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模拟人生在线阅读 - 第138章 暗涌

第138章 暗涌

        长安。

        人声鼎沸的长安城内街道上到处都是人来人往忙碌的身影。

        毕竟突然加入了七十余万的人口,再继承了洛阳无数财富的长安,让底子本就不错的长安城一跃成为了大汉最为繁华的城池。

        “呵呵,温侯真乃英雄也。”

        “是啊,想那董卓强制迁都不说,根本什么都没给咱们。”

        “就是,虽然咱们背井离乡来了长安,    但温侯真不错,按人头登记户册赏赐良田不说,更是免除了今年的所有赋税。”

        “哈哈,温侯仁慈啊,更是在长安划分地界让将士们帮助咱们建立民屋。”

        街头小巷上一个个刚来到长安时的迷茫,背井离乡那股孤独感渐渐消失,融入新的长安城后,笑容更多了。

        一座酒楼阁楼上,    几位人影看着下方忙忙碌碌的百姓,    听着酒楼内还有街道上的赞言,众人充满了满意幸福的笑容。

        “呵呵,长安百姓有如此之福,还是多靠几位先生大才相助才有今日,布当真受之有愧。”

        原来酒楼上的竟然是吕布和几位文臣,面对自家主公这么客套的一句话,其余人连连摆手谦虚的笑着。

        “若无主公下令免除今年赋税,还有按人头登记户册赏赐良田,吾等纵然有天纵之才也无济于事。”

        这具话不用多说就是耿直的田丰,看的吕布更是一阵摇头,“这可不是布一人功劳,元皓先生所颁发的良田不可买卖交易才是关键。”

        洛阳来的七十多万百姓,不仅要等级户册,还要开垦荒田种地,更要划分地界建造房屋。

        一桩桩都是麻烦事,然而在顾雍、田丰、程昱还有贾诩四人手中,    仿佛是手到擒来般。

        用良田为由登记人口,避免了有人暗中藏丁,最后一道禁止田地贩卖交易才是关键。

        因为这一次说是赏赐的良田,倒不如说是提前董卓令大军还有军民开垦出来的田地直接成了吕布的。

        大将军、温侯吕布的良田,说是赏赐不如说成租借百姓耕种,因此百姓谁也没资格交易良田,因为这些田地是吕布的。

        杜绝了世家、官员的暗中侵吞。

        “主公,虽消息封锁,但暗中还是不断有人在捣乱。”

        长安城内百姓一个个其乐融融充满笑容的气氛下,根本不知前线在打仗。

        从一开始他们便封锁了消息,函谷关大战的消息根本没有流传如民间,毕竟董卓代表着的可是天子,一旦流落出一句天子召百姓回去。

        他们这群本就是洛阳的百姓,恐怕会形成大规模的返潮。

        落叶归根,这是华夏人骨子里的习性。

        “呵呵,庄家茁壮成长,今年又免除了税收,眼看就要秋收,这群百姓纵然知道了又如何?难道回去跟着董卓吃土不成。”

        “秋收之后,    吾等再散播谣言,洛阳董卓暴行,让百姓先按下归乡的心。”

        “不,待秋收之后,主公当再赦免或者降低明年的赋税,这样百姓看着眼前的良田明年还能多赚点粮食,回洛阳还不知什么情况,哼哼,不愁百姓归乡。”

        几名文士交谈细说着明年的打算,看的吕布更是露出了笑容。

        “哈哈,四位先生皆乃布之左膀右臂,恐怕有几位先生在,如此往复三年五载,百姓定居下心也落在了长安。”

        随着酒肉上来,吕布招呼四位文臣一同吃肉喝酒,也算是私下底拉进关系。

        纵然是平日一直绷着一张脸的田丰也少有的缓和下来,面对吕布客气的数次敬酒,更是充满了感激。

        这一幕落在吕布眼眸中,心中也露出了笑容,皇爷爷果然你教的对,有时候一饭一恩放下姿态更容易收心,只不过他那个时候身份太高了,高到无人敢陪他吃饭。

        曾经老朱讲述教导他年轻时候在饭桌上如何如何收服那群酸儒的心时,更是充满了骄傲。

        文人看似骄傲不可一世,可有的时候当真只需你的一个态度,一起客气的吃顿饭,顿时便会引为知己伯乐,感激下为你效命一生。

        “呵呵,今日在外,并无大将军,也无功曹、别驾,哈哈来喝一杯。”

        其乐融融的一幕下,端起酒杯喝下一杯酒后的贾诩,看着和气毫无军中霸气的吕布,心中也是微微一颤,或许此人当真是他一生的明主。

        一顿家常便饭,便缓和了众人之间僵硬的关系不说,就连!

        想到这里时贾诩不着痕迹的望了眼田丰感激的模样,还有一旁年轻的顾雍,忍不住的感慨,一顿饭席尽收人心啊。

        吕布的手段高明之余更是出处透着一股出人意料的惊呼。

        程昱这位年龄最大的文臣虽然面色平淡,但眼眸中却藏不住那股淡淡的激动。

        “近几日恐怕长安不太平,布军中麾下精锐只是保护诸位,并无监视之意,若有得罪之处,今日布敬一杯。”

        起身端着酒杯就是对着众人一敬,在众人惊呼连忙呼不敢时,吕布已经一饮而尽。

        毕竟突然有陌生的士卒每日贴身护卫下,肯定会有些不舒服的,纵然是明知是好意,但会不会有监视的意思呢?这点谁也不知道。

        但吕布如此挑明下,田丰不由感慨一声道:“主公真乃当世英雄也。”

        这句话挑明了比憋着都要强,程昱更是淡淡道:“关中封锁下,正好老夫族中的护卫也来不了,如此就多谢主公了。”

        封锁关中!

        自高顺坐镇函谷关后,几乎就是封锁了关中。

        “多谢主公。”

        年轻的顾雍只有感激的言语,不似贾诩、程昱二人老狐狸,田丰完全就是一个头铁娃。

        酒足饭饱过后,望着繁荣的长安城吕布不由感慨一声。

        “如此繁华之城,却有人想引起战火,诸位近日当盯紧点。”

        意有所指般,众人纷纷心知肚明,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难防备的。

        司徒府!

        “看来吕布的野心比肩董卓也,回到长安半月竟然当做什么事都未发生。”

        也正是吕布平淡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态度,令王允大感棘手,甚至充满了心惊。

        比董卓还要难缠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