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17.chapter 17

17.chapter 17

        第十七章

        褚旸绅士地走在洛宁珂的旁边,洛宁珂瞧着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自从她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就是这幅模样。

        “待会我送你回去吧,”褚旸见她此时还在出神,提议道。

        谁知这句话倒是让她立刻有了反应,她摇了摇头说:“算了,你不是也喝了酒的,还是找个代驾送你回去,现在酒驾查地挺严的。”

        “那行,我找个酒驾,送我回去的同时也顺便送你回去怎么样?”褚旸轻轻一笑,在门口昏黄又有情调的暧昧灯光下,当真是眉眼如画。

        按理说褚旸真论长相也不过是中人之姿,不过他身上有一种书卷气,所以他安静的站着便如画一般。

        还没等宁珂说话,他又抢先堵住她:“你不会又想拒绝我吧?”

        “嗯,那谢谢,”洛宁珂轻声说道。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前面原本站着的女子突然转头冲着他们挥手,拉着旁边的男子就往这边走。

        “褚旸,”前面穿着黑色大衣的女子,仔细看了两人一眼,似有些激动:“刚才我一转头看见你,看了好久才敢认,你真是变化太大了。”

        秋梓熙声音娇俏又可爱,看起来完全不像是电视上出现的任何一种形象,此时更像是娇滴滴的小姑娘在说话。她一边说话,还一边拉了拉自己挽着的男子手臂,说道:“盛瑭,这是褚旸,说起来咱们三个还都是高中同学呢。”

        褚旸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秋梓熙,更没想到盛瑭也在。他立即转头看了眼旁边的洛宁珂,不过她神色如常,眼神也格外地平静。

        “确实是太巧了,你和盛先生也是过来用餐?”褚旸客气地说。

        秋梓熙抿嘴一笑,身子朝盛瑭靠了靠,她的双手此时已经紧紧地攀在盛瑭的胳膊上,让人看了就觉得他们应该是热恋中的情侣。

        此时站在旁边正在说话的人几人,也纷纷朝这边看,季敏敏最先发现了,她惊呼一声:“是秋梓熙。”

        大概她喊地声音有点大,而周围又太过安静,所以她这么一喊,实在是有些突兀。

        “你好,”秋梓熙冲着季敏敏挥了挥手,看起来亲近又温和,让季敏敏简直不敢相信,刚才上个洗手间都要清场的人,根本就是她。

        秋梓熙抬头看了一眼盛瑭,伸手亲热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娇嗔道:“盛瑭,你好歹也和褚旸打个招呼吧,毕竟咱们也是高中同学,都这么多年没见了。”

        盛瑭还是没说话。

        秋梓熙登时有些尴尬,所以她目光往旁边一扫,先是眯了眯眼睛,随后才惊讶地问:“你,你是洛宁珂?”

        一直站在旁边的洛宁珂,见自己终于被点名了,点头一笑:“好久不见,秋梓熙。”

        大概是洛宁珂太过落落大方,连旁边的褚旸都忍不住一笑,而对面的盛瑭一直没有的表情的脸,也在她说完这句话后,微微掀起嘴唇。

        显然秋梓熙做了半天的戏,没有达到自己的效果。如果说她连跟高中天差地别的褚旸,都能认不出,那相较于高中只是气质更加温婉成熟,而样貌却没有大改变的洛宁珂,她更不应该认不出才是。

        “宁珂,好久不见了。自从高中之后,咱们好像就再没见过了是吧,”秋梓熙轻轻柔柔地问道,不过她在看见洛宁珂只是含笑的表情,便微微咬牙,装作惊诧地问道:“对了,你们两个怎么在一起的?我可是听说你自从高中毕业之后,咱们这些老同学谁都再没见过你,没想到你和褚旸关系这么好呀。”

        她这个‘呀’字还真是百转千回。

        此时旁边的盛瑭终于有了动作,只见他极绅士而又优雅地,拍了拍秋梓熙紧紧攀着自己手臂的两只手,笑着说道:“梓熙,就算再冷,也不要靠地这么近,这里这么多人看着,万一他们误会我们,只怕对你的事业有影响。”

