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39.chapter 39

39.chapter 39

        第三十九章

        整个餐厅里一片安静,没人开口,没人反驳,甚至连呼吸声都被不自觉地降低。

        盛瑭抬头看着对面的盛珩,他的话还在耳边浮动,明明每个字他都懂,可当这句话连接在一起时,他却怎么都不懂。

        直到过了许久,杨明珊才低声轻斥:“盛珩,你怎么说话呢?”

        或许是她的这句话,又点开了开关,让所有人的思绪都重新回来。

        盛瑭七年前的女友,然后她有一个六岁的儿子,最后这个小孩子还长着一副混血儿的模样。

        如果非要说这一切的一切只是巧合,只怕连上天都不会安排这样的巧合。

        盛纪泽也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而这冲击的来源,却是因为他在此刻已经相信了盛珩的话,他觉得盛瑭确实应该和这个孩子做一次亲子鉴定。

        他又将手机里,盛瑭和孩子的照片点了出来,这一次他盯着孩子的小脸蛋,看了许久许久,直到他说:“盛珣,你去书房,把书架上的相册拿过来。”

        盛珣听了吩咐,点了头,赶紧去了一楼的书房。这间书房平时只要盛家的男人能进去,连杨明珊都极少进去。

        等盛珣拿了相册过来,盛纪泽打开第一页,就是年轻的他和年少盛瑭的合影,这一张不行,盛瑭已经十一岁了。他又翻了两页,直到六岁的盛瑭骑在小马驹上的照片出现,他才停住了手。

        他凑近看了两眼,又眯着眼睛看着手机,良久,都没说话。

        直到盛瑭霍地一下站起来,盛纪泽抬头看他,沉声问:“你要干什么?”

        “去找他们,”盛瑭声音晦涩,虽然他竭力让自己冷静,可声音还是止不住地颤抖。

        盛纪泽哼了一声,只说:“你们好好谈谈。”

        这一次他倒是不阻止了。

        等盛瑭出去之后,餐厅里的人都还没回过神,盛珣年纪小,这会凑在盛纪泽身边,瞧着盛瑭年幼时的照片,和手机上的小男孩,没正经地笑道:“这孩子长得可真像大哥。”

        “盛珣,”杨明珊喊了他一句,语气里依旧是不满。

        盛珣笑了一下,倒是旁边盛纪泽轻声说:“确实是像。”

        ***

        盛瑭到小区门口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门口的母子两人,以及旁边站着的陌生女子。等他将车子靠路边停下的时候,刚刚走近,就听见洛绎哭闹的声音:“我要去上学,我要去。”

        他整个人都在挣扎,洛宁珂只能拽着他肩膀上的书包带子。旁边的女子应该是老师,此时也在哄他:“洛绎,这几天是老师给你放假的,你可以在家里休息一下,等过几天才去上学好不好?”

        洛宁珂是真的有些累,她昨晚和盛瑭吵了一架,以至于今天起床都晚了。结果给洛绎穿了衣服之后,他居然背着书包就和对门的可可,手牵着手到门口等校车了。

        等她找过来的时候,老师正为难着。

        “洛绎,你不要无理取闹,”洛宁珂试图和儿子讲道理,可平时听话的洛绎此时却什么都听不进去。

        可洛绎哭得一抽一抽的,看起来委屈至极。旁边的老师低声说:“洛绎妈妈,我们校车得走了,不然接别的孩子该迟了。”

        显然老师也极为难,只是洛绎哭的声音更大了。

        盛瑭走到他们身边的时候,洛宁珂抬头看见了他。此时盛瑭正低头看着,背对着他的洛绎,他可真小,虽然在哭闹,可他一点都不觉得厌烦,反而是心疼。

        他觉得自己该克制好情绪,千万别吓着孩子,别吓着他。

        可当他把洛绎抱了起来时候,小家伙被吓了一跳了,正要挣扎,就听洛宁珂立即说:“洛绎,你看盛叔叔都来了,你要是哭的话,他可就是不喜欢你了。”

        这是家长哄孩子时,最会提到的一句话。

        结果洛绎伏在他的肩头,哭得更可怜了。

        洛宁珂只得对旁边的老师说:“对不起,耽误您的时间了。”

