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8.chapter 8

8.chapter 8

        第七章

        寂静的道路上,往来只有寥寥几辆车,都安静地行驶而过。

        秦山街,云城最出名也最昂贵的一条街道,每走几步之间就会看见各种国际一线奢侈品牌的旗舰店,而各种豪车的4s店也坐落其中,随处可见的模样。

        盛瑭安静地坐在一侧,看着紫檀桌上升起袅袅余烟的茶水,而早恭敬地站在一旁的茶艺师,正准备端起茶壶时,就见对面的人突然抬手,示意她不要动。

        “盛瑭,你是第一次喝功夫茶吧?”盛纪泽虽然用的疑问句,可是口吻确实肯定。他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盛瑭,英俊的面孔只染上一层淡漠的表情,而立体深邃的五官一看便带有异国血脉。

        盛家家族枝繁叶茂,在海外也有分支,可即便是在海外的家族成员中,都鲜少有与外国人结婚的。可偏偏他这个生在内地,长在内地的人,却在英国念书时,与一个意大利姑娘结婚生子。

        此时的盛纪泽再看着盛瑭时,便联想起年轻时,那段充满激情又浪漫的婚姻。他的第一段婚姻始与浪漫,也终与浪漫。

        如果说这段婚姻唯一的遗憾的话,那就是他对盛瑭的愧疚。他们刚离婚之时,吉纳维芙的状态并不好,甚至有忧郁症的倾向。在老康拉德的请求之下,他答应将盛瑭暂时留在意大利以陪伴他的母亲。

        可是他没想到,这一陪就是二十年。虽然中途盛瑭也曾回国过,可他却依旧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儿子。虽然盛纪泽生有三子,可是老式家庭的观念以及从初为人父的角度看,他对于盛瑭这个长子的感情总是不同寻常。

        之前虽然盛瑭常年生活在欧洲,可每年不管盛纪泽有多么地忙碌,总会抽空去看他。而这也时常成为他和杨明珊之间争吵的话题,杨明珊认为盛纪泽明显重视盛瑭多过盛珩他们两兄弟。即便盛珩两兄弟是生活在盛纪泽的身边,可得到的关注都没有盛瑭这个远在国外的儿子多。

        盛瑭并不知道此时他父亲的脑海里已经百转千回,他冷漠的面容在氤氲的水汽之下,也变得柔和了些,不过声音依旧平淡无波地说道:“嗯,第一次见识这种茶艺。”

        “功夫茶讲究的是火候、功夫,多一分则浓少一分则淡,”此时盛纪泽将茶倒进杯中,灰褐色的茶水在晶莹剔透的白瓷之中,越发地浓郁清香。

        盛瑭自小接触的便是欧洲的文化,喝的多是西式红茶、咖啡,对于中国的茶道知之甚少。不过此时他闻着茶的清香,还是忍不住地端起杯子尝了一口。

        盛纪泽看他品尝,颇有兴趣地问了一句:“你觉得怎么样?”

        “味道不错,只是略有些苦涩,”盛瑭如实地回答。

        盛纪泽听完便是笑了起来,颇有些无奈地说道:“中国的茶讲究的口齿留香,回味无穷,你得学会品尝。”

        “那看来我是暴殄天物了,”盛瑭漠然地说道。

        谁知盛纪泽却是笑着点头说:“确实是可惜了我这极品大红袍,这种茶得爱茶的人才会知道其中的好。你呀,还是不行。”

        原本还垂眸的盛瑭,此时却抬头看着对面的父亲,犹如夜幕星辰般深邃的眸子,此时也若有所思。盛瑭一直认为中国人说话,总会语带深意,他们并不喜欢直接说出某些话,总是拐弯抹角地想要指出他们想让你改正或者理解的事情。

        “父亲,这次联合投资的事情我确实要多谢你的相助,”盛瑭慢条斯理地将杯子放下,语调不急不缓地说道。

        可偏偏正是这样的口吻,让原本心情颇好的盛纪泽有种上火的感觉,他自认到了这个年纪修养早已经修炼地差不多,轻易从不发火。可偏偏就是这个长子,总能轻而易举地挑起他的情绪。

        盛纪泽冷着声音说:“你是我儿子,我管你的事,那是天经地义。”

        “联合投资是公司的事情,并不属于我私人的事情,所以你这次帮忙,是联合投资欠了你的人情。我可以向您承诺,今后只要盛美有需要,盛美一定是联合投资的最重要的合作对象,”盛瑭声音还是不疾不徐的。

        此时盛纪泽倒是有点被气笑的意思,他反问:“那你被刺伤的事情,我管了是不是天经地义的?”

