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葡萄树下葡萄果

第五十七章 葡萄树下葡萄果

        何家。

        何玉柱种的两颗葡萄树,互相纠缠在一起,已经长得枝叶茂盛了。

        在炎热的七月,提供了一片清凉的绿荫。

        叶子中间露出一些可爱的果子,晶莹透亮,慢慢地变大。

        何雨水放暑假在家中,每天早上都带着何晓,一起在树下数葡萄。

        数完后,两人都眯着眼露出一副幸福的笑容。

        也有些恼人地蚊子躲在树下,惹得二人不住地拍手。

        都不用吩咐,二人就承担了给葡萄树浇水的任务。

        这时候是葡萄果实加快速度膨大的阶段,也是需要水分最多的一个阶段,这时候隔几天就需要一次浇水。

        姑侄两个看着葡萄肉眼可见的变大,没少在家里炫耀自己的劳动成果。

        一天,何玉柱还在家里做菜,何晓就跑过来喊。

        “爸爸,不好了,今天我发现有个大一点葡萄被小鸟给啄破了。

        这小鸟太可恶了,我和姑姑每天赶,葡萄还是有被它们吃掉了。

        爸爸,快想想办法吧。

        每天仰头看有没有小鸟躲在葡萄上面,我脖子都累坏了。”

        说着,两只小手抱着何玉柱的腿就是一阵摇啊摇。

        “嗯,这个啊。要不你们先做个假人吓唬一下它们吧。

        等回头,爸爸去你姥爷家拿些旧报纸回来,那玩意你姥爷家多得很,做些果袋把葡萄的果实包起来。”

        “那爸爸,你要快点啊。

        我和姑姑去商量一下,怎么做假人。”

        何雨水这会在和三大爷家的阎解娣聊天呢。

        对于小鸟偷吃葡萄,三大爷家也没上面好办法,只能人工看着驱鸟。

        要说三大爷还真是照顾花草习惯了,这颗葡萄树也被料理的不错。

        结的果实也不少,也被小鸟惦记上了,还没熟呢就被啄食了。

        这可把三大爷心疼坏了,熟了以后那可是好吃的水果啊。

        就给阎解娣分派了赶小鸟的任务,看到自家的葡萄被吃。

        阎解娣也是义愤填膺,努力地驱赶小鸟,但是人力有穷时,难免还会被小鸟给偷吃了。

        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何雨水和阎解娣也是在商量怎么赶小鸟省力又有效果。

        何晓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姑姑,姑姑,爸爸说了让我们先做一个假人吓唬一下小鸟。

        他后面再去拿些报纸来把葡萄包起来。”

        “用报纸把葡萄包起来这可以吗?”

        何雨水还没听说过,谁家把水果包起来的。

        不过做假人也不错,这个难不倒她。

        阎解娣听了也是眼前一亮,各自回去准备做假人。

        葡萄保卫战正式开始了。

        坏掉的扫把,一些废纸,都被利用了起来。

        一个像模像样的假人出现在了葡萄树的旁边,一时间还真让小鸟迟疑了一阵子。

        贾张氏带着孩子看到这些,出口嘲讽道:

        “不就是一些葡萄吗,酸不拉几的,用得着保护吗。

        要我说给鸟儿吃了正好。”

        一旁的棒梗,不信地说:

        “奶奶,那些葡萄真的酸吗,我真的好想吃吃看呢。”

        “吃啥吃,一个个小气得很,这么点葡萄哪有我们的份。

        被鸟儿吃了最好,大家都没得吃。”

        贾张氏没好气地嘟囔。

        小当悄悄拉着棒梗。

        “哥哥,小当也想吃。”

        “别着急,这葡萄看着还没熟了。

        等它熟了,我们在想办法。”

        “哥哥,那怎么样才算是熟了呢。”

        棒梗看着绿色的葡萄串,挠着头想了想,还是不知道怎么描述才好。

        贾张氏还在往前走,一回头才发现。

        棒梗和小当还没跟上来。

        忍不住招呼起来,打断了他们的商量。

        看着假人立了起来,何玉柱也是趁着周末休息去了一下娄家。

        之前何玉柱的辛勤的努力也有了成果,娄晓娥又怀上了,开始孕吐了。

        这次他一个人骑自行车就出发了,去的快回来的也快。

        娄家二老一个劲地让他多带点东西回去,对于他拿一大叠报纸占地方还挺有意见的。

        “爸妈,这不是家里的葡萄要熟了吗,总有小鸟来偷吃。

        何晓他都烦坏了,我拿着这报纸是做一些袋子把葡萄包起来,葡萄省得都被鸟儿糟蹋了。

        再说晓娥胃口不好,到时候吃点酸酸甜甜的葡萄正好呢。”

