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海王的养成

第九十一章 海王的养成

        何玉柱注意到了大领导露出惊奇审视的眼神,心里咯噔了一下。

        心想自己忘记了低调原则,怎么什么都往外冒,这时候的普通人可是很难了解国外的情况。

        自己却还说了邻国日本快速恢复,大量捕鲸,该不会被当做潜伏的特务吧。

        这穿越人士的日子不好过阿,最好是把自己当成哑巴,    要不然真容易祸从口出。

        他也是想到这自然灾害闹得饿死了不少人,才想尽一份力。

        日本战后也是缺少物资和肉食,靠着捕鲸补充了大量的油水和鲸鱼肉养活了不少人,到了后来彻底恢复了却还是不肯停止。

        国内现在是食物都缺得紧,一个人要是油水摄入多的话,对粮食的需求就会减少不少,可以省下不少粮食。

        可是现在人都吃不饱了,    猪也难喂肥,    听说有些地方这猪不到一百斤就已经出栏了。

        这鲸鱼也是哺乳动物而且身体巨大,一头鲸鱼该抵得上多少只猪。

        何玉柱意识到自己没忍住,似乎说太多了。

        “大领导,我这是不是说错话了,但是这捕鲸真的可以带来大量的肉食。”

        大领导没有犹豫让他继续说。

        “小何师傅阿,你继续往下说,我说了啥想法都可以说。”

        “我这都是听来瞎说,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我只是一个厨子,只知道这肉和肉是不同的,经常吃肥肉的容易胖,吃瘦肉的不容易胖。

        其他哪里有在座的领导们知道的多。”

        何玉柱却是不想多说了,大领导也是有些无奈,他总觉得听得有些意犹未尽,不过他也听到挺多了。

        在何玉柱他们走后,大领导沉思了一下,对他身边的秘书开口到。

        “你去查这个小何师傅的资料,还有找人了解一下关于日本海捕的数据,越详细越好。

        整理好后,    再和我说说,    你对那个小何师傅说的东西的想法。”

        “好的,首长。”

        何玉柱出来后,后背冒着微汗。

        杨厂长忍不住提醒。

        “何师傅,刚开始你表现的挺好的,后面可就冒失了。

        我知道你是娄董的女婿,可能也听到海外的一些消息,但是这些东西咱还是不谈为好。

        还好首长是个不计较,其他人自然也不会拿这个做文章。”

        “是,杨厂长您教育的对,其实刚开始说我就有些后悔了,只是在领导面前没办法总得说个完整的。”

        何玉柱想来也是后怕,要是碰到较真的领导,你要是说不出个一清二楚,这回恐怕就麻烦了。

        还好自己也没有说什么细节和数据,要不然就是大领导也可能找他问到底。

        许大茂醉酒后醒来,回想自己了一下的决定。

        这接连倒霉不能再等了,他准备了多手准备。

        开始向三大爷打听冉秋叶的情况,好制定追女方案。

        背后又向秦淮茹打听秦京茹,之前已经付出了不少,他可不会轻易放手。

        只有秦淮茹,    他好像是听说过贾东旭是被她克死的,当时没在意。

        现在想起那帮朋友说的寡妇会带来霉运,他觉得应该先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想想也对,每回遇到秦淮茹的事情他好像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何玉柱心不在焉地回到四合院,这回去大领导那边做饭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进了院门,看见许大茂在那假装在领导那边放过电影,还在吹嘘。

        看那三大爷被许大茂说的还真有些相信,也不想搭理反正那俩人都是精于算计的人。

        快走过去的时候,却又听到了许大茂和三大爷二人聊起了冉秋叶,就驻足在旁听了一下。

        谷襓

        “许大茂阿,这冉老师可是我们学校的一朵花,年轻漂亮又有文化,追求的人可不少。

        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人家喜欢看书,周末经常去图书馆。

        你看是不是得再表示一下。”

        “三大爷,这事没得说,我的心意一定给到位。”

        对于这方面的事情,许大茂是真的舍得下本钱,不就是送点东西吗。

        在他这个位置,下乡放映的时候还怕没机会吗。

        “三大爷,您看要不说您是文化人有能耐的。

        您看再帮我打听打听,人家冉老师都喜欢看哪些书,我也好准备一下,有话题聊不是。”

        “许大茂,看来你是真用心了。

        行,三大爷就好人做到底帮你多问问。

        那之后你是打算去图书馆偶遇自己处呢还是让三大爷帮忙牵线。”

        “我看还是先自己偶遇一下吧,不行再麻烦三大爷您。”

        三大爷听了面上表示很赞同,心里却把许大茂骂了一顿,这不是想撇开他吗。

        这只是打听一下消息,哪有当媒人来得东西多。

        何玉柱猜到了三大爷的想法,在旁边出声道。

        “哎呦喂,许醉猫同志,你这可不厚道。

        你这是新娘都没领进房,就想先把媒人扔过墙啊,三大爷您可别帮他了。”

        许大茂一听是傻柱的声音,顿时就气了。

        “傻柱,哦不柱子,你懂女人吗你,啥都不懂就敢开口说话。

        我告诉你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喜欢相亲的,人知识女性现在都喜欢自己处的。

        别说哥们不告诉你,不过现在告诉你也没用,你家娄晓娥可把你看得紧巴巴的,就你家那怕老婆的传统,有心也没胆吧。”

        说到最后他忍不住嘲讽了一下何玉柱,要比打架他可能会输,要比对付女人,他能当祖师爷。

        “怕老婆怎么了,怕老婆才是好男人。

        我可不像你,心里装着是一片海洋。

        我这心里只有一口池塘,只能装下一个女人。”

        许大茂刚开始还以为是说自己心胸宽广像海洋,还想点头来着。

        没想到最后说的是自己心里装的女人多。

        半天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立刻回怼。

        “我就是海洋怎么了,那也比你的池塘好,谁家池塘就一条鱼。

        要我说你这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说完了才发现,何玉柱说完那一句就走远了。

        许大茂气得心想。

        “呸,傻柱就显得你高尚似的,还不是因为被人家娄晓娥吃死了。

        只能想想,心里说不定怎么嫉妒呢。”

        何玉柱虽然走远了,其实还是听到了,要说原身的话,好像也不止是招惹了一个女人,但这也和许大茂不是一回事。

        想到这里,也就摇摇头走了。

        三大爷听懂了许大茂和何玉柱之间的话,心想还好自己没积极牵线,要不然搞不好也是麻烦事。

        许大茂这小子,可别是命犯桃花,自己主动做媒的话,到时候搞不好自己也难做人。

        心想这事情得仔细谋划一下,别是没吃到羊肉惹上一身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