        这时候盛瑭眸子里才闪过一丝阴沉,说实话他从小就生活在重重保护之下,出门带随扈保镖是基本的配置,可偏偏在云城却有点阴沟里翻船的意思。毕竟国外对枪支管理的并不严,治安终究比云城乱多了。

        这时候父子两之间就是一阵沉默。好在盛纪泽本就心思深沉,刚才的情绪外露之后,此时恢复了平常温和儒雅的模样,:“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你这次是大意了,不过我也没想到你那个小舅舅居然会在国内找这么一个帮手。”

        “这件事,我会亲自处理的,”盛瑭不动声色地说道。说到底还是他防范疏漏,这才让别人有了可趁之机。在外面被欺负了,回家找父母这种事,十几岁的小毛头干还差不多。他要是连这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别说是掌握联合集团,只怕他的生存都是问题。

        “你要怎么处理?”

        “父亲,从小到大不管是您还是外公,教我最多的就是一件事,”盛瑭扬起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地笑:“这个世界是由强者支配的,既然对方已经对我下手,我自然也会好生送他一份大礼。”

        待盛瑭离开之后,盛纪泽还在茶室中坐着,这茶室内的摆设都是仿古的,特别是对面那个八幅花开富贵紫檀屏风,更是真正地古董。

        此时有个女子从外面进来,一身白色云锦旗袍,将本就玲珑的身段衬托地越发凹凸有致。她进来后就坐在盛纪泽对面,单手拎着茶壶给盛纪泽又倒了一杯茶。

        “那就是盛瑭?”乔宁有些好奇地问道,她是盛纪泽的红颜知己,这间茶室便是盛纪泽为她投资开设的。

        盛纪泽在外的女人当中,她是唯一能在外抛头露面的,所以说话难免有些大胆了些。

        盛纪泽抬头看了她一眼,只抿了一口清茶,乔宁立即讪讪道:“我瞧着他与你有几分相似,便猜测的。”

        “他像我?”盛纪泽立即来了兴趣,吉纳维芙是意大利人,盛瑭是中意混血,刚生下来的时候完全是外国小孩的样子,好在越长越大反倒是有了些中国人的样子。

        “鼻子和嘴巴都像,”乔宁歪着头,认真地想了下。

        说实话,她虽三十多岁了,可这样的动作反添了几分俏皮。盛纪泽似乎因她的话略显得开怀,也忍不住说道:“这孩子在国外待久了,身上没多少咱们中国人的东西。”

        ********

        “本市与近日破获一起特大毒品买卖案件,成功抓捕嫌疑人四名,缴获毒品海、洛、因3400克,查扣赌资一千六百万。而如今该涉案娱乐场所已全面查封,那接下来我们邀请特邀嘉宾对于此次的案件做一个点评。”

        早上九点的晨间新闻,作为头条播出的缉毒大案,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毕竟大家都在忙碌地准备着上班,而吸毒、贩毒这样的事情又离普通大众的生活太过遥远。

        宁珂早上上班的时候,刚打开电话,跳出的新闻网站上硕大的红字头条也是在报道这件事。不过她并没有在意,只是关掉网页,开始准备一天的工作。

        她来这里上班已经一周了,刚开始难免有点手忙脚乱的感觉,可是慢慢的她上手之后,也渐渐熟悉了公司的流程。

        因为公司并不大,员工也只有二十几人,所以公共办公区域很大。而宁珂旁边坐着的是刚从大学毕业的季敏敏,不过只比她小两岁,可是代沟看起来却不是一点点的大。

        宁珂整日操心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而季敏敏关心的不是韩剧就是韩国代购,对于明星八卦热衷的不得了。原本连本国明星都不认识几个的宁珂,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被她带的连韩国偶吧都开始认识了。

        季敏敏刚一来就开始刷微博,点开热搜一看,立即兴奋地拍了宁珂的手臂一下,惊呼了一声,不过瞧了四周之后,又压低了声音:“珂珂,你看,你看,居然是盛珩唉。”

        “嗯?”宁珂刚开始没听清,以为又是哪个明星偶像。她打开表格之后,就随口问了一句:“是演哪部电视剧的?”

