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41.chapter 41

41.chapter 41

        第四十一章

        盛瑭见洛宁珂久久没说话,心中有些忐忑。不过他忍不住轻嘲地笑了下,如果有人在半年前告诉他,在他主动提出回去见家长,还有女人会犹豫,他一定会认为那个人疯了。

        可现在他在洛宁珂脸上,看见就是犹豫。

        洛绎正在吃吮指原味鸡,吃得满嘴都是油,洛宁珂坐在一旁看着他,过了许久,才转头对盛瑭说:“你明天可以带洛绎回去。”

        洛绎?盛瑭听她将自己排斥在外,立即皱眉。

        “我是希望带你和洛绎一起回去见我的家人,”他又强调了一遍。

        洛宁珂看着他,神色倒是如常,“我觉得现在这种时候,你还是只带洛绎回去比较好。”

        盛瑭有些不知所措,他深吸了一口气,询问:“你还在生我的气?”

        “不是,我只是不想背负不好的名声而已,”她摇头。

        “什么名声,你和我在一起,能让你背负什么样的名声?”盛瑭问她。

        此时周围人生渐渐沸腾起来,一波从商场刚过来的青年人,在他们周围坐了下来,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不一会,正在对着手机梳妆的姑娘,就从镜头里看到了身后的一家三口。

        那梳妆的姑娘后头看了一眼,赶紧转过头,结果没一会又转头看了一眼,她这举动让对面的同伴嘲笑了一句。

        “你看后面那三个人,”她指着后面,说道。

        同伴看了一眼,在瞥见盛瑭的脸时,立即惊叹道:“这年头帅哥怎么结婚这么早,他旁边的小朋友也好可爱。”

        “唉,不是,你这个花痴,”梳妆的姑娘见她完全没抓住主题,忍不住说道:“后面那个就是盛瑭啊。”

        “谁是盛瑭啊,演电视剧的吗?”同伴撇头又看了一眼。

        姑娘立即说:“你都不看新闻的    ?这几天可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他就是秋梓熙的前男友啊。”

        “哦,那个豪门大少爷啊,”同伴又看了一眼,感慨:“长得真是太好看了。”

        “要不咱们偷拍一下?”姑娘提议。

        同伴立即点头,便拿出手机,一下拍了好几张。

        洛宁珂因为是背对着她们坐着的,并没有发现,反而是盛瑭突然站了起来,径直往这边走了过来。

        “小姐,可以麻烦你把照片删了吗?”盛瑭站在她们桌子旁,轻声问道。

        他态度还算温和,就算口吻也是客气,不过还是让两个姑娘窘迫不已。此时坐在她们旁边的同伴,也都拿着疑惑地眼神看了过来。

        而拍照的人,还强撑着说:“什么照片,我们,我们没有拍啊。”

        “这位小姐,我儿子年纪还小,我不希望他的照片被上传到网上,”盛瑭看着她,表情严肃,态度坚决地说道。

        而此时对面的姑娘,忍不住垂下头,似乎不敢看他。而这个拍照的姑娘,却一口咬定:“我没拍什么照片,我刚刚自拍来着。”

        洛宁珂原以为他是去洗手间,谁知竟是发现有人在偷拍她们。她忍不住看了过来,而刚吃完鸡块的洛绎,也是一脸好奇地看着盛瑭。

        “小姐,我只再强调一遍,希望你删了照片,”盛瑭看着她,冷冷地说。

        此时与她们同行的两个男人也站了起来,问道:“赵月,怎么回事啊?”

        “没什么,我就是在自拍,结果这个人就跑过来说我偷拍他,”小姑娘到了这会,还是死咬住不松口。

        盛瑭见她这般顽固,轻声说:“那既然你这么坚持,看来我只能报警了。”

        “别,”对面的姑娘一听他居然要报警,生怕事情闹大了,立即说:“赵月,你就把人家的照片删了吧。”

        “你有毛病吧,刚才是你让我来看的,现在你又来做好人,”这个叫赵月的姑娘,是个火爆脾气的,立即对着自己同伴骂了起来。

        旁边的男生一听也明白了怎么回事,赶紧和盛瑭说了抱歉,几人又劝她把照片删了。

        等盛瑭回了自己的座位时,就听那个赵月还在抱怨:“有钱人毛病就是多。”

