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相亲(一)

第十一章 相亲(一)

        往后的几天,何玉柱像往常一样工作锻炼。

        只是脑海中经常会出现娄晓娥的那张俏脸,想起在小酒馆里她气呼呼的样子,居然还觉得挺可爱的。

        每天早起加大晨跑量都压不住荷尔蒙的冲动,好想去认识她。

        去小酒馆的时候,也有些心不在焉的,偶尔会出去看下有没有出现。

        还好,何玉柱有着丰富的理论知识,知道这是身体成熟了,是健康的正常表现。

        还有偶尔因为性的压抑的失眠。

        计划生育还没来临,这个时代不提倡晚婚,就是城市里像何玉柱大小的不少都结婚。

        不结婚,在连电视、收音机都没有,何玉柱可以想象对于精力旺盛的年轻人来说夜里有多难熬。

        所以对于结婚,何玉柱还是挺上心的,具体表现出来就是何雨水都发现最近哥哥开始臭美起来了,经常喜欢照镜子了。

        穿越到这个身体上,何玉柱才知道这身体有多健康。对于何雨住单身三十多那是有多控制有了更多地理解,难怪何雨柱出名的嘴毒,都是阴阳失衡火气大惹的祸。

        对于聋老太太牵线的相亲对象,也更多地期待起来,在想象的世界里所有美好都堆积了在一起。

        时间过了几天,到了聋老太太说的要带何玉柱去相亲的日子。

        何玉柱拿出一身行头,摸了摸那件名贵的呢大衣,发现好像比之前试穿的时候手感更加好。

        但款式就是那个款式阿,可能是心里作用吧,何玉柱道在心里自我解释着。

        另一边,娄晓娥到家后也没有仔细查看给娄父买的衣服,毕竟是为了报销自己最近的花销,娄父其实不缺衣服。

        果然在一顿撒娇后,娄父就高兴接受了,谁叫他是女儿奴呢。

        家里不缺钱,又只有一个女儿。娄父是啥人,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

        从小看她长大,一看她动作就知道啥情况。因为担心她大手大脚,不懂经济,才让她自己管零花钱。

        等娄晓娥走后,娄父拿出衣服看了看,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

        衣服款式和材质都不错,价钱明显报高了许多,但娄父还是很开心。

        换上试了一下,感觉精神了很多,看着人也年轻了好多岁。

        聋老太太带着何玉柱和雨水一起去相亲了,三人一边走一边聊天。

        原先何玉柱对相亲对象也没多问,因为他除了院子里和工厂其他地方都不熟,感觉问了自己也不认识,而老太太应该也不会害自己。

        这下要出发了,就顺便问了。

        聋老太太稍一犹豫,便说道:

        “柱子,奶奶给你介绍的这一家呢,也是看你没什么追求。但现在奶奶还是告诉你吧,她叫娄晓娥,和你差不多年纪,是娄家的闺女。她家是爱国商人,之前在抗战时期捐了很多物资,奶奶在地下党组织时和他家打过很多交道,曾帮助过我们组织度过几次难关。她爸以前被称为娄半城,可想之前多富贵。但现在时代变了,越穷越光荣。和她家结亲的话,政治上会有影响,特别是当干部,但柱子你也没什么官瘾,咱就老百姓过过日子。她家都是良善的人,所以我觉得挺合适的,你觉得呢?”

        何玉柱听了一愣,心想:

        “聋老太太就是聋老太太,又把娄晓娥给签到一起,何雨柱是因为老太太的帮助才和娄晓娥才有了何晓,这次还是这么给力。看来是命中注定。就是不知道和小酒馆遇到的那个女子比起来怎么样。”

        想到了“何晓”,觉得还是和娄晓娥有缘,何玉柱回过话说:“老太太,看您说的,我还不知道您是为我着想。您是看我长大的,还不知道我。我只想好好做我的厨子,过好日子带好雨水。再说,我家三代贫农,根正苗红。”

        最终三人来到了一个别墅前,到了门口有个阿姨出来,见是聋老太太就接了进去。

        带入客厅时,娄父娄母两夫妻已在等候,相互寒暄后。

        娄父一边和老太太聊着往事,一边打量起何玉柱。

        这一打量,发现小伙挺阳光帅气的,只是感觉有些眼熟,看何玉柱长得不错娄父还是有些不开心,大抵是担心家里小白菜要保不住了。

        倒是娄母看了眼何玉柱,又看了眼娄父,一下明白为什么有种眼熟的感觉,还是同款大衣,感觉好像还何玉柱身上的更好。

        悄声告诉娄父后,娄父也有些傻眼,今天是女儿相亲的日子,就顺便穿上女儿新送的衣服,这撞衫撞得娄父有些闷闷的。

        话匣子就有些停住了,直接让人把娄晓娥叫下来。

        接下来都是娄母在询问和介绍情况。

        知道是相亲,娄晓娥有些不好意思,闺蜜廖慧萍也在。

        分别在即娄晓娥告知了闺蜜自己要相亲的事情,廖慧萍还过来帮忙一起把把关。

        所以娄晓娥出来时是和廖慧萍一起的。

        两人一起出来,和何玉柱打了照面都愣住了。

        娄晓娥立马认出了何玉柱,倒是廖慧萍因为何玉柱形象大变一时没认出,但细心的她发现闺蜜脸色变红了,就知道其中有故事,有些玩味地打量起来。

        娄晓娥扫了一眼闺蜜就知道情况,打完招呼后就拉着她到一旁悄声咬耳朵。

        娄晓娥看是有些大大咧咧其实是外刚内柔,廖慧萍则是相反表面柔柔弱弱温柔可人,其实内心很有想法和主见,两人在一起多是廖慧萍拿主意,这也是娄晓娥希望闺蜜帮忙把关的原因。

        何玉柱也感觉世界这么小,原来自己已经见过面,只是出来的是两女像是姐妹俩,心想脸红害羞应该那个是正主。

        坐下后,娄晓娥发现娄父有些奇怪地看着自己,又不说话。

        悄声问娄母,娄母笑眯眯地指了指两边的衣服。

        娄晓娥有些呆住了,摸了一下娄父的衣角,便知道自己弄错了,今天还撞一起了,娄父的衣服还成了配角,难怪娄父有些兴致不高。

        最后还是娄父下场考较何玉柱,娄母和老太太聊起来。

        廖慧萍和娄晓娥也没放过小雨水,温和地和雨水聊天,从中套出一些信息来。

        得知雨水早就没了母亲,父亲又留下他们跑了,两人很是同情心泛滥。

        聊到后面,雨水有些担忧地问哥哥结婚后会不会也不要自己了。

        忧伤的小眼神,让娄晓娥心疼不已,直接回道他敢,看我怎么收拾他。

        听得廖慧萍直摇头,看来这回自己的闺蜜是陷进去了。

        比起这里,何玉柱和娄父那边则是硝烟弥漫,雷声滚滚。

        何玉柱感觉到了来自娄父深深的压力,好在他来自后世见识多眼界宽,啥话题都能接上。

        这让娄父有些受不住,原想给他个下马威,结果发现这还是个厨师吗,天南地北国际大事都能接得上来,还说得有理有据。这指定不是正经厨师,正经厨师会懂这么多吗。

        眼看要到饭点,娄父觉得何玉柱肯定精力没花在厨艺上便顺水推舟,要求他表现一下厨艺。

        对此,何玉柱乐意至极,他打算先征服对方的胃。

        娄家不愧是富贵人家,家里厨房备菜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