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七章 欲借鸡行事

第一百零七章 欲借鸡行事

        一大爷转眼就来到了何玉柱家门前,只是这事情应该怎么说呢,他需要考虑一下。

        这何家和秦淮茹家关系比较淡,这棒梗偷鸡的事情还是不能让他们知道的好。

        但是这许大茂家刚丢了鸡,他在这会儿来借鸡,似乎有些敏感。

        但只是想了一下,他还是进去了。

        “柱子啊,    今天一大爷上门是有一件事情相求。

        想借你家一只鸡一用,用完就还给你。”

        何玉柱因为许大茂家偷鸡的事情,虽然打了许大茂一顿,但是心里还是有些生气。

        娄晓娥这回怀孕的身体反应可比怀何晓的时候还厉害,回想起许大茂大力踹门,他都有些后怕。

        在这个时候,    听到一大爷借鸡就有些奇怪了。

        “一大爷,这可不是我不借给您啊。

        今天我可是刚打了许大茂,    不,是刚和许大茂打了一架,就是因为他家鸡被偷的事情。

        您家里又不是买不起鸡,这会儿要借鸡可得告诉我原因。

        要不明早啊,听到什么不好的流言我可说不清。”

        一大爷也不犹豫了。

        “柱子你也应该知道这许大茂家的鸡被人偷了。

        这偷鸡的人也找我说清楚了情况,现在呢有些情况是人家的隐私不方便说。

        这天也黑了,没地方买鸡去。

        正好你家的鸡和许大茂家的鸡长得差不多,就想从你这借一只还回去。

        这样明天再说一下,事情也就过去了。”

        “一大爷,什么事情也就过去了。

        您是说把我家的鸡拿去冒充许大茂的,然后说他家的鸡没丢是吧。

        您可不能这样糊弄人,袒护偷鸡的。

        要不是他偷鸡,我家娥子怀着肚子也不会被人吓一跳。

        还有我家的鸡其实不是我一家的,还是人老太太的,这鸡可是基本上隔天下蛋。

        可不能就这么去了许大茂家,这事我做不了主。”

        “柱子,    你说你,这事情可是关系到院子里的名声。

        要是传出去院子里有小偷,别的院子里的人该怎么看咱们呢。

        你这鸡怎么就做不了主了,我可不信,你借了只鸡人老太太还会闹。”

        何玉柱一听这些话有些耳熟。

        “一大爷您这么一说,我怎么这么觉得像是棒梗呢,他偷葡萄那阵子您似乎也是这个语调吧。”

        一大爷听了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何玉柱还真不能叫他傻柱。

        “看来是瞒不过柱子你了,这事情啊是棒梗儿拿了许大茂的鸡。

        不过也是因为许大茂和棒梗他姨处对象,棒梗奶奶多了句嘴。

        说许大茂家的两只鸡该分她们家一只,这孩子就当真了。

        肚子饿的时候也没经过大脑,就把鸡给抓了吃掉了。”

        何玉柱一听好家伙,这会棒梗比原剧还早就偷鸡了,贾张氏也是啥话都说。

        “一大爷,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这事情也就是她们自己内部的事情了。

        怎么还要来我家借鸡呢,许大茂家该不会是舍不得一只**。”

        “哪能呢,许家没有计较一只鸡,但是许大茂和棒梗他姨的事情差不多就黄了。

        现在这不是为了明天好给院子里的人一个说法吗。

        棒梗还小,这事情说出去大家以后会怎么看他呢。”

        何玉柱摇了摇头。

        “一大爷,这棒梗就没吸取教训,    秦淮茹家也没管好他。

        我家与这事情里的许大茂家和秦淮茹家,关系都不好。

        要是换一户人家,不要说一大爷您亲自来了,就是不是您来这鸡我也借了。

        偏偏是这两家的事情,所以这鸡啊怕是借不了您了。”

        听到这话,一大爷着急了。

        “柱子啊,这远亲可不如近邻啊。

        你就多想想,退一步,搞好了关系,这以后有事情秦淮茹家也能帮上你家对不。”

        这一说,何玉柱更是摇摇头。

        那样的话岂不是没完没了,他还想着多清净一些时间呢。

        一大爷也没办法了,人家不愿意他能怎么办。

        说来说去,还是他说漏嘴了,要是编一个院外的一户没什么矛盾的人家就借到了。

        叹息一声,出门而去。

        一大爷空着手来到了秦淮茹家说明了情况。

        贾张氏一听火了,这鸡只是借了一下又不是不还。

        “这傻柱家越来越没人味了,什么我们和许大茂两家的事情他不想帮。

        肯定就是怕那鸡在借走的这两天下蛋了,舍不得鸡蛋。”

        一大爷没理会贾张氏的说法,见秦淮茹和秦京茹二人对面坐着不说话。

        想起了许大茂家听到的话,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们这许大茂同时和两个姑娘处对象。

        秦淮茹从思考中回过神来,见一大爷有些犹豫就开口了。

        “一大爷,又麻烦您了。

        这傻柱原本就想和我家保持距离,要他借我们鸡是不大容易,只是没想到他连您的面子也不卖。

        我这儿还得为我这妹子发愁,这许大茂家不接受我这妹妹。

        她现在心情不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都是棒梗这孩子害的,都怪我没管好他。”

        一大爷看秦京茹脸色不好,呆呆地不说话。

        看来这姑娘是陷进去了,许大茂这人会来事还是有一套的。

        想了想还是觉得把听到的事情说出来,要不然这俩姐妹之间怕是要闹矛盾。

        “淮茹啊,棒梗你是该好好管。

        不过你妹这事情呢,也不能怪棒梗。

        我去的时候,可是听许大茂的妈亲口说的。

        这许大茂啊,可不止就你妹子一个姑娘,还有一个什么冉老师。

        听起来他妈可是更中意那个冉老师,所以你妹这事没有棒梗这件事情后面也会出问题。”

        “什么,冉老师!”

        秦淮茹(秦京茹)异口同声地说。

        这会的秦京茹像是又活了过来一样。

        “不可能啊,许大茂明明和我说,他和冉老师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的。”

        秦京茹还是不相信这话。

        “姐,这事情我得问清楚。”

        “京茹这事你不用再问了,一大爷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说假话的。

        之前我就和你说过许大茂和冉老师的事情。

        真要是鸡的问题,也用不了这么绝情,姐家赔他们家的鸡就是了。”

        “那现在我该怎么办?

        许大茂家里可是不同意,看来之前他就没和家里说。”

        “京茹,别难过了。

        既然许大茂是这样的人,咱也不要他了。

        我婆婆说的话虽然糙,但是道理没错,离开了你是他的损失。

        咱还可以一样再找。”

        谁知话还没说完,秦京茹已经哇哇大哭了,抱着秦淮茹就不松手。

        “姐,你不知道这已经不行了。

        都怪我当初没有听你的话,现在都没法回头了。”

        秦淮茹听完一下都明白了,之前秦京茹带回的东西自己就该猜到了。

        自己还以为是胖子的原因,想来那时恐怕已经......

        这下子事情彻底失控了。

        一大爷也是听出了什么,感情这听到的瓜还不小。

        这也太让人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