        “那行,你要带就带去吧。

        要是晓娥照顾不过来的话,让你妈过去帮忙。”

        “没事的爸,这会雨水也放假在家呢,何晓整天跟着他姑姑混呢。

        没啥事,我就先回去了啊。

        爸妈,回头再见。”

        何雨水和何晓看到假人立起来后,小鸟不敢飞落下来,心里也是舒了一口气。

        中午大太阳的时候,终于不用看着葡萄了,可以在家里安心睡个午觉了。

        棒梗偷偷过来看看葡萄有没有熟了,看到葡萄树下没有人,打算偷偷去摘一个尝尝。

        这样就能知道葡萄到底熟了没有,好不好吃了。

        四下无人,只有鸡笼里的鸡无精打采地躲在荫凉的地方休息。

        棒梗的胆子大了起来,他还是有些害怕的。

        之前他屁股被何玉柱打得肿了都不敢坐,这会还有些怕遇到何玉柱。

        好在之前他看见何玉柱骑着自行车出去了,不在院子里,他才放心行动。

        他个子还不够高摘不到葡萄,只能爬上葡萄藤。

        好在他还没那么重,这又是两颗葡萄藤缠绕在一起。

        何玉柱施肥施得好,葡萄树也长得比较壮。

        棒梗爬上去后,看了看之前看中比较大的那一串。

        正伸手摘下一颗连皮都没剥就放进了嘴巴,就听见了自行车的声音。

        心想坏了,傻柱那个打他屁股的大坏蛋回来了,赶紧就要溜。

        何玉柱看见葡萄树一阵摇晃,他就知道不是何雨水和何晓。

        这两人这阵子对葡萄树宝贝得很,根本不会这么摇。

        就大声喊:

        “谁!谁在偷葡萄!”

        听到喊声,棒梗吓得顾不上何玉柱躲避栽种在旁边的荆棘刺就跑出来。

        一根荆棘条正好挂住他的裤子后面,这用力一撕扯。

        撕拉一声,经过秦淮茹经常搓洗的布料已经不结实了,裤子后面就开了大口子。

        留下一根布条挂在荆棘条上飘荡。

        逃跑时,棒梗大口呼吸,嘴里的葡萄掉了都不知道。

        跑进家里,才发现葡萄不见了,这让他捂着屁股难过不已。

        两家离得近,何玉柱从后面发现是棒梗时,棒梗已经冲进贾家了。

        他也不着急,只要棒梗还惦记葡萄,有的是机会收拾棒梗。

        回去观察了一下葡萄树,发现没什么损失,看来棒梗还没来得及下手。

        回屋后,何晓和娄晓娥都睡得正沉一点都没被吵醒,不愧是母子俩。

        雨水听到喊声,揉着还没睡醒的眼。

        从她的房间走出来了。

        “哥,你刚才喊啥呢,有人偷我们的葡萄吗?”

        “嗯,是隔壁的棒梗。

        我看着他跑回家了,裤子还被小园子的荆棘条给挂破了。”

        “哈哈,这小子活该。

        刚防住小鸟,又被棒梗这小子惦记上了。”

        “不用担心,再过几天葡萄就熟了。

        你就再辛苦几天,熟了我们就都摘下来。

        你这么辛苦,多分一点啊。

        不过还是得多留一些给你嫂子。”

        “为啥呀,不公平。”

        “你嫂子怀孕了,胃口不好,喜欢吃酸的,这葡萄酸酸甜甜的正好。”

        “哼,哥你们两口子坏得很。

        我刚上完学放假,又整出了二胎。”

        何雨水没好气地白了一眼他哥。

        自从她放假以后,她哥是越来越懒了,直接把何晓都扔给她带着。

        还好,她也不怎么烦何晓这个跟屁虫。

        主要是何晓这个跟屁虫挺好玩的,好使唤得很,跑腿那是没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