进少管所的棒梗被判了一年。

        上次半年,这次一年。

        主要还是棒梗第二次进少管所。

        对于第二次进少管所的,都是重点教育对象。

        如果棒梗不是第一次进少管所,也许就三个月。

        而在厂里的秦淮茹不仅找了林向东,也找了易中海,还找了傻柱。但易中海和傻柱都是能力有限。

        其实易中海也没用心帮。

        下班时,不少下班的工人也都在谈论着。

        “听说有个孩子今天来厂里偷东西了,被送少管所。”

        “是胖茹的儿子胖梗。’

        “不是胖梗,是棒梗。

        “棒什么?我看就是个棒槌。’

        “我可是听说了,胖茹的儿子都第二次进少管所了。”

        “这次被判了一年。

        “那孩子是废了。

        “就胖茹那样,我看也教育不好孩子。”

        “小孩子怎么能小偷小摸呢!‘

        厂里就没几个工人同情秦淮茹。

        秦淮茹是愁眉苦脸的走出厂门,对于不少工人怪异的目光,以及指指点点,她是完全不在意。

        棒梗要在少管所一年了,学校那边估计会开除棒梗。

        这次,秦淮茹心中埋怨贾张氏教坏棒梗。

        棒梗会成为个三只手,贾张氏要负最大责任。

        虽然已经不住在四合院了,但秦淮茹还是想去四合院骂一骂贾张氏。

        一直来到四合院大门外,秦淮茹改变了主意,她又不想面对贾张氏那个脸。

        “淮茹,你怎么来?”二大妈扶着聋老太太出来走动,却正好看到了秦淮茹。

        一时间,二大妈和聋老太太都是有点意外。

        “没什么事。”秦淮茹说了声就匆匆走了。

        “?”二大妈和老太太都是疑惑。

        老太太人老成精,她知道秦淮茹出现在四合院外肯定不寻常。

        二大妈也认定秦淮茹是有事。

        不过,秦淮茹已经走了。

        等待林向东,易中海和傻柱等人下班回来,二大妈和老太太也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中院,贾家。

        贾张氏一个人在家,她也听到了。

        贾张氏知道棒梗中午去轧钢厂找秦淮茹,还是她让棒梗去的,就是想让秦淮茹每个月多给点钱。

        然而,贾张氏怎么也没想到棒梗会被送去少管所。

        得知棒梗被送去少管所,还要在少管所一年,贾张氏整个人就要炸了。

        “秦淮茹,肯定是秦淮茹。”贾张氏心中想着,一双三角眼都是恶毒。

        棒梗去轧钢厂是找秦淮茹的,让秦淮茹每个月加点钱,可是棒梗却被送去少管所了,这和秦淮茹就没点关系?

        贾张氏认为就是秦淮茹害了棒梗。

        秦淮茹嫁出去了,这是不要儿子了。

        “这个贱人。”贾张氏心中暗骂。

        若是秦淮茹此时站在贾张氏面前,贾张氏估计要撕了秦淮茹。

        棒梗可是贾张氏的命。

        贾家唯一的独苗又被送入少管所了,她贾张氏活着都没什么意思了。

        站起身来,贾张氏走出家门。

        院子里的人看到贾张氏,一个个都目光古怪。

        “你这个张丫头,把个孩子教育成了三只手。”老太太指着贾张氏,就差用手中拐杖打贾张氏了。

        易中海也是指责贾张氏。

        易老根成了植物人,本该贾张氏来照顾,可是贾张氏不仅不照顾,还想离婚。

        实在没办法,易中海老两口也只能是照顾易老根了。

        而易中海是越想越憋屈,虽说易老根是他叔,可叔侄关系并不是太好,何况易老根是给贾家拉帮套的。

        贾张氏一天没和易老根离婚,易老根就应该是贾家的人。

        让易中海来照顾贾家的人,这让他闹心。

        不过,谁让易老根是易中海的叔呢,不照顾又不好。

        “棒梗本来是个好孩子,都是贾张氏教坏的。”刘海中也说道。

        易中海黑着脸,他现在听到贾张氏这三个字都觉得刺耳,按理来说贾张氏应该叫易张氏才对。

        “呸!”

        贾张氏的口水吐到了刘海中脸上

        如今,贾张氏都不怕聋老太太了。

        毕竟易老根的辈分和老太太一样,而贾张氏和易老根还是夫妻。

        就算比不上老太太,她贾张氏也差不了多少。

        至于刘海中,还以为是以前那个二大爷?七级锻工?

        说难听一点,刘海中现在就是个屁。

        贾张氏是一点也没把刘海中放在眼中。

        刘海中没想到贾张氏竟然吐口水。

        顿时,刘海中恶心的想吐。

        手指着贾张氏,刘海中也是气的不轻。

        刘大妈直接动手了。

        贾张氏也不甘示弱。

        于是,贾张氏和刘大妈扭打在了一起。

        不一会,贾张氏的头发也乱糟糟的,脸上也被抓破了,而刘大妈也好不了多少。

        另外,刘大妈骂起贾张氏也是难听,说贾张氏是个扫把星,克死了老贾,克死了贾东旭迟早会克死棒梗。

        随着刘大妈的骂,贾张氏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当被拉开之后,刘大妈还骂骂咧咧的。

        在四合院闹了闹,贾张氏也就气冲冲去找秦淮茹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