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定婚(二)

第十九章 定婚(二)

        一辆小汽车停在了四合院门口。

        汽车经过的声音惊动了院子里的人们,这时候汽车少的可怜。

        人们纷纷在远处观望。

        从车上下来了一男二女。

        看样子是一对夫妻和他们的女儿。

        男子身上有股上位者的气势。

        作为一个曾经的民族资本家,在这时虽然已经开始被边缘化,但他是经历过各种风云动荡,曾经规模不小的家族企业的掌舵人。

        这次他是为了独女的终身大事而来。

        这三人进入四合院的时候,边上的人纷纷让开。

        前院的三大爷,一看这三个陌生人不简单,打量了一番。

        上前询问对方两四合院的目的,听闻是来找聋老太太的。

        以为是哪里的领导来看望老太太来了,一直陪着说话送到了老太太家。

        聋老太太听到声音,出门一看是娄晓娥一家子来了。

        赶忙出来迎接他们进来,并把后面跟着看热闹的人给驱散了。

        院子里的人散开后,开始议论纷纷。

        聋了太太是个孤寡老人,除了年关上面会有人来慰问,平时都是没有人的。

        大家开始猜测了起来,话题渐渐散开了,五花八门怎么说的有。

        不少人开始谈论起了里面那个年轻的姑娘。

        那身材和脸蛋组合在一起,再配上一身漂亮又不失传统的礼服。

        很快成了话题的中心。

        姑娘们开始讨论那身衣服,要多少花费,自己能不能照着样子做一身,最后想想普通布料也穿不出那种感觉。

        男人们则开始把那个姑娘和院子里的女人比较起来,谈论了一圈,觉得一个能比的都没有。

        秦淮茹也是漂亮的,做新娘子嫁过来那时多少单身男子看得红了眼。

        但是娄晓娥也是天生丽质,在加上穿衣打扮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众人在想这位姑娘做新娘子的时候肯定比秦淮茹还要惊艳。

        只是不知道最后会便宜了哪个禽兽。

        许大茂也在人群中,这个时候他是最活跃的。

        最近死对头的自行车丢了,他一直很开心。

        这会谈论起姑娘的话题,他也没少吹嘘。

        但也只是嘴上厉害,实际上大家都是看热闹过过嘴瘾。

        那姑娘一看就不像是四合院里能娶得上的,光那身高一般的男子走打跟前都感觉到压力。

        这会大部分普遍营养不足,男子的平均身高远不如几十年后。

        这会许大茂和人打起了赌,这姑娘他都没把握,院子里肯定没人能追得上。

        有集体荣誉感比较强的,觉得许大茂这话说的太绝对了伤了他的心,两人杠上了。

        拼着年不过,赌上了五斤猪肉。

        那人本来是觉得许大茂小瞧了院子里的人,心里不服气,其实也觉得那个姑娘不是平常人家的。

        只是话说出去以后,被赶上架了。

        肉可以不吃,面子是不能丢的。

        看了一圈,没人打算去聋老太太家打探一下,正硬着头皮上前。

        正好看到何玉柱人模人样的,正往聋老太太那去。

        急忙上前拦住何玉柱,请求帮忙,并把打赌的事情说了一下。

        何玉柱听了说了一句,这事我包了。

        走时,还意味深长地看了一下许大茂。

        许大茂收到这个眼神,立马就觉得心慌慌的。

        这是有事阿。

        想了又想,许大茂的脑瓜子还是很灵活的。

        假装偷偷回家路过,往老太太门口张望了一下。

        里面的一幕让他又酸又气。

        那个姑娘竟然和何玉柱有说有笑的,像一对恋人一样。

        过了门口,他就偷偷溜回家了。

        那个赌约他是不在乎了。

        凭什么,何玉柱他能这样。

        从小到大,他都觉得何玉柱只是人高马大会打架而已。

        比起会来事,交朋友他何玉柱差远了。

        这会他不敢想的妹子,却和何玉柱有说有笑的。

        比撩妹子,他许大茂怎么会输给何玉柱呢。

        许大茂回神过来,那个姑娘就是娄家的千金娄晓娥阿。

        那个他妈曾经准备给他相亲的对象。

        现在知道真人,许大茂悔大了,嫉妒冲上了心头。

        差点忍不住冲出去大喊傻柱你他么的抢我媳妇。

        一个人待不住了,许大茂找他妈诉说心中的不甘和委屈。

        许母知道后,也没马上说话,只是爱怜地看着儿子。

        在娄家做了多年佣人,她知道娄父这个人是说一不二的,看好的事情是很难让他改主意的。

        他儿子要是闹起来,得罪了娄父就不好了。

        许大茂工作的事还得求着娄家帮忙呢。

        想了想,才安抚许大茂让他别捣乱,到时候想办法给他找一个更好的。

        虽然知道只是安慰的话,许大茂听了也还是安静了下来。

        许母出门,去了聋老太太那。

        进门后,就带着笑容讨好地和众人打招呼。

        娄父有些不高兴,但在这会儿也能在聋老太太面前表露出来。

        知道这里已经是在谈婚事后,许母心里有些黯然却还是面上却表现出为两个年轻人高兴。

        表示到时间大家都是一个院子里的互相照顾,又谈到自家许大茂现在工作都没着落。

        可怜天下父母心,希望娄家体谅一下,帮自己一把。

        娄母也是心软的人,多年的交情,一句可怜天下父母心。

        她转头看下了自己的丈夫,眼里是求助的神情。

        娄父本不大想搭理,看此情形,左右就一个放映员的学徒工。

        想想还是答应了,眼神间示意许母得了好处就离开吧。

        许母识趣地离开了。

        婚事已经谈定,剩下领证挑日子的细节直接由娄父娄母和聋老太太商量敲定。

        何玉柱和娄晓娥坐了无聊,两人一起出了老太太家。

        何玉柱打算带娄晓娥看看自己家,娄晓娥也想看看日后自己的小家。

        院子里的人看到何玉柱和之前那位姑娘走在一起都傻了眼了。

        之前那位打赌的兄弟更是眼睛睁得大大,激动得跳了起来。

        牛*阿,兄弟。

        连同几人一起上前和何玉柱打招呼,想了解一下情况。

        何玉柱也没继续逗他们,介绍了一下娄晓娥是自己的对象。

        娄晓娥也落落大方的回应了。

        几人不好意思打扰他们,就告辞离开了。

        走到路上,打赌的家伙就提议找许大茂要猪肉,见者有份。

        大家伙立马高兴地赶向许大茂家。

        娄晓娥到了门口,看到有个小菜园,感觉还挺有生活情调的。

        只是有点诧异怎么是从后门进的屋。

        看了一下屋子有两间,大的何玉柱,小的何雨水。

        前门那边隔出了一个厨房。

        和自己家不能比,好在之前娄晓娥就已经知道了情况,早有心里准备。

        两人一边看,一边商量着把房子怎么收拾一下。

        商量半天,决定墙面刷一下白,大房间再隔出来个卫生间出来。

        其他娄晓娥就不打算怎么动了。

        领走时,娄晓娥给了何玉柱一个小包,里面是她的一部分私房钱。

        何玉柱的情况,她都清楚,这会要结婚花钱的地方多。

        真是一个贴心姑娘,何玉柱有些不能自已地给了她拥抱。

        羞得娄晓娥给了他一顿粉拳,便宜都被他一个人占了。

        到了分别的时候,何玉柱一直送到了院门口。

        看着汽车远去看不见了,也一直没回头。

        路一直蔓延到天边的尽头,那里夕阳正红。

        旁边探出一个小尾巴,正是何雨水。

        “哥,你在看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