        什么叫做实力打脸,众人站在旁边那叫一个震惊。

        此时站在这里的几人,但凡长了眼睛的都瞧出来秋梓熙对这位盛先生,那叫爱地热烈。可谁知这位倒是好,不开口则以,一开口就实力打脸。

        此时就连被媒体夸赞是情商奇高的江敏州,站在后面都有些按耐不住地想笑。

        可盛瑭不仅说了,他还绅士地脱下外衣,给秋梓熙披上,温和说道:“先穿上我的大衣吧,别冻着了。”

        洛宁珂显然也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反转,她看着秋梓熙紧紧地握着盛瑭的手臂,看着他们犹如一对璧人办,站在一起,任谁看了都觉得他们那么地般配。

        结果……

        她低头一笑,他这人还真是不给人家留一丝脸面。

        秋梓熙身上虽然披着大衣,可还是没阻止她浑身颤抖。她拼命咬着牙,才能竭力让自己看起来没输地那么难堪。

        等她稍稍缓和之后,还是略带一丝轻快地说道:“谢谢你,arthur。”

        此时秋梓熙的车子也过来了,她经纪人从车上下来,一瞧见她正站在门口,可见她神色清醒瞧起来不像是喝醉的模样,立即就知道刚才给自己打电话的人,骗了自己。

        秋梓熙见刘元突然来了,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你怎么来了,我不是今天给你放假,让你出去好好休息的。”

        大概先前她被气地太厉害,原本这么一句话,停在刘元耳中就变成了阴阳怪气的。

        所以刘元赶紧略带讨好地说道:“我怕天这么晚了,你没车子不好回去。”

        秋梓熙忍了半天,可见周围都是些陌生人,最要命的还有江敏州在,到底还是没有当众发脾气。

        她跟着刘元离开之前,又和盛瑭说了几句话,这才转身上车。不过到她上车之后,刘元又把盛瑭的衣裳送了回来。

        可盛瑭却只是把大衣搭在手上,并不没有重新穿着,他只穿着一身墨色衬衫,只有袖子上缀着两颗低调奢华的袖扣,长身玉立地站在一旁,那么一张带着异域风情,英俊到极致地脸庞,就那么淡淡地看着洛宁珂。

        此时秋梓熙的车子已经开走了,而他的车子则一直等在餐厅的门口。此时司机就安静地站在车门旁边,随时等待他的上车。

        可他不说话也不离开,弄得站在旁边的人都有些不安。

        “那咱们也赶紧回去吧,”还是夏威廉开口提议,众人这才纷纷点头。

        盛瑭看着面前安静的人,她似乎一直都这么冷静,冷静地救了他这个受伤的人,冷静地拒绝了他的邀请,冷静地拒绝他的示好。盛瑭自觉不是受虐体质,可偏偏在她的不断拒绝下,他却没有丝毫气馁。

        就好像她理应这么拒绝他,而他理应习惯她的所有拒绝,甚至还要甘之如饴。

        这种感觉既陌生又熟悉,所以让他不断地靠近洛宁珂。

        三月的云城依旧还很冷,现在更是夜凉如水,盛瑭看着她有些泛紫地唇色,轻声问:“你怎么回家?”

        洛宁珂见他这么和自己说话,只觉得头皮一麻,她都能感觉到身后几道灼热的目光,似乎要在她脑后烧出几个洞来。

        “我也是宁珂的老同学,护花使者这个美差怎么也该轮到我一次了吧,”旁边的褚旸轻声笑着,语气挺起熟稔,确实是像多年未见的老同学那般。

        盛瑭点头:“那今晚就辛苦你了。”

        褚旸:“……”

        ***

        褚旸因为喝酒,所以请了个代驾师傅,开车十分稳当。再加上此时快晚上十一点多,街上已经没多少车子,所以到了洛宁珂家小区也不过就半个小时而已。

        褚旸一直将她送到家门口,因为太晚也没进去。

        “今晚谢谢你送我,”洛宁珂郑重说道。

        褚旸点头笑了笑,说道:“这么客气反倒是不符合咱们多年的交情,那我是不是还该谢谢让我送?”