        老师干笑了一声,赶紧上车离开。校车很快地开车了,趴在盛瑭怀里的洛绎,转头看着校车,脸上的表情看得洛宁珂心里难过。

        其实洛宁珂也知道,他并不是那么喜欢上学,只是小孩子总是怕被孤立。所以其他的孩子能上学,只有他一个人被强迫留在家里,所以他才会这么强烈的举动。

        洛宁珂心疼地摸了摸他的头发,而盛瑭则是以询问的眼神看着她。

        等三人回了家里,盛瑭抱着洛绎在沙发上坐下,看着她问道:“为什么他不能去上学?”

        洛宁珂不想把昨天的羞辱在重复一遍,可洛绎却比她快。只听他告状道:“昨天有人到学校来,然后老师就不让我上学了。”

        “记者昨天去学校了?”盛瑭并不知道这件事,他昨晚从香港匆匆赶回,等飞机落地时,已是深夜一点。

        洛宁珂点了点头,拉开饭桌旁的椅子,坐了下来。此时她看着盛瑭郑重说道:“盛瑭,我不想管你和秋梓熙两个人究竟有没有关系,但是她的误导已经对我们的生活造成了影响。我没有办法去上班,洛绎也不能去上学。”

        盛瑭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家伙,拍拍他的背,轻声问:“洛绎,你能去卧室玩一会,让叔叔和妈妈单独说几句话?”

        小家伙还在委屈中,盛瑭亲自抱着他进去,过了好久才出来。

        昨晚才经过一番争吵,洛宁珂只觉得此时面对他时候,异常的尴尬。而盛瑭则是站在不远处看着她,带着小心翼翼地期待问:“宁珂,你有没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

        洛宁珂抬头看他,并不明白他的意思。

        盛瑭觉得他有些口干舌燥,即便他不是个伶牙俐齿的人,但他从来不会在一个人面前如此紧张,甚至紧张地连说话都变得困难。

        可当他看见那张照片的时候,即便他对过去毫无印象,连一丝的记忆都没有,可他确定,那张照片是真的,它将一段被隐藏的过去掀开了。

        “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关于我们过去的事情,要告诉我,”盛瑭希望她能亲口承认,她不知道为什么她要隐瞒这件事。

        是的,就像盛珩说的那样,他确实应该去做亲子鉴定。可他自己已经在亲子坚定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相信这个美好的可能。

        只是一个可能而已,他就已经激动地不知该说什么话。

        他很想开口问,但是他找不到开口的理由,他怕伤害到她。在

        “没有,”洛宁珂紧锁着没有看着他,缓缓摇头。

        在她说完之后,盛瑭眼中说不出的失望。

        就在此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起。等他接过,是陆青打来的。

        “老板,刚才盛先生让人打电话来,网上所有关于洛绎的照片都被撤了下来,不过私人保存的那些,我们也无能为力。”

        盛瑭点头,吩咐道:“我要尽快网上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你让pr部门尽快给安排方案。”

        原本公关那边给他的策略是以静制动,对于这样的绯闻,时间是最好的效果。特别是他现在麻烦缠身,低调才是最重要的。

        他按了按眉头,低声说:“我需要一个场合,公开我们两人的关系。”

        陆青愣了下,随后问:“你想对外怎么宣布你们的关系。”

        “以未婚妻的身份,”盛瑭斩钉截铁地说,他话音没断,一鼓作气地说道:“这件事刻不容缓,下周我还要飞香港,到时候我会带着她一起走。”

        虽然洛宁珂不是故意偷听,但他说的话,还是不时地绷进了几个单词在她耳边。

        等盛瑭挂了电话,便迅速地走了回来,他拉了宁珂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他看着面前脸色看起来不太的人,伸手抓住她的手,紧紧地握在手心里。

        “宁珂,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我以我父母的名义向你保证,我对秋梓熙不存在任何情愫,我们之间更没有什么从振源到英国的七年感情。”他知道昨晚两人之间的争吵并不美好。

