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许大茂的霉运当头

第九十章 许大茂的霉运当头

        大领导最讨厌背后说人是非的人了,听到后扭头就走了。

        身后一群人也跟着离去了,许大茂看到这一幕傻眼了。

        这是啥情况,领导生气了?

        不就说了几句傻柱的坏话吗,至于一句话不说就离开不,好歹也让他表现几句啊。

        没让他等多久,就有人来传话了,    领导说电影不看了,让他回去吧。

        这下许大茂彻底懵了,他可是刚讨好完李副厂长才讨来的活啊。

        这让他回去怎么和李副厂长交代,李副厂长又会怎么看他,下次他还有表现的机会吗。

        离去的时候,他的脑子充满了各种念头。

        他觉得他这是指定是走了霉运了,好像离婚后他的运气就没怎么好过。

        这“醉猫”的事情才过去没多久,现在又出问题。

        再这样下去,    他感觉这放映员的工作可要做得不如领导的意了。

        他觉得该想办法转转运,可是建国后到处开展破除封建迷信活动,他可没法去烧香拜佛。

        就是连路边的算命先生都不好找了,心灰意冷之下他觉得还是找他的狐朋狗友喝喝酒好了。

        说到下馆子请喝酒,这酒肉朋友一下都来了。

        酒过三巡,话题就扯开了。

        许大茂把自己的烦心事一说,坐着的都开始给他出起了注意。

        “大茂啊,你这不会是寡妇遇的多,倒霉运了吧。

        听说有些寡妇天生克男人,逮谁克谁。”

        许大茂听了心里直犯嘀咕,听起来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不会吧,兄弟们那这事就没办法了吗。”

        “大茂,你这事啊,简单。

        不是有冲喜这个说法,你啊,找个婆娘结婚,    用喜气把霉运冲了就可以了。”

        “对对,    这个注意好,    大茂哥就缺个家里坐镇江山的婆娘。

        就说大茂哥之前那嫂子吧,可是坐着稳得很,这霉气就动不了你。”

        许大茂见有人拿他前妻打趣,不高兴了。

        “你小子,有酒喝都堵不住你那破嘴,啥叫坐江山,那我成什么了。”

        “嗨,是兄弟说错话了,自罚三杯。”

        说完,拿起酒杯就喝了三杯,还很是回味了一下,这一看就是个酒鬼。

        许大茂一看也就不把注意放他身上了。

        “哥几个,这结婚怕是一下子没那么快。

        有没有更快的招啊,可别藏着掖着了,再藏下去搞不好,霉运当头以后你们可见不到哥们我了。”

        “我这到也有一个,就是和结婚也差不多。

        以前听人说找个黄花闺女破了,就能转运。”

        “对对,是有这么一个说法。

        就是这年头吧,    可不兴耍流氓要负责,    确实和结婚差不多了。”

        “瞧哥几位说的,    你情我愿的话,不就不是耍流氓吗。”

        说这话的人是在座的一位流连花丛的主。

        许大茂听了,也有了主意了。

        “哥几位,继续喝,咱今天不醉不归。”

        何玉柱等那位中年妇人走了之后,就开始着急地忙活起来。

        杨师傅见了,觉得有些奇怪。

        “柱子,你不用着急。

        领导们还要看电影呢,时间空余得很。”

        “这早准备好早安心,对吧杨师傅。”

        “你这么想也对,毕竟这是在领导家,我这鱼反正也要腌制一段时间的,那我也开始了。”

        忙活的时候,领导的秘书过来了。

        “师傅们,你们可以准备上菜了。”

        杨师傅懵了。

        “不是啊,这不是说还要看电影的吗,还好我们一直都在准备。”

        谷浲

        “对不住了啊,这电影领导不看了,你们赶紧的吧。”

        秘书吩咐完,又回去了。

        “柱子,你还真神了,这领导就是领导,变化得真快,还好我们准备及时。”

        “哪啊,我这不是第一次来领导家,紧张吗,空不下来。”

        何玉柱可不好说他猜到许大茂背后说人被领导赶走的事情,那他成未卜先知了,都没法和杨师傅说清楚了。

        杨师傅想想也是,这柱子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比他还老道,要知道连他都没心理准备。

        这突然就不看电影了,怕遇到急事了吧,那还能慢慢等他们上菜吗。

        怕情况不对,杨师傅也是加足了马力。

        何玉柱之前已经切好装盘,开始上灶台。

        很快酸辣土豆丝,麻婆豆腐......

        一样样菜就端上了饭桌。

        大领导尝了第一口,就让把师傅找来。

        这秘书到了厨房就问菜是谁做的,去见一下领导。

        何玉柱知道情况,就跟着过去了。

        只留下杨师傅,心想这是什么情况,以他对何玉柱的了解那菜肯定差不了。

        这菜才端上去一会,领导不会鸡蛋里挑骨头吧。

        在他印象里一般都是饭菜不好,人家才急着要找厨师。

        做得好吃的,大部分都是吃完了才问问是哪个师傅做的,刚开吃就找师傅的他觉得是比较少见的。

        希望是好事吧,毕竟是一起的,杨师傅也不想出啥岔子。

        何玉柱倒是挺自信,凭借着对原来剧情的了解轻松过了关,对他来说这简直就是作弊啊。

        何玉柱进门,杨厂长先是夸奖了一下。

        “这位何师傅,是我们厂里年轻一代厨师里的佼佼者。”

        之前那位来厂里吃川菜的领导也出声了。

        “他们厂里还有一个老师傅,那个酸菜鱼也不错。”

        只是何玉柱开始除了点头赞同外,也不说话,果然过了大领导那关。

        大领导吃了何玉柱的菜很是满意,连那位中年妇人也被折服直言比川菜馆里的还正宗。

        后面何玉柱的快人快语,也让大领导也大为欣赏。

        何玉柱很高兴,总算是和这位大领导搭上线了。

        后面杨师傅端着一份酸菜鱼上来,何玉柱看了一下改良不少,这老师傅果然是老师傅,都有一手。

        之前的那位领导看到鱼上来,马上热情地介绍。

        “这就是那道酸菜鱼,味道真的没得说,大家伙尝尝。

        还有阿,这鱼没刺对吧,杨师傅。”

        “对的。”

        大领导和其他人一起尝了一下,鱼肉鲜美没有腥味,果然是不错。

        配上酸菜,这鱼和汤更鲜,让人吃了有些欲罢不能。

        大领导吃了觉得味道很不错,但还是皱起了眉头。

        “这鱼是海鱼吧,可不便宜。现在国内闹灾,咱可不能太奢侈了,以后可不要用这么贵的鱼,下不为例。”

        原来大领导吃出来这没刺的鱼是条海鱼,价格应该不便宜,也不是他厨房准备的。

        他不喜欢有人费劲心思花费大价钱来讨好自己。

        杨师傅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杨厂长急忙解释。

        “首长,我这也是别人送的,借花献佛而已。”

        大领导也知道下面的一些情况。

        “这鱼都吃了,我还能骂你吗。

        要不这么吧,你们都说说这闹灾了,粮食不够吃有什么办法。

        啥想法都可以提。”

        各人都提了不少主意,大领导听了都不满意。

        最后让何玉柱也说一下想法,何玉柱就从海鱼提到从海里获取食物。

        并用日本的战后快速恢复举例,说明海洋中有大量的食物。

        尤其是日本人大量捕杀鲸鱼不仅满足食用,还能供给到工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