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12.chapter12

12.chapter12

        第十二章

        或许是夜色太美,又或许是美食太过诱人,等菜肴陆续上来之后,洛宁珂心里头倒也没那么多郁气了。

        洛绎用叉子将意面卷了好几圈,酱汁在他嘴角四周沾地都是,这种吃法是秋瑾教他的。洛宁珂瞧他吃的嘴角都是,只能一边给他擦嘴,一边看着他吃。

        等龙虾上来的时候,洛绎看着从未见过的大龙虾,哇地惊叫了一声。

        “妈妈,你看,好大呀,”洛绎扯着洛宁珂的衣袖就让她看。

        洛宁珂被他拽地没法子,笑着说道:“妈妈看见了。”

        “要是干妈妈和可可也在就好了,”洛绎看着这么大的龙虾,登时发出感慨。

        对面的盛瑭好脾气地问:“为什么她们在这里就好了?”

        “那这样,她们就可以和我一起吃了,干妈妈经常给我买好吃的东西,可可也是的,她今天还让我到她家吃可乐鸡翅呢,”洛绎说。

        洛宁珂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小人儿,心里却柔软地一塌糊涂。一直觉得他只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可此时说出来的话却这么暖人心。

        她还真有一种,吾家小暖男初长成的自豪。

        盛瑭也同样感到惊讶,他从未有过和这样幼小孩子相处的经历,有时候远远看着也只觉得他们吵闹异常,并不会生出一丝柔软和温暖,可此时他听着对面孩子的话,却有种说不出的自豪感。

        对于这种没有理由的自豪感,他也觉得奇怪和好笑。

        幸亏不是他的儿子,要不然,估计天上的星星,他都愿意摘给这小家伙。

        没一会,盛瑭便起身去了洗手间。

        “咦,那位是盛先生吗?”此时刚被侍应生领着坐下来的周卓,看见盛瑭发出诧异地声音。

        褚旸听她这么一说,也顺势抬头,只是却没看见人。

        坐在周卓对面褚旸的助手程亮,也朝着洗手间的方向张望,顺口问道:“是盛总吗?”

        “不是,是那位盛先生,”周卓压低声音说道。

        程亮顿时了然,朝着褚旸看了一眼,问道:“褚总,咱们要过去打招呼吗?”

        “我看有这个必要,前几天这位盛先生不是还来咱们公司的,”不等褚旸说话,周卓回道。

        “而且我听说ceo已经准备递交辞呈了,不会真是给这位盛先生挪位置吧,”周卓因为人美嘴甜,在公司人缘不错,所以消息也灵通些。

        褚旸见他们越说越离谱,淡淡开口:“这种未经证实的消息,还是不要四处传地好。”

        周卓一撇嘴,脸上笑容微敛,正要说话,程亮突然说道:“出来了,出来了。”

        他这么一说,连褚旸都忍不住抬头看过去,可他在看见穿着蓝色暗条纹衬衫的俊朗男人时,只觉得呼吸一紧。

        “原本以为咱们盛总已经够帅了,没想到大少爷更帅,”周卓饶是一副熟女打扮,这会也忍不住花痴两句。

        “你们看那边,”待盛瑭跟侍应生说了几句后,便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周卓就看见他对面的女子和小孩,因为离得有些远,并不能看清面貌,“盛先生结婚了?”

        程亮转头回望,摇头说道:“不知道,这位盛先生资料太少,又不在集团里任职,所以他的婚姻状况还真不清楚。”

        褚旸几乎是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转头看过去。虽然他离得也远,可几乎是一眼,他就认出那个女子是洛宁珂,而旁边的孩子只怕就是洛绎吧。

        他对盛瑭并不陌生,毕竟他也曾和盛瑭做过两年同学,甚至他想当年同届的同学里,估计也没人会不认识盛瑭吧。

        高大、帅气、豪门子弟,当盛瑭转学到振源高中的时候,他就像是一阵龙卷风般,吹地这所百年高中里每个女生的心,都躁动不已。

        只是他从未将盛瑭和洛宁珂两人联系在一起,在他眼里,洛宁珂和自己一样,一心只想着读书。即便后来他们一个读文科,一个学理科,联系并不多,可每次在校园碰见她时,她一直是恬淡温和的模样。

