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小酒馆

第九章 小酒馆

        四九城,正阳门下一家别致的小酒馆里,昏暗的灯光下,两个青春靓丽的女子坐在一处角落窃窃私语。

        “廖慧萍,你今天什么情况阿,还请我到酒馆吃饭。”

        “晓娥,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在四九城见面了。”

        “慧萍咋了,出什么事情了?”

        “我爸说这里不大安全了,要全家去港城,最近就要离开了。”

        “怎么不安全了要离开,我们两家不都差不多吗。”叫晓娥的女子,有些舍不得这个闺蜜。

        “我家没你爸这么大的魄力,直接把那么大的一个轧钢厂直接就给捐了。自从合营后,没了经营权后,我爸就唉声叹气的,有些闷闷不乐。”

        “这个我爸不能再参与管理工厂后,也有些不大开心,最后干脆就把厂子捐了。但怎么就要走了,这个地方是我们长大的地方,有很多成长的记忆。”

        “我也不想走,但是我爸不想变得无所事事,他有自己的抱负。还有就是我们长大了,现在环境变了,时代变了。现在是工人最吃香,商人不香了,我们都变成出身成分不好的人。前阵子有人给我说个条件不错干部子弟,人一听我家的成分就直接拒绝了。我爸说了,富人不能靠近权利的圈子,就危险了。”廖慧萍无奈地说道。

        “我还是想找一个有文化有修养,风度翩翩的梦中情人。留在这儿,可能不容易找到合适的。”

        说到找对象的话题,还是怀春少女的廖慧萍有些不好意思,转头向自己的闺中密友问道:

        “对了,晓娥,你呢,家里有没有什么安排?”

        “安排,应该没什么安排吧。”

        “啥叫应该阿,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我爸也觉得现在风向不大对,不过还没决定要不要离开什么的,可能还要观望呢。”

        “那你个人呢?”

        “谁不希望白马王子呢,我们都是同一类的家庭,你有的问题我也会有。我也是靠家里安排相亲,不过我爸说了最后还是看我喜不喜欢。”

        “那你有相过没,快说快说。”

        “我们都才高中毕业不久,你都没,我咋会那么快。”

        娄晓娥心想:“我才不会告诉你,今天有个老太太来说亲,家里准备要相看下,根正苗红的三代贫农出身。虽然决定权在自己手里,但是这个离白马王子相差太远先不说,反正还没相见过不算隐瞒吧。”

        作为闺蜜,廖慧萍一眼就看出其中有问题,这个傻娥子还想瞒着。肚子饿了,先吃饭,暂时放她一马。等吃完了,到时候吃人嘴短,看她怎么吐出来。于是点头应答,并递过手边的菜谱。

        “说的也是,我们还是先点菜吧。刚急着和你聊天都忘了还没点餐呢,今天我做东你可别客气,以后可能就机会少了。”

        娄晓娥闻言,接过来翻了一下菜谱。想到好友即将远离,就没啥兴趣了,情绪低落的把菜谱给了对方。

        “还是你点吧,这店你熟你来点吧,我客随主便。”

        廖慧萍直接接过菜谱,翻找起来想点几个闺蜜喜欢的菜慰藉一下闺蜜的胃暖暖心。

        前几页选了几个还没啥,翻到后面眉头一皱:“晓娥,我记得你是喜欢吃谭家菜的吧。我选了几个这里的拿手菜,但后面还有一些谭家菜,应该是新加的,不知道味道怎么样,要不我们尝试一下。”

        “黄焖鱼翅、清汤燕窝、扒大乌参……,还真的是谭家菜。”

        娄晓娥靠过去一看。

        “怎么样,来整几个。我们再加几个谭家菜吧。”

