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6.chapter 6

6.chapter 6

        第五章

        “洛绎,该上学咯,”宁珂提着洛绎的小熊维尼书包站在门口,就看见小孩子一步三回头的看向次卧的门。

        虽然他表面不说,可到底是个小孩子,喜欢盛瑭表现的那么明显。其实宁珂心底也有些纠结,她想让盛瑭和洛绎接触,可她又害怕洛绎会太喜欢盛瑭了。

        她怕洛绎这么小就要体会到,什么叫还没有得到就失去。

        盛瑭终究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之间或许从一开始就不该发生什么,如今她能做的只有避免重蹈覆辙。

        至于将洛绎的身世告诉盛瑭,她更是想都没有想过。如果一旦盛瑭和她争夺洛绎的抚养权,她是连一丝胜算都没有。她已经失去了太多,她不能再承受失去洛绎的痛苦,不然她真的会发疯。

        “叔叔,会走吗?”等走到楼下,宁珂刚将他报上电动车的后座,小孩子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宁珂想要安慰他,可是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因为她连自己都安慰不了,最后她也只是摸了儿子的小脑袋,柔声说:“叔叔只是来家里做客的。”

        洛绎原本就是个聪明的孩子,听了宁珂的话后,脸上掩饰不住的失落,弄得宁珂都有些不知所措。最后她只能狠狠心将他抱在后座上,忽略了他心底的那点不快。

        其实小孩子的开心与不高兴,来的也快去的更快。之前可可家里养了一只博美犬,洛绎喜欢的不得了,从心里也想要养一只。可他对毛发过敏,又有轻微的哮喘,宁珂根本不能在家里养带毛的生物。

        那时候洛绎天天都去看那只小博美,只是好景不长,小狗在一次遛弯的时候,被车子撞死了。洛绎虽然没亲眼看见,却还是哭了好久。

        可如今,他却再也不记得那只小博美了。

        宁珂倒是觉得他对盛瑭大概也是初时的好奇,又加上家里极少有外人来做客,虽然他难免会上心一点。

        此时,三楼的房间内,盛瑭站在窗帘后面,透过微微露出的缝隙,看着底下的母子。电动车上特别安装了一个儿童座椅,她刚骑上的时候,车头还微微晃动,看的他一阵心惊。

        就在这时,房间内突然传来一连串地震动声。盛瑭侧眼看着被挂在衣架上的风衣。最初他从高烧中清醒过来时,这件衣服就挂在床边的衣架上,就连钱包和手机的位置都没有变动过。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那是盛瑭如是想。

        这已经是他失踪的第二天了,只怕这外头已经是天翻地覆了吧。可是盛瑭却一点都不想去解现在的困局,他要的就是要搅浑这一池的水。

        “少爷,你还好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他的声音充满担心。

        盛瑭目送着宁珂母子的电动车远去,一直到看不到他们才缓缓地开口说:“我没事,史宾塞。”

        “您应该第一时间联系我的,”说到这里,史宾塞担忧的口吻中夹杂着些许不赞同。他是盛瑭的祖父康拉德指派到盛瑭身边的人,自小就看着他长大的人。

        他说:“我没事,只是如今情况不明而已,暂时地失踪对我也是好事。”

        他是盛家的长子长孙,身份地位不同与旁人,一旦他出事,多少双眼睛都盯着。就算杨明珊身为盛家女主人,要是牵扯在其中,只怕也得脱层皮。

        “我已经加派人手去查了,不过幕后之人行事非常谨慎。这次泄漏你行踪嫌疑最大的就是司机,不过他现在还在医院抢救,”史宾塞顿了一下,才语气沉重地说:“这个司机为盛家服务了十五年,是盛夫人和盛先生都十分信任的人。”

        盛夫人……

        盛瑭自然已经听出了史宾塞的弦外之音,可杨明珊从来都不是他担心的对象。不管是盛家,还是康拉德家族,他不过是从一个斗兽场转战到了另外一个斗兽场。他能赢得了塞巴斯蒂安,他就不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是由胜利者制定的,而在盛家,他父亲才是那个制定规则的。

        盛家的长和实业掌握了国内近四层的远洋航运业务,而作为全球最大的新兴市场,中国将是未来的中心。即便他的外祖父一生都不喜欢中国,可在资本的面前,他还是愿意低下他高贵的头颅。

        盛瑭此番回国,就是代表康拉德家族所属的集团,在中国开拓市场。而盛家则是他的第一站,他只是来顺便取回一些自己该拿回的东西罢了。

        ****

        洛宁珂临下班的时候,又看了一眼智联招聘,还是什么回复都没有。她有些失落地关掉网页,开始收拾东西下班。如今她在一家床上用品店上班,这份工作她已经做了三年,是她做的最久的一份工作。

        其实照理说,她本不愿换工作的,只是这份工作有时候需要上班到夜里十点,若是再关门清算,得到十二点才能到家。洛绎渐渐大了,她总得为孩子考虑。

        之前她上了成人大学,今年又考过了会计师执照,如今正在找于会计的工作。不过现在连本科毕业生都不好找工作,她这个半吊子的自然更不好找,这几天打电话过来的,也都是些销售的工作。

        其实销售,宁珂也不是不愿意干,只是花费的时间太长,几乎整天都需要泡在公司,她也做过几份,可最后都因为孩子没人照顾,只得作罢。

        若宁珂有父母在也还好,偏偏她既没有丈夫可依靠,也没有父母能撒娇,什么都得独自承担。

        她换下了工作服的时候,手机便响了,一看是秋瑾的来电。

        “孩子他妈,工作找的如何?”秋瑾开门见山地问道。

        洛宁珂有些失落,如实道:“不太好,基本是石沉大海。”