        所以他现在必须快刀斩乱麻,迅速地赢得洛宁珂的原谅,最起码她得站在他这一边。

        他说:“我去香港也并非是故意不告诉你,是联合公司大中华区总部出了事情,所以我必须去香港解决。这一次事情有点严重,所以我一直在开会,一直在见各种各样的人,根本没办法立刻赶回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她说:“宁珂,我爱你,我希望能和你度过我的一生。我不知道要怎么和你描述我的感觉,但是请你相信,我想和你在一起,也只想和你在一起。”

        洛宁珂看着他,咽了咽喉咙,她突然觉得口渴地厉害。

        而此时盛瑭缓缓站起来,洛宁珂觉得她连呼吸都要消失在鼻翼间了。当他站着低头看着自己的时候,洛宁珂忍不住垂下头,她怕自己太过期待了。

        洛宁珂一直自觉看事通透,可在和盛瑭的感情里,她纠结、挣扎、痛苦、埋怨,几乎是将所有的负面情绪都体验了一遍。她比谁都看不开,比谁都想不透。

        大概这就是爱情吧,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就在盛瑭下定决心时,门口传来敲门声。两人都被这突兀的声音打断了思绪,洛宁珂抬头,看着盛瑭,那他的神色还藏着一点迷惑。

        “我去开门,”她起身,迅速逃离。

        等开门之后,门外站着的几个人,而为首的是个长相儒雅英俊的中年男子,他鬓角有一点白发,虽然平添了岁月的痕迹,可这让他看起来更加睿智。

        “洛小姐,”来人客气地开口。

        而站在客厅的盛瑭,也转头看见了门口的人,他神色一惊。

        而门口的洛宁珂,已经将里面的门打开,客气地说:“盛先生,你好。”

        盛纪泽没想到她会认得自己,所以伸出手时,还颇为惊讶地说:“没想到洛小姐,居然认得我。”

        “在云城,应该没有不认识您的人吧,”洛宁珂语气也格外客气,只是言语却是恭维。

        盛纪泽笑了下,便自行进来。而他身后的人,除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跟了进来外,其余人都留在门口等着。

        盛瑭没想到他会突然过来,问道:“爸爸,您怎么会过来?”

        “自然是来看看小家伙,”盛纪泽满眼欢喜地说。

        盛瑭没想到他会这么开门见山,他忍不住看向洛宁珂,而显然此时她脸上也是迷惑的表情。

        她看着盛瑭,而这一次他眼神有些闪烁。

        盛纪泽环顾了这房子,破旧了些,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职工房,不过家里面收拾地倒是干净。他看了看靠在墙壁的沙发,指了下,问道:“不介意我坐吧。”

        “您请坐,”洛宁珂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说道。

        她极少在家里招待客人,但也知道,这会应该上茶,所以她问:“我给你倒杯水吧。”

        “谢谢,”盛纪泽颔首,没有客气。

        洛宁珂去厨房,在顶上的柜子里找出一包茶叶,这还是秋瑾给她的。她也只给人泡过一两次,说起来,每次盛瑭来,她连白开水都没给他倒上一杯。

        所以她找了三个干净的杯子,好在早上她刚烧了开水,茶叶放进去,倒了开水,勉强算是一杯茶吧。

        等她端过来的时候,卧室的门被悄悄拉开,在屋子里待地无聊的洛绎,已经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他把门打开一半,瞧着外面。

        是个不认识的爷爷,还有叔叔。

        他有些失望,他还以为是园长来接他上课呢。他昨天还在算数课得了一朵小红花,今天不去的话,只怕就要被人超过了。洛绎心里,还是觉得很难过。所以他正打算回去,继续看图书。

        可谁知坐在沙发上的爷爷,却突然冲他招了招手,笑着喊道:“小朋友,你过来。”

        盛纪泽这会笑得和蔼可亲,可心里头却跟猫挠了一样,照片就很像,可见到真人,又觉得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就算现在不做亲子鉴定,盛纪泽都敢认他。

        洛宁珂正准备给他端水,结果就听见他喊了一句。

        当她看见洛绎走出来的时候,突然手一歪,被子里面的热水,险些泼洒出来。

        “小心点,”盛瑭上前接过她的茶,放在茶几前。

        洛绎走了过来,先是看了妈妈一眼,这才看着这个叫他的爷爷。他想了老师和妈妈平时的教导,乖巧地喊了句:“爷爷好,叔叔好。”

        站在旁边的助理,一听他叫自己叔叔,尴尬地笑了下。

        倒是盛纪泽,满心欢喜地说:“好、好,可真是懂礼貌的乖孩子。那你告诉爷爷,你叫什么名字?”

