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9.chapter 9

9.chapter 9

        第九章

        缘分从来就是神奇地很,分别七年里,这个城市大地让洛宁珂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相见。可再次重逢之后,世界好像突然就变小了,就连出门吃个午饭都能撞上。

        电梯里严正以待的架势,一时间,谁都没踏进电梯的勇气,最后还是其中一个黑西装大汉客气地说道:“请等下一部电梯。”

        宁珂转头看着她们两人直勾勾盯着人家看的模样,就知道她们肯定没听到这句话。好在这两人看傻了,也顾不得进电梯,她干脆就等在一旁。

        倒是盛瑭看着对面的三个姑娘,其中两个表情激动,只有最右边的人淡定不已,甚至在触上他的视线,都能淡淡地撇过头,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模样。

        “让她们三个进来吧,”盛瑭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后就朝身后退了一步。

        宁珂是听见的,但她没动。这会夏小桥和季敏敏两人也清醒回来了,脸上闪过绯红,显然是为自己花痴的表现丢脸。

        结果三人都没进电梯的动作。

        因老板发话了,其中左边西装男还特地按住了电梯。见她们迟迟不见电梯,还是盛瑭看着宁珂,“不进来吗?”

        “进,进,”夏小桥拉着季敏敏就匆匆进了电梯,别看两人平时说得凶,可真见着这等真绝色,率先就怂了。

        落在最后的洛宁珂,见这两人都进去了,也只能跟着上了电梯。

        原本挺大的电梯,不过是站了几个人,可气氛却异常地凝滞,夏小桥和季敏敏两人紧紧抓着彼此的手。

        而宁珂则是盯着对面的电梯门,可是光滑的镜面上清楚地照影着盛瑭挺拔的身影,他本就生的高,如今一瞧镜子,整整比她高出一个头。

        两人的视线在镜子上交融。

        宁珂率先躲开了,他那日离开,宁珂其实就站在窗帘后面。他们相遇、分别,似乎就像是既定的剧本,以至于再一次来临的时候,宁珂反而平静下来。

        叮,到达一层的时候,电梯发出一声提示。

        她们三人鱼贯走出,站在左边的西装男又按了按钮,电梯往负一层去了。

        “实在是太帅了,”夏小桥吐了一口气,有些不可思议地问:“是明星吗?”

        “应该不是吧,要是明星的话,他长这么帅,我不可能不认识,”季敏敏说了一句实话。

        夏小桥点头,“那倒也是。”

        宁珂被她们的一唱一和弄得哭笑不得,催促说:“咱们赶紧去吃饭吧,你们两个不是吃完饭还要追韩剧的。”

        被她这么一提醒,三人就顺着通道,往附近的商场走去。这栋金融大厦周围都是商场,几乎每家商场的负一层都会有吃的。宁珂平日都是自己带饭到公司,但是这两天公司的微波炉坏了。

        此时已到达地下停车场的盛瑭,坐进了汽车的后座。他随手拿出手机,便拨通了陆青的电话:“我让你查的东西呢?”

        “我已经查好了,现在就发到您邮箱,”陆青恭敬说道。

        盛瑭干脆地挂断电话,就盯着手机看。在车子启动不久后,就听见手机响起一声短促地提示。当他点开邮箱后,点击最新发来的邮件。

        一打开便是一张二寸证件照,头发整整齐齐地扎成马尾束在脑后,露出一张白净至极的脸蛋,真正的眉眼如画,看得盛瑭微微晃神。

        年少时的宁珂真的是清纯到极致,一张白净的脸蛋,光滑饱满的额头,柳叶眉乌亮杏眼,精巧俏立的鼻梁,还有一张比三月桃花还要艳丽的唇瓣。

        接着往下看就是宁珂的平生简历,她的学生时代显然是辉煌至极的,以区中考状元的身份进入振源高中,并且三年来从未跌落过年纪前三。

        这样极美貌和智慧与一身的女孩并不多,所以资料之中还夹杂着关于她的报道,报道上以极尽赞美的口吻称赞她的优秀的学业,可真正引人的却是报纸上小小的黑白照片,明眸皓齿、清丽动人。

        而最后关于她的报道,则是她以全市文科状元的身份被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录取。

        至于再往下,她的人生放佛进入了一个分水岭,怀孕生子,丧母,独自抚养儿子。

        简单的一句话,却道不尽这其中的曲折和委屈,即便如盛瑭都无法想象她是如何熬过这样的落差,从天之骄女成为一个普通人。

        盛瑭滑过手机屏幕,直到屏幕停在那张二寸照片上。

        白衣少女虽面容稚嫩,却美得那么让人舒适。他忍不住回想起宁珂,似乎二十五岁的她和十六岁的她,变化只有越发温婉的气质。

        她也没有骗自己,他们确实是高中校友。盛瑭在英国念寄宿学校的时候,他母亲同父异母的弟弟,他的小舅舅塞巴斯蒂安正在英国上大学。结果他把盛瑭带出去打冰球,居然打断了他的一条腿。

