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决定搬离四合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决定搬离四合院

        在何玉柱家,马华使出了浑身解数,做出的饭菜终于得到了聋老太太的认同。

        虽然那些菜比何玉柱做的还差了一些,但是都有何玉柱的影子,一脉相承的味道。

        对于何玉柱一家要搬去娄家,聋老太太虽然有些不舍,但是她还是很赞同这个选择。

        娄家的条件明显要好一些,    到时候何晓几个小孩长大了也好安置。

        这边有马华过来照顾也算不错了,她是看出来了马华是个实心眼的孩子,连对雨水都是师姑师姑的称呼。

        吃完饭的时候,聋老太太开口了。

        “柱子啊,你们要搬走老太太我可有些舍不得,有空可得常过来看看啊。”

        “老太太,    那是一定的。

        再说我们这会儿也还没搬走呢,    还有时间陪您呢。”

        娄晓娥带着何晓和雨水一起陪着聋老太太,    这一刻聋老太太感觉分外满足。

        她一个孤寡老人,也享受一段孙儿绕膝般地天伦之乐。

        她牵起娄晓娥的手,高兴地说道:

        “娥子,我最高兴地事情就是看到你和柱子走到了一起。

        这一切都像梦一样,当初给你俩牵线那会,我还不大敢相信你们能成功。”

        说着说着,她不断地想起往事,不停地诉说着更久远以前的事情,似乎在担心往后就没了诉说的对象似的。

        娄晓娥只是在一旁静静地聆听,只有何晓会发出一些疑问,这个时候聋老太太就会乐呵呵地给他解答,似乎这一切都让她很开心。

        何玉柱也在和马华说着一些聋老太太,还有四合院里的故事。

        说着说着天渐渐黑了,一看时辰不早了,    何玉柱打算送马华一程。

        出了院门口口,却遇到了秦淮茹三叔。

        他原先在秦淮茹那里,只是没从她那里问出什么来,    有些呆不住。

        就留他媳妇和秦淮茹在那唠嗑,自己出来走走。

        看到何玉柱和马华时,    他想起了听到过何玉柱说起厨师的话题。

        见何玉柱二人还是继续往前,他上前拦住了。

        他看了看马华,估摸了一下年纪感觉和秦京茹差不多。

        “你们等一下,这位年轻一些的同志是厂里的厨师吧。”

        马华听了一惊,怎么是找自己的,好像不认识啊,会不会认错人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有些疑惑地看着对方。

        何玉柱大概明白一些,就开口说了。

        “他是我徒弟,我们俩都是厂里的厨师。

        我不知道你想知道什么,如果是和秦京茹有关的,你可以找秦淮茹。

        现在天色不早了,我得送他回去了。

        真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可以吗,我就在这个院里。”

        秦淮茹三叔听了,有些无奈地让出了路,他决定先回去找秦淮茹好好打听一下这一对厨师师徒。

        秦淮茹三婶在那里和秦淮茹聊了许久,见一直没看到秦淮茹的男人出现,就好奇了。

        “淮茹,    你男人呢,    怎么还没回来啊?”

        “哦,他啊,他是宣传科的,下乡搞宣传呢。”

        “那就剩你一个人在家。”

        “嗯,可不是嘛。”

        这个时候门咯吱一下开了,吓得她三婶一跳,转头一看原来是她三叔回来了。

        她三婶就开口问了。

        “你跑哪里去了,这天都黑了。”

        “我不是心急嘛。

        对了,淮茹。

        我在院里遇到一对厨师师徒,那个师傅是你们院的。

        他们是你们厂里的不?”

        “我们院里啊,好像就有一个叫傻柱的厨师。

        他那人不怎么会说话,他是不是得罪您了?”

        “我说那人怎么说话有些冷冰冰的呢,原来是叫傻柱啊,怪不得觉得不是那么得劲。”

        “不过他不是我们厂里的啊,三叔既然您来都来了,就别急那么一时半会的。”

        “我怎么能不急呢,淮茹。

        现在村里都已经在传了,这丫头也是的,啥都敢说啥都敢做。

        这要是真跑人家家里去,到时候被人睡大了肚子就更没脸活了,你说我能不急吗?”

        “放心吧,三叔。

        不会被睡大了肚子的。”

        “淮茹,你就别安慰我了。

        她要是个懂事的,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

        “三叔,事情我也知道了。

        您啊,别急火了,明天我就去厂里帮你问清楚。

        但是这事情呢,咱得悄悄地进行,可别像在村里一样,闹得人家都知道了。”

        听到这事,她三叔脸色变得铁青,拳头捏得咯吱响。

        秦淮茹可不敢想象她三叔这干了大半辈子农活的手,要是全力砸在许大茂身上会不会砸出人命来。

        许大茂躲在父母家里,现在倒是没有了之前的紧张了。

        昨晚上他都释放掉了,这会悠打悠打很是惬意。

        许父看到这一画面,气得想把他赶回去。

        晚上睡觉的时候,许父坚决把他俩给分开了。

        两个房间,许父和许大茂一间,许母和秦京茹一间。

        秦京茹猜到昨晚的情况都被许父许母给知道了,一张俏脸羞得血红血红。

        面对许母她有些紧张,她占据一角的位置躺下后就不敢出声了。

        倒是许母突然对她声音柔和了起来,和她聊起了许大茂的事情。

        渐渐的,二女聊了起来,秦京茹见许母也没有相像中的可怕,胆子也大了一些。

        她开始向许母问起了她的一些疑惑。

        “阿姨,大茂怎么突然就娶了我姐了,之前也没什么风声。”

        “这事情说来话长了,大茂也是命苦啊。

        那次院里爆出大茂不能生育的时候后,他就开始借酒消愁了。

        一次酒后回家的时候,在你姐那边摔倒了,你姐就把他送回家了。

        谁知道大茂酒后和你姐发生了那档子事情,这不就结婚了。”

        秦京茹听完有些懵了,为什么他们发生那档子事情就结婚了,自己却不行。

        她又想起了许大茂不能生育,她姐家有孩子,这似乎真的很适合。

        只是她接下来该怎么办,她已经没有勇气回村里。

        “阿姨,你说我该怎么办,我爸妈可能不会轻易回去的。”

        “京茹啊,你觉得小当怎么样啊。”

        “小当挺可爱的啊。”

        秦京茹听了有些迷惑,这事情和小当有什么关系啊。

        “你看啊,小当已经上了我家的户口了。

        你要是和小当能处好,就是许大茂和秦淮茹离婚了。

        小当说不定还是能留下来,这样到时候你和大茂结婚了也有一个孩子,对吧。”

        这操作,秦京茹根本跟不上节奏。

        “小当是个女娃,为什么不找棒梗呢?”

        “棒梗啊,他姓贾根本不可能过到我家户口,凭什么指望他。

        你姐倒是好算计,反正都是她孩子长大了都会照顾她。”

        秦京茹听了在心里纠结,她该怎么选择。

        总觉得对不起她姐,但是她心里有个魔鬼告诉她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

        听许母的,她可以留下来,不用再面对回村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