        正因为洛宁珂一直那么安静淡然,就连高考成绩都一如既往地发挥,所以传出她未婚先孕的消息时候,他们所有的同学都惊地不敢相信。

        那时候他们刚刚成年,即将前往各自向往已久的大学。可偏偏当中最出色的那个人,人生列车却驶向了和他们完全相反的方向。

        其实后来褚旸也想找过洛宁珂,可是她却从不愿和之前的同学在联系。所以他一直在等,等时光将曾经的伤害慢慢消弭,等他能她真正的幸福时,再出现在她面前。

        “褚总,”周卓叫了好几声,褚旸才回过神。

        周卓见他脸上明显出神的表情,娇嗔道:“怎么和我们吃饭,这么一副心不在焉地模样?”

        旁边的程亮见自家老板发呆,赶紧打圆场道:“听说这家的龙虾是从波士顿空运来的,要不我们就尝尝这个?”

        周卓轻哼了一声,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

        洛宁珂见洛绎吃完饭,见他满嘴满手都是油,只得带他去洗手间。等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桌子上摆着两个精致的盒子,而一旁的侍应见他们回来,便将两个盒子分别装进带有餐厅logo的黑色袋子。

        晚餐确实是太好吃了,所以即便洛宁珂先前是不情愿的,这会再对上盛瑭时,都不好意思挂着个脸了。

        “现在就回去吗?”盛瑭转头对母子两人,虽然同时问他们两人,不过他却是垂眸对着洛绎。

        此时被他搭着肩膀的洛绎,立即抬起头,问道:“可以现在不回去吗?”

        “不回家,你想玩什么呢?”盛瑭的口吻宠溺地太过分,连洛宁珂都忍不住转头看了他好几眼。

        洛宁珂沉默地按了下电梯,不愿附和两人的一唱一和。

        盛瑭见她这次学聪明,坚决没有开口,就笑着问洛绎:“楼下有电影院和游戏房,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盛先生,”洛宁珂见他这么说,终于忍不住开口。

        盛瑭转头看着她,此时走廊上的吊灯散发的璀璨灯光,笼罩在他四周,让他整个人看起来英俊又挺拔。

        “我说过咱们不需要这么客气的,你可以称呼我的名字,”盛瑭言辞切切地说道,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每次看见洛宁珂这么一本正经说话的时候,总想撩她。

        当然在盛先生的字典里面,没有犯贱这两个字,所以他将这种无聊行为归咎为,是对一位美丽女士的好奇与探寻。

        “盛先生,洛绎明天还要上学,”洛宁珂立即找理由拒绝她,可她刚说到一半,就听见两个异口同声地声音反驳她。

        “明天是星期六,”这是稍微低沉有磁性的声音,是盛瑭的。

        “明天是星期六,”这个活泼又稚嫩的声音,是洛绎的。

        洛宁珂怔怔地看着盛瑭,半晌说道:“你看,我都被你们气糊涂了。”

        “如果我做了让你生气的事情,那真是抱歉,”可说话的人虽是这么说,但脸上挂着的表情,怎么说也是满不在乎的。

        这男人真是太……

        洛宁珂咬着牙才没让自己再出声,幸亏此时电梯发出叮地一声,他们等了好久的电梯终于上来了。

        所谓胳膊拧不过大腿,洛宁珂从没想到,这句话会在自己身上体现。可当她拉着洛绎,在电影院柜台前面,挑选了一个全家套餐时,算是彻底缴械投降了。

        因为今天是周五,又正是黄金场时间,所以不少人在排队买电影票。洛绎挑选了一个好莱坞动漫,盛瑭便排队买票去了。

        等洛宁珂拿着汽水,而洛绎抱着一大桶爆米花,在一旁等盛瑭的时候,她看着正在排队的人,心里真是百般不是滋味。

        “现在只剩下八点的票,没关系吧?”盛瑭买了票回来后,问道。

        洛宁珂摇头,倒是洛绎清脆地喊了一声:“没关系。”

        此时电影院的等候区也有不少人,而看起来是一家三口的高颜值人群,显然吸引了不少人注意。

        而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两个看起来身强体壮的大汉,拿着刚买到手的电影票,看了眼电影名字《冰雪奇缘》。

        盛先生居然喜欢看这种电影?

