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购买机器

第一百四十八章 购买机器

        何玉柱回到住宅后,整个人都没有什么精神。

        雨水则喜滋滋地看着嫂子给她买的东西,这一圈逛下来,娄晓娥可不是就给她自己买,而是给一家人都买了东西。

        娄晓娥看着何玉柱这副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今天何玉柱和何晓父子俩可把她气坏了,这逛街还没逛够呢,    这小的买到玩具就嚷着要回来,大的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都是没良心的,看着在摆动玩具的何晓她不忍心打,看到躺着休息的何玉柱她就没好气了。

        “逛个街有这么累吗,起来把这一身新买的衣服给换上。”

        “娥子,要不明天再换上吧。”

        “现在换下来可以给王嫂洗,    爸不是说你们明天有事情吗,    别忙起来忘记了。”

        王嫂是娄家现在的女佣,负责洗衣做饭帮忙带孩子。

        “哦,    我现在就换还不行吗。”

        何玉柱想起了娄父和他说过,明天带他一起去看机器,就起来换起了衣服。

        这逛街累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娄晓娥买衣服,让他不停地试换,到后来他人都麻木了。

        他刚换好,娄晓娥又拿出一套睡衣递过来。

        “你要是想睡觉了,就穿这套睡衣。”

        ......

        第二天一早,娄父换上了娄晓娥买的衣服,收拾了一番人看着特别的精神。

        他对着镜子左看右看,觉得还是女儿贴心,高兴地对着娄母说道:

        “你看还是闺女心疼人,知道给我这老头子买新衣服。”

        娄母看着他那得意劲头,忍不住打击道:

        “高兴啥,    又不是给你一个人买的。

        你那小棉袄,恐怕给你家女婿买的会更多吧。”

        娄母就见不得他那么显摆,谁叫她给买的衣服,就没看到娄父显摆。

        这几年娄父也习惯了小棉袄胳膊往外拐,反正还拐回来个娄继业,怎么算他也不吃亏。

        任凭娄母说完,他还是笑呵呵的不生气。

        娄父过来敲门的时候,何玉柱已经起来收拾好自己了。

        娄晓娥这会还没醒来,他赶忙开了门。

        “爸,您这么早起啊。”

        娄父点了点头,又看了一下何玉柱的穿着。

        “娥子挑衣服的眼光不错啊。

        柱子,你既然也收拾好了,那我们就一起过去吧。

        早饭路上吃点就行了,王秘书他们估计都等着要看机器了。”

        “是啊,这可是昨天娥子挑了很久才挑到的。

        爸,那我们走吧。”

        娄父带着何玉柱去了自行车厂房,在那里遇到了王秘书他们。

        据说今天就是那个机器运到厂里的时间,娄父这边已经给委托公司付了定金。

        等机器到了,检查没问题后,就把尾款给结了。

        这处厂房离海边不远,只要机器到港城了,运进来看起来不是太难。

        娄父王秘书交谈等会接收机器和付钱的事情,何玉柱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等待。

        “来了,机器来了。”

        ......

        对方出面的是一个高鼻梁的西方白人,听着话语的内容是英语。

        何玉柱的英语已经退化了很多,    只能听出其中一些单词。

        不过这里是港城,自然有会英语的管理人员出面和他们会谈。

        条件之前都已经谈好,只要把机器在厂房里安装调试正常就成了。

        娄父几人只是在一旁看着,等他们商谈好。

        谈完之后,很快机器就运了进来还有很多图纸资料。

        王秘书这边的朱教授就拿起一些资料看了起来,看了一些之后他忍着心中喜悦放了回去没有作声。

        等到工人把机器安装好,启动调试的时候,他眼睛一眨不眨一直盯着看。

        机器调试结果出来后,他悄悄和王秘书比划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

        王秘书眼看没问题,和娄父走到了一起,同意了自行车厂支付后面的尾款。

        后面看着委托公司的人高兴地走后,何玉柱松了一口气,这次交易没有问题。

        他们终于可以在港城落下脚跟了。

        娄父见事情完成,在一处娄木楼餐厅招待了王秘书一行人。

        酒席上,王秘书举起酒杯,对娄父说道:

        “娄董,这次这个机器多亏了您的帮助啊。

        这东西买到手运回去,对我们可是帮助不小啊。”

        “不用这么客气,这事情本就是应该的。

        我娄某人也不是第一次帮忙买机器了。”

        王秘书听完想了一下,这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只是以前的机器没这次这么重要而已。

        王秘书喝完一杯酒,开口道:

        “不管怎么说,您这次是立了大功了。

        往后还有好的机器咱就想办法买下来。

        这厂里的利润,我们都会留出来花到这一块上面。

        领导指示,这您和您的家人以后就呆在港城这边了,有您家的关系做掩护继续收集一些比较先进的机器。

        往后,我就留在这自行车厂里跟您混了,要是有情况拿不定主意我会和领导汇报的。

        朱教授还得跟着机器回去,到时候教他们安装使用就不留这边了。”

        “王秘书客气了。

        这厂本来就是合资的,您才是主控方的管理。

        我们一起合作把它做好,才能更好发挥作用啊。”

        王秘书听了,也明白是这么一回事。

        这机器可不是免费的,不仅不便宜还贵得很。

        这次购买机器不仅动用了自行车厂账面上的钱,还动用了其他的一些外汇储备。

        要是办不成干系很大,他的责任不轻。

        到这后他就去了解了厂子和工人的情况,工人的薪资在港城不算高,但是和国内比那是高了许多。

        还好这以后厂子的经营,他只需要监督不需要管理,最主要的就是传递消息。

        想到这次机床还没运回去,他有些担忧。

        “娄董,这次这机器可是很重要。

        您看什么时候安排运回去,一天不运回去我就一天不放心?”

        “王秘书别着急,这边我家还是有些人脉可以安排海运出去的。

        要不也不等明天,晚上我就找人装船,安排咱厂里的安保人员和朱教授一起把机器送走。”

        “那成,不是我着急,而是这机器真的太贵重了。

        出了事情,你我都扛不起责任,怕是还得连累领导。”

        ......

        待他们聊完正事后,何玉柱代替娄父敬酒,陪着喝了一些。

        王秘书一直喝了不少,那个朱教授却是滴酒不沾只是一个劲的吃菜。

        对何玉柱的敬酒,朱教授只是摆摆手说:

        “这位同志,不好意思啊。

        我酒量不行晚上又有任务,不能喝酒。

        这样吧,我以茶代酒,咱俩喝一杯。”

        说完就直接灌了一碗茶水。

        今天看到了机床他心里忍不住高兴,虽然朱教授他是个低调的人,这会也免不了表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