        季敏敏正刷地兴奋,在听完她这句话后,霍地顿住了。接着打开百度网址,啪啪地输入几个字后,就拉着宁珂的手臂,气哼哼地说:“居然连我们珩珩都不认识,你还是不是云城人了。”

        此时电脑上开着的页面,就是盛珩的百度百科首页,而首先映入宁珂眼帘的就是他百度百科上面的照片,这是一张晚宴照片,他穿着纯黑西装,带着藏蓝色的蝴蝶结,晚宴的灯光并不昏暗,因此他白地几近透明的皮肤在镜头之下一览无遗。盛珩本人长相本属于翩翩佳公子,而这张盛装之下的照片,又象是永行与暗夜之中的吸血鬼,俊美撩人,带着让人无尽遐想的神秘。

        “怎么样,帅吧,他可是媒体公认的豪门四少之一,不知道多少小姑娘哭天抢地地想要嫁给她,真是个漂亮的人儿,”季敏敏看着照片,犯着花痴地说道。

        宁珂早就过了喜欢这种帅哥的年纪,不过她看了照片,也确实觉得,这人光是长相就打败了季敏敏之前喜欢的绝大多数韩国偶吧。

        于是她也很诚恳地点头:“确实好看。”

        “珂珂,能得到你一句夸赞,真是太不容易了,”季敏敏说得感动,对着桌面又是花痴一阵。

        正好前台的夏小桥过来,给她们一人递了一个盒子,宁珂打开盒子时,就听她说道:“公司给你们定制的名片。”

        宁珂有些吃惊,她没想到自己一个小财务,公司还专门给自己定名片,便拿出看了两眼。

        而夏小桥正好看见季敏敏电脑上的人,便笑道:“这人我见过。”

        季敏敏霍地转头,吃惊地问:“你在哪儿见过?”

        “就在电梯里啊,帅得真是惨绝人寰,我连呼吸都不敢,生怕唐突了帅哥,”夏小桥和季敏敏年纪差不多,说话也是夸张地没谱。

        这会轮到季敏敏瞠目,她半晌才结舌问道:“你是说在电梯里见过他?那他就在我们这栋大厦里上班?”

        她最后一句话陡然升高,吓得宁珂不得不提醒她小声点,小心被老板听见。

        夏小桥点头说:“是啊,他公司就在楼上,这栋大楼是盛美集团的产业,从40层到48层都是他们公司的。”

        季敏敏忍不住哀嚎:“我居然不知道。”

        “亏得你还是人家的粉丝,看来还不是真爱啊,”宁珂难得调戏她一句。

        结果,到中午下班的时候,原本是叫外卖的季敏敏,非要拉着宁珂出去吃饭。

        按着她的说法就是,中午大家都需要吃饭,是最适合偶遇。说不定她们就能走狗屎运,偶遇到她的珩珩呢。

        夏小桥欣然同意,两人架着宁珂就往外走。

        三人站在楼梯口等电梯,好在这会还没什么人。等一部电梯在这层楼停下时,季敏敏便拉着她们两往那边冲,谁知电梯门一开就看见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大汉站在左右两侧,而站在电梯正中央的人则是一个穿着深蓝三件套的男子,他淡淡地抬头时,一双浅灰色的眸子如深渊一般将人吸住。

        显然这是个英俊至极的男人,修剪得当的短发,一双浓眉飞入两鬓,英挺的鼻梁完美如山峰,至于薄薄带着浅浅红色的嘴唇,放佛一张口就能说出这世间最动听的情话。

        旁边两个姑娘都看傻了。

        而洛宁珂没想到,还真的有狗屎运。

        她居然会在这里遇见盛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