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在线阅读 - 第七章 何玉柱的变化

第七章 何玉柱的变化

        做为一个厨子,光靠学理论,练基础功是不够的。

        为了让何雨柱学好厨子的手艺,何大清没少带着他四处给人去做菜练手。

        有些菜品的材料,也只有富贵人家和酒馆才有。

        何玉柱下班了,时间还早,他没有直接回家。

        而是来到一家小酒馆,酒馆规模不大,生意却是不错。

        何玉柱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他爸何大清带他来过这边后厨干过活,当然工资都是他爸拿走的。

        何玉柱他要接私活,可是现在他没有什么人脉,老一辈的人脉不会天然就留下来,再加上何大清跑得突然。

        这边是何雨柱记忆里,最容易找到活的地方,而且有时候老板娘还能介绍一些宴席。

        没错,这个酒店的老板是女的,叫徐慧真,是个寡妇。

        这女人能打理好一个酒馆,可不是普通人。

        何玉柱暗暗想可能寡妇真的都是聪明人。

        “徐姨,您好。”

        柱子有点扭捏地上前去打呼,女人还不到三十岁,有股成熟妇人的风韵。为什么要叫姨,那是因为之前他爹和这女人是平辈称呼的。

        “傻柱,你来了。叫姐知道不,不要再叫姨了,过来有啥事阿?”

        女人有些不高兴了,毕竟何大清大妹子大妹子的叫没啥感觉,但这何玉柱叫姨,就让她觉得自己老了。

        “好咧,徐姐。我过来是看看您这边有没有活。”

        “你爸呢,怎么没一起来阿?”

        何玉柱说明了来意,徐慧真听完有些意外。

        “说来话长,我爸他去外地了。徐姐,您看我成不?”

        酒馆现在客人多,天南地北的都有,这年头技艺好的师傅都敝帚自珍,找个会多种菜系的厨子可不容易。

        何大清就会几种菜系,尤其擅长谭家菜。

        谭家菜是官府菜,用料讲究,吃起来,老费钱了。

        现在店里的主厨周师傅,不会这些,只擅长鲁菜。

        虽然不是何大清,但是何玉柱的手艺,她之前也品尝过,知道是家传的很是不错。

        正好菜谱里多加点菜品,就让何玉柱下班后来这边做菜,就是酒馆空也可以做接上门宴席。

        于是两人商量好了待遇,基本按何大清时候的价钱,当然何大清是大厨老师傅了。何玉柱现在也就他的七成火候,所以只要一半的价钱,福利是能带些菜回去。

        现在何玉柱才知道何大清在这里多的时候一天就几十块,能抵一个月的工钱。

        那生意少的时候,老板不是就亏大了。其实不是,老板娘很聪明,这钱是按菜的数量和价格来的。相当于是拿提成的,好处是时间也比较自由,不过来也不影响,只是没那天没工钱。

        和老板娘商量好负责哪几个菜,定好明天开始。

        解决好这个问题后,何玉柱放下一大心事。

        毕竟现在才二十几块钱的月薪,让见惯了后世大金额的何玉柱很没安全感。唯一高兴的是,这时代物价真的低。

        趁着还有时间,何玉柱赶到了一个废品站。

        购买了一批废旧砖,要求送到家里,在送方黑土。

        现在四九城里,拆旧建筑比较多,所以废品站也回收了一些建筑材料,得知何玉柱只是围个菜园。

        就派了个三轮车,来回运送了几回就够了,一共收了一块钱。

        今天何玉柱还是没做什么肉菜,随便准备了些蔬菜和窝窝头,毕竟现在大部分人家都是经常见不到肉菜的。

        四合院里大家差不多都这么过的,也就入乡随俗了。

        用废砖围了一圈后,铺上黑土后,简单的菜园就好了。

        雨水回来后看到很高兴,她认为在围上篱笆的话,她的小鸡就可以在里面玩耍了。

        何玉柱告诉她小鸡放出笼子不安全,老鼠都能咬死它们。

        可雨水还是没完全放弃想法,争辩了下,她听说别人家的鸡都是自由在外面玩耍的。

        但是哥哥告诉她小鸡有个天敌叫鸡瘟,放养的话鸡容易被传染。

        她小心打开那本《养鸡手册》,翻到了防疫篇,仔细看了看真有讲到这些。

        难怪同学说鸡不是那么好养的,她们家运气不好的时候一只都没有留下来,明天一定要去告诉同学里面的道理。

        小雨水正朝着养鸡小能手上发展,在她的想象中鸡都长大了,每天都有鸡蛋生下来,吃都吃不完。

        何玉柱想着简单做好饭菜后,就打算和雨水去聋老太太家去吃。

        做饭的空闲里,望出窗外透透气,结果发现秦淮茹又在洗衣服,还被贾张氏看到了。

        也不管贾张氏会不会多想,何玉柱故意当着贾张氏的面多看了一会,已示自己是光明正大的。

        却被贾张氏认为是故意挑衅,狠狠地瞪了几眼。

        无奈的何玉柱赶紧转头,做自己的饭菜。

        一做好,就和雨水带着饭菜去了老太太家。

        吃完后,何玉柱和老太太交代了他下班后去小酒馆做菜赚钱的事情。

        希望他回来晚的话,照顾下小雨水,运气好的话他回来会带些熟菜回来。

        老太太明白何雨柱是要多赚钱,得攒家当结婚。早想何玉柱成家的老太太表示了支持和理解,并询问有没有对象。

        何玉柱没马上回答,因为他还没想好怎么和老太太说娄晓娥,也还不知道这个时代怎么接近一个女孩子。

        只想到娄家和谭家菜的一些渊源,可怎么操作还没理顺,于是何雨柱只能为难地说还没遇到,但自己已经在准备了,遇到就马上告诉。

        聋老太太听了,表示理解。却暗暗着急,心想早点该舍下这张老脸帮下柱子,找个好姑娘。

        告别老太太后,何玉柱关心了一下雨水的学习,问作业写完了没。

        雨水想了都写完了,但是有道数学题感觉不对。

        是一道简便运算题,何玉柱看了一下,雨水用了简便方法后步骤多了,计算量也更大了。

        这题如果改一个数字的话,就很适合用简便运算的方法,但是不改的话,反而不然直接计算。

        何玉柱把其中的问题告诉了雨水,说明简便运算是有条件的,并不是任何时候都适合方便计算。

        辅导完作业后,何玉柱和雨水一起分担了家务活,锻炼了身体。

        空下来后,雨水又开始研究《养鸡手册》,想着找机会上面的法子。

        何玉柱则问雨水找了,以前不用了的本子和笔,在空白的地方开始练字。

        何玉柱受过后世的高等教育,心里还是把自己当做文化人。何雨柱是个手艺人,很早就不上学练厨艺了,字写得一团糟。

        现在何雨柱的身体没有练字的肌肉记忆,于是何玉柱准备练习常用笔画,争取短期内写的字看起来至少端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