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7.chapter 7

7.chapter 7

        第七章

        “没用,一群没用的,这么一个大活人居然都找不到?”偌大的办公室中,一排人站在宽大的办公桌对面,面对坐在真皮座椅上男人的责骂皆是垂下了头。

        等男人骂累了之后,才不耐烦地喊道:“滚、滚,都给老子滚,看着都烦人。”

        众人都要离开的时候,就听那人又突然说:“刘炜,你留一下。”

        那个一开始站在最前面的男人停住了脚步,双手交叉放在身前,老实地听候吩咐。

        等最后一个离开的人关上门之后,被装修的金碧辉煌的办公室一时间连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见。

        “老刘,你说他在国内人生地不熟地,能跑哪去?”男人再说话时,声音早已经没了方才的暴怒,反而是平静中透着几分深沉。

        段韩修单手撑着脸颊,突然一个转身,面对着偌大地落地窗。他的办公室位于27楼,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整个城市都尽在他眼下,底下的车流马龙如同玩具一般。

        “盛家的人果然都不简单啊,”段韩修突然轻笑了一下。

        可他段韩修从什么都没有,一直走到现在也不是吃素的。他盯着远处,目光渐渐深沉,往事都渐渐浮现在脑中。

        而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刘炜,突然开口说:“老板,盛家在云城家大业大,咱们这么得罪……”

        “老子都不怕,你怕什么?”段韩修轻声说。

        刘炜立即收口,坚定地说:“我只是在想这件事究竟值不值得?别到最后,咱们被人当枪使了。”

        “盛家现在的那位盛夫人可不是位简单的角色,这个盛瑭又顶着盛家长房长子的名头,怎么看他都是盛夫人的眼中钉,”段韩修说完便轻声笑开。

        段韩修早年是道上混的,如今虽然洗白了自己,可往日的江湖习气都还没退散,又加上手底下的一班兄弟,别人怎么看都觉得他还只是一个黑社会。

        外人多对混社会的人有偏见,只觉得他们都只是一群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却不知这其中也有藏龙卧虎之辈。而段韩修不仅能在道上全身而退,如今又创立了正维集团,成为身价数十亿的上市公司老板。

        “可老板这盛的小子背景太深,我是怕那人坑了咱们,”刘炜作为段韩修的心腹,总觉得这次单凭对方的一句话,就对盛瑭下手,太过草率了。

        “下手的可是盛家自己的司机,和我有什么关系,”段韩修双手一摊,撇了撇嘴,不过随后又阴沉着脸说:“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能跑哪儿去?”

        此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刘炜在段韩修的示意下接了电话,只见一会他面色为难地说:“老板,秋小姐来了,就在楼下大厅。”

        “平时请都请不来,今天来的倒是快,”段韩修轻笑了一声。

        他突然起身,本就高大的身材瞬间给站在办公桌前的刘炜压力,只听他问:“老子难道就真的比不上姓盛的那小子,他除了出生比我强,还有哪比我厉害?”

        “姓秋这丫头,眼光太差。”

        秋梓熙上来一见到人,就是不客气地指着他鼻尖怒骂:“段韩修,你这个臭流氓,你到底对盛瑭做什么了?”

        “什么做什么了?你那个宝贝心肝怎么了,”段韩修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讥讽地问道。

        “你别以为能把自己撇干净了,盛家不是好惹的,盛瑭这次吃了你的闷亏,你以为你就能好过了,”秋梓熙见他还是满不在意的模样,又是忍不住怒道。

        此时段韩修显然也是不愿再听她为了其他男人,而跟自己翻脸了,登时上前,吓得秋梓熙往后退了几步。

        “别说这件事不是我干的,就算真是我做的,你以为我就是吃素的,你那个小白脸我还没放在心上,”段韩修看着她不屑地说道。

        秋梓熙见他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也是气笑了,此时反倒冷静下来,看着他说道:“我今天来给你提醒,也算是看在咱们认识这么多年的份上,我也不想看着你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家业就这么败了。”

        “你以为就凭他盛瑭能动老子?”段韩修狂妄地说。

        秋梓熙看他,只觉荒唐:“你连他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就敢动他。”

