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无题

第七十章 无题

        暑假的尾声到了,开学季即将开始。

        雨水开始收拾假期作业,再好好陪陪何晓这个小跟班。

        “何晓,过几天姑姑就要开学了,就不能像这样每天陪着你了。”

        “我不要,姑姑不要走。”

        说完,何晓就像一个无尾熊一样抱着雨水的腿。

        “这还没走呢,有啥要玩的姑姑带你去。”

        “哦,没走啊。”

        何晓这才反应过来,松手后,回头发现他爸何玉柱也在。

        最近何玉柱发现他低调,日子好像过得很平稳。

        平稳让他好像没有存在感,整个暑假都把何晓丢给了雨水,好像是有些不负责任。

        准备趁雨水还没开学,和她们好好去玩一下。

        一辆自行车,前面一个,后面一个,三人一起出去游玩。

        何玉柱舍得花钱,三人玩得是挺开心的。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开学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娄晓娥给雨水收拾不少东西,院子里,自行车上后座都给压满了。

        贾张氏看到,知道这是要送何雨水去学校了,车上看着似乎吃的穿的都还不少。

        看到这么有货,而棒梗也快到开学了,只有一个秦淮茹自己做的小书包。

        贾张氏心里就不舒服了,想到棒梗还要交学费呢,就该让这傻柱出出血。

        不给就说借,反正不还,拿不到也没损失不是,至少不能让傻柱家那么舒服。

        反正这会秦淮茹在家呢,贾张氏就想着让秦淮茹出马。

        看到何玉柱的车上满满当当的的东西,秦淮茹也是明白了婆婆的心思,她看着也是觉得很惹眼。

        凭啥她家不好过,这傻柱家就好过呢,就上前去了。

        “柱子啊,这是要送雨水回学校吧。

        带这么多东西,你这做哥哥的还真称职啊。”

        “瞧你说的,这不是应该的吗。”

        秦淮茹接着装做很无奈难过的样子。

        “可是你秦姐这个做妈妈的却是不称职,这棒梗要开学了,这学费都还没着落。”

        何玉柱一听就知道她打什么主意,就回道:

        “这供孩子上学读书,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们家供雨水读书也老费力了,还好雨水是个争气的。

        棒梗这学费,我家怕是帮不上忙了。”

        何玉柱拒绝了秦淮茹后,发现她还不死心,正好看见一大爷走来。

        “秦姐,你也别急,正好你家的救星来了,这事啊,还得落在一大爷头上。”

        说完就和一大爷打起了招呼。

        “一大爷,您好啊。”

        “柱子啊,这车上还有书包,你这是收拾东西要送雨水去学校了吧。”

        “一大爷您这眼力见可真好,还就是送雨水回学校,她一个女孩子家东西也多,没人送还真不方便呢。”

        “这也是。

        淮茹也在啊,你们两家这么***时阿就该多走动走动。”

        一大爷听何玉柱说他眼力好,也是乐呵呵的,顺便还提了一下秦淮茹家。

        何玉柱听了似笑非笑地说道。

        “我家收入不高,还供雨水读书,这走动怕是也没那么多实力走动。

        倒是一大爷您是高薪人士又是管事大爷,应该多注意留意困难群众。

        这秦姐家棒梗的学费都交不起了,您这关心还不是不够,对院子里的事不够热心阿。”

        一大爷听了,傻住了。

        啥,他不够热心,棒梗交不起学费,这不是才因为槐花给了她们家一笔钱吗。

        这是糊弄谁阿。

        不过这钱的事不好外传,听起来就像是买卖一样,难怪这柱子不知道的。

        一大爷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秦淮茹还有何玉柱车上满满的东西。

        秦淮茹被看了一眼后,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这在外人眼里看来像是因为交不起棒梗的学费而自责。

        何玉柱看着一大爷不出声,也没放过他,继续说道。

        “一大爷,您这会装聋作哑可不地道阿。

        这棒梗学费对您来说才几个钱,用得着这样吗?”

