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再遇

第十章 再遇

        何玉柱出了小酒馆,带着菜回家,心里感觉今天还是收获满满的。

        回到四合院时,正好遇到一个人,许大茂,前世书里的死对头。

        这个时候这家伙,还单身,和他爸妈一起住院子里。

        之前听说还在当放映员学徒,要两年才出师,这会还没出师呢。

        这会这家伙路过贾家,看见院里一支花秦淮如在洗衣服,色心又起,在一边吹牛一边偷瞄。

        走近一看,吹牛侃大山主要对象是贾东旭和许大茂。只是侃着侃着,许大茂眼神有些飘忽,贾东旭感觉头上有点绿油油的东西在飘。

        要不是许大茂说话好听,又懂人事,吹地贾东旭有点飘飘然,贾东旭早就忍不住了,发现了几次许大茂偷瞄的动作后,有点暗恨媳妇怎么有洗不完的衣服,同时暗自警惕许大茂。

        在发现何玉柱带着个饭兜回来,眼珠子一转,把话题扯到何玉柱这边。

        “傻柱,带什么好东西回来了阿。这转正了就是不一样阿,花起钱来也大气了,大茂你也得加把劲阿,好好向傻柱学习阿。”

        许大茂一听心里顿时不爽,想到还一年才过学徒期,没说啥就想走了。

        心想傻柱那有啥了不起的,工资也不算多高。跟着师傅做学徒这一年,他可是看到放映员有多受欢迎。

        工资不赖不说,每回下乡都往回带价值不菲的土特产,看场电影那些村子的人都一幅感激万分的样子。

        这时代的娱乐真的太少,一场电影十里八乡的人都围过来,那人山人海的架势,让负责放映的许大茂觉得自己像一位大领导正在检阅群众,心里说不出满足。

        想着以后自己当了正式放映员各种美好前景,向傻柱学习想太多了,到时候傻柱还不得羡慕嫉妒我。

        转正后,家里就会给自己张罗媳妇,到时候肯定能找个比秦淮茹更漂亮的,更能生……

        何玉柱本不想搭理二人一同欣赏四合院的名风景——秦淮茹洗衣服。

        只是听到傻柱这称号,还是认真地说道:

        “贾东旭同志,你也不想别人称呼你傻旭吧。现在我是何家当家人了,傻柱这个叫法已经是过去式了。今后,谁傻柱傻柱的叫,别怪我不讲情分,许大茂你也一样。”

        说完,也不管他俩的反应就走了。

        许大茂听了,也不服气地也走了。

        秦淮茹见状,觉得这何雨住自从他父亲跑了之后好像变得越来越不好说话了。

        何玉柱到家后,雨水和聋老太太已经吃过晚饭了,就把带回来的饭菜放好,准备吃明天。

        第二天,周末。

        雨水还有些作业没写完,打算呆家里怼作业。

        何玉柱则打算去外面逛一下,找人给自己做一套合身的衣服,顺便打理一下头发,相亲大事面子工程不能马虎。

        早饭过后,和雨水交代让她和聋老太太一起对付昨天从小酒馆带回的菜不用管自己后。

        雨水先是不大开心,待发现小酒馆带回的有不少好菜油水不少。好吃东西总会带来美好的心情。

        在这个物资不足的年代,油水丰足的美食是第一享受。

        看到美食的份上,小雨水放弃了纠缠哥哥。

        还没自行车的何玉柱,只能坐公交车去了市区。

        何玉柱找了理发店,剪了个寸头,剪完之后立马精神了许多。

        他来到这个世界后,人正年轻,开始注重锻炼,又不缺营养。身上的精神状态变得非常好,一点油腻味都没有,浑身上下一股男性的阳刚气息。

        对着镜子上下打量完后,何玉柱对自己看了又看,这年头的理发师傅真是认真,挑不出啥毛病。

        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旧衣服,也就干净整洁,一点也不挑眼。眉头一皱,是该换身行头,买套新衣服了。