        洛宁珂低头一笑,和他挥手道别。

        她到家之后,就赶紧去了卧室,之前王阿姨给她又打了电话,说洛绎怎么都要回家来睡觉。等她进了房间,看见床上已经穿着睡衣,乖乖躺在床上的小人儿。

        大概是因为她开灯的原因,小孩子在床上翻了个身,嘤嘤地叫了两声。

        洛宁珂赶紧又把灯关了,拿出手机照着过去,将床前的台灯开了。此时洛绎也有点醒了,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声妈妈。

        她轻轻躺在床边,伸手拍他的背,轻柔说道:“洛绎,乖乖睡觉。”

        “妈妈,抱抱,”大约也是因为睡梦中,平时极少撒娇的小娃娃都蹭了过来,小手搭在她的腰上。

        洛宁珂正要哄他,就听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一阵响动,她拿起一看,是个没保存的陌生号码。

        怀里的孩子又哼了两声,她连忙挂断。

        谁知那个没保存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这会怀中的洛绎哼唧的声音更大了。洛宁珂赶紧又把电话按掉。

        不过这次她还是腾出一只手发了个短信过去:请问你是哪位?

        盛瑭盯着手机看了洛宁珂发来的短信,沉着脸看了好久,可怎么看还是陌生又礼貌地六个字,请问你是哪位。

        真是岂有此理。他因为她被一个心怀不轨的男人送回家而担心,可这个女人到底好,居然问他是哪位。

        一想到上次他打电话时,被同样问及的问题,连一向骄矜的盛先生,都忍不住看着对面的镜子,镜子里的男人眼窝深邃,眼眸是神秘的浅灰色,鼻梁挺拔好看,如何打量都是一张英俊到让人过目不忘的脸孔。

        她怎么就能问出,这、么、蠢、的、问、题?

        盛瑭气地将手机扔到一边,就起身进了浴室。

        而对面的洛宁珂见对方没了回信,还以为是打错了电话,又哄了儿子一回,也进了洗手间洗漱,准备睡觉。

        盛瑭穿着睡袍出来时,头发还是湿漉漉的,他路过沙发时,还是将手机拿着进了房间。等滑开屏幕看见什么新的信息也没有,冷嗤一声,看来这女人是平安到家了。

        他将手机放在床头柜子上,就又出去吹干了头发,才又重新进来躺下。

        不过他躺下后,却有些心燥不安,久久都没法入睡。等他翻了个身,将床头的小灯也关了之后,整个房间一瞬进入无边的黑暗之中。可这样的黑暗不仅没让他立刻有入睡的**,反而更加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盛瑭自从车祸之后,睡眠质量就一直不好。虽然也看过心理医生,可那些人无非就是让他rex,可他要是这么容易放轻松,还需要花费大把的金钱才他们那帮人做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盛瑭终于睡着了。可不知为何,床头的电话突然震动起来,他的手机一般都是设置成来电震动,所以此时手机巨大的震动声,一下将他从沉睡中惊醒。

        他半梦半醒地摸过手机,心里异常烦躁,只盼着打电话的人最好有正经事。

        “老公,你什么时候到家啊?”就在他刚接通电话,就听见一个温柔动听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声音很好听,总算让他没那么烦躁了。

        不过老公是谁?这会总算恢复点意识的盛瑭,在黑暗中微微蹙着眉,他正要伸手去按旁边的灯开关,就听见对面那个悦耳的女声又带着地着急说:“你还有半个小时就到家了啊,那你快点,今天正好我大哥也在咱们家住呢。”

        这都什么跟什么,盛瑭终于打开了床头灯,可就在灯亮地一瞬间,他突然意识到,电话那端是谁的声音。

        当他将屏幕拿到眼前,宁珂两个字在屏幕上闪烁时,他的心一瞬间便沉入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