        “爷爷,我叫洛绎,”洛绎干脆响亮地说。

        “真是个好孩子,”盛纪泽高兴地笑了起来。

        而此时洛绎指着桌子上的茶杯,又说:“爷爷,你喝茶。”

        这可真是把盛纪泽高兴坏了,他虽然年轻时,在欧美留学,受西方教育,后来又娶了个洋老婆,可骨子里还是个中国人。所以他看着面前的小男孩,心里头又是神奇,又是高兴。原以为等着儿子结婚,还得有好几年呢,这抱孙子的心愿也不知何时能实现,可谁知从天上就蹦下这么个大孙子来。

        洛宁珂看着盛纪泽的模样,心里头的不安和疑虑越来越盛,特别是他看着洛绎的表情。她忍不住看了眼旁边的盛瑭。

        “洛绎,你先回房间去玩,”她终于忍不住出声让儿子回去。

        洛绎看了眼妈妈的脸色,还是点了下头,挥手和盛纪泽道别,就又回了卧室。

        “我知道这几年你吃了不少的苦,不过你放心,我们盛家肯定不会亏待你的,”虽然他今早还和盛瑭提了分手的事情,但计划显然不如变化快。

        洛宁珂深吸了一口气,脸上连强硬的笑容都维持不住:“盛先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爸爸,我们之间还没沟通好,你能不能先给我一点时间,”盛瑭开口说。

        盛纪泽的目光在他们两人的脸上,来回巡视了好几遍,才缓缓说:“我不管你们年轻人是什么想法,但是既然有了孩子,就不要使性子。盛瑭,你现在也是做爸爸的人,要铭记责任的重要。”

        洛宁珂一直等盛纪泽走了,脑子都还是懵的。

        等客厅又剩下他们两人时,她干巴巴地问:“你爸是什么意思?”

        盛瑭见她到现在还不想承认,只得将手机拿了出来,将今早的三张图片给她看了,说道:“我已经知道我们七年前就在一起了,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想要瞒着我。”

        洛宁珂看着手机上的图片,她捂着嘴,看了他一眼,又是低头。

        过了好久,她只觉得身上的枷锁放佛一下子消失了,脸色是说不出的身材,连再开口的语气,也是说不出的淡,“我要怎么和你坦白呢,盛瑭。”

        “你一走就是七年,我生孩子,养孩子,你都不在。我以为是你抛弃了我,我以为你是不要我了,所以我怨恨你,靠着恨你把日子过了下去。可谁知道,你回来了,突然像陌生人一样,重新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等我后来知道你是因为出车祸失去一部分记忆时,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该怨恨你,还是同情你。”

        “盛瑭,命运太捉弄我们了。我靠着对你的恨,撑到你回来。结果最后,我发现我连怨恨你的理由都没有。”

        “你应该去找我,或许去盛家找,他们肯定会告诉你,我在哪里的,你为什么不去试试呢,”即便已经猜到了结果,可盛瑭还是忍不住喊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她看着他,眼中都是绝望,她说:“我去找过,可我连你家人的面都没见到。你们太过高高在上了。后来我也不敢去找了,因为我怕他们把洛绎抢走。”

        盛瑭看着她,眼神恶狠狠地,薄唇紧抿。

        “那我回来了,我回到了你们的身边。即便我失去了我们曾经的记忆,可我还是爱你,为什么你还是不愿意告诉。宁珂,我的儿子都六岁了,可我居然直到今天才知道他的存在。洛宁珂,洛绎是我的儿子,你就是想要折磨我。”盛瑭盯着她看,连眼眶都逼红了,显然怒到极致,也伤心到极致。

        最后他盯着她,一字一顿说:“我那么喜欢他。”

        洛宁珂撇过头,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客厅又陷入静寂之中,直到身后有个小小的声音:“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