        这个时代的要买新衣服一般是买布找制衣师傅做和去国营的商场购买成衣。

        何玉柱准备先直接去国营商场挑选成衣,这样更方便简洁。

        这时候国营商场的销售员都眼高于顶,见何玉柱穿着普通,不大乐意配合挑选,总是询问确定。

        在何玉柱看来现在的衣服款式太过于老旧,总觉得不是那么顺眼,不过值得称赞的是衣服的用料十足制作精良。

        不过时尚流行是个轮回,在挂呢大衣的地方,何玉柱看到一件有眼缘的衣服,打算试一下衣服。

        销售员不愿意再搭理了,在她看来这件衣服比较贵,看何玉柱的打扮是买不起的。

        何玉柱见状直接掏出钱包,数出票子晃了晃,销售员这才拿出衣服来试穿。

        ……

        娄晓娥知道闺蜜即将离开这个城市后,第二天开始一边逛街一边想买些礼物赠送一下对方。

        逛了大半天后,买了不少东西。

        逛到商场卖男性服装的地方时,想到今天的花销用的都是自己的小金库有点心疼。

        如果给老爸买件衣服讨好一下,以老爸对她这个独生女的宠爱,今天的花销就都有着落。

        想完这些,娄晓娥就开心的看起了衣服。

        选了一件大衣正要叫销售员时,发现货售员在陪在一个年轻男人旁边,从小接受的良好教育让她没出声打扰。

        待看到那男子换上新衣试穿,左转右转时,娄晓娥发现那个人还挺养眼的。

        干净简洁的寸头,配合棱角分明的五官,显得整个人阳光帅气。

        宽阔的肩膀,结实的胸膛完美地撑起了整件大衣,就是个天生的衣架子,走动中散发出男人的自信。

        让还是怀春少女的娄晓娥心怦怦地跳,还有那副脸孔有一股熟悉感,就是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何玉柱买东西向来干净利落,看好衣服后就直接交了钱和布票后,就走了。

        路过的时候,发现好像有个女子在看自己,也没回头打量,这年头随意打量女子会让人觉得轻佻,搞不好被当作是流氓。

        娄晓娥忍着心怦怦地跳,看人走了。待回神时,发现售货员正好奇地看着自己,顿时满脸通红,心想刚才自己看那个男人的样子估计被发现。

        脑筋一阵急转,马上想好了对策。平稳了一下气息开口向售货员问那个男子买的件衣服,售货员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到衣服上了。

        售货员打量过娄晓娥,觉得她的购买力比较强,给推荐个同款高配的版本。

        娄晓娥一点也不担心花销问题,正好是找老爸报销的,本就打算挑贵的,好多报一些。

        摸了摸两套衣服,高配的果然布料更好更显富贵,更保暖,适合年纪大的人。

        买完后,东西有点多了,娄晓娥有些提不动,就想着打道回府。

        走到商场后面的小弄堂时,发现前面有个人很像刚才那个年轻男子,那件新衣服正提在他手上呢。

        在娄晓娥走神的时候,突然窜出一个人一把抢走了她的包就往前跑。

        娄晓娥先一惊,回过神来才一边追一边喊道:

        “有人抢包,抓贼阿!”

        何玉柱正打算回去坐公交车时,有人一阵风地跑过,接着就有个年轻美丽的女子追上来喊抓贼。

        看她还提着东西,一脸着急委屈,也没多想就追上去。

        把手上的东西递给她,说道:

        “帮我拿一下,我给你追回来。”

        说完就拔快追了上去,何玉柱平时就喜欢晨跑,那贼跑得虽快就慢慢被追了上来。

        眼看快逃不掉了,那人急忙把包给砸了过来,何玉柱伸手一接停顿了一下。

        趁此机会,那人就溜了。

        何玉柱还惦记着自己新买的衣服——那可是花了老鼻子钱买的行头,也就没继续追下去。

        娄晓娥接过东西后,也想跟上去。

        可是拿东西太多,两只小手有些用不过来,没几步东西就掉地了,一照顾不好全乱了。

        只能直接拢成一团,双手抱着跟上去。

        何玉柱回来时,正看到娄晓娥双手抱东西,像企鹅一样挪着往前走。

        何玉柱拿着包,打量了一下娄晓娥,发现对方很眼熟。

        对方个头高挑,有着一米七左右。

        短发鹅蛋脸美女,正是昨天去小酒馆吃谭家菜的女子之一。

        因为身高差距不大,一靠得近直接就对视上了,皮肤的细腻白嫩,吹弹可破,看得一清二楚。

        饶是有着前世今生多年的经历,这具身体,近距离接近美女,感受到对方有些慌乱的气息,还是感觉一阵电流通过,身体不能自已,像是恋爱了的感觉。

        何玉柱感叹到底是这身体太年轻对异性太敏感了,异性果然相吸,三十年的老司机都差点把控不住。

        为了不社死,赶忙自我介绍一下,把包给对方。

        娄晓娥也是被传染了一样呆呆的,反应慢半拍才检查了一下包,重要的东西都在。

        慌忙表示感谢,并把衣服还给对方。

        何玉柱接过东西,推辞一下就表示自己要赶公交车就先走了。

        娄晓娥看着何玉柱走远才回过来,原来是昨天那个差点被她们开玩笑厨子阿。

        心想自己是不是思春,怎么脸红心跳地好像有些入迷想恋爱了的样子,又想到家里要安排地相亲,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