        正好当时盛纪泽就在英国,在得知儿子的伤势之后,立即前往医院看望。谁知却和塞巴斯蒂安的朋友发生了冲突,而盛纪泽也坚持认为,他就是故意的。

        因为这件事情,盛纪泽坚持要带盛瑭回国。本来离婚的时候,盛瑭的抚养权就在他的手中,若不是迫于康拉德的请求,他根本不会让盛瑭生活在国外。

        所以最后盛纪泽说服了康拉德,而盛瑭也从威廉王子的校友,转入了振源高中。

        他伸手按了按自己的鼻梁,偏偏他高中毕业的时候,出了车祸,将在国内的两年记忆都忘地一干二净的。

        等他接着往下看时,便看见洛宁珂二十岁时候,母亲病逝,只是在死因后面,看见自杀两个字时,他突然觉得车厢窒地厉害。

        说实话,也不知为何,他遇见洛宁珂之后,心底总是划过不曾有过的感觉。就比如现在,他看见她妈妈是因为自杀去世,居然会觉得心疼。

        不过盛瑭并不是感性的人,或许是因为他自己难得被人救,所以对于自己的救命恩人,总是有些不同于别人的心软吧。

        待盛瑭将洛宁珂的资料看完后,才发现她高中毕业之后的生活经历,实在是乏善可陈。大概是因为高中毕业没有继续读大学,她便在不停地打工中度过,期间还读了成人大学,如今拿了会计师执照,就在现在的这间网游公司当后勤财务。

        正好遇到了红灯,车子缓缓地停了下来。盛瑭正准备退出邮箱,却看见在资料上看见她的电话号码。

        他盯着手机号码看了半天,突然开口:“在中国,关于报恩是不是有个成语?”

        正在驾车的司机以及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保镖,都是虎躯一震,两人迅速对视了一眼。幸亏这会车子正在等红灯,要不然他们两还真的得被吓死,他们跟在盛瑭身边也算不短时间了,不过却从未见他主动开口闲聊。

        还是保镖小心地撇头往后看了眼,小心翼翼地问:“盛先生,您说的是什么成语?”

        他看着窗外一眼,没有说话。

        保镖绞尽脑汁地在想关于报恩的成语,半晌却听旁边的司机开口说道:“是不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这句话的意思并不难懂,盛瑭几乎是一听就明白了。他低头看着手中手机,脸上总算露出笑意,嗯了一声,说:“就是这句。”

        他是该和洛宁珂说声谢谢不是,最起码也该请她吃晚餐,以答谢她的救命之恩,如是想着,他已经骄矜地拨通了电话号码。

        谁知电话响了好久都没接,一直等到电话里传来对方无人应答的回话。

        保镖看见他在打电话,不过却没听见对方接听,正想着是谁这么大胆子,居然连盛先生的电话都敢不接。

        所以他小心回头时,就瞧见盛先生脸色似乎不太好看。

        砰地一声,是手机砸在皮质沙发上的声音,虽然是闷响却砸在前面两个人的心里头。这位盛先生并不是个会为难下属的人,但显然他也并不是好伺候的老板,他并不会为难手下人,可偏偏他回来没多久,光是保镖就换了好几批。因为他们都不没达到他的要求。

        两人俱不敢回头,可就在此时,一道手机震动声在车厢响起。

        洛宁珂刚刚买了午膳,只是她买的是锅仔,老板实在是太实诚了,不仅给的菜冒尖了,就连汤水都多得要溢出来。

        她的手机放在上衣口袋里头,震动的时候,她正端着锅仔回自己的位置上,谁知放下的时候,又不小心撒了些,等她重回去拿了纸巾擦干净桌子,这才掏出手机。

        是个陌生电话,不过她怕是公司的人找自己,便回拨了回来。

        “你好,我是洛宁珂,”轻柔的的女声透过电波传来。

        盛瑭听着她温柔好听的声音,看着窗外的城市,回道:“是我。”

        对面的洛宁珂顿了一下,又将手机拿到眼前,看着上面未保存的号码,这是谁?

        她脸皮一向薄,不好意思直接开口问对方是谁,只能旁敲侧击地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盛瑭听着她亲热的语气,方才因为她没有接电话的郁气,也就烟消云散了,想来她刚来可能是在忙别的事情吧。

        难得这般体贴,盛瑭连说话的口吻都没了之前的冷硬,他问道:“在吃午餐?”

        “嗯,”对面的洛宁珂此时越发地忐忑,这声音实在是熟悉,只是她一时记不起是谁,她十分想问对方是谁,可他这般熟稔地口吻同自己说话,她若是记不得,是不是太过失礼,所以彷徨之际,她居然鬼使神差地追问了一句:“你吃过了吗?”

        “还没,”盛瑭此时嘴角的笑意越发明显,连一向低沉冷漠的声线里都带上几分温和。

        “那你赶快去吃饭吧,”洛宁珂尴尬地说道。

        “你今晚几点下班?”盛瑭见她这么关心自己,心中止不住一暖,在他记忆里似乎没人会问过自己这样琐碎的事情,如今听起来却也没那么不耐烦。

        洛宁珂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应该不是公司的同事,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问吧。

        可她都和人家打了几分钟的电话,这会再问对方是谁,简直让她尴尬地想找个地缝钻一下。

        “不方便告诉我?”盛瑭见她迟迟没回话,又问道。

        “没,我五点半下班,”洛宁珂此时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捏着筷子,只觉得脸烧地慌。

        这到底是谁啊。

        “那今晚我来接你,”盛瑭颇为霸道地说道。

        洛宁珂终于忍不住了,“嗯,那个,你是哪位啊?”

        盛瑭一听这话,先是一愣,以为是自己听错了,随后又将电话拿到眼前看了一眼。

        过了许久,就在洛宁珂以为对面的人要挂断电话时,才听见一个清冷倨傲地声音说:“我是盛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