        “洛绎,你是不是吃完了,”洛宁珂已经听的清楚明白,再加上此时餐厅不少人,都在看他们这边。所以她收拾桌子上的东西,准备给他带回去。

        “妈妈,我还没吃完呢,”洛绎手上都是油,又准备拿一个鸡翅。

        洛宁珂看了他一眼,小家伙立即收到了妈妈的警告,紧紧地闭住嘴巴。惹得盛瑭都摇头笑道:“你收拾他,可真是有一手。”

        ***

        秋梓熙发了那条微博之后,经纪人刘元在十分钟之后,才得到消息。当时她就气得险些发疯,打电话给她,却提示已关机。

        直到今天她都没联系到秋梓熙,幸亏这两天没什么活动。可明天她要出席一个慈善晚宴,到现在人还没出现,连刘元都忍不住骂人。

        助理早就被她骂的狗血淋头,最后刘元实在找不到人,连秋梓熙母亲的电话都打了两回。

        结果她又今天又试着打了一次,电话居然被接通了。

        “秋梓熙,”刘元尖叫地喊道,她满腹的怒气都冒了出来,这两天来,她不知道接多少记者的电话,都是追问这桩绯闻的,这女人倒是好了,居然给她玩消息。

        秋梓熙轻揉了耳朵,不在意地说:“刘元,你喊得我耳朵都快聋了。”

        “你还敢说,你还敢说,”刘元一口气说了两遍,好在她知道现在大喊大叫已经无济于事,最主要的是赶紧哄着这个大小姐回来,好解决之后的问题。

        “你到底打算怎么办?”刘元问她。

        秋梓熙轻笑:“什么怎么办?”

        “你和盛瑭的事情啊,你还不关微博评论,你自己去看看那些留言,”刘元昨晚在家看评论的时候,虽然大部分都是同情秋梓熙的,不过也有人说她是逼婚不成,恼羞成怒爆料。

        而今天那个自称是振源校友的人一出现,舆论一下子就是炸开了。毕竟人家两人那照片不是作假的,况且网上爆出那孩子的照片,几乎所有人都猜测,洛宁珂的儿子就是盛瑭的儿子。

        人家连儿子都生了,你秋梓熙就算不是小三,那也是小三了。况且你还在网上倒打一耙,把网友当水军,试图用网友去攻击对方。

        所以这会网上舆论反转地太厉害,刘元没办法,都亲自动用了一批水军。现在娱乐圈的网络营销很厉害,所以不少公司都有一批水军。平时明星微博下面的评论和转发都有买水军的,更别提是处理这种绯闻时期了。

        只是刘元一贯用的水军在这里却行不通了,反而水军越厉害,网友地反弹就越厉害。

        “明天不是有慈善晚宴吗?你帮我接到晚礼服了吗?”秋梓熙拨弄了下头发,而此时刘元听到她娇笑地一声‘不要’。

        刘元立即惊觉地问:“你和谁在一起?”

        “还能有谁?”她含笑地说道。

        刘元登时猜到了对面男人的身份,只是她没想到,段韩修追了秋梓熙这么久,她居然会在这时候被他得手。她登时又惊又怒道:“秋梓熙,你心也太大了吧。你可是刚在网上失恋,你要是被人拍到,你的事业可就彻底完了”

        秋梓熙转头看着旁边的段韩修,满是不在意地问:“刘元说,我要是被拍到和你在一起,事业就得毁掉呢。”

        “毁了就毁了,我养你,”男人此时裸着上身,看着她穿着自己的衬衫,最顶端的两粒扣子却都没系好,露出莹白的皮肤,眼中一沉,身体随之便压了过来。

        “讨厌,你好重啊,”秋梓熙娇笑地声音随着话筒传了过来。

        随后只听啪地一声重响,对面的声音便弱了下来,而刘元再喊,怎么都没人回应。

        而到了第二天,秋梓熙总算出现在自己家中。刘元看着她手里拎着的橘色birkin,愣了半晌都没说话。

        秋梓熙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扔了过来,刘元接过发现是个卡地亚盒子。

        “给你的礼物,所以别生气了,”秋梓熙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脸颊,娇笑地说道。

        刘元哼了一声,一边打开盒子一边说:“别以为这样就能收买我。”

        不过在她看见盒子里的镶钻手镯时,声音还是不自觉地低了下来。她问:“你这是去哪儿了?”