        这种好莱坞动漫制作的本就十分精致,当冰雪女王建造起冰雪皇宫时,坐在中间的洛绎忍不住惊叹,拉着她就要说话。洛宁珂怕他打扰左右看电影的人,立即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等电影散场了,差不多快十点了。洛绎不仅一点都没困,还一左一右牵着两个大人的手,兴奋地讨论,倒是省得洛宁珂还要把他抱回家。

        一直到小区楼下,洛绎还一直在说话,连洛宁珂都不知道自家儿子何时这么话痨了。

        等临下车的时候,洛绎捏着盛瑭给他的名片,语气里带着隐隐激动问道:“盛叔叔,那我可以给你打电话吧?”

        “当然,我还要陪你参加运动会呢,”盛瑭说道。

        洛绎眨了眨眼睛,心里头转了点小心思,说道:“别的小朋友和爸爸妈妈都会在家里面练习的,要是我们不练习,会不会得不了第一啊?”

        其实洛绎是找理由见盛瑭,可妈妈一直在旁边阻止,所以他也只能拐弯抹角的了。

        “如果你需要练习,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盛瑭承诺他。

        这里的小区都是老小区,连个路灯都没有,可洛宁珂却能清楚地看见盛瑭脸上的表情,带着毫不掩饰地宠爱。其实若说血脉的神奇,不仅洛绎毫无理由的这么喜欢盛瑭,现在看来盛瑭也是毫无理由地喜欢洛绎。

        “那我们上楼了,今晚谢谢你,”此时洛宁珂见他们说完,便拉着洛绎的手,客气地说道。

        可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站在离她几步之遥的盛瑭,突然上前一步。洛宁珂心头一惊,正要退后,可手臂却被他紧紧地抓住,随后,是一个轻吻落在她的额头。

        他的唇,出人意料的柔软,带着一抹烫人的炙热。

        洛宁珂僵立在当场,而旁边的洛绎则是长大嘴巴,直到盛瑭稍稍退后一步,夜幕之下他的声音带着一种让人难以拒绝的蛊惑:“今晚是愉快的一晚,我很开心,晚安。”

        随后他伸手摸了摸已经傻乎乎的洛绎,温柔说道:“洛绎,晚安。”

        “上楼吧,我看着你们上去,”盛瑭柔声说道。

        而因这个突如其来的晚安吻,呆立在原地的洛宁珂总算是回过神,她看着面前的盛瑭,却是再也骗不了自己,她的心再一次因为盛瑭在泛起了涟漪。

        她难得温柔地问:“盛瑭,你还记得高中时候的事情吗?”

        今晚种种的反常是不是因为,你终于记得我是谁,终于记得七年前曾偷偷喜欢你,你也偷偷喜欢的我了?

        洛宁珂不知道一个人的记忆能保存多久。在盛瑭最开始失踪的时候,她曾想过他肯定是有什么逼不得已的苦衷,她甚至觉得他肯定是失忆了,才会一直没回来。

        可是一直到去年,他为振源中学捐赠了一栋大楼,甚至为了振源中学还上了一期节目。那是他在国内唯一参加的节目,主持人也是出身振源,节目上他谈了自己在高中的趣事。洛宁珂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只觉得讽刺。

        她再也不用替他找借口了。

        “我并不是个喜欢怀念过去的人,”盛瑭原本轻松的神色,陡然一变,他眸子一沉,正色说道。

        终于,洛宁珂本就是不死心才追问一句,如今算是得到了他清楚明白的回答了。

        她点头,轻声说道:“我明白,确实不应该一直沉溺在过去当中。盛先生,果然是个通达之人。”

        原来只有她一个人沉溺与那段过去,不可自拔。

        所以从现在开始,她也应该试着走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