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许大茂吊着绷带被请去了问话,不管怎么说他就是不承认只说是误会。

        公安的同志也是怕冤枉了人,就去把秦京茹也给请来问话了。

        秦京茹有些紧张地来到了询问室,公安的同志看了以后温和地说:

        “秦京茹同志,你不用紧张,一切只要照实说就可以了。

        我们也是怕冤枉了人,因为现在你父亲和许大茂是各执一词。

        你的话对他们影响很大,    你可不要隐瞒。”

        听到这话,秦京茹对之前她姐的交代有些动摇,她开口询问道:

        “那我爸会怎么样啊?”

        公安的同志听到这话看了一眼秦京茹,心里已经有了一些判断,有些严厉地说道:

        “要是你父亲说的是假的,那他就是无故伤人,恐怕就不能放出去了。”

        秦京茹听了更加为难了。

        “秦京茹同志,你先说说和许大茂的关系吧,你俩处过对象吗?”

        “处过。”

        “那你们有没有过关系?”

        “...,    有吧。”

        “那你当时有没有抗拒过?”

        “有吧,...,不,我是自愿的。”

        公安的同志停了一下,又接着问。

        “那当时他有没有给你什么承诺?”

        “有的,他承诺要娶我的。”

        ......

        “秦京茹同志,今天就到这里了。

        有事情我们还会找你的,你先回去吧。”

        秦京茹一出门,秦淮茹和秦京茹的母亲就迎了出来。

        三人没走多远,秦淮茹就忍不住发问:

        “京茹,你有没有按我说的那么说?”

        “姐,对不起。

        公安同志说,要是没那回事的话,我爸打人他就出不来了。”

        秦淮茹听了气得不知道说什么。

        秦京茹的母亲赶紧拦住中间。

        “淮茹,    那也可是你三叔。

        你别是为了一个二婚的男人,    把自个三叔给忘了。”

        “三婶,那要是许大茂进去了。

        您觉得他们家就会放过三叔了,就算是许大茂犯了错,那是公安抓人处理,咱不能打人。”

        “可这话都说出去,你妹胆子小可不敢在那个地方改口。”

        秦淮茹一听也不说什么了,只能找许父许母商量去了。

        派出所里,一位公安拿着京茹口供,对着另一位年龄大些的公安说:

        “师傅,这事情应该都清楚了,许大茂确实是和秦家的女儿有过关系,这下他可抵赖不了了。”

        “我一看就是,让这么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出这么重手打人,一般就是这事情。”

        “有这个口供,我看那许大茂还怎么不承认。”

        “就这么单一的口供还不行,你有时间再去摸查一下看这许大茂平时的风评怎么样。”

        ......

        “师傅,这许大茂风评可不行,花边新闻不少。

        不过他还是不承认有这事情,还说他自己是天阉不能生孩子。”

        “我调查了一下,还他们院里还真有说不能生。”

        “他老婆也说他没那方面的能力。”

        “师傅,    这该怎么办,    许大茂要是真是天阉,    这事情就对不上了啊。”

        “你啊,着什么急。

        咱们不能光听别人怎么说,自己要有判断。

        亏你还是个男的,你就不知道怎么判断是不是真的天阉。”

        “师傅,这事情咱总不能给他找个女的来验证吧。”

        “这事情还不简单,给他换个监室,明早就知道了。”

        “师傅,就这么简单?”

        “对的,上面可是有人来给他说话了。

        到明天,咱们就该给个说法了。”

        许大茂被讯问了多次后,被迫拿出来撒手锏。

        被关着的日子可不好过,好在没把他和秦京茹他爸关一起。

        他在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出去的时候。

        公安告诉他,上面有人为他说话,给换了一个地方。

        这里面的人都很好说话,也没人打扰他。

        许大茂心想这是应该快要出去了吧,这一天他睡得出奇的安稳。

        早上他睡得正香到底时候,却发现有人在扒他的裤子。

        吓得他差点哭了起来,他这会手正受伤也不是对手啊,只能着急地大叫。

        “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可别乱来...”

        但他明显不是对手,很快就扒了下来。

        那人高兴地大笑,正在这时外面也来了公安。

        许大茂如遇到了救星一样,赶紧求救。

        “报告公安同志,有人要对我耍流氓。”

        那人却一点也不慌张。

        “我刚才看到了,这人不是天阉。”

        进来的公安,微笑着看着许大茂说:

        “你现在还要坚持你是天阉吗?”

        许大茂一听愣住了,他怎么没想到早上的时候会有反应呢。

        “我确实不是天阉,但我没耍流氓,我们是处对象来着。”

        ......

        四合院里。

        何玉柱一家东西都已经搬得差不多了,一家人正准备出发。

        就听到了传言,说是许大茂因为流氓罪被抓起来了。

        院子里的人议论纷纷,秦淮茹这会也没了什么好脸色。

        要不是想着秦京茹去说说好话求求请,她早就想让秦京茹回去了。

        一大爷听到消息,他是之前就知道一些事情的,正在感叹的时候。

        何玉柱找上门来了。

        “一大爷啊,我家要去岳父家住一段时间,这屋子呢就叫我徒弟帮我看着。

        我先过来和您说一声,省得到时候我徒弟过来了,您还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这事情啊,我知道了。

        对了,柱子,许大茂的事情你听说了吧。

        这对咱们院子可太不好了,外头都对着指指点点呢。

        你看有没有办法,把这事情解决了。”

        “我也听说了,但是这事情吧,人家家里人都找上门来了,咱们能有什么办法。”

        “说的也是啊。”

        一大爷听了又是叹了一口气,这事情传出来,街道对他们这些管事大爷可是不怎么满意啊。

        许父带着礼物偷偷去拜访了李副厂长。

        “李厂长啊,我家大茂的事情只能是指望您了。

        您说那秦京茹都说是自愿的了,怎么还能说我家大茂是耍流氓呢。”

        “大茂他爸,我也帮忙打听了。

        这事情啊,主要是秦京茹她父亲说是秦京茹年轻不懂事,被诱骗了。

        所以秦京茹都说是自愿的,人家也不是很采信啊。”

        “那不行啊,这流氓罪可有些麻烦啊。

        李厂长,您再想想办法,就算不能把他给放出来,也让他罪名轻一点啊。”

        “整个事情,我都清楚了,我也帮忙去问过一些领导。

        大茂这事情啊,你们一定得说是奔着结婚去的,最后是你家大茂不能生育,所以秦京茹反悔了。

        只是他俩这关系确实是发生早了,不好办啊。

        除非你们能说之前私下已经承认了这段婚姻只是没领证,但秦京茹她父亲不认就没办法了。

        要不这样吧,就说原本两人之前已经私定终身了,所以在一起的时候许大茂没忍住。

        后来发现许大茂不能生育,导致这个本来要结婚的女方反悔了。

        这法官看在不是许大茂悔婚,又有隐疾的情况下,会考量一下判得更轻一些。”

        “按您说的这些,大茂也没啥大错啊,就是犯了男人都…”

        “话可不是这么说,咱新中国尊重女性。

        现在说到底秦京茹是受害者,而且人家家长闹上门来了。

        这事你们本来就该早些和她父母沟通好,别闹到外面来。

        这会她父亲可像是来拼命的,所以许大茂这事麻烦。”

        ......

        最终,许大茂还是以被判了流氓罪进去了。

        秦京茹由于是受害者,受到了补偿被安排了轧钢厂的一份工作。

        秦京茹她爸也没马上出来,而是被收容教育了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