        “唉,这年头工作难哦,”秋瑾也抱怨了一声,不过转头就说:“其实我这边有个同学是开公司的,他正在招会计,要不你去试试。”

        “那怎么行,”宁珂立即不好意思地说道,她欠秋瑾太多,实在不好再接受她的好意。

        秋瑾轻笑了一声,问:“怎么就不行了,不过就是顺嘴的事情。况且你也是有正式会计执照的人,他那也就是个小公司,你去绰绰有余。”

        “我还是自己找吧,别到最后我没应聘上,你还欠了别人的人情,”宁珂知道她是好意,可这些年秋瑾帮过自己太多回,她是真不好意思再麻烦人家。

        秋瑾打哈哈:“你还跟我客气什么,你找份清闲的工作,到时候也能给我‘老公’多买点好吃的。”

        “你太没节操了,我儿子还小,”洛宁珂见她喊老公,只觉得啼笑皆非。

        秋瑾这人最是没个正形,迟迟没有男朋友,后来见着洛绎渐渐长大,往着倾城帅哥的路上长着,抱着孩子便说道,她要等他长大。

        ********

        宁珂是真的高兴,所以回家路过菜场的时候,特意多买了两个菜,就连平时里难得吃一次的基围虾都买了点。

        她到家后就先进房间看了眼盛瑭,这已经是盛瑭待在这里的第四天了,宁珂在推门看见他坐在床边看书时,心里不知是安定还是心有余悸。

        “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早?”盛瑭抬头,随手将手里的书合上,修长的手指在墨绿的封面上越发显得白皙,他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

        宁珂有点意外他没有卧床休息,笑了下后问道:“你今天的药换了吗?”

        虽然前两次都是宁珂替他换的药,但是后面就是他自己换的药。盛瑭微扬起嘴角,含笑道:“没关系,我已经换过了。”

        “嗯,那我出去做饭了,”宁珂说完便关了房门出去。

        盛瑭见她仓惶的模样,只觉得好笑,不过还是起身换了件t恤,只是换衣服的时候,他露出腹肌上的伤口看起来已经被缝合过,而且被处理地异常干净。

        他将换下的衣服随口搭在椅背上,便伸手撩起窗帘的一条缝隙,不远处正停着一辆黑色大众车,只隐隐看见里面坐着人。

        过了很久,外面响起开门的声音,小孩子略带兴奋的喜悦声喊道:“妈妈,我回来了,叔叔呢?”

        叔叔呢?这句话就象是拨动盛瑭心底开关的按钮,连嘴角都不禁扬起温暖的笑。

        门外的宁珂将洛绎的小书包取了下来,食指在嘴上轻轻做了个动作,示意他小声点。洛绎有些失望地嘟了下嘴巴,他以为盛瑭又在休息。

        他失落地说:“可可的爸爸给她买了一双鞋子,就是可以滑的那种,”说着他还怕宁珂不懂,特意比划了一下。

        宁珂知道他说的是轮滑鞋,她回家的时候会路过一个公园,很多小孩子傍晚的时候会在家长的陪同下,在那边学轮滑。洛绎班上的许多小朋友都有,洛绎虽然没有跟她要求过,可还是隐约说了几次。

        倒不是宁珂不想给他买,可是光是鞋子都要两百多,再加上护腕、护膝以及头盔这么一整套下来,也是价格不菲。

        宁珂如今工资就三千出点头,孩子每个月上幼儿园得六百,他们母子两人的日常开销最起码是一千,再加上零零散散地支出,一个月能存下个五百已是了得的。

        所以就算是到现在,宁珂卡上的余额都从来没超过五位数。

        “洛绎,这样吧,等妈妈下个月发工资了,立即就带你去买好不好,”宁珂在看见儿子满怀期待的眼神时,到嘴的话就变了。

        虽然他们手头一直紧巴巴的,可宁珂还是尽量满足洛绎的要求,毕竟这孩子本来就懂事,从不轻易向她提要求。这次会这么说,大概也是实在太喜欢了。她也不希望洛绎一个男孩子太过文静小心。

        盛瑭开门出来的时候,就听到宁珂向儿子的承诺。这两日在这里住,他大概也知道宁珂的经济情况并不如意,只是他没想到连买轮滑鞋这点小事,都会让她这么为难。盛瑭蹙了下眉头,心头划过不知名的情绪,这种感觉似是心疼又似纠结,真不知道这几年她是如何熬的?

        “你出来了,正好,咱们可以开饭了,”宁珂见盛瑭出来,一时竟有些慌乱,也不知道她刚才的话他究竟听去了多少。

        虽然她现如今的生活确实是不如意,可是她却不愿将自己的窘迫□□裸地展现在盛瑭的面前。

        “洛绎,去洗手吃饭,”宁珂拍了下儿子的小脑子,将他的书包挂在沙发旁边的衣架上。等她一转身,就看见盛瑭领着小孩子走到洗手间,洗手间的门没关,她看着盛瑭打开水龙头,洛绎垫着脚将小手放在水龙头下。

        宁珂看着盛瑭的背影,宽阔地肩膀让人安心又坚定,而站在他旁边的小小人儿,此时正转头朝他笑。

        画面温馨地让人不忍打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