        两人都是在四九城长大的富家千金,对于谭家菜都不陌生。

        谭家菜是中国最著名的官府菜之一,谭家菜是清末官僚谭宗浚的家传筵席,因其是同治二年的榜眼,又称“榜眼菜”。

        谭家菜烹制方法以烧、炖、煨、靠、蒸为主,谭家菜“长于干货发制”,“精于高汤老火烹饪海八珍”。

        谭家菜贵则贵,但燕窝鱼翅、山珍海味,都是拿手菜。

        这样的菜出现在一个小酒馆内,两人都有些担心是否真的能做出来。

        廖慧萍不是差钱的主,想着日后好友难聚,不管吃不吃得下,直接挥手加了八个谭家菜。

        ……

        后厨接到菜单后,何玉柱有些吃惊。在这小酒馆有几天了,都是帮做其他菜系的菜,还是头次接到谭家菜的任务,一下就这么多个。

        随手计算一下——乖乖,好家伙今天的收入估计要赶上在轧钢厂一月的工资了,这还是第一次一天就有这么多的收入。

        努力压制住心中的激动,有几个还是功夫菜,要好好的发挥,对得住这份价钱。

        这边何玉柱准备拿出十二分的精力来做谭家菜。

        另一边娄晓娥也和廖慧萍一起讨论起了,之前吃谭家菜的精力,同为吃货的两人,说得津津有味。

        可是好菜总是来得晚,之前先点的其他菜都开始上了,谭家菜还一个都没上。

        两人都留着肚子,每样都吃的不多。

        等到两人快失去耐心了的时候,一道“黄焖鱼翅”终于上来了。

        好菜不怕晚,两人尝了一口,意外的好吃,不辜负一番等待。

        而且非常正宗,难以想象这菜会出现在一个小酒馆,让人不禁想见见这位厨师看是否真的存在。

        剩余的菜陆陆续续都上了,吃到最后,两人的肚子都吃撑了。一边吃还一边感叹,用是经常能吃到这菜就好了,讨论了一番还开玩笑说好像嫁个厨子也不错。

        两人慢慢互相开起了玩笑,也许为了冲淡是离别的惆怅,渐渐地越来越得开了。

        廖慧萍靠近娄晓娥低声密语,两人竟决定开个玩笑,作弄一下这个害她们吃撑了的厨子。

        娄晓娥装做生气地一拍桌子。

        “老板娘,你来看看,这谭家菜味道不对阿!让你们的厨师过来一下。”

        徐慧贞一听,心里咯噔一下,赶忙过来,这几个谭家菜比较名贵她本来也比较上心。

        询问了一下后,品尝了一下,好像没发现明显问题。

        做戏做全套,娄晓娥和闺蜜还是说味道不对。

        徐慧贞只能去把何玉柱找了出来。

        何玉柱本来忙完谭家菜,正在想着今天的收入,喜滋滋的等着准备下工。

        谁知道老板娘过来说,客人对菜品有意见,心里的欢喜顿时被打落了。

        出来一看客人是两位女子。

        一位是贤淑安静、面容姣好有着一头长发乌黑的传统美女。

        另一位留着短发,鹅蛋脸,带着几分英气,是一位神似关咏荷的美女,正在说话的正是这位。

        见到厨师过来,娄晓娥和廖慧萍都是一惊,这厨师厨艺精湛竟然还如此年轻。

        想起之前开玩笑说嫁个厨子也不错,娄晓娥的脸上爬起了红霞。

        何玉柱一看桌子上的菜还剩不少,毕竟点了那么多菜两位姑娘再是能吃也不能都吃光了不是。

        拿起一双没用过的筷子,每样都夹了一点到小碗里,细细品尝一下。

        嗯,就是这个味道,没问题啊。

        何玉柱带着疑惑,看向两位客人。只见带头的那位女子,红着脸不语;另一位偷偷地摸着肚子一副吃撑了的样子。

        莫非是遇到了——吃霸王餐的。

        只是这是两位年轻女子,该如何处理,何玉柱有些为难地看向了老板娘。

        老板娘一看何玉柱为难地眼神,顿时有些迟疑——莫非发挥不好,味道还是差一些,据说有些饕餮吃货嘴非常刁钻,一点不对都都吃出来。

        老板娘开始陷入自行脑补中,在思索是要打折还是免……一想到那价格就忍不住心痛,开始暗骂何玉柱。

        这让画风陷入奇怪的无声世界。

        没有任何回应这让何玉柱有些忍不住了,毕竟男人在耐心比不过女人,又不愿见到两个美女一直为难,于是出声道。

        “老板娘,我们的菜没问题,要不让就她们洗碗抵饭钱算了吧。”

        话音刚落,就收到了三个“卫生球”,原本抚着肚子的长发美女更是忍不住笑痛了肚子不得不使劲地揉肚子。

        老板娘见识多,一看两女的服饰就知道不是缺钱的人。

        娄晓娥更是生气地瞪大双眼,啥意思呢。她娄大小姐在家从来都不洗碗的,还有她是付不起钱的人吗。

        不对,今天不是廖慧萍请客吗。

        廖慧萍清楚情况,按着快岔气的肚子,说道:

        “老板娘,这是误会。是这样的,就是这谭家菜的味道太正宗。我家想找个师傅做一场宴席,今天正好遇到,就开个玩笑,见见这位师傅,看能不能商量一下这个事情。”

        听到这,老板娘直接了解下时间就给何玉柱安排上了。

        何玉柱尴尬地摸了摸头,怪自己脑补太丰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