        “巴黎啊,去散散心,”秋梓熙在沙发上坐下,支使一直站在旁边的助理去倒水。

        等助理回来后,她也同样给了助理一个盒子,也是个手镯,不过没有镶钻。助理月薪不高,此时已经眉开眼笑,止不住地说谢谢。

        “你居然连巴黎都去了,”刘元抚额叹道。

        秋梓熙哼了一声,“不去巴黎,怎么知道这个世界居然还有这么奇妙的事情呢。”

        刘元见她说话阴阳怪气的,便敛起脸上的笑,郑重说:“这次你真的要玩脱了,我看你最近不要在网上回应,以免再惹出别的话题。”

        “你放心吧,只怕他这次就算想找我的麻烦,都分不了身,”秋梓熙呵呵笑了下。

        刘元又说了她几句,这才算放过。

        谁知就在她打电话和人敲定试衣服的时间时,助理突然大喊道:“不好,刚刚微博娱乐推送了盛先生的声明。”

        刘元赶紧挂断了电话,从自己手机上点了微博,声明是以联合中国的名义发出,很简短也很正式,但是其中一句话,却让刘元倒吸了一口气。

        “对于近期对我公司总裁盛瑭先生以及其未婚妻洛宁珂小姐,作出随意的揣测和散播不实的谣言,我公司已收集证据,近期将交付公安机关”她看到这句时,忍不住读了出来。

        秋梓熙原本闲散地坐在沙发上,结果在听到未婚妻这三哥字时,还是忍不住跳了起来,她握紧双手,怒道:“盛瑭,我会让你后悔,我会让你后悔的。”

        她怒地踹了下茶几旁的垃圾桶,白色的滚桶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这样正式的声明,几乎是直接扇了秋梓熙的脸。

        更何况,在这样的声明之中,是以未婚妻这样的字眼称呼洛宁珂,刘元和助理对视了一眼,知道这一场舆论大战,只怕不会轻易消散。

        ***

        洛宁珂一大清早,就把洛绎叫了起来,穿了昨天在商场买的新衣服。昨天他们三人一起去买的衣服,都是顶级的童装品牌,原本洛宁珂不想给洛绎买这么贵的衣服,结果盛瑭和她说什么,要见家人,应该把孩子收拾地好看些。

        洛宁珂将看着站在床榻上的小家伙,浅蓝色衬衫,系着一个红色蝴蝶结,什么收拾地好看些,她儿子什么都很帅的。

        原本她只想让盛瑭带着洛绎去盛家的,可是经过昨天的偷拍,她也明白,盛瑭的努力和责任并不比自己少。她若是一味地怪他,对他也很不公平。

        她只能说,老天爷和他们两个开了一个很不好笑的玩笑,现在他们应该一起努力去纠正这个错误。

        于是她在小家伙脸上亲了一口,洛绎问道:“妈妈,我们今天要去哪儿?”

        “爸爸的家里,你想不想去啊?”洛宁珂问他。

        洛绎想了一下,奇怪道:“爸爸的家人是谁啊?”

        “有爷爷奶奶,还有两个叔叔,就是爸爸的亲弟弟,”洛宁珂笑了一下,她自己几乎没有什么家人,她妈妈倒是有个哥哥,只是自从她母亲去世之后,两家几乎就再没了往来。

        至于她生父那边,她连自己的爸爸都不知道在哪儿,所以洛家的亲戚怎么可能和她来往。

        以至于洛绎对于亲戚,几乎没什么理解。所以他歪着头想了半天,问:“那他们会喜欢我吗?”

        “当然咯,”洛宁珂毫不犹豫地说。

        小家伙脸上这才露出笑容,洛宁珂叮嘱他:“所以待会见到人,你要记得叫,要做个有礼貌的孩子好不好?”

        “嗯,”她看出来洛绎有点紧张,所以她伸出手,笑道:“妈妈抱你出去穿鞋好不好?”

        洛绎点头,乖巧地趴在她的肩膀上。

        洛宁珂抱着他之后,才发现自己好像很久都没抱过他了,这小家伙可真够重的。

        等他们吃过早餐,盛瑭也过来了。今天是陆青开车送他来的,他上楼来接两人的时候,就看见洛绎有点严肃地模样。

        他看了眼洛宁珂,就听她说:“紧张了。”

        “来,牵着爸爸的手,”盛瑭将手递到他跟前,洛绎毫不犹豫地抓住。

        三人准备下楼的时候,正碰上对面可可奶奶出门,她一见三人穿戴这般整齐,便笑着问道:“这是要去哪儿?”

