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会面

第七十二章 会面

        秦淮茹和秦京茹在村子溜了一小圈,这个她从小长大的地方似乎一直都没什么变化。

        看着有些雀跃的秦京茹,秦淮茹思索了一番后开口。

        “京茹,要不你到姐那里后,多挑挑看看,别急着定下来。

        这城里的单身小伙子挺多的,你长得这么俊俏,可得多挑挑看看。”

        “姐,看你说的,我就一农村姑娘,人家不挑我就不错了。”

        “农村姑娘怎么了,至少比一般的城里姑娘勤快。

        就我隔壁那家的媳妇,连做饭都是她男人张罗的,怀个孕就啥事都不干。

        你说就这样的,哪有我们好。”

        “姐,真有这样的男人吗?

        就你隔壁,怎么不帮我介绍一下。

        还有她婆婆就让她这样。”

        “人都结婚几年,那时候哪轮到你小姑娘了。

        人家那不是没婆婆吗,原以为有个婆婆能带孩子是好事呢。

        后来发现这没婆婆才自在。”

        秦淮茹没好气地说道,就算是合适,她也不会帮那傻柱牵线。

        傻柱那人看着样子有些憨,骨子里却是精得很。

        “那姐,你要帮我介绍相看的那家,他妈是什么情况,好相与不?”

        “这。。。。。。你还挑上婆婆了阿。

        你要知道这婆媳之间就没几个好相与的,城里和咱们村子里也一样。

        不过,你到时候多看看也没关系,反正住姐家方便不是。”

        “哦,那也是。”

        说起婆婆这个话题,秦京茹对相亲也有了一些担忧,脚步不再那么轻快。

        她在村里也是没少听说婆媳之间的八卦,这媳妇总是要讨好婆婆的。

        好在她也是从小做惯了,也没那么娇气。

        眼看着家里快到了,她看向秦淮茹问道。

        “姐,我到了,要不你一起进去玩一下。”

        “这我就不去了,姐赶路累了,出来就是想透透气。

        这会就要回去休息一下,你别忘了,收拾好明天出门。”

        第二天早上,不等秦淮茹来找她,秦京茹就已经带上包裹过来了。

        二人走在路上又与王建国遇到了一面。

        王建过发现她们背着包裹向村口走去后有些不开心,闷闷地折了一根野草把玩。

        看样子秦京茹也是要离开村子了。

        他昨天才突然发觉秦京茹也不差,刚动了心思,结果人家就走了。

        搭车的时候,秦淮茹很有姐姐气势地一起付了车钱,让秦京茹感觉有个姐姐真好,自己可怜的那点小钱不用折腾了。

        到了贾家的时候,秦京茹还是从家里带了一些吃的过来。

        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进了院子,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秦淮茹,这是你家妹子阿,长得挺水灵的阿。”

        “你这妹子看起来和你刚进门的时候挺像阿。”

        “看着还没对象吧,要不要婶帮忙介绍一下。”

        。。。。。。

        一路上,她们都遇到不少热心的邻居。

        贾张氏是知道情况的,一脸笑容地欢迎秦京茹,这让她觉得淮茹姐家的婆婆还是不错的。

        当天她就安心地在秦淮茹家住下了,棒梗跟着贾张氏睡,秦淮茹旁边留出了一个床位。

        贾张氏看着安排也是挺开心的,这大孙子总算又回到自己身边了。

        院子里很快都知道秦淮茹家来了个漂亮妹子,许大茂听到后也没着急见面。

        他听说那个姑娘长得不错,就想好好准备一下。

        一个农村姑娘有什么见识,他收拾收拾打扮一下,请她们看个电影,好好逛一下,还能跑出他的手掌心。

        正好这两天,他就有电影要放映,给她们留个好的位置,好好显摆一下他的能耐。

        想到好事,许大茂走路都轻飘飘了的。

        这次有了秦淮茹的助力,再加上他本事的手段,在他看来已经差不多成了。

        之前秦淮茹把他当傻子耍,正好让她妹来赔偿,这叫姐债妹偿。

        他许大茂可没真想找一个乡下姑娘。

        路上遇到了何玉柱,许大茂还是一脸春风得意,看不起这傻柱。

        这傻柱守着娄晓娥又怎么样,被吃得死死的,他可是没少听说娄晓娥是醋坛子。

        哪能像他这样有这么多的机会,想到这里他也越发觉得不着急再婚是对的。

        何玉柱回到家就听说秦淮茹的妹子过来她家了,顿时就明白了许大茂高兴的原因。

        “娥子,这隔壁秦淮茹家来人了吗。”

        “是阿,好像是她叔家的妹子。

        怎么了,今个儿怎么关心起她家来了。”

        “这不是路上遇到许大茂了吗,

        一副人模狗样的打扮,好像什么好事要到了。

        我琢磨着可能和秦淮茹家新来的妹子有关系。”

        “柱子,你是说秦淮茹给许大茂牵线和她妹子相亲?

        不会吧,他们两家不是之前还打过架,许大茂她妈脸还给秦淮茹的婆婆抓破了。

        我怎么觉得这不可能呢。”

        “有啥不可能的,前阵子我骑车还遇到许大茂和秦淮茹在路上说话呢,估计就是商量这个事情来着。”

        “他们两个不是传出过话题吗,这真让人看不懂。”

        “我听到他们好像还谈论食堂什么的,再加上平时我看到秦淮茹在打听食堂的事情,我琢磨着是秦淮茹受不住车间的活想找许大茂帮忙转到食堂来,这么一来就说得通了。”

        “什么要转到食堂来,那不是和你一块儿上班了。

        那你可给我注意了,别和她沾惹上,我可是听说她婆婆都说她是个狐媚子。”

        “娥子,你担心啥,你男人我是那样的人吗,再说她婆婆那张大嘴什么话都能说。

        不过这食堂后厨还真有一个年轻的学徒对她不一样,每次都特意照顾她。

        如果她真来食堂,这还真的是有好戏看了。”

        “看你说的,就不管管这学徒。”

        “谁管,又不是我徒弟,再说两人都是单身,让人怎么管,还不许人家姐弟恋吗?”

        “说的也是,不过她婆婆听到这个可不会高兴。”

        “这个咱不管,不过许大茂那里。

        你和梁招弟不是朋友吗,你看我们帮着拆了许大茂的好事怎么样。”

        “这和梁招弟有关系吗,她俩都离婚了,我看是你自己不想许大茂好吧。

        不过许大茂不是啥好人,我也看不顺眼,你爱拆他的台就拆他的台吧。”

        “嗯,我就是看他不顺眼。”

        何玉柱心想这许大茂又不能生孩子,招惹女人还不是都白白糟蹋了人家。

        能破坏就破坏,也算是做好事了,实在破坏不了,那只能怪命运太强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