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秋风起,北燕南飞

第一百四十六章 秋风起,北燕南飞

        四合院里的葡萄熟的时候,马华还是很尽心地送了一些给何玉柱。

        他在解决了冉秋叶胃口不好的问题后,听聋老太太说之前他师娘也是很喜欢吃葡萄的。

        就不管他师傅之前怎么说的,还是摘了一些要给师娘吃。

        棒梗如愿地收到冉秋叶给他的劳动成果,这让他特别有成就感。

        两串葡萄拿回家,拿出一串来分享,另一串他看着舍不得一下子就吃掉。

        贾张氏见了整串拿起来就吭哧吭哧地一下吃了不少,小当吃不到急得快哭了,委屈地找棒梗。

        这浇水抓虫,她也有份,可是她奶却不给她吃。

        棒梗见了后很生气,一本正经地说。

        “奶,我们冉老师都说了,要自己劳动的汗水来换取果实。

        这葡萄是我和小当自己赚回来的,那一串你不能一个人吃,小当都没有了。”

        “棒梗啊,你奶奶是老人,老师有叫你孝敬长辈吧。

        这一串我一个人吃也就才刚刚够,要不你剩下那串和小当分着吃吧。”

        棒梗已经懂点事了,知道了他奶奶是贪吃的性子。

        小当是别想从他奶那里拿到葡萄了,看着小当泪眼汪汪的。

        他生气地带着小当,跑到外面去吃了。

        在外头,他们满口都是果汁的时候,刘光福看见了。

        “哟呵,棒梗,你又偷葡萄吃了啊。

        怎么样见着有份,分我一半我就不给你说出去。”

        “刘光福,你那只眼睛看见我偷了。

        这葡萄是我自己去帮忙浇水换来的。”

        “呵,我两只眼睛都看了咋的,浇水就能换葡萄骗谁啊。

        我看你们也是够矬的,一个做你爸的人都没有。”

        小当听了生气地说:

        “才没有,我妈说了许爸很快就会回来的。”

        刘光福听了不屑地回道:

        “许爸?是许多爸吧。”

        棒梗听了把葡萄往小当手上一放,就冲上去和他打了起来。

        但是棒梗不是刘光福的对手,小当急得团团转,想去帮忙又舍不得手上的葡萄。

        最好想了又想,才跑回去找她奶奶。

        贾张氏看到小当拿着葡萄跑回来还挺高兴的,这个时候吃葡萄真是怎么吃都不腻啊。

        谁知道小当一开口就说棒梗正在挨打呢,这让贾张氏坐不住了。

        嗷嗷叫地冲了出去,小当趁机把葡萄藏好后也跟了出去。

        刘光福欺负棒梗正起劲的时候,一个黑影就冲过来把他给撞倒了。

        他一看是棒梗那个奶奶贾张氏,心里就虚了。

        这贾张氏可是老阴比,下手黑得很,搞不好就挠破你的脸,让你破相。

        这事刘光福哪会干啊,抓紧时间就跑。

        棒梗这会没哭,心里却是很气。

        后面秦淮茹过来这边的时候,他也不愿意搭理。

        日子一天天地转眼就过,天气开始变凉,秋天已经到了。

        一天,娄父告知何玉柱等人做好去港城的准备。

        “爸,这是找到合适的机会了?”

        “嗯,我们在港城那边谈好了一个加工精度比较高的机床,准备把它买回来。

        领导的秘书和一些专家也会跟我们过去,他们对这个机床很重视。

        还要求不要暴露是国内购买,看来这东西很要紧呐。

        我就和领导请示了,把你们也一起带过去港城那边。

        这大人小孩一起去,带上专家和秘书也没那么显眼。”

        “那我们过去后怎么留在那里呢?”

        “如果交易成功啊,我们一家就留在港城那里了。

        后面我们继续悄悄为国内采购这类机器,他们除了一些人陪着运送机器外,还有一些人也会留在港城。

        一切的手续,领导都会安排,在走之前你们还有什么要处理的,赶紧处理好。

        再过两天,咱们就要出发了。”

        临走前,何玉柱悄悄和马华告别了,把他的自行车也送给了马华。

        至于他走后主厨这个位置,他已经和杨厂长交代过了,以马华现在的厨艺在食堂里也已经是他下面第一人了。

        走之前,娄晓娥也托人把一些东西和以后用不到的票给梁招弟送了过去。

        ......

        汽车载着娄家一行人,趁着秋风一路南下。

        路上汇合了另外一辆车,上面除了一些像战士外还有两个主要人员。

        何玉柱就听娄父称呼其中一个领头的人为“王秘书”。

        二人交谈了一阵后,两部汽车紧跟着一起出发了。

        车上何玉柱和娄晓娥一人抱着双胞胎中的一个,雨水搂着何晓在车里呆呆地看着外面。

        另一部车上里面的人在谈起这次的任务。

        那个王秘书对着其中的一个人说道:

        “朱教授,您看我们这次任务会成功吗?”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虽然这次的机床不错,但也不是世界上最先进那种机床。”

        “既然不是最先进的,那我们为什么要这么重视呢?”

        “最先进的,不论给多少钱人家都不一定会卖给我们。

        这次这个机器虽然在世界上不是最先进的,但是放到国内的话几乎是最先进的了。

        还是咱们现在的机器和国际上发达国家的水平差距比较大啊。”

        听到这话,王秘书有些沉默了。

        心想难怪领导千交代万嘱咐,让娄家出头,让他们不要暴露出来。

        要是被知道是国内采购的话,就算是最后买到了,那个价钱搞不好还得被敲一竹杠。

        “朱教授,这个机器对我们的作用大吗,我听说这次可是动用了不少外汇。”

        “有了这个机器,我们的加工精度起码可以往小数点后面移一位。

        举个例子要是我们潜水艇的零件都是这样的精度加工出来的,那这噪声就小了许多。

        敌人要发现我们的潜水艇,这距离就得靠得很近。

        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了它的重要性了吧。”

        这话一出,王秘书的脸色神色凛然,他一下子明白了这次行动的重要性。

        车上有些无聊,何玉柱也和娄父聊起了这次行程。

        “爸,这机床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我们不是一直留意国外的一些先进机器和设备吗?

        正好打听到日本有家公司出口机器的,这次有比较先进的机床出口。”

        “那日本人愿意卖给我们吗?”

        “我也担心这个事情,我们不是出口自行车去其他国家了吗。

        我们这次是委托其他国家的第三方公司来帮我们买的,反正他们也有钱赚。

        为什么不帮呢,对吧。

        这些公司在有钱赚的情况下,还是很有契约精神的。

        他们买到机床后会运到港城,我们到港城和他们碰头就可以了。”

        何玉柱想了想,资本都是逐利的,人家有钱赚这操作还是没问题。

        不得不说娄父还是挺老道的,听到消息没有直接上前购买,让日本出口机床的公司有防备。

        看样子,现在这个机床应该已经被委托公司给买下来,往港城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