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一章 齐人之福

第一百六十一章 齐人之福

        何玉柱感觉之前的一切如在梦幻之中,这世界上真的有齐人之福吗,为什么觉得那么虚幻。

        还有娄晓娥背着自己和廖慧萍通过气又算什么,要是娄父他们不同意,这也不过是空谈而已。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事情娄晓娥还真和娄父他们商定了,结果是把他给卖了。

        娄晓娥告诉他娶了廖慧萍何晓改姓娄成了娄何晓,    廖慧萍生的都跟他姓何。

        真有些和雨水想的一样,娄晓娥敏感地注意到了自己家在何晓和娄继业身上的天平明显倾斜,现在他们还小没什么影响,要是长大后兄弟俩就可能会因此闹矛盾。

        同是一样的父母,就因为姓氏不一样,娄继业可能会继承娄家的绝大部分产业,    要是到时候何晓心里不平衡她也很能理解,趁这个机会她把这个事情给处理了。

        对于这个问题,    受损的只有老何家,    他们的长孙改姓了,不过娄晓娥觉得何玉柱也不亏,不是赔他一个二房了吗,到时候使劲生啊。

        新年的这段时间,有几个结婚的好日子。

        娄家选好了日子,何玉柱结婚的事情就定下来了。

        由于当时娄晓娥结婚的时候比较低调,现在想着在这边补办一下,于是婚礼上就有了两位新娘。

        何晓作为花童,参加了他爸和他妈的婚礼。

        礼炮声声想起,婚礼开始了。

        娄家和廖家的亲朋好友都到了,堂下坐满了人。

        两位新娘一起出现的时候,传来了阵阵欢呼声,和一些艳羡的目光。

        娄晓娥骨架大整个人显得高挑丰满,白色婚纱下的她显露出女人成熟的风情,像是熟透了的苹果。

        相比之下廖慧萍略矮骨架小,但是身材苗条曲线婀娜多姿,    及腰的乌黑长发配着绝美的脸蛋,像极了年轻男子心中的梦中情人。

        何玉柱见了也难掩心中的高兴,    整副脸孔都笑开了花。

        要说他这副身体的颜值保质期也太短了,不知道是不是每天和油烟打交道的原因,整个人看着比同龄人要老了不少,就这还能再娶一房如花美眷,似乎也不枉此生。

        一到敬酒的时候,何玉柱可老惨了,宾客中的年轻男子频频向他敬酒,颇有一些不坏好意,其中的嫉妒酸楚老远都闻得出来。

        这大喜的日子,何玉柱只能全力拼酒,最后假装喝得一塌糊涂。

        最后娄晓娥和廖慧萍一起把他扶到了房间,收拾一番后让他躺在床上休息。

        娄晓娥摸了摸廖慧萍茂密的长发,微笑着说:

        “慧萍,过了今晚你就会知道留着这么长的头发可不是好事哦。

        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姐姐我可是要先走了啊。”

        廖慧萍反手拉住她,低声说道:

        “别走啊,他都喝醉了,我一个人怕搞不定啊。”

        “都喝醉了,    你还怕他什么啊。”

        “就是喝醉了才怕啊,我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他这喝醉了不知道轻重可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何玉柱酒劲上来,感觉浑身发热,让他忍不住要脱衣服。

        廖慧萍不好意思地站在旁边,娄晓娥看了只好动手把他衣服给脱了,用湿毛巾擦了擦。

        她和何玉柱都老夫老妻了,对于他裸露的身体可没什么害羞的。

        何玉柱本来是装醉的,只是这酒里也不知道配了什么东西,喝了以后现在浑身热腾腾的有些不得劲。

        湿毛巾擦过之后才好受一些,眯着眼看了一下像是到了卧室,帮他擦身体的是娄晓娥。

        浑身的燥热还是让他有些难受,他忍不住一把抓过娄晓娥一只胳膊,把她拽进怀里。

        娄晓娥站立不住一声惊呼,急忙抓向了一旁的廖慧萍,连带着二人一起跌到了床上。

        何玉柱只觉得怀中软玉生香,就再也没忍住。

        ......

        凌晨时分,何玉柱被渴醒了。

        他发现自己身上搭着两条大腿,左右各有一个美女,看着这荒唐的一幕。

        他觉得昨晚的酒里肯定有什么问题,现在实在是太渴了想不了那么多,现在他只想喝东西。

        轻轻从二女的纠缠中脱离出来,起身找到一壶水就忍不住牛饮起来。

        大半壶水下肚,才解决了他的口渴。

        回到床上,位置有些不够,他看了一下感觉廖慧萍比较轻。

        就把她抱了起来,空出位置后再一起躺了进去。

        两人贴身在一起,何玉柱感觉到了对方肌肤的光滑。

        身体又有了反应,肯定是这酒还有影响,他忍不住翻身准备补作业。

        却冷不丁听到廖慧萍一声痛呼。

        “唉,头发!”

        何玉柱这才发现自己压到她的头发了,赶紧避开了她的头发。

        看到她醒了,反正都是自己媳妇了,何玉柱也没打算停下来。

        耐心亲吻了一番,感受到对方笨拙的回应,他才进行下一步的主题。

        ......

        起床的时候,娄晓娥感受到身体的酸麻,忍不住有些埋怨昨晚不控制力道的某个人。

        她看到旁边抱在一块还睡着的两人,偷偷地准备起身穿好衣服离开,才发现衣服被扯坏了一些。

        看时间还不算太晚,她还是先披着衣服先出了房间。

        到了衣帽间换衣服的时候,她忍不住叹道都是自作自受。

        原本何玉柱的酒里是她送给廖慧萍的礼物,没想到她自己先帮着挡了灾,谁让何玉柱醉了都能醒得那么快呢。

        早饭的时候,她让何晓再去喊大懒虫起床,让那两个还在睡的起来吃饭。

        最后,看到出来脸色苍白脚步有些虚浮的何玉柱,她忍不住哈哈大笑。

        “柱子,你这是不胜酒力啊。

        怎么就你自己一个人出来,也把慧萍也带出来。”

        何玉柱没好气地看着她,看来昨天酒的问题是和她有关了。

        “她在后面呢,让我先出来了。”

        一边拿起桌上吃的,他一边在看着娄晓娥想着要不今晚找她报仇。

        感受到身体的虚空,他无奈放弃了这个想法,也不知道昨晚那是什么酒这么霸道,他赶紧大口吃着补充体力。

        他都快吃完了,廖慧萍才姗姗迟来行动之间有些不适。

        廖慧萍一来,娄晓娥就和她一起开口讨伐起了何玉柱。

        何玉柱无奈地翻起了白眼,这个事情又不全是他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