        段韩修亦是冷笑,全然没将秋梓熙的话放在心头,只看着她嘲讽道:“你倒是知道他是谁,只可惜人家全然不把你放在眼里头,你在他身边四年连个名分都没落到。我看姓盛这次出事,还是他自己太嚣张了。所以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别到最后真让你进门了,却成了寡妇。”

        他这番话就跟沾着盐水的鞭子般,毫不留情地打在秋梓熙的心上,气得她全身颤抖,连嘴唇抖了许久,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

        入夜,旁边早已经洗漱好的母子,正躺在床上看漫画,宁珂最近在给洛绎讲哈利波特的故事。老房子的隔音效果并不好,虽然她的声音很轻很柔,可时时还有一阵如耳语般的声音传到盛瑭的耳中。

        他靠在床背上,一米八长的床显然有点小,他的两只脚已经伸到了床头。没一会他的电话就响起来了,微微的震动声在房间里显得异常明显,他接通电话,便听那头陆青恭敬地声音:“大少爷,刺伤您的幕后之人,我已经有了眉目。”

        “四天,”盛瑭吐出两个字,却让对面的陆青面上一臊,盛瑭自然不会在意他的感受,只听他慵懒地继续说道:“陆青,我父亲对你期望很高。”

        陆青是个孤儿,虽然在孤儿院长大,却自小就被盛家所资助。而这样的人在盛家,却又不仅仅只有陆青一人。象陆青这样能够被派到盛瑭身边的,本就是一众被资助孤儿中最出众的人。可比起盛珩身边的裴旭,盛瑭对于陆青总是带着一种疏离的冷淡。这大概也是因为他和陆青并不是自小一起长大。

        而此番盛瑭在云城,在盛家的眼皮子底下出了事,陆青也身子难辞其咎,所以在追查真凶的时候早已经是用尽手段。

        “盛先生明天九点的专机从香港回来,他已经知道你遇袭的事情了,”陆青恭敬地说道。

        盛瑭突然轻笑了一声,他说:“别怪我没给过你机会,明天九点之前是你最后的期限。只要你能找到人,我保你。”

        陆青在听见这句话,心头便是一阵讶异。要知道之前盛瑭对他素来都是不冷不淡,如果这次要不是他避开陆青单独出行,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原以为盛纪泽回来之后,大少爷一定会借机责难并换掉他,可没想到他居然选择保下自己。

        “记住,我只给你一次机会,“盛瑭就要挂断电话时,却听见陆青在那头说了一句话。

        只见他瞳孔微微收缩,原本淡然地靠在床头也一下子起了身,他低低地问道:“你确定?”

        “是的,我已经查过了,”陆青肯定地说道,末了他又添了一句:“我正在过来接你的路上。”

        盛瑭坐在床边半晌都没有说话,捏着手机的手掌却微微缩紧,抬头时原本清冷的眼神变得深沉不明,可最后他却只说道:“来的时候,帮我买一套小孩子用的轮滑鞋。”

        “护具和头盔都不要忘记买,”好像是怕陆青办不妥一般,他又追加了一句。

        不过他挂断后,电话那头的陆青却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但最后他还是转头问旁边正在开车的人:“你知道哪有卖轮滑鞋的吗?”

        开车的司机以为自己听错了,咦了一声,陆青挥手打了下他的头,不悦地说:“大少爷要的,赶紧带我去买。”

        陆青来的时候,给他开门的是盛瑭,他还没说话,就见盛瑭一只手指压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他不敢开口,盛瑭看了眼他手里提着的东西,便伸手接了过来。

        他让陆青在门口等着,便轻手轻脚将装着轮滑鞋的盒子,放到了客厅的餐桌上。待看了一眼紧闭着的主卧房门,最终还是转身离开。

        “盛先生,”在他关上房门后,陆青叫了一声,并看了房间一眼。

        只见盛瑭目光森冷地看着他,不客气地说:“不要告诉任何人。”

        他冷哼了一声,剩下的话却没有再说。

        待他下了楼上了车子时,一抬头正看见三楼房间暖黄的灯光,而窗帘上印着一个清晰的身影。他能清楚地看见窗帘被拉得严实,站在帘后的人安静地如同石化了一般,不知为何,盛瑭只觉得喉头一紧,这个安静地身影居然能带给他如此大的冲击。

        最后他还是别过脸颊,冷着声音说道:“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