        这时候院子里还有其他人路过,听到说话都转过来瞧了瞧。

        一大爷被何玉柱这么一挤兑,再看看还有其他人。

        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这么捏着鼻子认了。

        “淮茹阿,你看一大爷也是没留意,这棒梗还差多少学费阿,可不能耽搁了孩子读书。”

        “一大爷,怎么能老是麻烦您呢,这还是我们自己再想想办法吧。”

        贾张氏听了,却是不干了,有人愿意当冤大头还不好吗。

        “棒梗学费还差三块钱呢,再交了这三块钱,我们家上哪吃饭去。”

        秦淮茹听了却是左右不是,心想婆婆你这是不是急糊涂了,骗骗傻柱就算了,一大爷还不知道情况嘛。

        何玉柱听了贾张氏的话,也不接话,只是看了下一大爷。

        这下一大爷只能闷声拿出钱来,本是伸向贾张氏的,中途又转手给了秦淮茹。

        给完钱后,都没再多说几句就走了。

        贾张氏这会回过神来了,也没吭声就回去了。

        “秦姐,你看你该怎么感谢我。

        多亏了是我,你家棒梗的学费这么快就解决了。”

        “柱子阿,我谢谢您咧。”

        说完也回去了,心里头却在暗暗地骂道,这傻柱害她们把一大爷给得罪了,好在一大爷是个大气的,到时候说说好话多哄哄就好了。

        送完雨水回来的路上,何玉柱发现许大茂和秦淮茹在说什么事情,好像还说到了食堂。

        看来里面还有故事啊,正想听一下,却是他的自行车太显眼。

        许大茂和秦淮茹马上停下了说话,望向了这边。

        何玉柱心想又不是没见过,也无心关注他们凑一起正好,就骑着车远去了。

        见何玉柱等人离去,二人恢复了谈话。

        “许大茂,你和李副厂长关系不错,你看看能否帮你秦姐把工作换到食堂去。”

        原来秦淮茹想换工作去食堂,又不认识管人事的李副厂长,就打算求许大茂帮忙。

        这会也不是家里急缺吃的,而是她发现车间的主任好像盯上她了,最近老是找她的事。

        偏偏她在车间也是干不好工作,挨收拾也是没话说,一大爷也不能每次都护住她。

        在她看来车间主任看她的眼神老可怕了,好像要吃了她一样。

        这让她决定再想想其他办法,手里头还有些钱,能走走门路换换也好。

        至于棒梗儿,到时候求一大爷帮帮忙,说不定就可以换回钳工,实在不行也可以学厨嘛。

        这事情想来想去,就求到了许大茂身上了。

        “秦淮茹啊,这有事你就又想到我这儿来了啊。

        别忘了你可还骗了我一顿午饭啊,害我在库房白白等了一场。

        要帮你也行,你先把之前的事情补上再说。”

        “大茂兄弟,这不就是一顿饭钱的事,我这还你钱不就行了。”

        “呸,你,你这可不地道啊。

        我缺的是饭钱吗,有你这么求人的不。

        你这样可不行。”

        “这,你秦姐也年纪大了,和你不搭。

        再说才刚生过娃,这身材都没恢复呢。”

        许大茂听了,上下打量一下,嘿嘿直笑。

        “秦姐,我还真就好你这一口。

        这刚生过娃,身子丰满了不少吧。”

        秦淮茹听了气得一阵波动,但想到要求人,静下心来想了一圈。

        “许大茂,你不就是想要女人吗。

        你看你跟着李副厂长混,可见是个有前途的,不要因为你秦姐耽搁了。

        你秦姐还有个堂妹,长得和你秦姐很像,但是样子比你秦姐俊多了,想着嫁到城里来还单着呢。

        要不给你搭个线相一下亲,咱们这事就算过去了,你再帮你秦姐解决一下这换工作的事情。”

        许大茂听了以后,摸了摸下巴。

        “你堂妹,和你长得很像,比你还漂亮?”

        “对啊,你们的年纪才配嘛。

        你看你不是离了吗,找个年轻漂亮的妹子不好吗。”

        秦淮茹点头说道。

        “也不是不可以,那秦姐你好端端为什么要从车间换到食堂,还得为这个来求我。

        这食堂可是有我的死对头,傻柱。

        刚才他过去,你也看到了。”

        “这还不是我们车间的那个主任,看他样子就想占我便宜,可我还就是干不好活,老是被他找上。”

        说完脸上露出一副可怜的表情。

        许大茂看了一阵火,这秦淮茹他惦记上后都还没得手了,就又有人要出手了。

        也罢,帮个忙免得被人抢先了。

        “不过,这事咱们先说好,要我和你妹子见上面之后,看情况才帮你。”

        “那就这么说定了。”

        秦淮茹这才感觉车间主任在她心中的压迫感没那么强烈了,每次被骂得狗血喷头,还得忍受他蔑视的眼神。

        回头她就打算把秦京茹给从老家带出来,反正她这妹子一心也是要嫁到城里来,要是嫁给了许大茂,以后有事情找许大茂帮忙还不简单,大家都是亲戚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