        “我带宁珂还有洛绎,去我家里看看,”盛瑭打了声招呼解释。

        王奶奶先是愣了下,随后意识到,人家这是要见家长去了,所以她立即高兴道:“那你们赶紧去吧,可别耽误了。”

        等坐上车的时候,连洛宁珂都深呼吸了一口气。

        盛瑭转头看着她,安慰:“你昨天不是已经见过我父亲了。”

        “那不一样,”她低声说道。

        确实不一样,当车子在盛家门口停下时候,黑色镂空大门,一点点地往两边打开,从大门看去并不能直接看到盛家的建筑,只看见周围郁郁葱葱地花木。

        车子慢慢开了五分钟之后,白色建筑才渐渐出现他们的眼前。

        盛纪泽早就家里等着,今天盛珩没有去上班,盛珣也没去上学,就连杨明珊都从大清早就开始准备起来了。

        所以等盛瑭牵着小家伙的手,带着洛宁珂进来时,早就等着的盛家人,几乎是在菲佣开门的一瞬就往大门望了过来。

        盛珩两兄弟都站了起来,倒是盛纪泽坐在位置上,杨明珊则是热情地迎了上去。

        “这就是洛绎吧,长得可真可爱,”杨明珊说这话,是真心实意的。她这个年纪已经到了做奶奶的年纪,不过盛珩一心忙着事业,身边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所以她也就看看别人家的孩子红红眼罢了。

        结果老大倒是不声不响地,就有了个这么大的儿子。

        “这是盛珩,我二弟,”盛瑭给洛宁珂介绍。

        洛宁珂早就看过盛珩的照片,只是没想到有一天能面对面地站着,只见他伸出手,轻笑道:“大嫂,你好。”

        洛宁珂被他一句大嫂喊得面红耳赤。

        而旁边的盛珣没等人介绍,就自我介绍起来:“大嫂,你好,我是三弟。”

        “你好,”洛宁珂笑了下。

        而盛珣一手揽着盛珩,一只手已经伸到洛绎的脸颊上,捏了下,说道:“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我是你三叔,快叫三叔。”

        还坐在沙发上的盛纪泽,一听不乐意了,他乖孙子连一声爷爷都没叫呢,怎么就能先叫叔叔呢。

        他咳嗽了两声,就听盛瑭不紧不慢说道:“给红包了吗?”

        “早就准备好了,”盛珣从怀里就拿出一个红包,递到洛绎面前,诱惑他说:“来,先叫一声三叔。”

        洛绎其实还挺喜欢这个大哥哥的,所以他抬头看了一眼妈妈。洛宁珂笑着点了下头,他这才害羞地喊了一声:“三叔好。”

        “乖孩子,”盛珣立即把红包塞到他手里,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结果现在突然又来了一个比他还小的。

        “好了,站在哪里干什么,都过来说话,”盛纪泽见自己已经被忽视,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

        等大家都过去了,盛纪泽只站着他们也不说话。洛绎倒是还记得这个爷爷,所以冲着盛纪泽笑了下。

        盛纪泽一见他笑了,便伸手拉住他,笑着说:“来,到爷爷这里来。”

        “你们两坐吧,”他冲着盛瑭和洛宁珂冷淡地说了句。

        “跟爷爷说,今年几岁了,”盛纪泽耐心地问。

        洛绎也很认真地回答他,于是一屋子地大人,就看着爷孙两你一言我一语地,最后连洛绎在学校里最喜欢的同学以及最不喜欢的同学都问了出来。

        盛纪泽这才慢悠悠地说:“你饿不饿,爷爷让人给你拿蛋糕吃?”

        “谢谢爷爷,”洛绎一听蛋糕,眼睛晶亮晶亮的。

        杨明珊让人把点心拿了上来,她递给洛绎的时候,小家伙又乖巧地说:“谢谢奶奶。”

        惹得杨明珊一会让他吃这个点心,一会让他吃那个水果。

        盛纪泽盯着孙子看了一眼,便转头看着两个大人,淡淡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洛宁珂震惊地看了一眼旁边的盛瑭。

        “盛家的孩子,总该姓盛才对,我看洛绎这个名字也很好,就叫盛洛绎好了。”